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6章 章回29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冰说的窄桥没有胆子的人真不敢踩上去。

    那就是一根长达五十米左右、狭窄的长石条,原战判断其没有经过人力修整,乃是天生石桥,但其窄的只能并放两只脚,而石条两侧则是深深的黑暗。

    “这里像是溶岩地貌。”严默趴在原战背上,提醒后面的丁宁丁飞小心。

    “什么是溶岩地貌?”

    “简单说就是水流腐蚀石灰岩形成的独特地形。有个词叫水滴石穿,意思就是时间长了,一滴一滴的水也能让坚硬的石头洞穿。这里有丰富的地下水流,它们在地底和岩石中流淌,经过几百万甚至上亿年,最终弄出这么一个山洞来。”

    “原来是水弄的,不是神。”原战似乎轻舒一口气。

    严默笑,“这里很暗、很大、石头造型奇特、地貌古怪,如果不明白的人进来十有八/九会以为是神的力量。”

    丁飞在后面道:“大人,听您这么说,我就一点不害怕了。”

    严默回头,“你害怕?”

    丁飞吐了下舌头,不太好意思,他哥在后面轻敲了他一下脑袋,“这小子从小最怕黑暗的地方,只要是洞穴都不敢进。”

    “怪不得你之前不敢进来。”

    丁飞赶紧解释,“大人,我不是……”

    严默对他摆手,“没事,这么黑暗的地方换了我一个人,我也不敢进来。”

    丁飞只当祭司大人在安慰自己,这世上还有祭司不敢去的地方吗?

    原战却知道严默说的实话。别人把默当神看,但他却知道默也会难过、伤心、恐惧和胆怯。

    经过石条桥,再过一个不算狭窄的大约二十米左右的通道,几人便来到了一个开阔地。

    “哗!”丁飞一进来就大声感叹,“竟然有这么大的山洞!”

    “按地势,我们已经走到地下。”原战对土地走向最了解。

    严默看到了偌大的黑暗湖泊,也听到了波浪拍打湖岸的声音。

    答答还在冲着湖水发出低沉的吼声。

    “桀——!”

    啪,一条足有手臂粗细的像蛇一样的生物被扔到原战面前。

    “桀!默默,这里有好多蛇鱼!好吃,吃它们!”九风扔下一条蛇鱼,又振翅飞到湖中去抓新的。

    原战放下严默。

    严默蹲下/身查看蛇鱼,原战先一步抓起,可那蛇鱼身体有粘液,太滑腻,竟一下抓滑手。

    那蛇鱼半死不活,可还在努力挣动想回到水里。

    严默伸出手,那蛇鱼突然张开嘴巴,嘴里赫然可见数排尖利密集的牙齿。

    原战一巴掌拍在蛇鱼脑袋上,蛇鱼脑袋被他打扁,可它的尾巴却飞快地刺向离它最近的严默。

    “噗!”

    如利刺的尾尖刺入原战手心。

    严默起身抓住原战的手。

    原战目光落在蛇鱼头下三寸的地方,那里插着一根木针。

    “速度比以前快。”原战嘴角微微翘起。

    严默从他手心里慢慢拔/出那根尾刺。

    化作石头的手掌中心留下一个穿刺洞,原战收起拳头再伸开,那个穿刺洞已经消失。

    “你的能力利用也比以前更好。”严默也似讽似夸了一句。

    原战却道:“这里的石头不怎么坚硬,怪不得会被水流腐蚀。”

    严默惊讶地抬头,“你现在能根据环境来改变自己的身体土质?”

    原战想了想,“有时候能,有时候不能。”

    严默点点头,蹲下/身继续拨看那死透了的蛇鱼身体,这蛇鱼大约有一米长,身体两侧生有鱼鳍,头部鼓起,尾巴尖细如骨刺,“这玩意绝对食肉。”

    “桀!”九风小小的身体又抓了一条粗大的蛇鱼回来,因为他太小,蛇鱼太大,看着就像是蛇鱼自己在空中飞翔,自己主动落到他们面前。

    这条蛇鱼比刚才那条更大,也更有活力,九风变小的爪子对它造成的伤害并不致命,或者九风想吃活的?

    蛇鱼一落地就攻击最近的人。

    丁宁丁飞同时出手,火把暴出火焰冲向蛇鱼。

    那蛇鱼就地一窜,就要往湖水中窜去。

    “噗嗤!”答答兽一口咬在它的头颈后方。

    那蛇鱼宛如蟒蛇一般身体卷起,想要绞住答答的脖颈。

    答答一只脚爪抓住蛇鱼尾端,把它死死按在地上,嘴巴也不松口。

    那蛇鱼挣扎一会儿就不再动弹。

    答答直接咬掉蛇鱼头部,“咔哧咔哧”竟然嚼了嚼就这么生啃了,最后留下一个被咬碎的头骨。

    九风围着答答绕一圈,嗖地又飞向湖中,这次他再抓来蛇鱼,不再丢在严默面前,而是直接丢在答答面前。

    答答专门负责干死蛇鱼吃掉它们的脑袋,留下肥厚的身体。

    就这么一抓一杀,两只不一会儿就在湖岸边堆了一堆蛇鱼出来。

    “九风,答答,够了!”严默不得不阻止他们。

    以九风现在的体型,他一顿至少要吃三头牛才能饱腹,但他也不需要经常进食,基本上三四天一次,而且他懂得不在同一个地方捕食,会经常换地方,否则九原附近的动物不给他吃光,迟早一天也会给他吓跑光了。

    答答四肢撑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直起身就变成/人形。

    九风落在答答头顶上,欢快地叫嚷:“桀!默默,我们吃肉吃肉。”

    “嗷!”答答顶着九风奔到丁飞身边,用手戳他,催促他赶紧点火。

    丁飞翻个白眼,踢他,“出去把干柴弄进来,这里可没有能点火的东西。”

    冰抬手,“等等,里面没地方了?这里虽然有湖水和食物,但太阴冷,还不如洞口。”

    冰是看着原战说的,显然希望他们的首领能凭借他的能力在附近找出一个更适合待五六天的地方。

    严默开口:“先在这里休息,答答,你和丁飞出去把干柴弄到这里来,我们吃完晚饭后再仔细探索这个溶洞。”

    丁飞和答答立刻奔向洞外。答答让丁飞举着火把坐在他背上,目前只有严默和丁飞有这个资格,其他人想骑他?他会把人屁股给咬下来。

    丁宁和冰两个人接手处理那些肥大的蛇鱼。

    “桀!”九风发出警告的唳叫。

    严默立刻喊道:“不要靠近湖岸!”

    丁宁和冰立刻止步。

    严默问九风,“这湖里的水不能喝?”

    “桀!有蛇鱼!很大的蛇鱼!吃肉!”

    “这种蛇鱼湖里很多?”

    “桀!很多。不要靠近湖水!”

    连九风都说不能靠近湖水,严默也不想测试自己等人的武力值有多高。

    “哪里的水源比较安全?”

    九风飞起来,一直飞到他们进来的通道口一侧。

    严默和冰跟过去。

    “桀!这里有水。”

    严默低头,看到有清水沿着洞壁流下,在下方聚集了一个小小的清澈水洼。

    看严默伸手要触碰水源,冰一把抓住他,“我来。”

    严默摇头,从腰包里掏出一个骨质圆球,“我不怕毒,而且这个可以验水质,如果不变色就表示水能喝。”

    他不是不怕毒,而是毒也毒不死他,通常他会“享受”一段时间毒物给他带来的销/魂滋味,等毒素全部从身体里代谢出去,他就会恢复。

    不过这样也比让其他人来试毒的好。

    圆球一半沉入水里,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变色,一眼可见底的水洼里也没有奇怪的东西攻击他们。

    “在这里清理那些蛇鱼,不要靠近湖岸,恐怕血腥味会引来更强大的水中生物。”严默拍拍冰的肩膀,站起。

    湖边,原战站在原地已经有一段时间。

    “你发现了什么?”严默走过来问。

    原战伸手指向湖中心,“有路。”

    “嗯?”

    “在水下。一直通往远处。”湖泊很大,洞穴内又暗,就算原战能在黑暗中视物也看不到那么远。

    “你想过去看看?”

    “你呢?”

    严默抬头看原战,不语而笑。好奇心杀死猫,而他生来就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

    原战揽住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咬住他的耳朵道:“等吃饱肚子,我带你过去,就我们两个。”

    严默用脑袋抵开他的嘴巴,也低声道:“我的耳朵很好吃吗?你好像特别喜欢咬我耳朵?”

    “你浑身上下每一块肉都好吃,小默默也很好吃。”

    炽热的呼吸吹进他的耳朵,严默感到痒痒的,忍不住笑起来,“现在我的老弟你也想吃?它丑的连我自己都不想看。”

    “默,你叫我牲口。”

    “嗯,所以?”

    “你见哪只野兽挑过交/配对象老少?”

    “错。老的野兽已经不会发/情,就不会发出勾引雄兽或雌兽的荷尔蒙,它们就算走在发/情的伙伴中也不会有谁碰它们。”

    “那你一定不像我那么了解野兽,而且我觉得你一直在勾引我。”原战抓住他的手,让他碰触自己。

    严默低头,笑骂:“我艹,我老成这样,你还能对我硬得起来?你不会是恋老族吧?”

    “什么?”

    “没什么。你都这样了,等会儿再吃蛇鱼不是会更麻烦?”就算他还没有问指南,但凭借经验,他也能推测出那像蛇多过像鱼一样的生物很可能跟鳗鱼一样具有壮阳作用,但愿他的推测是错的。

    原战抱住他,似乎很想立刻把他按倒来上一发。

    “嗷——!”答答的暴吼声从他们进来的方向传来,巨大的吼声在洞穴里形成回音。

    严默猛地转头,“有敌人!丁飞出事了!”

    原战转眼就换了一个表情,“冰,丁宁!你们守住默!”

    冰和丁宁立刻丢下正在处理的蛇鱼奔到严默身边,一左一右护住他。

    “桀——!”九风听到答答的吼叫声,大怒,闪电一般飞向山洞前方。

    原战也不见了。

    “冰,你背我,丁宁你跟在后面,我们去前面看看。”

    “默大!”冰不同意,“首领说了让我们保护你。”

    “他可没说让我们留在原地。好了,我虽然老了,但并不是累赘,你们用不着这么保护我。”

    冰固执地不同意,丁宁也不说话。

    严默很想问“你们俩到底听谁的”,但他也知道这两人虽然都听他的,但涉及到他的安危,就算没有原战吩咐,他们也不想让他到前面去。

    “有打斗声。”冰让丁宁守好严默,他解下弓箭,悄悄接近通道口。这一刻,冰无比希望自己能在黑暗中视物,更希望能看见更远方的场景。

    “有人向这里跑来了!”冰侧着耳朵仔细听。

    “冰,回来!”严默又让丁宁把留下的那根火把熄灭。

    冰退回到严默身边,丁宁熄灭火把。

    洞中除了一丝隐约的血腥味,又重新变得安静和伸手不见五指。

    “啪啪啪”的脚步声急速传来,似乎有很多人在通道中奔跑。

    “小心!有埋伏!”

    严默听到陌生的声音在大喊。

    “是谁?到底是谁?你站出来!这小子是不是你们的人?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杀了他!”

    严默眸色一沉,丁飞很可能被抓住了,怪不得答答会发出那样愤怒的吼叫。

    “那个怪物到底是什么?”

    “它掉到水里了!这里还有其他人!”

    “是不是维瑟部落的人?那些野兽!他们明明答应我们冬天休战!”

    “子明!小心!”

    “啊!”一声惨叫,那些人又有一个消失。

    “靠紧!大家靠紧!不要分散!”

    焦急的大喊声越来越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