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1章回30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还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这么一扎,刚才血雾一样笼罩住他的愤怒和杀意似一下散去不少,就好像沸腾的岩浆中突然放入了一座亿万年形成的冰山。

    严默手指从他眼角下掠过,“老兄,你知道自己七窍流血了吗?”

    原战抬手一抹鼻子,摸到一手血。他竟然真的没有感觉到,不过也是因为严默察觉得快,他刚有迹象就给他阻住。

    “那个蝎蛇鱼肉……”原战只说到这儿,看那维撒似乎在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就临时改口:“那群维瑟的人都给我抓住了。那个叫维伊的也在其中,我简单拷问过他们,那个维伊没有那样的脑子。”

    “你把他们都杀了?”严默细细把着男人的脉,眉头越皱越紧。

    原战抬起另一只手,拇指从严默眉头抚过,“没有,都还活着。”

    严默和维撒一起暗中呼出口气,维撒是庆幸自己的族人没死,严默是不愿意原战大开杀戒,虽然按照指南所说,只要不是他命令的,现在原战和部落其他人的行为不会再折算到他头上,但是谁也不想要一个太嗜杀的伙伴。

    “桀——!默默,发现敌人!”九风嗖地从洞外飞进来,这只说是去找答答,结果看到答答和丁飞滚做一团还不带他一起玩,他就气得飞出去了,打算抓一只大大肥肥的野兽回来馋死答答和丁飞。

    “敌人?”严默还是第一次听到九风用这个词。

    九风飞到严默脑袋上告状:“桀!那些两脚怪用冰块射我,幸亏我躲得快!敌人!默默,我们去杀了他们!”

    “你打不过他们?”

    “怎么可能?”九风忽然得瑟了,小翅膀抖啊抖的,“我围着他们扇风,然后他们就被冰雪埋掉啦!桀桀!”

    严默想象了一下那个情景,冻得一哆嗦,他把情况告诉原战。

    维撒脸色铁青,那是他特地留在洞外接应和提防的人手,本应该躲得很隐蔽,没想到还是被这些人发现!他能感觉到他的手了,可是他仍然不怎么能动。

    原战看严默望向他,“我去把人挖出来。”

    “小心,不要把金针弄掉,也别乱动它们。”

    原战点点头,和九风一起快速离去。

    严默看着原战背影,眉头再次皱起。

    刚才原战的脉象告诉他,这人已经到达了七级升八级的界限值,他体内本来被压抑的火能量就像是被激活了一般,再度活跃起来。

    火生土,太多的能量堆积超过了原战身体能够承受的范围。他升到七级,身体就已经是勉强在承受。八级……几乎只有暴体一途。

    他已经用返魂丹救活过原战一次,也就是说返魂丹对原战不再有效用。

    如果原战这次死掉,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救他。

    其实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救原战,但他知道原战恐怕宁愿暴体都不会愿意选择那个办法。

    维撒躺在地上一边等待知觉回复,一边观察着老头严。

    他能感觉出来这名老者在苦恼,但不知道他在苦恼什么。是因为那个高大的战士流了鼻血?他听见那战士提到蝎蛇鱼肉,难道那老者在愁到哪里找女人给他的战士发泄?

    不过那战士憋得还真狠,竟然憋到流鼻血……

    洞外被冻成冰块的维瑟人和被原战弄到地底囚禁的维瑟人,一起被扔到了前洞。

    原战击碎冰块,又禁锢住他们,他看默冷得手脚有点施展不开,当即又燃起几堆火。

    洞口被封,又有火堆,洞内温度在逐渐升高。可怜的维瑟人被冻得直发抖,他们中除了一个刚刚两级的神血战士,其他人对冰雪的威能并无多少抵抗之力,来到洞内就跟来到天堂似的,纷纷在心里喊着活过来了。

    而之前被原战抓住的维瑟人就像他说的,都还活着,可也没有活得多美好。

    严默看着被原战扔到地上的那些人,挑眉,戳戳他,“你还真会给我找麻烦,这些人这样子,你说我治还是不治?”

    维撒看到自己族人身上伤痕累累,每个人都像被虐杀过一遍,眼中闪过仇恨的光芒,可他低下头没让严默两人察觉。

    握了握拳,脑袋上扎着针的原战已经感到明显的区别,他刚才看似清醒实际却被怒火控制,而现在他看到那些如果不是因为天冷冻住伤口早就因流血而死光的维瑟人,却感到了一丝悔意,不是对杀伤这些人后悔,而是抱歉要让他的祭司浪费体力和草药来治疗他们。如果是在吃那些蝎蛇鱼肉之前,他绝对不会干这么得不偿失的蠢事。

    “给我弄张石台,再让丁宁过来给我帮忙,都看见了,总不能再让这些人死去。”严默很无奈。

    “对了,让九风再抓条蛇鱼带过来。”

    原战弄出一张严默惯用高度的石台,点了火堆,在洞壁四周插了火把,又把灌风的洞口封住,一句话没说,顶着满脑袋的金针去找丁宁。

    原来这人是能控制土壤岩石的神血战士,维撒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当他看到原战控制土壤如此自如,而他的族人们对这人没有一丝还手能力,他开始推测这两个人的来历,他可以肯定,附近部落绝对没有这样装扮和能力的人。难道他们来自其他中城或者干脆就是来自上城之土城?

    大奥人听到消息跟着过来,见抓到这么多活生生的维瑟人,这些大奥人立刻跳了起来。

    “为什么要救他们?他们杀了我们那么多族人,杀了这些残忍的混蛋!”

    原战想揉额头,摸到金针,只好放下手,他现在变得似乎特别容易暴躁生怒。

    严默抬头,“闭嘴,别吵。”

    答答和冰主动拦住大奥人,不让他们接近做手术的地方。

    丁飞也被答答抱过来,答答现在对丁飞可好,怕他冷,还把自己唯一的皮裙解下来要盖他身上,被丁飞砸回去。

    大奥人看是老大巫开口,出于对他的尊重,都闭上嘴不敢再打扰他。

    维撒一直在暗中注意两方的关系,他前面还担心这几个厉害的家伙会是大奥请来的帮手,或者和大奥有较好的关系,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

    浩长老大着胆子过来找原战,低声问他,能不能把这些维瑟人交给他们处置,表示大奥人会记住这份情。

    原战没有立刻答应。

    维撒抬头,似讥讽地问原战:“你们听这些大奥人的命令?”

    原战转身,面无表情,“我知道你的意思,别玩这些花招……嗯,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出主意的人。”

    维撒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如果你们和这些大奥人无关,这些大奥人能给你们的,我们也能提供,甚至比他们更多。想要女人吗?我想你现在应该很需要女人,我不会让那些低贱的女奴来侍候你,我部落酋长的小女儿刚满十四岁,花朵一样的美丽,她会愿意侍候你。如果一个不够,我部落的女人可以任你挑。”

    “除了女人,你们还有什么?”

    “我还知道一件事,我想你们一定会感兴趣。”

    “什么事?”

    “放了我和我的族人,我会把这件事告诉你。”

    一股怒火直冲脑门,可还没有对他产生影响就被硬生生压下,原战觉得头有点疼,嘴角下撇,用脚尖挑起维撒的下巴,“现在说,你还能保住你的手脚,如果不,我会把你的四肢一根根扯下来。”

    维撒看着这人的眼睛,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这几个人给他的感觉太古怪,说他们心狠手辣,手段残忍,可是他们却没有杀死一个维瑟人,那个被称为默巫的人竟然还出手救治他们的伤者。

    “这位大人,不如把这个人交给我,我发誓一定会让他说出您想要知道的事情。”浩长老再次提议。

    原战貌似很心动。

    维撒当即开口:“用不着,那位大巫正在救治我的族人,作为感谢,我也会说出来。如果这位大人愿意把我和我的族人交给我的部落,我们会以重礼酬谢。”

    原战惊讶,这人脸皮真厚,竟然转眼就推翻自己原先说的话,连称呼都改了,“先说说看你觉得我们会感兴趣的事。”

    维撒发现自己的腿脚也能动了,但他还不能坐起来,那个大巫的巫药真的很厉害。

    “大人,维瑟人非常狡猾,他们的话不能相信。”浩长老急。

    维撒冷笑,这人躺在地上依然很有气势,“几位大人是从远方来的吧?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说九大上城之一的土城正在挑选神殿战士?”

    “哦?”

    维撒惊讶原战竟然对上城神殿战士之选不感兴趣,“那可是上城神殿!如果被选中,您永远不用愁战士的升级之法,那是一条必然走向强大的路,到时您会拥有吃不完的食物,睡不完的女人,用不完的元晶。而且能成为上城神殿战士对您的城国或部落也会有莫大好处。”

    “只这样?”

    “听说神殿战士如有贡献,还能得到自己的封地。”

    原战掰手指数:

    战士的升级之法?嗯,他有了,而且一定比神殿给的还要好,因为那是默从祖神那里直接得到的传承,谁牛能牛过祖神?

    封地?他本身就已经是九原的首领,目前正在努力扩展领地中。他占下来的地盘就是他的,可不是谁给的封地。

    吃不完的食物,只要他足够强大,他就能获得。

    睡不完的女人,他要那么多女人干什么?就是一个严默,他还没搞定。等搞定了默,他就有人陪他睡觉啦,要女人更没用。

    用不完的元晶,嗯,这个似乎可以有,那有机会就和默一起去土城多弄点元晶吧。

    浩长老插话,“这事情我也听说过。可是上城神殿挑选战士并不是谁都能去,都是先从下城开始挑选,然后送到中城神殿,中城神殿再进行挑选,把最优秀的送到上城。等到了上城,也不是谁都能留下,还要进行几次挑选,最好的才能进神殿。”

    “其他的呢?”

    浩长老回答:“死了,没死的会成为护城战士。不过自己部落的战士如果能成为神殿战士,哪怕只是下城的护城战士也确实对部落大有好处。所以我们都会想办法把自己最好的战士送到黑土城,参加他们的战士训练营。”

    “黑土城和土城是什么关系?”严默中途休息,过来问道。

    原战弄出张椅子让他坐下,习惯性地抓住他的手臂给他揉捏,还给他捶打肩背。

    严默跟个大老爷似的坐在靠背椅里,眯眼享受自家首领大人提供的专业服务。

    这小伙子一定不能让他死啊,他好不容易才把人调/教到这种程度,以后再想找个这么顺手好用又贴心的可就难了。

    九风飞过来蹲在严默头顶上,这位才最大!

    “默巫,”浩长老跨前一步,抢着说道:“黑土城属于土城,土城听说有五大附属中城,分别是黑土、巨石、红原、白山和沙海城。”

    “下城呢?”

    “下城比较多,我只知道黑土城的附属下城有十一座。”

    那么多?严默小惊,这还是他第一次获得相关消息。但他没从脸上表示出来,只和原战互看。

    维撒似乎知道的比浩长老更多,“这些下城大多都是上中城封给有功者的封地,有些是大部落形成势力被吸纳。”

    原战问:“下城能变成中城吗?”

    “能。下城升中城有两个方法,一个是下城城主、战士、神殿祭司、以及神侍们凭借个人实力升入中城乃至上城,一切都跟他们的实力相关。另一个方法,如果有某个下城连同他们的城主和祭司在内,整体实力都变得和中城一样强大,那么他们也可以直接升为中城。比如黑土城,黑土城之前就是一座下城,城主是吴尚国王,黑土城附属于土城,但只要吴尚国王血脉不断,土城就不能再另派城主。”

    维撒通过这番问答推断出一个结论:这几个人绝不是三城人,否则他们不可能连这么基础的事情都不知道。

    原战和严默也知道自己的问题会泄底,但他们又不能不问。索性,“九大上城是哪九大?”

    这次就连浩长老都惊讶两人会连这么普通的事都不知道,他们看样子也不像是来自很偏远的地方呀。

    也许这个问题对于这边的人来说真的太普通,维撒并没有隐瞒,“土、木、水、火,风、暗、音、空,以及具有大预言者和最多巫术传承的巫城。”

    没有金城,那以后鼎钺部落发展起来会变成十大上城吗?严默忍不住想。

    听这些城的名字似乎都是一种能力,而且是他前世人体无法直接表现必须借助工具的“外在”能力。他在研究如何激发神血能力的时候经常会想这些能力的根源是什么,人类和其他生物为什么能操控这些能力,他又为什么能够激发这种隐藏在血脉中的能力。

    他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能力确实和基因有关,但是激发它们的能量却不是基因。

    就好像你有木柴,但怎么才能让木柴燃起火焰?

    他在不知道理论的情况下,发现了打火石,然后点燃了木柴。可是那隐藏在人体中的“打火石”到底是什么?可以让“木柴”持续燃烧的能量又是什么?

    严默觉得如果他能弄明白这两个东西以及它们的浅显原理,也许他就能真正帮助到原战解决他体内能量不平衡的问题。

    “看来你们比我们那里的人知道得多。”土包子严默温和地笑。

    浩长老客气,“我们只是靠近黑土城,过往的游商和游族又多,听到的消息也会多一点。”

    原战,“那你们知不知道九大上城各自在什么地方?”

    浩长老摇头,“这就不知道了,我们只听过九大上城的名头,就连黑土城的上城土城,我们也没去过。”

    严默敲敲扶手,“你们附近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一座大山,山顶有块巨石,远看就像一张巨人的脸,在山下有一条大河,河的对面有一座五色石山。”

    这就是老山魈告诉他们的发现水属性神血石的地点,他就记得顺着山林往东北方向走,途中经过若干特色地点,而水属性神血石就在一座五色石山中,有很多强大的人类看守。

    “知道。”浩长老和维撒同时有了反应,只不过维撒犹豫了一下,给浩长老又抢先一步,“默巫,如果我没有记错,您说的很可能就是九大上城之一的土城,土城的标志就是城下的五色石山。我们虽然没去过,但听过。”

    原战一看维撒那小子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想说,幸亏还有大奥的浩长老在。

    土城……呵,怪不得那枚水属性神血石能留下来,如果是土属性的,说不定早就被某个大胆的给用了。

    维撒为刚才的犹豫后悔了下,此时观察严默脸色,立刻再次抓住机会,“你们是不是要去土城?听说九大上城都不让许可以外的外人进入,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去土城,但如果你们想要安全地进入里面,目前就只有一个方法。”

    原战又想拔掉脑袋上的金针了,“你说的方法就是参加那个神殿战士挑选?”

    “对。”

    严默按住原战的手,问维撒:“怎么个挑选法?”

    “黑土城选出来的前十名战士可以前往土城。你们可以参加黑土城的战士选拔。”

    “默巫,不要听他的!”浩长老怕善良的老大巫被欺骗,连忙道:“因为送选名额宝贵,黑土城的战士选拔过程非常残酷,他们比划时不论生死,很多战士都被活生生打死了,就是不死也会重伤。如果你们想去土城,可以想别的办法,一定有其他办法,比如……参加交易会?”

    维撒手撑地面慢慢坐起身,冷笑道:“他们凭什么参加上城的交易会?他们有多少元晶?又有什么让上城人动心的宝贝?参加黑土城战士选拔是最快也最方便的办法,凭这位战士的能力,想夺个名额还不容易?更何况他还是控土战士,只要他进入十个名额中,就算不能通过土城的最后选拔,土城神殿也有极大可能留下他。”

    严默和原战都确定了,这人想让他们死在战士选拔中。另外这人知道的似乎比其他人都多,至少浩长老知道的就没有他多。

    原战微弯腰贴近严默耳朵,低声道:“我想参加。”

    “嗯?为什么?”他们有大量元晶,也有骨器,实在不行,扛着鼎钺部落给的那个圆盘说不定也能混进土城,再不行就用纸张做幌子。红盐就免了,他可不想被提前攻打。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枚神血石九成会被放在神殿中,如果真是这样,只通过交易会进入土城容易,但想要进入神殿势必会很难。可如果我能通过选拔成为神殿战士,再接近那枚神血石就会简单多。”

    “我们不能直接从地底下悄悄弄走那枚神血石吗?”说完,严默也觉得不太可能。连老山魈当初身强力壮都没能把那枚神血石抢到手——虽然他说对自己没用,但如果能抢得到,他干嘛不抢?

    原战摸摸他的脑袋,低笑,“那可是九大上城之一的土城,一座以土为名的城市,你觉得他会不防备能在土石中行走的神血战士?”

    “可你现在的情况……”

    “我相信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