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7章 章回29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先出现的是火把的亮光,接着就是十几个人紧紧围成一团冲进了这个具有巨大地下湖泊的洞穴。

    严默感到身边出现熟悉的气息。

    原战已经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边,冰和丁宁甚至没有察觉。

    严默转头,原战捂住他的嘴唇。

    冰似有所感,迅速拉弓回身。丁宁跟着转身。

    原战对两人做了个暂缓的姿势,再次消失。

    冰慢慢收起拉开的弓,丁宁闭紧嘴巴。

    这个空间很大,火把能照亮的范围有限,那些人还没有发现他们。

    严默看到了丁飞。

    丁飞被一个奇怪的东西套着脖子,一个人紧紧抓住他,其他人以两人为中心围绕在周围。

    冲进来的十几个人中有一大半人都对着通道,像是在提防什么。

    另有几个人用火把在自己身周挥舞,想要找出那个看不见的敌人。

    “浩长老,您看!”那些人中有人发现了被堆在洞壁附近的蛇鱼。

    其他人一起看向蛇鱼,“好多,是谁杀了这么多?”

    倏!中间抓着丁飞的人和丁飞瞬间沉入地底,可背对着他们的人却一个都没有发现。

    “别看了!那只怪兽会不会还活着?”

    “不可能吧。我看到它从一线石桥上掉下去,下面可是深潭。”

    “别担心那只怪兽了,小心脚下,有什么东西会从地下攻击!”

    “等等!子真呢?还有他抓住的那个人呢?”

    十几人微乱,他们围在最中间的人和人质都不见了。

    “嘘!安静!”一道上了年纪的男子声音响起。

    那群人立刻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那道声音喊道:“小心!这里有其他人!”

    十数个人立刻武器向外,举着火把小心转圈,戒备着周围。

    “桀——!”九风掠过这些人的头顶,抓起一大把头发。

    “啊啊啊!”人群惨叫,这些人大概都被被人大把拔过头发,很不适应。

    “那只鸟!是那只怪鸟!杀了它!”

    “嗖嗖嗖!”十数个像圆盘一样的武器被扔到空中,飞旋着杀向九风。

    九风在这些圆盘中自由穿梭,他还故意吐出风刃把这些圆盘的攻击方向改变,让它们飞回去攻击自己的主人。

    “九风,不要玩了,过来。”严默扬声喊道。

    被发现了,那就没必要再藏头藏尾。

    “谁?谁在那里?”十数人中有人惊喊,火把向他们说话的方向伸来。

    “你们是谁?这里是大奥部落的领地,你们想和我大奥部落为敌吗?”那道上了年纪的男子声音再次响起。

    九风发出怪笑声飞向严默,他觉得那些两脚怪扔的圆盘还怪好玩的。

    原战带着丁飞出现在严默面前,只不过丁飞的脖子上夹着一个形状略圆的奇怪大螯。

    原战抵住昏迷的丁飞身体,让他直立,“这小子大概中毒了。”

    严默顶着九风,手指摸向那个大螯,“这是……他们的武器?”

    对面传来喊声:“喂!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蝎蛇鱼洞?”

    蝎蛇鱼?名字倒是挺形象。

    原战就像没听见对方的叫声,回答严默:“差不多。那个抓住丁飞的人能力很奇特,他的手能变成像螃蟹一样的大螯,不过他的大螯是圆形的,只要合拢,大概能把人的脑袋切下来,而且我怀疑他的大螯有毒。”

    “这么说你把那个人的手剁了?”严默看到螯齿确实插入丁飞脖颈,不过并没有插到底,丁飞脖颈也只有些微的出血痕迹,只是血液颜色像是发黑。

    除了这个大螯,丁飞腹部也被划伤,血染黑了他的内衣。

    原战,“嗯。”

    “答答呢?”答答会掉到水潭里淹死?怎么可能!

    “我让他出去看看附近还有没有人。”

    严默让丁宁燃起火把照亮,先探了下丁飞的鼻息,再翻开他的眼皮看下,随即就让原战把人放到地上,托住他的上半身,他要先给丁宁处理腹部伤口。

    丁宁看到自己弟弟伤得这么重,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严默让丁宁帮忙,“行吗?我要你足够冷静。”

    丁宁慎重点头,“行。”随又担心道:“默大,这东西能和我弟分开吗?”

    严默让原战扶稳丁飞身体,伸手去拔那个大螯。

    “我劝你最好不要动!如果不是这只大螯的主人主动松开,螯齿里面的毒液会立刻全部灌入这个人的身体。”上了年纪的男音道。

    严默手顿住,抬头看向一点点逼近他们的人群。

    对方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停下。

    严默一边打量对方,一边问道:“大奥部落?为什么伤害我的族人?”

    “你们为什么来到我们的领地!又为什么抓捕我们的族人?你们还在路上攻击我们!”一个愤怒的声音从大奥人群中传出。

    “路上?”严默挑眉。

    “子清,住口!”

    在严默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他们。

    除了那个昏迷的年轻男子,他们看到了一老三青壮。

    这四人的穿着让大奥部落的人丝毫不敢轻视,同样这四人的穿着明显也不是他们的敌对部落维瑟派来的人。

    而开口的年长者明显身份要高于其他人,不止因为他的穿着最好,还因为他的气度和外表。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老的老人,头发全部变成银白色,人也很消瘦,似乎风烛残年,但老者的眼睛仍旧清明,神色也较为和蔼,并没有那种他们常见的上位者的严厉和苛刻。

    这应该是一位睿智、仁和的长者,大奥部落的人想。

    大奥战士分开,走出一名头发花白但身体肌肉仍旧十分壮实的初老男子,“尊敬的长者,我是大奥部落的长老之一浩,能告诉我,你们来自哪里吗?”

    正在给丁飞处理腹部伤口的严默对这个称呼愣了一秒钟,随即微笑了下,“我需要先知道你们为什么会伤害我的族人。”

    “明明是你们先动手!你们还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大奥战士愤而怒斥。

    “浩长老,我们跟他们拼了!”

    “对!拼了!”

    “够了!都给我闭嘴!”浩长老低喝,抬起手阻止他的族人继续开口。

    那个怪兽和那个会放火的青年还好,他们还能应付,但这行人中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可以让他们无声无息消失,还有那只速度极快的怪鸟,他们的飞盘竟然打不到它!现在就和这行人撕破脸显然不是明智的行为。

    浩长老沉淀了下自己的情绪,尽量平和地道:“我们并不是有意伤害你的族人,只不过这个季节很少有人会来到这里,我们的战士一看到那只野兽和你的族人,还以为他们是维瑟部落的人。等我们发现那名青年不是,那只怪兽已经咬伤我们好几名战士,我们只得战斗。”

    “嗷——!”答答出现在通道口,发出怒吼。

    “你娘!这怪兽还活着!”大奥战士再次紧张起来。

    严默抬头,对答答招手,“答答,丁飞已经救回来,过来跟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答答飞速窜过来,转身变成/人形。

    大奥部落传来抽气声,他们似乎从没有见过野兽大变活人。

    答答很愤怒,手指大奥人,嘴中“嗷嗷”不停。

    严默无语,“你就不能说通用语?”随之从腰包里掏出一条皮裙,让答答系上。

    答答每次变身都会弄丢一条皮裙,有时丁飞和他看到会帮他收起来,有时看不到,这多毛小子能光着屁股在部落里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冬天也一样。

    话说冬天,答答似乎更喜欢变成兽身,似乎这样更暖和?

    原战好笑,“这小子告完状了?他说什么?”

    “他说这些人一进来看到他们就飞出一种圆盘武器要杀他们,丁飞边抵抗躲闪边问他们是什么人,这些人却不说话,后来丁飞被一个手能变成大螯的男人抓住,他寡不敌众,掉到了水潭里。”严默没说答答反复几遍骂这些人是坏人,要把他们全杀了。

    唔,他好像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是来自丁飞还是答答?

    等严默把丁飞腹部伤口处理完,他才重新看向大奥战士,“现在事情已经弄清楚,并不是我的族人先动手,而是你们一进洞什么都不问就先下杀手。”

    冰张开弓箭,而一向好脾气的丁宁此时脸色阴沉,右手中捏着一团火。

    “等等!”浩长老快速抬起手掌,“我想这可能有什么误会。我的族人在路上被袭击,而我们接到消息一路赶过来都没有看到敌人,等我们到达这里,就看到你的族人在我们部落非常重要的蝎蛇鱼洞内,而我们留在洞内看守的族人却都不见了,这种情况下,我们自然以为是你的人杀了我们的族人,我们才会动手报仇。”

    严默与原战互看,看来他们来的时机不太巧,或者说太巧了。

    “看来真是误会。我们是为了躲避风雪才走进这个山洞,在洞外还有洞内,我们都没有看到任何人,只看到前洞留下不少干柴。”

    “那些蝎蛇鱼都是你们抓的?”

    严默想想,说了实话,“是。你看,我们只是想在这里休息一下,如果我们旨在杀人,也不会杀人后还留下来烤鱼肉吃。”

    浩长老沉默,似乎在思考什么。

    他身后一名男子走上前,“浩长老,就算这样,他们也杀了我们不少人!难道就这么算了?”

    “那些人都没死。”原战突然道。

    浩长老精神一振,大喜,“你说我们消失的族人都没有死?”

    “包括那几个被答答咬成重伤的都在。”

    浩长老立刻道:“我可以为你们的族人解毒,但你们也要把我们的族人还给我们。”

    “嗷!”答答不愿意,他也受伤了。

    严默想到刚才闻到的血腥味,让答答转身,这才发现他的背部、肩头都被割伤了好几道。

    严默脸色沉下来,掏出药粉和清水,让答答过来上药。

    答答背过身站在严默面前,两眼瞪视着大奥战士,喉咙里还发出威胁的低吼。

    浩长老也和他的族人互看,如果刚才他们还想和这一行人拼命,可现在得知他们的族人都还没死,他们就只想把族人都救回来。

    可是如今他们手上唯一能拿出来交换的就只有解毒剂,下面就要看那行人是不是重视那名青年了。

    在严默给答答处理伤口时,原战低声问他:“丁飞的毒你能解吗?”

    严默也低声回答:“需要一点时间,我需要先知道那是什么毒,如果手头上没有针对的药物,我还要临时配药,但我手头上的药草不一定够。”

    原战明白了,拍拍丁宁,让他不要担心,转眼没入地底,过了一会儿,地面上出现十一个被土石禁锢住的人类。

    “浩长老!”那十一个人的嘴巴并没有被堵上,看到自己的族人,知道得救有望,好几个人都开口叫道。

    浩长老等人也大大松了口气,他们的族人真的都还活着,只不过有几个人情况比较糟糕,低着头也不知是死是活。

    原战“好心”地把被答答咬伤的几个重伤患交还给了大奥人。

    “解毒剂拿来,如果有用,我会放了你所有族人。”原战现在已经能较好地收敛自己的高阶战士能力和威压,如果他不想,别人就无法察觉他是否高阶战士。

    但大奥人就算无法察觉他是高阶战士,也知道这人不好惹,刚才就是这人几乎灭了他们一半。

    浩长老一指对面剩下的八个大半土人,“刚才抓住你的族人的青年,子真,他就能为你的族人解毒,那是他的大螯,他解毒和收回大螯会更快。”

    原战等人一起看向其中一个土人。

    叫子真的青年男子还有点不忿,“这个人折断了我的手!”

    严默给答答处理完伤口,正在查看夹在丁飞脖子上的大螯,闻言便头也不抬地道:“我想你的手应该还能长出来。”

    他看过大螯断口,不像是强行折断,倒像是壁虎断尾一般干净利索,没有血迹、没有断裂的骨头,就好像分开的关节。

    子真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不甘地道:“你以为新手很好长吗?那要时间还很疼!”

    严默有点好奇,看向他,“如果我让你收回这只大螯,你是不是能直接接上去?”

    子真看向浩长老。

    浩长老对他默默点了下头。

    子真看向严默,“我收回大螯,给你的族人解毒,你让你的战士放了我所有族人,并发誓不会伤害我们!”

    严默失笑,“用不着发誓,只要你们没有坏心,我的战士自然不会随便杀人。”

    子真再次看向浩长老。

    原战不耐烦道:“快点!我也可以逼你们救人,不救就挨个杀死你们,还是你们更喜欢这种方式?”

    浩长老连忙对子真施眼色。

    子真用眼睛看了下裹住自己的坚硬泥土,“我帮你们的族人解毒,现在能放开我了吗?”

    严默对这个部落子民的特殊血脉能力很感兴趣,在子真伸手贴向大螯的断口处时,他一直在旁边盯着看。

    然后子真秃掉的手腕真的和那断掉的大螯连接到一起,等子真用另一只手变成的大螯轻轻夹了丁飞脖子一下,他的右边大螯已经变回人手状。

    丁飞醒过来了。

    “嗷!”答答拿脑袋轻轻撞他一下。

    丁飞呻/吟一声,捂住自己腹部,“大人……”

    “嘘,你需要休息。”严默摸摸他的脑袋,站起来走向大奥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