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8章 章回29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你们可以放人了吗?”浩长老对走过来的严默道。

    严默点头。

    原战身体未动,剩下的大奥人瞬间恢复自由,纷纷爬起来跑向自己的族人。

    严默站住,问:“你们说这个溶洞之前有你们的族人守护?”

    浩长老,“是。你们进来时没有看见他们?”

    严默转头看向丁宁,丁宁跨前一步,“大人,我和丁飞进来时就没看到任何人。”

    “有打斗痕迹吗?”原战问。

    丁宁仔细回想,“当时洞内有点乱,地上四散着一些干柴。”

    “没看到火堆?”

    丁宁摇头,“洞内没有,洞外……风雪太大,有什么痕迹也都掩盖了。”

    原战也在回忆,虽然他们先入为主,听丁宁丁飞说洞内安全就没有怎么多看。但是他习惯性到了任何地方都会仔细查看周围环境,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在地面上看到任何火堆和灰烬。

    “天太冷,洞口风也大,我们的人不会留在地面上,你们肯定没有注意洞壁,上面也有一些洞穴,有的可以容纳好几个人。”浩长老在对面说破谜底。

    “如果他们不是杀害我们族人的人,那我们族人现在在哪里?还有杀人的人在哪里?”一名被放过去的大奥战士愤然道。

    浩长老和几名大奥人互看,心中都冒出一个想法,但他们并没有立刻开口。

    原战看向冰。

    冰也摇头,“我并没有看到这附近有人,动物也没看到。”

    九原人都知道冰指的是他在乘坐骨鸟时的观察。

    严默转头面向大奥人,“看来要么你们的敌人已经带着你们的族人离开,要么……他们同归于尽,比如都掉进了那个一线石条路两侧的深潭里。”

    “还有一个可能。”浩长老叹气,侧脸看向黑暗的湖泊,“如果来的是维瑟部落的人,他们很可能杀了我的族人,并用他们做饵想要捕捉这黑湖里的蝎蛇鱼。”

    严默没有讶异于有人会用人做诱饵,“然后他们抓到了蝎蛇鱼离开了?”

    一名大奥人突然愤声道:“也许他们全都被蝎蛇鱼拖进了黑湖!”

    误会到此,看似已全部解开。

    大奥人有人受伤,九原这边也不是全员无恙,仅从人数比例上来看,似乎谁也没占到便宜。

    浩长老对严默抱拳行礼,退回到族人中。

    严默看到那略有不同但动作一致的熟悉古礼,顿时感到几分亲切,连带着对大奥人伤害了丁飞和答答的愤怒也降低了一点。

    大奥人着急那几个重伤的族人,正紧急查看他们的伤情并用药草治疗他们。

    答答恨恨地走过去,叉腰往他们放蛇鱼的地方一站,明明白白表示这里是他们九原的地盘。

    大奥人有些愤怒,被浩长老制止住,他让所有人退后,离开那处小小水源地,选择了另一处空地。

    “这里明明是我们的……”

    “子真!”

    大奥战士不服,可也没有人再开口,转而全都关心起族人的伤势。

    “浩长老,我哥……他要不行了。”

    原战走到严默身边,低声说了两个字:“实力。”

    严默明白他的意思,这人是在让他不要同情大奥人,因为如果他们实力不足,大奥人早就把他们杀光,根本不会问他们为什么到这里。

    同样,这里是大奥人的地盘,如果不是他们实力强大,那些大奥人又怎么会容忍答答的嚣张?更不要说让他们留在自己的地盘上打猎捕食。

    “虽然我们能从空中查看,但老山魈说的那个地方我们都没有去过,我们需要问问当地人,才不会跑错方向。”严默也低声道。

    “你打算做什么?”

    “培养一下感情?”严默笑笑,让丁宁照顾好他弟,又让答答和冰继续处理那些蛇鱼,他再次向大奥人走去。

    冰不放心,抓着弓箭跟上。

    原战没动,拦住也想跟上的答答,让他和自己一起掏蛇鱼内脏。

    负责防守的大奥战士看到顶着怪异小鸟的严默走来,气氛再次变得紧张。

    “你们没有带治疗者吧,让我看看你们的伤者。”

    严默的话很温和,可他的态度却不容拒绝。

    那位浩长老和其他大奥人在微一犹豫后,竟然真的让开道路,让严默查看他们的重伤者,但他们挡住了冰。

    严默摸摸自己的脸,想到中医总是越老越吃香,而衣着整齐、谈吐文雅、富有学识和见地的年长者也总是比同样装扮和学识的年轻人更容易赢得别人尊敬,不由笑了。衰老一年的惩罚换个角度想,似乎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严默回头,“让他过来,我要他帮忙。”

    大奥人看向浩长老,浩长老看看冰握在手中的弓箭。

    严默,“冰。”

    冰冷哼一声,把弓箭挎到肩背上。

    浩长老挥手,大奥人再次让开道路,冰大步走到严默身边。

    答答下手相当狠,一名大奥人被他咬穿腹部,还有两人被他的爪子撕出好几道裂口,最惨的一人脖子被咬穿一个大洞,眼看就要不行了。

    一名年轻的大奥战士抱着血流不停的伤者,双眼通红,仇视地瞪向严默。

    “你还想不想救他?”严默从腰包里掏出手术工具。

    那大奥战士神情一震,不信道:“你能救他?!”

    “如果你再这样抱着他,不让我动手,他很快就会死。”

    那人咬牙,“求您救他。”

    “把他放平。”严默出手如电,数根金针插入伤者穴位,“把火把插到这周围,伤者全部放到这里,下面给他们垫上皮毛。你,去打点清水来。”

    那战士一看自家兄弟果然不再流血,一抹脸站起来,“我去。”

    大奥人大概常来这个溶洞,一些必要的家什都有准备。

    严默又给另外三名重伤者插上金针帮他们止血,继而告诉冰,让他给自己做手术的助手。其实丁宁是更好人选,但丁宁现在眼中只有他受伤的兄弟,不插这些人几刀就不错了,想让他帮忙不过是为难他。

    严默不想为难自己的人。

    “您是大巫?我该怎么称呼您,大人?”浩长老过来蹲下。

    “默。”严默让冰把伤患伤口处的血污大致擦干净,他好清楚看见伤口。

    浩长老,“默巫,不知您和您的战士来自哪座城?”

    严默抬起头,“浩长老,我想现在并不是闲聊的时候,你们有稍微懂点治疗的人吗?我需要人手帮忙。”

    浩长老立刻面露歉意和羞愧,正好刚才离开的年轻战士用他们藏在洞中的木桶拎了清水回来,便连忙伸手指向这名年轻人,“这是子明,他懂一点草药。子明,这是默巫,默巫需要人帮他。”

    子明放下水桶,“需要我做什么。”

    严默把手放入水桶清洗,从腰包里掏出一些草药和药杵药钵交给子明,“把它们捣烂,要成糊状。每一种草药分开,捣好的放到这些叶子上,每种草药都要清洗,再去弄些盛水的工具和清水。这个木桶归我用。快!”

    子明不敢犹豫,飞步离开去寻找更多的盛水工具,他同时还喊了两名族人帮他。

    “浩长老,让你的族人点燃火堆,煮多一些开水,我要用。”

    “好。您还需要什么?”

    严默低头继续处理脖颈被咬穿的伤患,“再让你的族人离远些,他们挡住火把的光了。”

    围在四周的大奥人不用浩长老吩咐,全都忙不迭地闪开,但他们也没有远离。

    浩长老看那位银发长者真在帮助族人疗伤,放心的同时也减了几分戒备,当即命令族人分头办事。

    大奥人还在用火石打火,他们越急着想要点燃火堆,就越是搞不定。

    洞内太潮湿,他们又略微心急了点。

    浩长老看看自己受伤的族人,再看看已经围坐在火堆边的原战等人,略一沉吟,走过去,“能借点火吗?”

    答答对他呲牙。

    原战从火堆中抽出一根烧着的干枝,递给他。

    “多谢。”浩长老接过火种交给族人,自己却没有离开。

    原战对他伸手,“坐。”

    浩长老没有推拒,大大方方地在火堆边坐下,“看你们的衣着打扮和听你们的语音,你们不像是附近部落的人。”

    “我们来自九原。”原战抓起一只被剥洗干净的蛇鱼抹上盐,随手弄出一根泥棍,穿上蛇鱼架到火堆上烧烤。

    “九原?九原部落还是九原城?你们一定离我们很远,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你们为什么来这里?是来和黑土城交易的吗?”

    原战声色不动,“黑土城离这里很近?我还以为我们走错了路。”

    “不,你们没有走错。从我们部落前往黑土城,只要再走五天就到了。”

    “你们是黑土城的附属部落?”

    “对。”浩长老苦涩一笑。

    原战察言观色,似随口问:“怎么?日子过不下去?”

    “也不是,比起附近一些部族,我们至少不用在冬天吃我们的族人过冬。不过……”浩长老说到这里就不再说,毕竟原战等人只是陌生人,而他不希望有些话会传入黑土城耳中。

    “你们冒着大风雪赶到这里就是为了来捕捉蝎蛇鱼?”原战突然道。

    “嗯。”浩长老垂下眼眸,藏住自己最真实的感情,“平时这些蝎蛇鱼都沉在湖底,抓它们很难,就算有诱饵,也不一定能抓住它们,还可能被它们拖进湖底。只有风雪天它们才会上升到湖面上,这时也是捕捉它们的最好时候。”

    一股异香扑鼻而来,答答鼻头连动,馋得盯着正在烤的蛇鱼直流口水,连九风都闻到味道飞过来,丁宁丁飞也抬起头。

    原战撕下一条蛇鱼肉尝了下味道,“唔!好嫩的肉。”默一定会喜欢。

    那叫子真的战士走过来,冷笑道:“好吃吧?黑土城的贵族可喜欢这些蝎蛇鱼的肉了,尤其冬天,因为蝎蛇鱼的肉和血都能让人身体很快热起来,而且它们的血肉还有其他作用,那些天天玩女奴的……”

    “子真!”浩长老低声呵斥,“去让大家准备好,等会儿我们至少要抓十条蝎蛇鱼回去。”

    子真咬牙,转身大步离开。

    浩长老低声叹息。

    “你们抓捕它们一定很不容易。”原战按照这些人的武力推测。别看他们抓捕这些蛇鱼容易,那是因为他们有捕鱼捕蛇专家的九风大人,又有似乎水陆两能的小怪兽答答,再加上他。

    而来的这些大奥人虽然看上去都很强壮,不过其中能让自己的手变成大螯的只有这个叫子真的战士,而子真的实力据他估测很可能在四级左右,其他人也不会超过四级。

    一群四级战士想要抓捕这湖泊中的蛇鱼,没有牺牲基本不可能。刚才丁宁丁飞和冰就没有妄动,只从旁辅助。

    不过他还以为三城附属部落的实力都跟摩尔干差不多,甚至应该比摩尔干更强,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也并不全是如此,要么就是大奥部落还有更强大的战士,但没有来。

    “这位战士,你很强大,我看到你们似乎抓捕了很多蝎蛇鱼。”浩长老舔了下嘴唇,似乎不知后面该怎么开口。

    “你想让我们帮你们?”极少插话的丁宁突然插话道。

    浩长老尴尬一笑,下意识解释道:“我知道我们不应该先动手,但是当时的情况真的说不清楚,维瑟部落的战士和我们实力差不多,如果我们行动不快,死的就是我们。再说,这里是我们的地盘,通常都有我们的族人看守,如果换了你们,看到自己的族人不在,却出现一个陌生人和一只怪兽,你们会不动手吗?”

    丁宁什么都没说,他一切都听默大的,他只是需要一点点发泄。

    丁飞握住自己兄弟的手。

    答答这个无耻的,竟然伸出舌头直接去舔丁宁的嘴唇。

    丁飞“啪”地在他脑门上打一下。都是跟首领学坏了!

    答答委屈地“嗷”一声,他在帮他安慰他哥好吗!

    丁宁伸手揽住答答的脖子,用劲夹了他一下。

    答答嗷嗷叫着顶开丁宁,又去舔丁飞。

    丁飞因伤闪避不及,被他舔得满脸满嘴口水。

    丁宁也不去管这两只,但眼中终于浮现了一点笑意。

    原战插上第二条蛇鱼,重复了丁宁的话,“所以你想让我们帮你们?”

    浩长老握了握拳,沉声道:“是。”

    “你们能给我们什么?”

    “……你们想要什么?”

    “先跟我说说黑土城还有附近部落的情况,我们刚到这里,并不想惹到一些不该惹的敌人,同时我也需要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交易。同样,如果你们部落有能被我们大巫看中的东西,我们也会和你们交易。”

    听说九原竟然不止打算帮助他们捕捉蝎蛇鱼,甚至有可能和他们交易,这在冬季极度缺少食物的大奥部落来说,也算是一个大喜讯了——如果九原有看中的东西甚至奴隶,他们可以让九原的战士帮他们捕杀野兽,当然如果能帮他们多多捕捉蝎蛇鱼更好。

    在浩长老和原战大致说了黑土城和附近部落的情况后,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半小时。

    答答和九风吃得满嘴流油,丁宁丁飞也吃饱了。原战还在烤蛇鱼,他看出来严默那边也快结束。

    丁宁途中就过去和冰交换,如果不熟悉医疗的人,让他做这些医疗助手的工作,就算他体力再强,精神上还是会感到疲累。

    有丁宁帮忙,严默的动作果然就快了几分,很多事情不用他吩咐,丁宁已经全部给他准备好。

    “心情好些了?”严默抽空对丁宁笑了下。

    丁宁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大人,我……”

    “没事,但我需要你,冰在这方面笨了点。”

    丁宁笑起来。

    那叫子明的战士看到丁宁的笑,不知为何竟愣了几秒,“咳,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丁宁抬头,脸上笑容收起,“哦,这里有些盐,你把它放到开水里搅拌开,水要这么多。”丁宁指了指木桶,比划了一下水面高度。

    子明不敢看丁宁的眼睛,明明这人和刚才那个被他们抓住的年轻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可他就是觉得这人更加……让他害怕?

    呃,他为什么会怕这个人?就算这人会控火,可他也很强大,但他为什么会不敢看这人的眼睛?

    怎么都想不明白,转而彻底把自己绕糊涂的子明小弟左脚绊右脚地去弄盐开水。

    丁宁只觉得这小子做事不利落,还有点四肢不协调。

    严默给最后一名伤患缝合好伤口抹上伤药,又叮嘱大奥人该如何照顾后,方才缓缓起身。

    “噢!”老头严扶住自己的腰,脚步一个踉跄。

    他身边的大奥战士下意识伸手去扶他。

    但谁动作都没有坐在不远处的原战快。

    浩长老吃惊地嘴巴大张,那人刚刚还坐在那里,可眨眼间,他就从地上跃起,直奔那老者处,动作快得他几乎就看到黑影一闪。

    原战扶住严默,脸上懊悔神色一闪而过。所有人都看到严默变成老头,他也很清楚默的体力和身体都大不如前,可是一贯对这人能力的信任,让他不小心就忘了这人的身体状态。

    刚才这老头可是一直蹲在那里弯腰低头给那四个伤者做手术,就是年轻体壮的人这样维持两个小时都吃不消,更何况现在的严默。

    原战也不问严默能不能走,直接把人抱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