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4章 章回29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地上陡然冒出数根尖锐的土刺,虞巫低头看自己鱼尾,竟就这么“站”在土刺上。

    “默是我的,他就算死了化成灰还是我的,他永远都不会躺到你的身下,你就别做梦了。”

    原战的攻击也只是这样,并没有继续,脸色也并不是太难看,他还记得这变态鱼看到默从祖神之殿回来时不自禁的动容,与眼中流露出的复杂感情。

    后来这大鱼也确实尽了他最大努力帮助查看默的身体情况,甚至给他吃了什么人鱼族的巫药,据拉蒙偷偷告诉他,那药能延长人类的寿命。

    原战想到那鼎钺部落的长发青年知春就曾说过人鱼族有延长寿命的药,默那时还帮助人鱼族遮掩,说这种药有多么难得,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不过拉蒙也说这种巫药只有虞巫会炼制,而且材料极为难得,倒是跟默帮助遮掩的说法吻合了。

    虞巫吃吃笑,“那也不一定,喂,小家伙,如果我有办法让你恢复青春,你愿意跟我交/配吗?嗯,你就算现在不愿意,等过上一段时间,你知道年老体衰的痛苦,你会愿意做任何事以换取青春。”

    “虞巫大人,你不用太愧疚。我既然说了帮你们,就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严默跟虞巫接触多次,不说十分了解这人,至少四五分了解总是有的。

    他如果开口说自己付出多大代价,这人九成会认为他在用恩情要挟他,会让这人觉得他们之间的交易不过是等价交换,甚至感觉吃亏,到时候履行起承诺也只会真的只有在九原危机的时刻才会出下头。

    但如果他表示的不在意,甚至不主动提出条件,这自视甚高的人鱼大巫却反过来会觉得他不能欠一个小小人类的人情,何况是帮助他种族延续的人情,心中愧疚又感激下,将来就算不把九原当作人鱼族一样爱护,但也不会允许其他人类或生物来侵犯他庇护下的九原部落。

    再说报酬,还有什么报酬比得上那前面五日对人鱼的彻底研究?现在,人鱼族的身体对他来说几乎已经毫无秘密。这个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报酬!

    虞巫听他说,果然轻嗤一声,嘴中说着,“愧疚?我有什么好愧疚的?你又不是白干活。喂,小家伙,你这种样子会持续多久?总不会到死都这样吧?”

    “一百年。”严默竖起一根手指,“如果我能活到那时候,应该会再度恢复青春。”一年后他恢复原样,随便找个理由解释一下就是。

    虞巫轻呼出一口气,笑道:“一百年不算很久,放心,你应该不止能活一百年。”

    “哦?你怎么知道我能活多久?”严默并不知道虞巫给他喂药的事。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打算熬死你的战士,等你重新变成一个人,那时候我会把你带走。”虞巫似假似真地道。

    “放心,我在死前一定会杀了你。”原战眼冒杀意。

    被两男争抢的老头严一点都不感到荣幸,“好了,虞巫大人,你来这里总不是来打嘴仗的吧?说吧,你想问什么?”

    虞巫还是那副调戏人的拽样,“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我既然答应你,自然会告诉你,没错,我差不多已经明白你们人鱼族为什么容易流产的原因。”

    虞巫身影一闪,出现在严默身边。

    答答和丁宁等护卫下意识地身体一动,被严默抬手制止。

    原战就坐在严默身边,他没有从虞巫身上感觉到恶意,但他仍旧伸手搭在严默肩膀上,非常明白地表示了某人的所属权。

    “是什么原因?”虞巫脸上还带着笑,眼神却十分急切和认真。

    严默沉吟。

    虞巫眼中闪过一丝不愉,他以为严默在想着跟他提条件,哪想到那变得苍老的小祭司只想了一会儿就对他说道:“是因为食物和水的温度。”

    “能说的详细一点吗?”

    “当然。”严默整理了一下思路,把自己的推测说出:“你们那位仁长老让怀孕人鱼待产的地方是不是比其他地方水温都高?”

    虞巫被他提醒,一想果然如此,“没错,那里就在一座湖心岛中,湖心岛的水潭和湖水相通,但湖心岛的水温更高。”

    “你们人鱼族的血液温度较低,但当女人鱼怀孕时,为了供给腹中胎儿足够的热量,她们会提高自己腹部的温度,所以她们不舒服时有时浮出水面晒晒太阳就会好很多,就是因为她们受寒了。”

    “你是说以后要让怀孕的人鱼待在水温比较高、最好能晒到太阳的地方?”

    “对。但也不能水温过高,如果水温过高,你们的身体又会因为不适应而出问题,尤其是孕妇,在调解身体温度时比没有怀孕的人鱼要困难。而且你们已经习惯生活在深海环境,对于过高过低的水温都不喜欢,所以孕妇也不能一直待在温暖的地方,偶尔也需要沉到湖水里接触你们平日习惯的正常温度。这点需要你们自己掌握,以身体感到舒适为宜。”

    虞巫一字不差地全部记下,“食物呢?”

    “我查看过你们带来的食物,发现你们很喜食用寒凉食物,但其中有数种水菜和湖中生物在怀孕期间最好不要吃或少吃,比如螃蟹、甲鱼,还有你们岛上生长的一种味道酸甜的小果子,那玩意叫山楂,也不要吃。因为你们体温较低,有些性温热的食物和水果在孕期也不能多吃,比如你们拿来的那种像窄叶草一样的野菜,我叫它韭菜。”

    严默心想之前他一直想着要去湖中各岛屿转一转,他也确实去过几个,但都不如这次的收获大。

    人鱼族送来的大量食物,其中不少都是他之前没有发现的。

    虞巫苦笑,“我都不知道螃蟹和甲鱼都不能吃,还有那个山楂和韭菜。”

    “山楂和韭菜平时可以食用,我打算培养一批仔细研究一下它们的功效,能给我送一些来吗?越多越好。”

    虞巫一口答应,不过一些野果和野草而已,“行,你要多少都行,我让他们用木筏送给你。”

    “让原战一起去吧,他挖那些植物容易,也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你们动手,我怕给我送来的大多都是损坏的。”

    虞巫想了想那几个盛产山楂和韭菜的岛屿,没有什么特殊的,便点头同意。

    “你有没有弄出保胎和安胎的巫药?”

    “这个还需要一点时间,我手头药草不够。”严默正色道,“而且针对人鱼的药物,我想大多数很可能还是长在水中。”

    “我带你到湖底转转,那里很美丽,并不比上面的风景差。”

    “好。”

    虞巫走时并没有说他以后会看顾九原之类的话,但严默和原战都知道,以后就算他们离开九原也不用像上次一样各种担心和牵挂。人鱼族和九原至此才算建立起了真正比较平等的邦交。

    “看到没有,知识才是最强大的武器。”严默对所有人丢下这句话,突然一抹脸,站起身,“今年我一定要吃到螃蟹!这个时候正好是螃蟹最肥的时候,走,我们去碱蓬地抓螃蟹!”

    因为祭司大人的临时起意,一大帮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地乘坐骨鸟前往红盐胡。

    这段时间带着铁背龙一家回红盐湖玩耍的九风看到天空中的骨鸟,立刻飞过去欺负人家。

    骨鸟降落,第一次乘坐骨鸟的战士们兴奋未退。

    原战看着走在前面的小老头好笑,这人念叨了好几年要吃螃蟹,结果整整两年一口没吃到。

    “桀——!默默,你怎么又变成老两脚怪啦?”九风大惊,变小围着严默转来转去地看。

    “九风,我变老你就不要我了吗?”严默半开玩笑地道。

    原战张嘴,又闭上。

    九风伤心,“两脚怪变老很快就会死了,你会很快就死吗?”

    严默哈哈大笑,“不会,祖神不会让我那么快就死,他还有好多事要让我去做。”

    九风放心了,瞬间复活,飞到严默头顶上抓他的头毛,“桀!都成白毛了!”

    “嗷,轻点!”

    想吃螃蟹,当然要先把螃蟹抓到。

    不过碱蓬地里的螃蟹因为没有人抓捕,几乎泛滥,随便走两步就能看到这些横行霸道的家伙挥舞着爪子在碱蓬中和溪水石缝中爬来爬去,而且个头都比较大。

    除了严默,来的人没有一个吃过螃蟹,看到这些张牙舞爪浑身硬壳的家伙,大家竟然有无从下手之感。

    答答精明,找了根树枝捅螃蟹,看它用螯钳抓住树枝就知道它的武器是什么了。

    其他人有人冒失,比如丁飞和小黑娃。

    小黑娃天生胆大,看到这些螃蟹竟然直接上手抓。

    “咔叽!”

    小黑娃呆愣一秒,突然嚎啕大哭。

    丁飞手忙脚乱想要去把那螃蟹从小黑娃手上夺下来,可那螃蟹夹得死紧,小黑娃的手都被夹出血了。

    严默这个混蛋竟然哈哈大笑,他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小黑娃哭?

    “把他的手放水里,你这样硬夺没有用,轻敲它的背壳,像这样。”严默蹲下做示范,一群人看热闹围过来。

    严默握住小黑娃的手腕把他的手放到溪水里,曲起手指轻轻敲击那只大螃蟹的背壳,没几秒钟,那螃蟹就把螯钳松开。

    小黑娃收住哭声,眼角挂着泪珠,仇恨地瞪视那只螃蟹,看那只螃蟹要逃,抓起溪水中的石头就狠狠砸了过去。

    严默笑,又教大家怎么抓螃蟹,就拿那只夹了小黑娃的螃蟹做示范。

    小黑娃指着被抓的螃蟹,突然冒出一个字:“吃!”

    “哟,会说话了呀。”严默笑倒,是真倒,他站起来没站稳,身体一晃倒在原战怀里。

    原战看他心情愉快,似一点都没有被变老影响,原本阴郁的心情也逐渐放晴。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一百年,但他想,他会努力活过一百年,因为他要看到他家祭司重新变得少年的样子,否则他就太亏了!

    等他老了,默却变得年少,默会怎么看他?

    如果他这一百年都好好地对待默,对他不离不弃,只要他一个。那等他老时,默是不是也会这样对他?

    原战抱着他的祭司,轻轻咬了下他的耳朵。

    我会陪伴衰老的你一百年,如果百年后我还活着,但你不要我、背叛了我,我就杀了你,带你一起去见母神。

    严默一拍他,“我们比比,看谁抓的螃蟹多。不准用神血能力!”

    原战突发奇想,“你能听懂螃蟹在说什么吗?如果你能听懂万物的语言并和他们交流,那我们平时吃的那么多食物是不是都在向你喊救命?你吃下它们是什么心情?”

    严默脸冒黑线,一巴掌拍他屁股上,“滚你的蛋!故意的是不是?老子想不听就可以不听!否则我不早饿死!快点,多抓点螃蟹,我今天要吃个够!”

    碱蓬地里热闹起来,严默把他的护卫队成员全带来了,他还不管人家的正经工作,把三个弟子和草町、巫老、巫青也叫上。

    他总算记得红盐湖是他们最大的秘密,没把三名蛇人也叫上。

    猛是唯一跑来凑热闹的战士头领,原战为此还踢了他两脚。

    雕也跟来了。这位仁兄自从和猎一起被赶出内城后就过得比较凄惨,不只是生活质量,还有精神上,草町不理他了。

    原本雕可以在战士团出任营长以上头领,但他自己在讨论时提前拒绝,表示想要加入草町管理的医疗队,现在他主要负责带队出去采药。

    在湖边晒盐熬盐的蚊生等人闻声也寻了过来,这下人更多也更热闹。

    铁背龙一家也跑来凑趣。

    严默看铁背龙一家一脚就踩烂一片碱蓬,立刻挥手叫嚷让他们到一边玩去!

    九风在碱蓬地里飞来飞去,不时发出桀桀怪笑。他看到严默在抓这些螃蟹还奇怪,“桀,默默,这个不好吃!我去抓好吃的给你吃!”

    九风觉得他的小两脚怪太可怜了,自己一段时间没有喂他,竟然就变得这么老。不行,他一定要多多抓捕大的肥的好吃的肉给他的默默吃,这样默默就能活很长很长时间啦!

    九风呼啦一下飞远,铁背龙崽站在雷神的口水边一副很想踩进去的样子,铁背龙老爸看到吓得大吼:“昂!臭崽,不要命了,赶快给我滚回来!”

    碱蓬地里一片欢笑声,之前他们因为祭司的昏迷和醒来后变老的事都有点压抑,甚至影响到整个部落的氛围,如今看祭司大人如此“想得开”,他们这些跟随的人也自然变得开心起来。

    对他们来说,祭司大人是老是少没有任何区别,只要祭司大人还活着,他们就什么都不害怕。

    原战一开始抓螃蟹还有点笨手笨脚,抓了几只后就找到窍门。他还无师自通地学会用野草编制的草绳把螃蟹的两只大螯钳给绑起来,后来,他看绑了螯钳的螃蟹一样会跑,索性把它的爪子全部缠了起来。

    那边大河大人等是机智百出,虽然默大说了不准用血脉能力抓捕螃蟹,但没说不能用能力囚禁他们。于是大河弄出了一个大土坛子,大肚小口,逮住螃蟹就往里面扔。

    三小和其他人看到土坛子好用,赶紧找大河帮忙做了好几个。

    于是就见碱蓬地里出现了一溜的大肚小口的土坛,所有人都在兴高采烈地抓螃蟹,再把螃蟹丢进土坛中。

    小黑娃对螃蟹生了仇视心,他现在不抓螃蟹了,两手抱着一块石头,看到有螃蟹过来,就是“啪叽”一下砸下去,十个中倒也能给他砸晕两三只。

    后来这小家伙发现只要砸断螃蟹的腿,螃蟹就逃不掉,他就开始很残忍地专门砸人家的腿。之后大家吃的螃蟹中凡是缺胳膊少腿比较厉害的,基本都是小黑娃用石头砸来的。

    严默抓了几只螃蟹就感到疲累,索性在溪水边的石头上坐下,戳戳玩出兴致的某大男孩,“你一直没跟我说,你跟那个天堑城的哲非将军谈得如何?”

    原战举起一只看上去至少有半斤多中的大螃蟹,问:“这是公的还是母的?”

    严默瞄一眼螃蟹肚脐,“母的。”

    原战把这只螃蟹丢进水里,又另外寻找。默说这个时节母螃蟹开始带崽,为此,他更倾向于抓捕公的吃。

    “喂,问你话呢,别装傻!”严默踢他。

    原战抓住他的脚丫——因为下水,凡是穿鞋的都脱了。

    “脚也老了。”

    “废话!”严默笑骂。

    “天气冷,你不要在水里多泡,坐在那儿别下来了。”

    “原战!”

    “那个人很聪明。”

    “你说哲非?”

    “嗯。”

    “你……是不是跟他做了什么约定?”严默怀疑地看他。

    原战神秘一笑,不肯说,“等把矮人迁徙的事情安排好,我们去找那枚土属性神血石吧。”

    严默虽然也有这个想法,但是……“要找你自己去找,我老了,走不动。”

    原战咬了他脚趾一下,“我到哪儿,你到哪儿。走不动,我背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