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3章回30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黑土城是一座超出了严默预料的城市。

    他以为他会看到一座城堡,或是一座古城池,但实际上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宛如电影末世代才会出现的封闭型巨城。

    城墙上没有人巡逻看守,但城内四个方向各有一座四四方方高耸的监视塔,城中心还有一座比四个监视塔都要高出不少的尖顶建筑。

    之所以说她是巨城,因为其城墙高度和厚度远超九原,她也许没有九原城占地范围大,但其密实和坚固性绝对不在其下,而且其城墙材质十分奇特,整体发黑、亚光、宛如一个整体。

    “这是一座很难攻打下来的城。”站在雪橇上的原战远眺黑土城,评价。

    这里是最靠近黑土城的一座高地,也是大奥人在进入黑土城之前的落脚地。

    风雪已止,大雪掩埋了所有道路,可路上还能看到善于在雪地中奔跑的野兽拖着雪橇奔跑。

    从各下城和各部落前来参加选拔的战士和他们的族人就像黑蚁一样,在黑土城东城前的道路上汇拢成一条断断续续的黑线。

    再往下就不需要雪橇,黑土城已经把进入东城的唯一道路清理出来。

    严默从雪橇上下来,活动了下/身体,走到拉雪橇的长嘴兽身边,轻轻抚摸它的背。

    性格温顺的长嘴兽回头拱了拱他的手。

    严默微笑,掏出鲜嫩的牧草喂它。

    雪橇和长嘴兽虽然不是维瑟部落的特产,但维瑟部落制作的雪橇和他们调/教出来的长嘴兽最好用却是附近部落的常识。

    如今原战和严默一行所使用的两个雪橇和长嘴兽就是用维瑟俘虏和维瑟部落交易而来。

    比起九原还有点粗制滥造的雪橇和还没有合适的拉雪橇劳力,维瑟部落提供的显然更好,严默打算把这两个雪橇还有长嘴兽都带回九原。

    尤其长嘴兽,这种动物有点像野驴,但性情像骡子,吃苦耐劳还只吃草,夏季可拉车,冬季可拉雪橇,还能驮人驮物,简直是最佳劳力牲口。

    为此,严默特意跟大奥族交换,确保给他们拉雪橇的八只长嘴兽正好四公四母,且都在青年期。

    “默?”原战走到他身边。

    严默一手扶摸长嘴兽,空出的一手指向黑土城,“你觉得那黑土城看起来像什么?”

    “嗯?”原战再次仔细看去。

    正在和大奥人一起给长嘴兽解下雪橇的丁宁抬头,先一步说道:“像是一个盆?”

    “不,像瓮,肚圆口小的瓮。”原战肯定道。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会把城池弄成这种模样,这座城里的采光一定不是很好。”严默想不通。

    帮忙的子明偷看丁宁一眼,咳嗽一声,“传说黑土城不是他们的奴隶和战士建成,而是神留给他的血脉的神器。”

    “神器?”严默来到这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对,神制作的武器、器具。默巫,您没听过吗?”子明很惊讶。

    “默巫当然听过。只是也许我们两边的说法不一样,你能跟我们说说这个黑土城的神器传说吗?”丁宁抢过话头。

    子明瞬间结巴,“当、当然,这个传说只要是黑土城的附属部落和下城人都都都知道。”

    浩长老在一边听得笑起来,这小子这几天也不知吃错了什么,看到这几名九原人都不会说话了。

    “默巫,还是我来说吧。”浩长老趁着这次休息的机会给大家普及了一下关于黑土城以及统治她的国王吴尚一家的传说。

    喜欢听故事的答答和丁飞一起围了过来,九风也好奇地跳到答答脑袋上。

    “传说在黑水河附近,就是我们前两天看到的那条黑暗的大河,很久以前生活了很多部族,大家都靠着这条河水生存,但有一天黑水河神发怒,把那些部族的人全部卷入河水吃了他们,只有一个女人活了下来。”

    “真可怜。”同情心最重的丁飞感叹。

    浩长老点头继续,“这个女人没有吃的,只好捡吃被大水冲上岸的一种黑色石子。”

    “传说那黑色石子其实就是大地之神和风之神战斗时滴滴滴落的血液。”子明结巴着补充。

    大地之神哈?严默带笑瞄瞄原战。

    原战搓搓胡渣,没发表意见。

    “嗷!”答答表示不同意见。

    丁飞不知怎么听懂了,帮助答答翻译:“她为什么不抓河里的鱼吃?吃草吃果子都行,为什么要吃石子?”

    “那是冬天,河水汹涌,她不会水也没有可以捕鱼的鱼叉。”身为此次大奥选拔战士之一的子真插话。

    浩长老笑,“这是传说,也许那女子当时也是实在没有吃的了。总之,她吃了很多那种黑色的石子,也就是大地之神的血液,七天后,她生出了一个天生力大无穷的孩子……”

    “嗷!”

    “桀——!”

    “不可能!”

    连冰都道:“女人不可能七天就生下一个孩子,除非她是族巫。”

    严默扫视这群听故事都不安生的毛孩子,“都给我闭嘴,谁在插嘴就打谁的屁股!”

    丁宁一把捂住自己的弟弟的嘴巴。

    丁飞捂住了答答的,答答抬手想要捂住九风,被九风啄了一下。

    浩长老呵呵笑,“这个继承了大地之神神血的孩子不但力气大,他还能把自己变成巨大的岩石人,这个岩石人就是吴尚国王的祖先。”

    “神器呢?神器在哪里?”原战问。

    毛孩子们一起斜眼看他,默大,他插嘴,打他屁股!

    “我正要说到。因为岩石人非常强大,在黑水河附近生活的部落都打不过他,他逐渐就收服了这些部落,成为了他们的首领。岩石人娶了他的母亲,生下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子只有很大的力气,女孩子却和父亲一样可以变成岩石人。为此,岩石人的母亲不喜欢她第二个儿子,只喜欢她的女儿,她想让岩石人把首领的位置传给他们的女儿,但他们的另一个儿子却不愿意。”

    原战,“还是没有说到神器。”

    毛孩子们:默大!

    严默回首捏住他的嘴巴。

    浩长老接下来终于说到神器:“哥哥想要杀死妹妹,可他却打不过自己的妹妹,于是他跟毒蛇之子交易,用自己的永生换来一种毒/药。这种毒/药可以让他的妹妹无法变成岩石人,可就在他杀死自己妹妹时,被他们的父亲岩石人发现,大怒下就把他投入了火焰中,后来岩石人又把女儿的尸体也放入火焰,没想到兄妹俩被烈火焚烧了七天七夜后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巨瓮。”

    严默,“巨瓮就是神器,黑土城就是那个巨瓮?”

    浩长老点头,“岩石人看到两个孩子变成巨瓮,很伤心,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传说他被大地之神接回了神的世界。岩石子的长子没有留下后代,但他的女儿留下了两个孩子,这两人也就是吴尚国王的祖先,自此吴尚国王家里每一代的第一胎都会是儿子,第二胎都会是女儿。而那个由最初的兄妹化成的巨瓮则成了保护妹妹后代的神器,不管他们遇到什么危险,只要躲进巨瓮里就没事。后来他们干脆就住进了那个巨瓮里,那个巨瓮也随着里面的人变多而变大。”

    “这是真的吗?黑土城的人住在一个会变大的巨瓮里?”冰不信。

    “这是真的!”子真看有人不信黑土城的神器传说,当下愤愤道:“而且每三十年,吴尚血脉最老的一代兄妹两个会自己投入烈火中焚烧,吴尚血脉会把他们的骨灰涂抹在城墙上,这样黑土城就可以永远坚不可摧!”

    严默抓住重点,“也就是说吴尚血脉的长男和长女都活不过三十岁?”

    “呃,默大,他们好可怜。”丁飞再次表示同情。

    子真理所当然地道:“有什么好可怜的,这是他们的命运啊,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吴尚国王家的神之血脉不会断绝,也才能保证黑土城的强大。”

    严默还没有进入黑土城,但黑土城已经给他留下了一个神秘且残忍的印象。

    短暂休息结束,严默把两个雪橇收进腰包,大奥人看见了,他们惊奇归惊奇,却没有感到奇怪——族巫和祭司本来就是最神秘的一群人。

    所有人骑上了长嘴兽,包括答答。

    冰有点嫌弃长嘴兽长相不够威武、奔跑也不够快,不如他们的角马伙伴太多。

    同时,他们把衣着和鞋子也换了,换成与当地人差不多的打扮,但原战死活不同意严默换装。

    “年纪一大把了,注意点身体行吗?你穿这样都嫌冷,再换这些粗皮粗布,是想老上加病吗?不准换!”

    严默也不想换,但是:“嘿,别忘了我们现在扮演的身份,我们现在是从远方慕名而来想要给自己部落捞好处的普通小部落,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引起黑土城注意,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顺利安安稳稳地进入土城。”

    “弄脏点,看不大出来就行。”他自己穿什么都行,但他真的不想委屈自己的祭司,尤其还是为了他。

    冰和丁宁丁飞也都这么说,他们谁都不愿自家的祭司大人受罪。

    “实在不行,你就不要进去了。其实我一个人进去就行,等结果出来我再来找你们。”

    严默拉住他,“这么好的参观一座中城还是传说中神器之城的机会,你想让我放过?”

    最终严默换上了一件平时熬制草药的长棉衣,再罩上一条没有缝制剪裁过的兽皮,为了便于在雪地中行走,又弄出一根骨棍拄着,脖子上则依旧挂着那枚可以增加他精神力并屏蔽他人精神力探查的骨指。

    而严默这么一变装,再加上他那头故意弄得有点乱糟糟的银发,别说,竟然更像一名部落巫者。

    原战等人也全都变装结束,简陋的皮靴、粗糙的粗麻布衣、劣质的皮毛、不是很干净的脸脖和手、插在腰间的石斧,如今单从外表上看,他们看起来已和大奥人没有二样。

    冰的弓箭没有收起,因为大奥人说也有几座下城的战士特别擅长使用弓箭。

    一个小时后,严默一行人已经与大奥人一起,骑在长嘴兽身上,来到黑土城东城门口,等着排队入城。

    大奥人一行很不起眼,混在大奥人中的严默等人也尽量降低存在感,就连九风都机灵地钻进了严默怀里。

    队伍中很少有人说话,主要是天太冷,大家都没有说话的性质。

    队伍有两条,右边显然是vip道路,时不时会有些骑着各种霸气战兽的队伍从他们面前快速掠过。

    浩长老低声跟严默道:“那些都是下城的选拔战士队伍,我还以为他们会更迟一点来,没想到他们速度也不慢。我知道几位大人很强大,但没事最好不要招惹他们,那些能送来选拔的下城战士最弱也有六级。”

    “子真还不到五级,你们把他送来就不怕他回不去?”这个问题,严默早就想问了。

    “有这个可能,但只要他能活下来,就算不能进入黑土城神殿,或者成为护城战士,至少也能进黑土战士训练营,这样他以后才能变得更加强大。幸运的话,如果城里哪位大人看中他,让他跟随,也是好事。”

    浩长老叹口气,“我们的神血战士太少,目前最强大的一位也不过才神血五级,就因为他,维瑟部落才不敢大举侵犯我们,可是他年龄已经大了,而部落目前最有希望的就是子真,还有两名已经进入训练营的孩子。”

    其实九原也有这样的问题,就是缺乏中高层战士,但还好他们的神血战士人数相当多,且都很年轻,配上初级训练法,前途可见,不会像大奥这么挣扎和辛苦。

    “对了,选拔期间,那些参加选拔的战士都有地方住吗?”

    “有,但跟着进来的其他人就得自己找地方住。默巫,您不用担心这点,我们大奥虽然弱了点,但在黑土城也有固定的落脚地点,还算安全。”

    “我不是担心这样,我是想问,我们这些跟进去的人行动是否自由,能不能和他人做交易?”

    “当然可以,黑土城里有专门给外来者交易的市场,只要交一点元晶币就能进入,如果比较富足,还可以租借固定摊位。”

    严默陆续又问了几个问题,终于轮到他们。

    守城士兵似乎认识大奥人,但他们依然查得很仔细。

    “你们是什么人?”守城士兵看原战几人脸上代表部落的刺青很陌生。

    这个刺青不同于表达战士级别的印记,而是各部落自己赋予自己的标记。

    原战他们有办法把这个部落标记遮掩掉,但他们没有。

    “我们是住在黑水河尽头的九原族人,听远方来的客人告诉我们黑土城正在选拔神殿战士,我们想要来试试。”原战抬起头,慢慢说道。

    该士兵上下打量他,又看向拄着骨棍、头脸包裹着布巾、低着头的严默,“他是谁?”

    原战轻喝:“战士,尊敬点!他是我们的族巫。”

    士兵脸色微变,长矛立直,对严默行了个礼,随即他又冷脸逼问原战:“这是战士选拔,为什么带你们的族巫来?战场中可不允许你们的族巫使用巫力帮助你们,如果被发现,你们会被神殿杀死!”

    “因为战斗会受伤,我们的族巫不想我们受伤没有人可以医治。”

    “他必须跟我们走一趟,每个巫者进入黑土城都必须到神殿拜见,只有经过允许的巫者才能留在黑土城。”

    原战下意识皱眉,挡住严默,冰等人身体微动。

    该士兵立刻紧张起来,周围其他士兵也迅速向这里靠拢。

    已经进去的大奥人留在原地,焦急地看向原战等人。

    严默轻轻推开原战,拉下布巾,对该士兵微微一笑,“孩子,不要紧张,他们只是太担心我了,神殿在哪里?你带我过去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