当前位置:

第293章 章回29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抬手摸了摸他的脸,被原战抓住他的手。

    抓他的手很用力,严默咧咧嘴,“牲口,轻点。”

    力道没有放轻,反而有加重趋势。

    “你气什么?”严默起身,骨头咔咔一阵响,“哎哟,我的腰!”

    原战眼中流露出一丝痛苦,松开他的手,扶住他。

    严默坐起来看自己被捏红的手,这绝对不是一只少年的手,皮肤松弛、青筋暴露、指节微粗大,就像一只老人的手。

    对了,他被指南搞了个衰老一年的惩罚!这次老得可真彻底,比上次看着衰老多了,连身体中的感觉都像一个真正垂暮的老人。

    原战声音暗哑,“你就不应该带人鱼去神殿,我们就算没有人鱼族帮忙也能发展下去,再不行,我们就放弃九原!”

    “滚蛋吧,老子花这么大力气才把九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放弃?你舍得,我还舍不得。”严默懒懒地笑骂,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心境已经完全改变。

    原战握拳,部落是很重要,但跟他的默比起来,他连选择都不用,“这次祖神要罚你多久?”

    严默正要回答就一年,看着青年的眼睛,话到嘴边却改成:“一百年。”

    原战眼眸收缩,“就因为你保住了一条小人鱼?”

    “不,是我弄明白了怀孕人鱼容易流产的原因,如果我告诉他们,他们以后再怀上孩子,只要小心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容易流产。人鱼是中长生族,虽然他们难以有孕,且五十岁才能性/成熟,但如果有了身孕就能生下来,就算他们孕期长达三年,一名成熟的女人鱼运气好的话,一生中大约可以生产三到五条小人鱼,此消彼长,人鱼族的人口虽然不会爆发式成长,但也会逐渐变多。”

    “人鱼族变多了又怎样?难道祖神不希望他们变多?”原战不明白。

    “不是,祖神只是希望能保持这个世界的平衡。他说,我帮了人鱼,以后也要帮其他生物,要求大家一起繁荣,不让一家独大。”

    严默说到这里,不禁想到,指南把他弄到这里来,是不是也是在平衡人类的实力,为的是不让三城势力独大?毕竟人类的天性就是内斗,想抑制人类又不希望影响到其他生物的方式,让人类自己内耗也许是比较好的一个办法。

    可如果真这样,让鼎钺部落和三城斗争不一样能起到同样效果?

    不,不对,鼎钺虽然开始利用金属,但他们才刚起步,论实力比起有大量神血战士又会炼制骨质武器的三城还是差得很远。

    如果让三城知道鼎钺的特殊,大概会很快消灭鼎钺,进而吸收他们利用金属的方法,而等他们察觉到金属的各种好处,必然会放弃骨器,致力于金属的研究,这样一来,有着强大实力背景的三城很快就会发展起金属文明。

    而为了挖掘金属,并彻底利用它们,晶石能源会被大肆使用,其他埋藏于这颗星球的潜在能源也迟早会被找出来。而同样生活在这颗星球上的其他各族智慧生物肯定不会容许人类进入自己的地盘乱来,于是战争爆发!到时这颗星球就会像他原来的世界那样变得千疮百孔。

    同样,只发展炼骨族文明,也会造成大肆杀戮,比如原来的炼骨族大约就是犯了众怒被/干掉了。

    所以指南让他来了,他不知道他得到炼骨族传承是不是也是一种可预见的必然发展,但得到炼骨族传承又得到巫运之果的他,必然会成为人类中的又一大势力。

    有九原在,三城和鼎钺大概不会那么快对上,相反,双方大概会一起找他的麻烦。

    而他必然要为了求生挣扎,也许联合其他智慧生物,也许联合三城中的某一城,到最后,人类要么互相打得三败俱伤,要么就是在一段战争后进入三足鼎立的发展时期。

    金属文明不一定能干过炼骨文明,炼骨文明也不一定能打倒金属文明,再加上这个世界各个强大的智慧种族,说不定这个世界真的能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让各族一起在这颗星球发展下去。

    当然,将来到底会如何,恐怕就连指南也无法做出完全正确的推测,它只能按照某种规则且做且看。

    原战看严默说完那段话就不再说话,还以为他在为要苍老一百年而难过。

    一百年,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那么久!

    “老就老吧,我也不要你打猎,有我养着你。你走不动了,我背你。你吃不了东西,我喂你。你拉屎撒尿,我给你擦屁股,洗澡也带你一起洗。”

    严默嘴角抽了抽,他这人比较冷血,不太容易感动起来。他看过太多久病床前无孝子的例子,这不单指父母子女之间,夫妻情侣之间表现得会更明显。

    “我老了,以后就只做你的祭司吧,我不会阻止你去找其他人,你完全可以找个女人生育属于你的孩子,这样才正常。”正常个屁!老子被你弄得不正常了,你还想过正常日子?将来你只要敢找其他人,我就让你那玩意腐烂自落!

    原战没说任何反驳的话,也没做任何承诺,只翻个白眼,伸手扶他站起,“能走吗?老了就要多活动,不能躺,躺下就起不来了。你昏睡了两天,前面五天也没出去见人,深谷他们想见你,虞巫也一直在等你苏醒。”

    严默听到深谷的名字,一拍脑袋,“深谷怎样了?觉醒了吗?什么能力?”

    那天他见到虞巫后,只傍晚匆忙去帮深谷用针术疏通了一次,后来他进入实验室忙起来就没有再去看望深谷。

    不过该泡的药澡也泡了,该给他针灸通经脉的也通了。他能做的都已经做过,深谷能不能觉醒神血能力就看他自己了。

    “你去看了就知道。”原战卖了一个小小的关子。

    严默起身梳洗,换了衣服。

    原战嫌弃严默走路慢,直接把人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严默嫌这个姿势难看。

    正在训练自己能力的深谷听到祭司护卫之一前来报讯,说祭司大人醒了要见他,立刻跟随该护卫前往祭司居所。

    路上,很多人看到深谷都会露出羡慕的目光,尤其是跟他一起被带回的众战士。

    深谷在他们中确实很强大,还是青年就达到五级,可是深谷达到五级却没有觉醒神血,几乎没有人认为他还能觉醒血脉能力。

    知道的人都知道,凡是能自我觉醒血脉能力的人大多会在升到四级时有所变化,如果超过四级还没有任何觉醒迹象,基本也就不可能再觉醒。

    可是,已经升到五级被认定不可能再觉醒的深谷觉醒了!

    而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祭司大人为奖励深谷的忠诚和努力,赐予了他觉醒的力量。

    严默之前奇怪指南为什么会在他找出人鱼流产原因的时候给他一起统计前面减少的人渣值,还以为是原战做了什么,却不知道原因还在他自己身上。

    深谷从不可能觉醒的普通战士变成了最让人羡慕和眼红的神血战士,这个奖励直接了然到让所有普通战士发狂!

    战士们想要什么?房子?食物?哦,这些只要他们强大了,自然会得到。

    可是强大的途径在哪里?

    初级战士训练法?好像是有成效,可是也并不是立刻就能见到效果,而能觉醒血脉能力的人到底是因为这个训练法,还是因为他自身本就神血浓厚,谁也说不准。

    可是祭司大人有办法让无法觉醒神血能力的人觉醒!

    而只要他们对九原、对祭司大人忠诚,为部落做出贡献,他们就也有可能得到这种奖励!

    剩下的再也不需要宣传,战士们的欲/望总是最直接,而战士们的心情和想法也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只想要吃饱穿暖冬天不会挨饿的人,来到九原,生活了一段时间就已经感到满足,甚至不敢再求更多。

    而只要外面还有活物跑就不愁吃穿的战士们也在九原发现了真正让他们心动的诱惑,原来传说中祭司大人可以让战士觉醒是真的!他们何其有幸,竟然来到九原,从此受祖神祭司之庇护。

    前段日子的累积,加上深谷变神血战士这个诱因的爆发,来到九原的这些新人终于从心中生出“我要成为九原人,我要让首领和祭司看到自己的忠诚和努力,我想要生活在这个部落,我愿意为这个部落劳作和战斗”的想法。

    被迫接受和自己想要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境,能产生的力量也完全不同,这些新人至此才开始真正归心。

    严默帮助深谷觉醒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看深谷顺眼,又觉得需要加强深谷这个战士团团长的力量,才会提出帮助激发他的血脉能力。

    哪想到无心栽柳柳成荫。

    而原战倒是借此看出,那些交易来的战奴和真正过不下去的野人不同,他们本身就很强大,在没有被摩尔干攻打前,他们的日子过得想必也不太差,说不定比原际还好,这些人你光让他们吃饱穿暖还不行,你还得给他们强大的途径,同时他作为首领也要震慑住他们,让他们害怕和敬服。

    原战和严默都在学习,他们的统治经验就是这样一点点从实际中摸索而来。

    也许他们会做错、也许他们会做的不到位,但是他们会凭借着这些经验,让它们成为自己的基石,慢慢地一点点强大起来。

    严默一路走来,所有见到他的人都是一脸震惊,这老人是谁?他怎么穿着祭司才能穿的袍子?戴着默大的指骨项链?

    答答不当班,却跑过来一路跟着严默,有人对严默表示出惊讶,他就对人龇牙,从喉咙中发出凶狠的低吼。

    看严默走得慢,他往下一趴,变成野兽模样,让严默坐在自己身上。

    原战竟然也没禁止,还扶他坐上答答兽的背。

    严默摸摸答答的头颈,好孩子,你对我好,我也绝不会亏待你!

    大河等人还好,他们之前就见过祭司变老的样子,见他如此,都猜他是否又用自己的生命力交换了什么,而祖神给予了他惩罚。

    有人不解,大河等人便稍稍解释一番。于是,众人看向祭司的眼神也越发敬畏,这可是一位真正能和神沟通的祭司!

    严默见到了深谷。

    深谷一见严默就失态地喊出声:“大人?!”

    严默坐在椅子上挥挥手,“不用担心,我借用神的力量,自然要付出代价。”

    这家伙说得含糊,深谷这人诚厚,差点垂泪,眼眶顿时就红了,“大人,您为了我……大人!”

    深谷单膝重重跪下。

    严默摸脸,好像变老也并不完全是坏事?

    “起来吧,我并不是完全为你。”厚颜如严默也不太好意思欺负忠厚人,“主要是人鱼那边……”

    “大人,您不用说了,我都明白!”深谷自有自己的想法,他是不可能觉醒的人,可他觉醒了,而之前九原也有不少人被祭司激发血脉能量,那时候大人也没有变老,只不过一只手臂变成白骨并虚弱了一段时间。

    就算大人说为了帮助人鱼族才会变成这样,但帮他觉醒肯定也占了一半。

    严默正要说话,突然看到自己脑中/出现一个数字,那个数字本来只有6966,现在却一下升到7066,竟一下就长了一百。

    这就是那个信仰点数?

    严默想起来,他好像还没有去看小气的指南这次唯一奖励给他的信仰点数初级使用方法。

    深谷起身,表情已经收敛好,除了眼眶还有点发红,“我让您看看我觉醒的能力吧。”

    严默回神,“好。”

    深谷吸气,眼睛微闭,慢慢的,他的身体表面出现一阵抖动。

    他的表情很痛苦。

    深谷的脸部皮肤被拉长,接着从头部开始被撕裂。

    严默腾地从椅子上站起,却因为起得太急,身体摇晃了一下。

    原战不赞成地抓住他的手腕,稳住他。

    严默瞪大眼睛,这是……分裂?

    头部分出来了,接着是上半身,大约五分钟后,又一个完整的深谷站在了严默面前。

    这个深谷浑身赤/裸,眼神微暗。

    原深谷向严默行礼,二号深谷也跟着做同样的动作。

    “大人,我现在想变出另一个人还需要一点时间,不过一开始我花了更长时间,现在已经缩短很多,我觉得多练习练习,以后一定会只要想一下就能变出来。这个新的我完全受我控制,他的力量和我一样,都是五级,而且我自己的力量也没有变少。”深谷发自内心地笑起来,他对自己这个血脉能力还挺满意。

    “力量完全一样?”虽然是他激发的能力觉醒,但看到这样一个特殊的能力,严默还是狂有成就感。

    深谷点头,兴奋道:“完全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酷!”严默眼睛亮晶晶,他也觉得这个能力非常有用,“你只能分出一个?能不能分出更多?”

    深谷惊,“还能分出更多?”

    严默肯定地点头,“九成会!也许跟你的神血能力级别有关,你现在只是一级,便只能分出一个,等你升到更高级别,你应该能分出更多。祖神在上,你这个能力简直太占便宜了,想想看,等你将来升为九级战士,如果你能分裂出九个人,那么你就是十个九级!”

    深谷笑出牙花,他现在只能分裂出一个已经基本快要打遍九原无敌手,呃,除了某些能远战和能埋掉他的神血战士。

    严默提示他:“除了练习加快分裂时间和数量,你最好多练习一下可以控制的距离,虽然你能分裂出和你同级的战士,但如果遇到像原战和乌宸那样的神血战士,一样对你不利。但如果你能把距离拉开,让分/身吸引敌人注意,原身则出其不意地杀过去,你的胜算就会很大。”

    深谷闻言狂喜,整张脸都在发光似的,“多谢大人指点!”他正愁要怎么对付那些能远战的神血战士,严默之言给了他极大启发。

    严默看深谷如此,突然想到他好像还没有帮助过部落里的神血战士做系统的技能开发,现在部落里的神血战士大多都在自己摸索着练习能力,也许以后他可以帮他们量身打造技能树?

    他是医生,又有实验室,研究、检查和监控这些人的能量和异能表现再方便不过。不错,就应该这么做,这样也可以进一步提高祭司的威望和有用度。

    深谷欢喜离去,虞巫来了。

    这变态鱼一来就嘲笑严默,“你现在就算肯主动躺下,我也不想要你了。听你的战士说,你这样是被祖神惩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