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5章 章回29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大河中游,摩尔干往下约一百公里左右的路边。

    “大人,觅踪粉的味道就到这里,我们已经在附近仔细搜查过,没有找到大祭司和他护卫战士的踪迹,但我们在河边一块很隐蔽的石头下,发现也许是大祭司用来装元晶币的袋子,幸亏有觅踪貂,否则我们还发现不了。我觉得这很可能是大祭司故意留下的线索。”斥候呈上布袋。

    哲非身边侍卫接过袋子,哲非问:“你打开看过没有?”

    斥候点头,“里面有元晶币,还有几样奇怪材质的东西。”

    哲非拿过那布袋,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到石头上。

    元晶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除了元晶币外还有两件奇怪的非石非骨的东西,形状看上去像是某种首饰,周围发暗,中间亮亮的。

    哲非拿起那两件首饰仔细看,还放到嘴里咬了一下,他的护卫阻止不及。

    “这东西属于摩尔干?”哲非问。

    斥候摇头,“我抓了几个摩尔干人拷问过,他们说摩尔干没有这种东西,不过其中一个奴隶告诉我,他在春天市集上看到有个部落的人就戴着这样的首饰。”

    “哪个部落?”

    “那奴隶也不太清楚,大人,我们是不是要进入摩尔干一趟?”

    菲力不赞成道:“摩尔干附属于下城之忠勇城,忠勇城侍奉的和我们不是同一个中城,我们直接找上门很可能会引来勇气城的人”

    哲非搓着铜饰表面,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

    “大人?”

    哲非抬手,“我们不能让勇气城的人知道我们的大祭司死了,但是我们可以进摩尔干问问这个首饰的来历。菲力,这件事你去办。”

    “是!”菲力欲言又止,他很想问问哲非和那九原的首领见面后都说了什么,为什么他的大将军不但没有为他们报仇出气的意思,还让他们以后暂时不要和九原对上?

    说到那九原首领,菲力抿了抿嘴唇。那人脸上的战士标记也消失了,他以为那人就算会收敛战士标记,其神血能力也不会超过五级,这还是他高估的了,毕竟他逃离九原也不过才过了一年不到。

    但是他在见到那人的那一刻,却感觉到一股根本不应该属于低阶战士的磅礴能量,那股属于高阶战士的威压差点让他喘不过气。

    之后九原首领和他们的哲非将军一起在九原走了走,将军没让他们靠近,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两天后,菲力被摩尔干酋长和祭司亲自送出部落。

    菲力把探到的消息告诉哲非。

    “鼎钺部落?会炼制铜器?”哲非把玩着铜饰。

    菲力脸色凝重,“我听摩尔干人说,这种用铜做的武器非常强大,而且比骨质武器容易炼制。”

    “鼎钺人呢?”

    “走了,听说他们在寻找人鱼,他们的酋长好像想从人鱼那里获得长生药。”

    “人鱼?长生药?”哲非脸上露出类似冷笑的讥讽笑容,“这鼎钺部落的酋长野心不小。”

    “那么他们哪里来的野心?”菲力推测,“只凭那种铜器?他们怎么会炼制铜器?谁帮助了他们?大人,那传说中的巫运之果是不是就落在鼎钺部落的人手上?如果是这样,那么大祭司和他的战士们被害死也就不奇怪了,大祭司肯定是追查到巫运之果就在鼎钺人手上,而鼎钺人为了保住他们的巫运之果也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就把大祭司……”

    哲非,“鼎钺部落在大河下游?”

    “对。”

    “去看看。”

    “大人,冬天已经来临……”

    “去鼎钺。”

    转眼,深冬已至。

    大雪漫漫,视野不佳,严默只得让骨鸟降落。

    “刚才我好像看到一个山洞,就在这附近。”冰指向南方。

    原战走出骨鸟,把用来遮挡风雪的围巾从脖子上拉起,围住口鼻,只露出眼睛。

    “你们过去看看,小心点。”原战吩咐跟在他后面出来的丁宁丁飞。

    两兄弟点头,裹起皮毛大衣,顶着风雪向冰所指方向走去。

    原战一转头就看到背着弓箭和箭筒的冰,没好气地又转过身。

    冰也没理他。

    严默跟着答答一起最后从骨鸟里出来,他从头到脚,整个人都快被皮毛包住,就这样他还是觉得身体有点发寒,尤其脚趾冻得生疼。

    去年冬天他也没这么冷,这倒霉催的老人身体!

    冰走到严默身边,皱眉道:“你不看看你现在的身体,把帽子戴起来!”

    严默笑笑,把皮帽戴好。

    答答一从骨鸟中/出来就变身答答兽,走到收起骨鸟的严默身边,张嘴咬住他的袍角,“嗷!”

    “说人话。”严默拍他脑袋。

    “嗷!”

    原战回头,“别玩了!你坐答答身上,风雪太大,你小心陷进雪堆里。”

    答答兽又张嘴扯了他袍角一下,严默投降,“好了好了,我知道,我这就坐上来。”他这不是没习惯嘛。

    九风小小的脑袋从严默怀里探出头,“桀”一声又缩回去。虽然他有羽毛不冷,但他还是喜欢待在他的默默的怀里。

    严默眼望漫天大雪,搓搓手,哈口气,“也许我们该春天再出来。”

    “巫果不是说他的分/身已经被找到了吗?如果我们继续待在九原,暴露的可能性更大,我们现在离开对九原更安全。”原战走回严默身边,挤开冰。

    冰自动绕过他,走到严默另一侧。

    “我知道。”才说了几句话,严默就觉得嘴巴已经快要冻得麻木,吐字都不太清晰。

    呜呜的号角声从风雪中传来。

    原战,“前面看来安全,走吧。”

    答答四肢轻巧地蹬踏雪面,背着一个人竟然还能跑得比原战还快。

    原战脚底没看到任何变化,但他在雪中走得跟平时一样。

    冰走得辛苦,可他不愿开口让原战帮忙,硬是一脚浅一脚深地往前拔腿。

    “阿战!”严默回头吼。

    冰脚底多出一个土橇,这下他走路不用再愁会陷到雪里了。

    原战一扯冰的衣领,拖着他边走边讽刺:“你说你非要跟出来干什么?部落里需要你,我们不需要,你看你出来了连走路都不会!”

    冰反唇相讥:“身为首领,你不待在部落,保护和发展部落,跟着祭司大人屁股后面跑算什么?而且你怎么知道我没用?刚才谁在风雪漫天的天上就看到了那个山洞?再说你年龄也不小了,该在部落里找个女人生个能继承你神血的儿子了,冬天可是生娃的最好时段。”

    “默就是我女人。”

    “你敢当他面大声这么说?”

    原战……发现他好像真的有点不敢,以前他一定敢,可现在为什么不敢了?不过就算他不敢说,他还是有办法能打击到眼前青年。

    原战停下脚步,一把把冰拉到自己面前,低声无比得意地道:“默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还是两个!”

    冰,“……操!我不信!”

    原战此刻就像个打败敌人抢到交/配权的雄豹,昂着头,连一句话多余的话都不再跟自己的手下败将解释。

    冰,“我、不、信!”如果祭司大人真的能生孩子,他也要跟祭司大人生一个,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风雪大,严默坐在答答背上并没有听到后面的说话声,只偶尔回头,看两只还算和谐地走在一起,谁也没跑丢,也就不再多管他们——原战那牲口虽然从脚趾到发稍都无比讨厌冰,但他也不会真的把冰给丢在路上。而冰算是个比较顾重大局的人,也许个性不太讨人喜欢,但他也有他的优点,尤其是这人一旦付出忠心就不会轻易背叛。

    不过冰这次主动说要跟他们一起出来,他还是很惊讶。

    冰的理由是他的血脉能力需要得到锻炼,但在部落里面他基本无法得到锻炼的机会,而与他同期觉醒的战士,大部分等级都已超过他,为此,他需要出外磨砺得到打破自身瓶颈的机会。

    严默想到冰的能力,觉得派上用场的地方会不少,而纠察团头领的武力值也确实不能太弱,也就同意了。

    好在冰把他的纠察团管理得很好,就算他离开,他特意培养的副手和其他纠察团成员也能把部落治安等管理好——当初原际老祭司秋实选择冰代替受伤的原战成为第三代酋长继承人,也不仅仅是因为冰的血脉,冰自身能力不足,壕和狰也不会同意培养他。

    话说回来,这次外出,不止冰,不少战士甚至战士头领都要跟他们一起出来,被原战挨个揍了回去。只有冰,被揍了,仍旧顶着青肿的脸孔,无视原战的厌弃,再次向他申请跟随。

    原战为此还特地跑纠察团“视察”了两天,回来后就没再那么坚持拒绝冰跟随。

    严默收神,不远处已经能看到一个人影正站在山洞口挥手。

    答答加快脚步。

    站在山洞口迎接他们的是丁宁。

    严默对赶上来的原战和冰惊讶道:“这个山洞没多大,你在天上怎么看见的?”

    冰指指自己的眼睛,“虽然不如其他头领,但我的血脉能力已经升到二级。”

    严默感叹,“我很期待你今后的发展,我觉得你的能力发展下去,将来很可能具有像老祭司秋实一样的千里眼的能力。等我这两天与你仔细讨论一下你的能力,然后看要怎么针对性锻炼。”

    冰右拳握起放到胸口行礼,原战把他丢在洞口,拍了拍答答,让他赶紧进去。

    答答一抖毛,越过原战,背着严默窜进山洞中。

    丁飞已经在洞中升起火堆,这位在出来前神血能力升到了二级,虽然他和他的双胞胎哥哥各自施展能力时并不能像乌宸和叶星一样厉害,但他们两人互相碰触加成下,乌宸等人单独都无法斗过他们。

    丁飞和他哥哥能直接迸出火星不同,他弄出火焰需要借助工具。比如别人打火石要打很多下才能迸射出一点火星,而他只要轻轻一击就可以擦出很大的火花,但这个火花不能持久。而如果他拿两根木头互相摩擦,则只要摩擦一下就能让两根木头全部着火。

    丁飞一开始很沮丧,甚至觉得自己的血脉不如兄长浓厚,但他进入二级后,发现自己手边只要有一点能燃烧的东西,他都可以弄出很大的火,比他哥弄出的还要大,这让他好好兴奋了番。

    “这些木柴哪里来的?”严默从答答身上下来。

    丁飞抬头,“这洞里就有,可能是附近土著丢在这里的。”

    严默没有坐下,一边掸雪,一边看向山洞内部,“这个山洞看样子很大,你进去里面看过了吗?”

    “没有,里面比较深,我听到流水声就没进去。要进去看看吗?”

    和冰与丁宁一起进来的原战接口:“不用,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如果明天风雪停了就继续赶路,如果风雪没停,那再说。”

    “桀,明天风雪不会停,还要下五六天。”九风从严默怀里钻出来。

    严默把九风的预测告诉原战。

    “冰,你等会儿跟我进去看看。丁宁丁飞,答答,你们留在这里保护好默。”

    “等等,一起进去吧。如果我们要在这里待五六天,洞口还是不行,太冷了,我们到里面找找,看有没有更干燥、更暖和一点的地方。”

    原战按住老头严的肩膀,低头问他:“累吗?”

    严默笑,推开他,“还好,我的身体虽然变老,但精神力好像比以前还强了一些,虽然操纵骨鸟飞了一天有点累,但还不止于走不动。”

    原战抓住他的手,“你的手都冻僵了,你以前可没这么怕冷。”

    “老人体寒嘛。”

    答答想继续背严默,严默摇摇手,“我走走反而身上暖和点,真支持不住,我会跟你们说。”

    原战没有放开他的手,就这么握在手心里。

    丁宁丁飞弄了两个火把,一个交给原战,原战没要,让两兄弟给了冰一支。他们六人加一鸟,除了丁氏两兄弟和冰,剩下一多半都能在黑暗中视物。

    答答蹿到最前面,冰举着火把走在第二位,要强的他已经在心中打算要把眼睛锻炼到能在黑暗中也能看得见。

    原战和严默居中,九风大爷飞到答答头顶上跟着一起去探路。

    丁宁和丁飞共用一根火把走在最后面。

    这个山洞从外面看着洞口不大,只能让三个人并排进来,但等进入腹地就会发现它的内部空间不小,而且洞中有地下河,流水声一直伴随着他们。

    严默捏了下原战手指。

    原战转头看他。

    “我还以为你会在冬天就把矮人们赶出去。”严默压低声音。

    原战嗤笑,“我可不想他们冻死在半路上。”

    “他们竟然同意把矮人城建得那么远。”

    “比起我们给他们的遗迹之地,走得再远他们也愿意,而且他们也宁愿离我们远一点。”

    “如果矮人们知道我们一开始就不打算让他们在朵菲部落附近建城,大概他们就不会有那种占了我们大便宜的想法了。”严默低笑。

    “他们还害怕我们真的让他们在朵菲部落建城,这样以后他们就会成为朵菲部落和我们之前的一道壁垒。他们更害怕我们会让他们打头阵。所以你一说要么远离我们,要么就和我们共享遗迹之地的传承,他们自然会迫不及待地选择第一个。”

    “不知道等明年天堑城的人发现山对面出现一座矮人城,会有什么想法?”

    原战,“格兰玛山离父神山还有一段距离,我们也叮嘱矮人让他们隐蔽点行事,我想天堑城不会那么快就发现自己多了个不太讨人喜欢的邻居。只要矮人们把你画的那种堡垒盖起来,天堑城人想干掉他们也不容易。”

    “是啊,他们的主要城池大概会放在地下,这样就算敌人毁了地面堡垒,对他们也没有大的影响。而等以后矮人们把纸张折腾出来,开展各城之间的贸易,天堑城想动他们就更难。”

    “希望他们把木器也折腾出来。”原战看眼前方,又道:“有矮人搁在我们和天堑城之间,比朵菲部落搁在我们中间要有用多了,矮人首先就会借用我们的力量来牵制天堑城,而等矮人强大起来,天堑城也会借由我们来牵制矮人。”

    “同样,天堑城和矮人也有联合的可能。”严默提醒他。

    “我们会给他们联合的机会吗?”

    两个一肚子坏水的阴险家伙相视一笑。

    “嗷——!”前面探路的答答传来一声吼叫。

    严默抬起头。

    原战,“怎么?答答发现了什么?”

    严默,“答答说前面没有路了,只有一个很大的地下湖泊。”

    冰在前面也停下脚步,回头抬手对后面做了个暂停的姿势,“前面只有一条很狭窄的石桥,默大,我背你过去。”

    “用不着你。”原战真的很想把前面那家伙一脚踹进黑暗中,但偏偏那人能力不错,对默又足够忠心,让他想找理由宰掉他都没机会。

    前方再次传来答答的吼叫声,还伴随着九风的一声欢快叫声。

    严默一拍原战,“别闹了,答答好像发现了什么,我们快点过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