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2章回30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狗屁!

    严默一点都没有被信任的喜悦。

    说出“我相信你”四个字很简单,但被相信的人有多辛苦知道不?

    哎呀,真的很想就这么撒手不管,我看你下次还敢当甩手掌柜。

    但是……垂眼瞅瞅枕在自己胸膛上的毛乎乎脑袋,这个压得自己气闷睡不着觉的罪魁祸首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这得多放松才能睡得这么没心没肺?

    原战感觉到动静,迷迷糊糊醒来,第一个动作竟然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脸下压着的柔软。

    舔就舔了,他还用冒出了胡渣的下巴蹭了蹭。

    “嘶!”严默疼得扯了扯他的头发,“起来!”

    “硬了,好小。”继续蹭,再舔舔。

    “喂,我记得昨晚我已经兑现过承诺。”严默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点平时没有的慵懒和沙哑,听起来很那啥。

    原战撑起上半身,摸了摸那张他已经看习惯的老脸(……),“原来你老了是这个样子。”

    “你是第一次看吗?”严默翻了个身,总算可以改变姿势。

    喔!他的腰!

    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流出,老头严抽了抽嘴角。

    原战趴到他身上,刚刚沉睡的部位再次变得精神异常,“疼吗?”

    “……嗯。”

    “我帮你舔舔。”

    “不用!已经好了。”严默赶紧捂住自己的屁股,又觉得这个姿势很伤自尊,改为板起脸,“我困了,明天我们还要跟大奥人押送那些维瑟人回大奥部落,早点睡吧。”

    原战却不依不饶,脑袋上的金针拔了,昨晚他的祭司大人又难得放纵他,他现在浑身舒爽,只想再来一次。

    “你明明很喜欢……我的祭司大人。”摸啊摸,蹭啊蹭,再舔舔咬咬。

    他的默身上有股很生涩的像草药一样的味道,这个味道并不是特别好闻,但混杂着他之前发泄出来的腥味,却混合成一种让人闻到会不由自主脸红心跳的暧昧味道。

    严默不否认他确实很喜欢,那种事一旦开了戒就很难再堵住,尤其在他心理认可的情况下。但他只喜欢前面被服务的部分,后面被迫承受的部分他感受到的欢愉度不高,偏偏原战显然更喜欢后半部分的活动。

    原战咬住他耳朵,“你还说随便我怎么样都可以。”

    “我有这样说?”

    “有!”

    “胡扯!”

    “你说了,说给我奖励,让我满意为止的奖励,我还没有满意,我一辈子都不会满意,你要一直让我满意下去。”

    “想得美,别蹭了。喂,我真的吃不消了,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一把快入土的老骨头,哪能经得起你肆意折腾,乖,睡吧。”严默投降了,他是真累,想要让一个精力旺盛到亢奋的牲口满意,那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就算他的自我恢复能力不错,他的腰到现在稍动一动都还在隐隐作痛,更不要提其他更难以言语的部位。

    “默,再来一次,就一次……”

    “妈蛋!好话说不听,你非要我发火是不是?给我滚下来!信不信我以后让你永垂不朽?唔!”

    “啊,塞进去了……”

    严默,“……”

    没带耳朵完全不受威胁的某人还特别关心地问他:“这个姿势你是不是比较累?我把你一只腿抱起来吧,这样你会比较轻松点。你睡你的,不用管我,我做完就睡了。”

    问题是你这王八蛋在做的是我,你让我怎么睡?!

    严默怒了,他就不应该放纵这混蛋,更不能对他心软,瞧瞧自己不过稍稍退了一小步,他就得寸进尺到什么程度!

    动啊动的某人突然叹了口气,语气苦涩地道:“默,你说我还能这样抱你多久?没了我,你想再培养一个新的高阶神血战士也很容易吧。我知道你一直都希望我死在你手上,那么,默,答应我,如果我一定要死,让我死在你怀里吧,不要让别人和我自己杀了我,我要你亲自动手。”

    “好,我答应你,你现在就可以死了。”严默干了一件事。

    山洞内陡然发出一声男人的痛苦吼叫声,那叫声实在太可怕,把隔壁和下面洞穴里睡着的人都吓醒了。

    第二天早上,再次醒来的人们大多精神不太好,昨晚他们都被那声吼给吓到了。

    答答偷偷跟着原战走出洞外,看他站着尿尿,他也往他旁边一站。

    “嗷!”答答偷看的眼睛中充满同情。

    原战本来想把他踹到一边,可他心里委屈啊,又无人申诉,正好对这个成天只会嗷嗷叫的答答倒倒苦水,他指了下那里,“看到没?肿了。”

    “嗷!”看着就好痛。

    “他用木刺扎我,好多木刺!”

    “嗷!”竟然还能尿出来?首领,你太厉害了。

    “不过我昨晚也没让他好过。”原战阴狠一笑,“你看他到现在都没起来,死老头,以为他年纪大,我就舍不得折腾他。那混蛋有时候就是欠教训,以前就时不时让我想揍他,现在更……答答,你说还有比我更凄惨的首领吗?你们祭司大人就会欺负我,他待你都比待我好。”

    “嗷?”答答不明白战老大怎么突然改了口吻,变得好委屈。但他听到了身后的踏雪声,倏然转头,一下就看到裹着厚厚皮毛大氅走出来的祭司大人。

    风雪未停,影响了答答的嗅觉。

    此时,任谁看到严默第一眼,都会第一个想到:这是一个被滋润过的老头。

    瞧他那微红的脸色,水润的双眼,哪怕寒风刺骨也无法掩饰严某人全身那种春眠刚觉晓的满足气息。

    严默听到原战后半句话,过来勾头瞅了瞅,扔给原战一个小罐子,“自己涂抹上,半个小时消肿。”

    果然牲口就是要调/教,昨晚后半夜他就睡得很好,早上临起来,牲口还又侍候了他一番,如果不是他无法身体力行,就把牲口按倒办了。

    原战接过药罐,又扔回去,“你帮我弄,我自己弄,疼!”

    严默一脸“真拿你小子没办法”的表情,带着只围了一条皮裙的原战回去山洞。

    同样只围了一条皮裙的答答矗立在寒风中,彻底糊涂了。昨晚到底是战老大欺负了祭司大人,还是祭司大人干翻了战老大?谜啊!

    嗯,首领就是首领,祭司就是祭司,他们的行为果然都是那么神秘莫测。算了,我还是去找飞飞玩吧!飞飞不神秘,飞飞还会给他咬咬~~

    快乐的早上就这么过去了。

    在九风和答答帮助下,捕捉到足够蝎蛇鱼的大奥人兴高采烈地带着他们的猎物和仇敌俘虏,领严默等人向大奥部落迈进。

    风雪还在继续,但没有人抱怨,也没有人说要留在溶洞。

    浩长老临走时留下四名族人继续看守溶洞,剩下的全部带回。

    他们从严默口中才知道,狡猾的维瑟人竟然派出大量战士做出了要袭击部落的模样。

    他们这么急着回去就是想告诉族人们他们没事,同时也拿维撒等人威胁维瑟部落的人退兵。

    这次维瑟俘虏中一共有三名神血战士,叫维撒的人最厉害,其他两人的神血能力也有二级,维瑟肯定不会舍得就这么放弃两名年轻、一名还在壮年的神血战士。

    大奥人甚至还建议严默跟维瑟部落要什么来交换那三名神血战士。

    而维瑟部落最受黑土城贵族欢迎的产物,除了他们美丽如花的妹子们,就是只有他们的领地里才会有的幻狐。

    幻狐外表长得像狐狸,但它的皮毛颜色能根据外界颜色而改变,且皮毛摸上去十分柔软细腻,又因其体态幼小,不加尾巴,整个身体只有拳头大,叫声也非常娇嫩,为此特别受女人和孩子的喜欢。

    “幻狐代表灾难。”子明表情僵硬,声音微颤抖地跟严默等人解说,“维瑟人虽然会抓捕幻狐和黑土城贵族交易,但他们自己从来不会把幻狐留在身边,也不会主动杀死它们。”

    “那黑土城的贵族知道这点吗?”丁宁好奇地问。

    “不、不知道。”子明声音莫名颤抖得更厉害,表情也更僵硬,走路甚至开始同手同脚,“没人会跟他们说,每个必须上贡的部落都有自己的秘密,谁也不会拆穿其他部落,哪怕我们互相敌对。”

    “如果幻狐不能要,我们也不想要女人,那我们跟维瑟部落交易什么才好?”冰皱眉。

    丁宁也侧头看向子明。

    子明迈出的左脚不知怎么一滑,一个踉跄,半个人陷入雪地里。

    丁宁顺手扶住他,细心温和的他还特地问了一声:“你没事吧?风雪太大,小心点。”

    子明啪地打开他的手,打完了他又呆了。

    冰一把拉开丁宁,狠狠瞪了子明一眼。

    丁宁没介意,摇摇手表示没事,但是他也不再和子明说话。

    子明后悔得一塌糊涂。啊啊啊!他为什么看到这个人会这么害怕啊?他为什么要打开他的手啊?他明明是想跟他多说一点话的——只有了解自己的敌人,他才能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怕他。

    前面骑在答答背上的严默听到后面动静,拉下一点围巾,问走在身边的浩长老,“你们有什么想要的吗?从维瑟部落。”

    浩长老先表示感谢,接着迎着风雪眯眼回道:“默巫,如果你们不想要维瑟部落的东西,那么就让他们把选拔名额交出来。”

    “这种选拔名额,黑土城附属的每个部落都有?”原战问。

    “不是,只有族里有战士在黑土训练营里的,才有资格选送三名以下战士参加这次选拔。如果黑土训练营里连一名自己部族的战士都没有,就表示这个部族很弱,那他们自然也不可能有能参加选拔的强大战士。”

    “那外来部落的人是不是就没办法参加选拔?”

    “有两个方法,一个是顶替某个参加部落的选拔名额,还有一个就是到黑土战士训练营打败他们的训练头领。前者比较容易,后者很难。”

    原战当下就做下决定,他对顶替其他部落的名额不敢兴趣。

    严默了解他,现在他的问题就是怎么稳住原战的升级势头,让他体内的能量重新恢复平稳。

    话说,过了一夜,原战现在看起来似乎很好?

    小腹被轻轻顶了下,严默手放到腹部,脑中自然问道:“你小子干嘛?”

    “我虽然什么能量都能吃,但昨晚那样的更好,以后都要这样。”

    严默反应了一会儿才听懂,“啥?”

    巫果不耐烦,“你老了,理解力也变差了吗?我说以后不要直接给我吃那么暴躁的火能量,就像做晚一样,你先接受,然后我再通过你吸收,会很舒服,我也不会老是想揍你儿子!”

    严默,“……”这坑爹的世界!坑爹的一切!指南为什么要给他买一送一?他能退货吗?

    “不能!”

    “等等!”严默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和阿战……一起的时候,你和嘟嘟都能看到?”

    “我能,我不让那小笨蛋看,他就看不到。”

    “也就是说,以前你一直有看到我和……”

    “交/配嘛,有什么好奇怪的,那只人面鸟不也经常偷看你们?”

    所以我和原战那啥的过程一直都被不下一只以上的智慧生物现场收看了?

    严默晃了晃,差点从答答背上栽下去,“以后不准偷窥我的生活、我的思想,否则……”

    “我说不会,你会信吗?”巫果孩童式桀骜的声音充满嘲笑。

    “……我信,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严默终于明白原战说出“我相信你”这四个字是什么心情了。你娘!这是不信不行啊!

    “你到底怎么肯出来?”

    巫果不回答了。

    严默很严肃地想:这日子真的快没法过了,养了一只大牲口就算了,现在还得再养一只小牲口,这才是老天爷对他做坏事的究极惩罚吧?是吧是吧?!

    回到大奥部落,在浩长老详细的说明下,严默和原战一行受到了该部落超热情的接待。

    严默发现这里的人虽然并不算富足,但他们的文化程度比如语言的掌握等要比蛮荒之地高明许多。比如他们住的是土屋,酋长和祭司的屋子连在一起,和其他土屋相比较又大又宽敞。

    另外,在大奥部落,他还见到了大量的陶器,一问之下才知道黑土城就是靠陶器发家,他们制作的一种浑身黑色、内外都十分光滑的盛具最受各城欢迎,被称为黑陶。

    篝火燃起,酋长的大屋中满是欢声笑语。

    大奥人很高兴,他们捕捉到了足够的上贡蝎蛇鱼,打退了敌人,用俘虏从敌对部落交换到大量冬天最宝贵的食物。当然这一切都是那几位珍贵的客人给他们带来的。

    他们感激这些客人,真心想要和他们交好,恨不得把部落里最好的食物和最好的女人都送到客人面前。

    浩长老本来想让部落里的女奴侍候严默等人,但现在他改变了想法,就连部落里其他人的想法也和他一样,包括酋长和祭司。

    他们都希望原战、冰、答答、丁宁丁飞这样强大的神血战士可以看上他们的女人,如果他们能和部落的女人留下孩子,也许将来部落就会有更多的神血战士出生,能力也不会再局限于生出大螯。

    他们极度渴望像能控土的原战和能变出火焰的丁家两兄弟一样强大。

    因为大奥人的热情,总算从重重打击中稍稍恢复过来的老严同志揉了揉脸,侧头低声跟原战说道:“如果我把烧制瓷器的方法献给黑土城,你说他们会不会同意直接把你加入那十个名额中?”

    “我觉得他们会把你抓起来,再把我杀死。”因为换了以前的他,他就会这么干。黑土城傻了才会把会烧制出比陶器还要好的瓷器的部族人送入上城。如果那人在上城得势,提拔自己的部族,黑土城以后还怎么做独家的陶瓷器买卖?

    原战推开想要坐到他怀里的半裸少女,问:“你带了多少瓷器?”

    “不多。夏雨他们也没弄出多少,我们走之前才给他们弄出瓷窑,他们烧制的前两批瓷器都在我这儿。”严默挥手让那惶恐的少女退下。

    远处的浩长老和大奥部落的酋长及祭司互看,彼此低声说了什么,似乎在愁什么样的美女能让原战等战士满意。

    除了原战,其他九原战士也没有接受大奥送来的女人。

    “留着,以后到土城交易。”原战起身坐到严默身边,占有性地伸臂揽住他的肩膀,一脚踹开跪在严默身边服侍的女人——那女人的手已经摸到默的大腿,默竟然没有打开她?

    严默低头想事情,并不是很留意周围的情况,他脑中正在分析原战的身体情况。

    “他们说选拔什么时候开始?”严默抬头问。

    “十天后。”

    十天后,黑土城附属下城和各部落的选拔战士都会集中到黑土城,而原战也会同往,不过进城后他需要先去黑土战士训练营打败他们的训练头领以取得参加选拔的资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