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9章回29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四名重伤者,其中一名几乎是必死者,就这么被救了回来。

    大奥人在自己的火堆边做着准备,同时不住偷看不远处的九原人,一个个眼神复杂。

    浩长老已经回到自己人中,看到族人的神色,搓搓满是胡子的脸,“把他们当贵客看就好。”

    “这几个人心肠不坏。”子明自认已完全恢复正常,把他们准备的冻肉块用火烤化,流出血水后穿洞,用草绳系上,这些宝贵的鲜肉等会儿要用来当饵引诱蝎蛇鱼。

    “是啊。我还以为他们会杀了我们,黑土城的贵族和高阶战士总是那样。”一名中年大奥战士一脸庆幸地道,“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杀我们,那名大巫还愿意出手救治我们的伤者。”

    “那大巫很厉害!”

    “但他好像没有用巫法,听说黑土城神殿的祭司可以用几个咒语就让快死的人完全恢复。”

    “可是他用的那些东西我们也从没见过,黑土城也没有!”

    “我还是觉得黑土城神殿的祭司更厉害,不过这个老大巫比神殿祭司善良多了,也不凶。”

    “他们到底来干什么的?”子真仍旧对这一行人充满警惕。

    浩长老把原战告诉他的目的说了。

    子明手一顿,“他们要和我们交易?那他们是不是要跟我们回部落?”他忍着不去看那个人,可是他已经偷偷瞟了一眼又一眼。

    子真反对,“不能今天带他们回去,他们吃了那么多蝎蛇鱼,等会儿一定会受不了,我可不想带他们回去祸害我们的女人。”

    浩长老表情却有点怪异,他当时就在火堆边,完全可以阻止九原人吃那么多蝎蛇鱼的肉,可他没说,因为他抱了私心,他打算等这几个人受不了时,提议带他们回部落,再用女奴做交易让他们帮助多抓捕些蝎蛇鱼。话说,过了这么长时间,也差不多要见效果了。

    在大奥部落的人讨论严默等人的来历和目的时,原战正在给他的祭司大人按摩腰部。

    严默趴在厚厚的兽皮上,旁边是温暖的火堆,嘴边是已经烤好和切好的喷香蛇鱼肉,只要他张开嘴,他的战士就会往他嘴里丢一块。

    不过从十分钟前开始,他的牲口战士就只顾着给他按摩,而忘记往他嘴里丢蛇鱼肉了。

    “唔……轻点。”按摩他腰部的手火热火热,很舒服,但也有点不对劲。

    “不舒服?”男人似乎在克制着什么,呼吸声有点重。

    严默侧头,“我已经是老骨头了,你不能用那么大劲。”

    “你怎么不是小就是老?”原战深觉自己吃了大亏,“我当初就不应该等你到十八岁,你看才等了两年,你就变老头了。”

    “你可以去找其他人困觉,我不会阻止你。喂!你小子手往哪里摸呢?我疼的是腰背和肩膀,不是屁股。”

    “我不是在摸你屁股,我是在揍你。”男人狠狠捏了一把,附身低头贴着他的耳朵低喃,随即勉强把手挪开,重新放回到腰背上,就这,他还有话嘀咕:“你身上也就屁股有点肉,其他地方摸着全都是骨头,我怕用劲就弄断了。”

    严默知道家养牲口在想什么,但他不打算如他的意,故意用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的冷静口吻道:“那你就不要用劲。还有你不要老是推拿,你还要学会敲击、学会用掌根那一块,在我的痛点不轻不重地按揉,就像用掌根画圈圈一样……噢!”

    “这样?”

    “对,就这样。噢,好舒服,嗯……”严默眯起眼睛,表情/欲/仙欲死。

    原战觉得这混蛋老头就是在故意勾引他!当下假装为了按摩方便,骑到了他身上。

    严默抗议无效,感到那双火热的粗糙手掌伸进了他的内衣里。

    “这样会更舒服点,穿衣服不好按。”男人的口气一本正经,但……

    “咳咳!”冰在大声咳嗽,他看着都觉得浑身发热,可这里并没有女人让他按倒。他爽不起来,也不想让原战舒服。奇怪,刚才他还觉得这里太湿冷。

    丁飞脸红,假装已经睡着。丁宁正在跟大河学习,努力做到看到一切就像没看到,但他却忍不住竖起耳朵听那边传来的动静,心中也似在鼓噪着什么。

    答答不错眼地盯着看,九风蹲在他脑袋上也歪着头看。

    “嗷!?”

    “桀!对,他们就是在交/配。”九风肯定道,他前面看过很多次。

    “嗷!”

    “桀桀!”人面小鸟怪笑,以一副专家的口吻道:“他们交/配很多次了,大多数时候他们交/配都会先扒皮。你看,大战开始扒默默下半身的皮了。”

    答答打了个冷颤,扒皮听着就好痛,“嗷!”

    “桀?我知道那不是他们的皮,是他们扒了其他野兽的皮毛穿在了身上。两脚怪真奇怪,他们自己有皮还要扒其他野兽的皮。对啦,默默之前生了好多小小两脚怪,不过默默说那些小小两脚怪长大了要搬走了,看样子他们是打算再生几个小小两脚怪。”

    “嗷嗷!”答答低头看自己翘起的某处,表示他也很想要祭司大人为他生几个小小答。

    九风愣住,“桀!对啊,我可以让默默给我生小小鸟,两脚怪已经够多了!”

    唰!九风飞了过去,他表示他也要参加此次交/配活动。

    答答舔舔嘴唇,看看被原战骑在身上的严默,再看看躺在那里只有一个人没有任何提防的丁飞,迅速选定目标。

    严默听着九风在他身上跳来跳去,说要跟他交/配生小鸟蛋,而原战那个混蛋已经搞不清楚他是在按摩还是在发/情,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我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

    “原战!你给我起来!”

    原战忽然一把抱起他,对冰丢下一句“看好他们,有事喊我”就抱着人跑了。

    九风、冰、丁宁,还有偷偷睁开眼的丁飞,全都愣住。

    已经扑到丁飞面前,正打算也爬上去蹭蹭的答答抬头看到首领动作,灵窍大开,趁大家发楞的机会,他也一把抱起丁飞蹿了!

    “答答!”丁宁大吼。

    一直在偷瞟这边的子明第一个发现九原那里少了两个人,“浩长老,那位大巫和他的战士不见了。”

    浩长老抬头,果然,那边已经不见那两位主要人物的影子。

    “他们去了哪里?”

    “不知道。”

    一名大奥战士走过来,表情古怪万分,“浩长老,他们好像把那堆蝎蛇鱼全吃了……”

    “全部?”子真失声叫道:“那一堆可有不下十条蝎蛇鱼!他们五个人全吃了?”

    与此同时,丁宁的叫声传来。

    大奥人集体窘,“呃,那个会变成野兽的毛男也抱着那个受伤的跑了。浩长老,他们不会……咳!”

    他们出门在外没有女人或女人少的时候也会互相那啥啥,大家都懂,哈哈!

    “可是那位大巫他、他看起来已经很老了……”子真脱口道。

    黑土城那些贵族总是年纪越大的男人越喜欢蝎蛇鱼,也许那位大巫和那些老贵族一样,人老心不老,不过他和他那个看起来就很强壮的战士一起消失,他们俩到底谁压谁?

    子真越想越觉得难以想象,无论是那位满头银发的老大巫去压那强壮高大的战士,还是那战士去压那大巫,他都觉得不可能!

    “也许他们是有其他事去了吧?”子真只能这样想。

    浩长老也没想到那些人有反应竟然没有找他们要女人,而是内部解决了?

    子明盯着愤怒以及不明所以的丁宁,突然无比担心和无比别扭起来,就剩下他和那个背弓箭的,等会儿这两个不会也跑掉吧?他要不要过去提醒一下?

    冰总算反应过来,“这蛇鱼肉有问题,丁宁,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很热、很想做什么?”

    丁宁之前一直在照顾丁飞,后来又急着去给严默做帮手,除了严默,几人中就他吃得最少,反应也不明显,“这蛇鱼肉没有毒,我觉得这东西可能跟雄鹿肉和鹿血一样,甚至效果更强。”

    冰懂了,脸色顿黑,他就知道他们的首领抱着他们的祭司大人是去干什么的!

    丁宁也懂了,大急,“答答那个混蛋!他抱走丁飞想干什么?我弟还伤着呢!”

    冰走到洞壁边,抄起冷水泼了满脸。

    丁宁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九风。

    九风正在生气,“桀!都跑了!竟然不带我一起玩!”好吧,这位还没长大,蝎蛇鱼肉对他基本没有效果。

    “九风大人!帮我找到我弟丁飞,他现在很危险!”丁宁发誓,等他找到答答,他一定要狠揍他一顿,再拧掉他两个蛋!

    此时,溶洞最外面的山洞上方,一个壁上洞穴内。

    严默也反应过来了,他一巴掌打在原战脑门上,“清醒点!又不是春/药,只要你不往那方面想就能克制得住。”

    原战一点都不想克制,他呼吸火烫,两眼中的欲/望强烈到已经形成火焰,一手抱着他的祭司,一手蛮横焦急地撕扯着他的衣服,一下扯断腰带。

    严默急,如果这家伙用强,他现在还真的制不住这牲口。

    “原战!我不想。你听见没有,我不想!”

    “我想,我想要你。给我,默,给我!”

    严默其实并不介意跟这家伙来一发,但现在真的不是搞老少互动的时候,“现在不行,这蛇鱼肉的壮阳效果你都抵抗不了,答答和冰他们更加无法解决,答答兽性重,下手没轻重,我们不在,他们一定会搞出事来。放开我,我需要调配一些清心降火的药物,你去把他们都控制住。”

    原战急切地啃咬着怀中人的脖颈、肩膀。

    “阿战!这不光是我们!别忘了你是首领!”

    原战任性地表示自己全忘了。

    严默气,手摸到男人脸上,重重一扭,“如果你现在不停下来,以后都别想我和你做这事!但如果你现在能忍住,我会给你奖励。明白?”

    男人的嘴巴已经挪到胸膛,却在这一瞬间停止。

    “奖励?”原战艰辛地抬起头。

    “对,奖励,让你满意的奖励。”严默感受到家养牲口的迫切,只能加大筹码。

    “不骗我?”原战声音沙哑,额头和脖颈青筋鼓起,他真的已经在拼命忍耐,他也怕伤到年老的默,可不知是蛇鱼肉对他特别有效果,还是其他问题,他发现自己很难控制自己的欲/望。

    严默看着他的眼睛,“不骗你。”

    “你有药?给我!”原战喉咙里发出几近痛苦的低吼。

    严默看到原战表情,猜测这蛇鱼肉恐怕不止有壮阳功效。他后悔了,他应该在看到蛇鱼时就向指南询问一下,而不是就那么相信了九风和答答的判断。如果知道这蝎蛇鱼的肉有这么强大到甚至会影响到原战神智的功效,他一定不会随便让他们吃这些肉。

    “你不要让自己土石化,我先给你放点血,你的情况恐怕不比中了强效春/药好多少。”

    “快!”

    “你先放开我。”

    严默手脚得到自由,立刻掏出小刀在原战身体几处各划了一刀。他没有浪费这些血,全部收集起来,等着以后化验。接着又临时找出一些具有清火败毒清心明智效果的草药,让原战生嚼了,再给他的伤口抹上止血消炎的药膏。

    经过这番处理,原战双眼中的火焰似乎收敛了一点,他不敢看严默,也不敢靠近他,现在只是闻着严默的味道,他就想扑上去。

    “你等着,我去把那几个家伙控制住,然后再来带你。”

    “好,速度快点。我怕答答那个家伙……”话没说完,原战身影已经消失。

    严默直到此时才大大呼出一口气,重新穿好扯开的内衣,揽紧皮毛,身体往洞壁上一靠。

    那小子……严默单手捂住自己的半张脸,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地笑了。

    “我刚才好像听到吼叫声。”

    严默猛地坐直身体,下方传来了陌生的说话声。

    “好像是从上面传来的。”一道有点含糊的声音说道。

    “大奥看守山洞的人已经给我们杀了。”

    “会不会是后面赶来的那一批?”

    “上去,抓住他们!一个都不要放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