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0章回30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悉悉索索的有人踩着岩壁小路爬上来,一支火把先探入黑暗的洞穴中。

    严默紧贴洞壁,眯眼看向火把后方。

    火把挥舞了一下,来人似乎想要引诱洞中人下去。

    严默没动。

    “怎么?”有人低声问。

    “里面很暗,他们把火堆灭了。”第二个声音道。

    “小心他们的飞盘,还有他们神血战士的大螯,听说他们有个五级还是六级的神血战士能把大螯飞出去杀敌。”第三个声音。

    “我来解决里面的人。”又一个攀上来,“维伊,你们进去黑湖看有没有其他大奥人在,如果有,一个都不要留!”

    “是。其他人跟我走!”

    伸入洞中的火把撤回,但也没有人进来。

    严默知道第四个声音就在洞口,但那人不知要做什么,一直站在洞口没动。

    不对!

    那人已经做了什么。

    这个不大的洞穴温度陡降,洁白寒冷坚硬的冰霜正从洞口处向整个洞穴内蔓延。

    一个能操纵冰的神血战士,很好!

    那人本事厉害,却并不自大,或者他比较忌讳大奥族的飞盘,更不想在黑暗中和大奥人打斗,他很聪明,想要先逼洞里的人出来。

    严默自知自己冻不死,但寒冷的滋味一样难受,他可不想等会儿冻僵得像块石头一样被人抬出去当鱼饵。

    想了一下,他从腰包里掏出一支火把,用火折子点燃,系好皮毛大衣,就这么施施然地走向洞口。

    原战回到黑湖边,得知答答带走丁飞,当即把严默之前交给他的药草交给冰和丁宁,让他们煮水喝,说如果不能解决,会带他们去找严默,随即又去寻找答答两人。

    大奥族的人看原战回来都很惊讶,浩长老直接站起来。

    但原战没有跟他们说话,转眼再度消失不见。

    大奥人互看,都有点糊涂了。难道这位战士抱着那位大巫离开不是去做那啥啥的?

    “那可是一位大巫,他肯定有药物和巫术能减少甚至解除蝎蛇鱼对他的战士的影响。”子真判断。

    大奥人恍然,就是,人家可是一位巫术高明又懂药草的老大巫,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蝎蛇鱼肉给影响。

    热水是现成的,丁宁和冰迅速把草药投进石锅里,随着药草茶汤沸腾,一股子微带苦味的青草香味慢慢散出。

    原战找到答答和丁飞时,两人姿势很不好看,纠缠成一团,翻过来滚过去,完全用蛮力在干架,一会儿你上,一会儿我上。

    丁飞猛揍答答,而答答任他揍,逮着机会就把脑袋凑到他下/身嗅个不停,几次试图骑到丁飞身上。

    可这两只看着闹得狠,丁飞却没有放火烧答答,答答也没有变成兽形。

    原战心里烧得难受,又闻到一股熟悉的腥味,当下一脚踹在答答屁股上,“位置都没找对还想塞进去,你第一次发/情吗?蠢蛋!起来!”

    答答双眼通红,下/身用劲往丁飞身上蹭,“嗷——!”

    丁飞一拳头砸在他眼眶上,气得大骂:“首领!我放火烧他行不行?”

    “不行,火伤难治,默治疗他还得费神。”原战闻到了血腥味,皱眉,抓住答答的脖子,硬把他从丁飞身上撕开,“蠢蛋,没闻到吗?丁飞的伤口裂开了。”

    答答转头对原战呲牙,目光凶狠。

    丁飞趁势坐起身,一掌劈在答答耳门上,“让你咬我!”

    答答发出特别委屈的嚎叫声。

    心里烦躁的原战瞅着答答都要竖上天的某根,心中莫名冒出一点同情心,把答答四肢全部用坚硬的土石包裹起来,只露出某挺直的要害部位,随手把人扔给丁飞,“帮他发泄一下,别让他憋死了。”

    丁飞,“……啊?”

    原战睨他,“当我没闻见味吗?你占了那小子便宜,现在却不肯帮他。”

    丁飞脸红,尴尬得手脚都无处放,“他老是摸我那里,我就、我就……我也没做什么,就让他摸了摸。”

    “那你现在也帮他摸摸。”

    丁飞委屈,“我也不是不帮他摸,但这混蛋却老是往我身上骑。”

    原战妒忌得眼都红了,刚才默就没帮他摸一摸。再看这两只情况,大约也不需要祭司大人特别帮忙,当下就没了再管他们的心情,“我听到一点声音,你在这等着。”

    “哦。”丁飞等原战离开,倏地转身面目凶狠地瞪向被裹成土人的答答,一把抓住某凶器,“想骑我?还弄得我伤口开裂?哼哼,信不信我做个冰雪套子套在你这玩意上面?”

    “嗷?嗷——!”刚因丁飞的威胁感到一丝丝害怕的答答转瞬就要兴奋死了,丁飞竟然、竟然……真正好兄弟啊!他还以为他要咬断他,吓死!

    正要过一线石桥的十几个人一起停住。

    他们全都听到了前方传来的野兽嚎叫声。

    “维伊?”

    “嘘。”走在最前面用毛皮围住脸的男人示意大家暂停。

    “维瑟人?”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石桥对面。

    “谁?”维伊一惊,他们完全没有察觉前方有人。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想杀大奥人?捕捉蝎蛇鱼?可以,不过我劝你们五天后再来。”原战觉得有点不妙,他的血液似乎在沸腾。

    为什么只有他吃了蝎蛇鱼反应会这么大?冰吃得不比他少,也没发泄,可他看着比他正常多了。

    此时,溶洞最前方的洞穴。

    严默在鼻下涂了点药膏,把刚掏出来的药粉撒了一点在火把上。

    立刻,一股浓重的让人头晕的香气迅速蔓延开。

    严默在心中默数:一、二、三……

    数到十时,就听外面传来一些踩踏碎石的声音,就好像有人脚滑了,随后就是“咚”一声。

    严默这才举着火把慢慢走到洞口,探头往外看了看。

    大约不到三米往下的地面上躺着一团黑影,面朝上,火把掉在地面上已经快要熄灭。

    严默不放心,又飞出两根木刺扎人脸上。

    这两根木刺旨不在伤人,而是在查看那人还有没有行动力,那两个脸部穴位被木刺扎中会很痛很痛,就是原战在没有准备下也会给他扎得跳起来。

    那人没动静。

    严默这才扶着洞壁,慢慢爬到下方。

    先捡起那根快要熄灭的火把,找了个缝隙插上。然后才走到那人面前蹲下,仔细打量此人。

    这人长得很有特色,特色到你甚至说不出他的美丑。

    银白如雪的长发,银色的眉毛,银色的眼眸。

    “维瑟人?”严默手指从男子翘长的眼睫毛上刷过,猜测他身上其他毛发是不是也是银白色。

    雪一样的男人睁着眼睛,沉默地看着他。

    严默检查他的头部,发现他竟然没有被摔伤。这人大概在中招的那一刻用了能力保护自己,只不过也只能保护他不会摔伤而已。

    在检查完对方没有什么大的伤口后,老头严一脸诚厚地抱歉道:“对不住,一点自保手段,你的能力不错,我想活命只有先制服你。不用担心,你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类似于麻醉,知道什么是麻醉吗?”

    雪一样的男人眼珠随着严默慢慢转动。

    严默“啊”一声,拔下插在他脸上的两根木刺,“是不是有点疼?只肌肉麻醉就这点不好,神智清醒也能感觉到痛苦,可身体就是无法动弹。通常想要做到这点很难,只有体质特殊的人才会遭这个罪。不过我养了一些可爱的小家伙,它们分泌出来的一种毒素经过一些处理就可以完美地达到这种效果。一般人我都不给他们用。”

    男子脸上肌肉不能正确表达他的内心情感,但他的眼神却像是很想给老头严一刀。

    严默边说边给男子把脉,“很难过是吧?有次我教训家里养的一只牲口,就这样麻醉他全身,然后帮他撸了半个晚上,可就是不让他发泄出来,后来他就听话多了。想不想和我说话?我可以帮你解毒,不过需要先用这些木针扎住你一些穴位。”

    男子,“……”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而且他也迫切希望赶紧脱离这种任人鱼肉的状态。

    严默在男子身上扎了几十针,确保他的能力和肌肉全部被封住,这才给他解毒。

    “解毒过程比较缓慢,不过会从你的头部开始,过一会儿你就能和我说话了。”严默拍拍男子肩膀,老好人一样的脸庞露出慈祥的微笑,“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所以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我会废掉你的神血能力。”

    男子眼眸死死盯住严默,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

    “以前有人能封住你的能力吗?等会儿你全身麻醉状态消失,你可以试试看你还能不能使用能力,然后你就会知道我有没有能力直接废掉你的神血能力。”

    男子用眼神透露给严默两个字:恶魔!

    严默对他微笑下,“我不喜欢有人什么都不问就先动手杀人,杀的还是我。差不多了,你可以回答我第一个问题了,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嘴唇缓缓张开,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似乎在惊奇自己的变化。

    “说。”

    “维……撒。”

    “很好,维瑟部落的人?”

    “……是。”

    “神血能力几级?”

    维撒没有立刻回答。

    严默照着他脑袋就扎了一针。

    “唔!”维撒眼睛暴瞪。

    严默留下那根针没动,“我没有拷问过人,也不会阶段性威胁,所以我现在直接告诉你,如果你后面有一句话回答有犹豫或者让我不满意,我就会把这根针往深处插。一开始,你会觉得头部胀痛,就像刚才一样。接着,你会失去视力,什么都看不见。再接着,你会失去听力。最后你会失去说话的能力。当你失去听力的时候对我就没什么用了,你明白了吗?”

    不知道严默在胡说的维撒眨了下眼睛,表示他会乖乖回答问题。

    “好孩子,就是这样,现在让我们继续进行友好诚实地对话。”

    好孩子维撒能感觉出来这个看似仁慈的长者说的都是真的,这人绝对能狠下心下手折磨他。

    维撒眼帘微垂,再睁开时已经做下决定。

    在维撒的配合下,严默总算了解了维瑟部落和大奥部落的恩怨情仇,以及这次突袭是怎么回事。

    原来,维瑟部落贪心不足,因为这一次对大奥部落的打劫异常成功,收获也相当不错,于是干了一票还想接着干第二票,这不,就折回来了。

    维瑟人出来前完全没想到这次行动会如此容易,也许是他们的神血战士在冰雪天能发挥最大的能力,也许是因为大奥部落的人在这样的天气下疏于防备,不管是哪个,他们成功了!

    他们一路跟踪那些大奥人,待找到这个山洞后就杀了他们,虽然逃掉一两个,但剩下的也足够他们做鱼饵。

    他们早就眼馋大奥人可以在冬天捕捉蝎蛇鱼上贡给黑土城的贵族们,因为大奥人可以借此换取更多的食物和更多黑土战士训练营的名额。

    他们一直都想知道蝎蛇鱼生长地点在哪里,可是大奥人藏得严实,他们几次攻打大奥人都没有结果,大奥人的嘴巴很严,再怎么严刑拷打,他们也不愿说出地点。

    直到这次,他们以前安排进去的一个女奴终于接近了一名地位较高的战士,而这个战士又异常宠爱这名女奴,在对方的特意引导下,就跟她隐约透漏了这次打猎的目的,以及跟队出发的时间。

    之后这个女奴传出消息,他们就在途中跟上了这支队伍,也终于找到了这个神秘的蝎蛇鱼生长之地。

    大奥人大约不想引人注意,他们在这个洞穴内安排看守的人并不多。

    不过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里,亲眼看到,谁又会想到一个不大的洞穴中竟然还藏着那么大一个地下湖泊。

    成功来得太容易,自然也就不甘只干一次就收手。等第一批出来的维瑟人带着蝎蛇鱼回去,和接应的人见面后,突然就不甘这么回转部落。

    他们心中都很清楚,经过这次打劫,以后大奥人肯定会再次加派更多、更强大的战士,他们想要再次得到蝎蛇鱼就不会那么容易。

    于是,所有人在经过一次简短的商讨后,一致决定不如趁大奥人还没有来得及布置之前,回头再干一次大的——风雪天对维瑟人可比对大奥人有利多了,他们赌的就是大奥人就算得到消息,也不敢派出太多战士前来。

    而为了确保牵制住大奥人最厉害的几个神血战士,他们已经让人传信回去,让部落里战士出发,假装要攻打大奥部落。

    这样就算大奥人想要再派出战士前来查看和接应,也不会立刻腾出人手来。

    严默听完只觉得这个部落的人比较狡猾,但途中过来听到后一半的原战就比他想的多得多。

    “是谁让你们安排女奴进入大奥部落,并让她诱惑他们的战士头领?又是谁让你们暗中跟踪大奥人,好找到这里?让战士回去传信,派部落战士假装攻击大奥,牵制大奥战士的是不是也是同一个人?”原战连问三个问题。

    严默被原战这么一提醒才发现,这样充满阴谋诡计的安排真的不太像他遇到过的那些原始部落,就是摩尔干,他们也是直来直往秀武力更多。

    这个维瑟部落有点意思。

    随之他又嗅了嗅鼻子,自原战出现,他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维撒沉默一秒,一看严默要动手插针,立刻吐出四字:“是,是维伊。”

    “你说谎!”原战眼中杀机浮现,伸手就要拧断维撒的脖子。

    “阿战!”严默忽然扑向原战,一把抱住他,吼了声“不准反抗”,出手就是十数根金针,全部扎在了原战脑袋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