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4章回30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怪不得那些九原人会紧张,这真的是一个很老的老人。

    不过老人的笑容很温和,眼神也很温暖,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士兵的表情略略和缓下来,手持长矛对老人行礼,“这位大巫,这两名护城战士会带您前往神殿。”

    严默对他点点头,“谢谢你,孩子。”

    “其他人……你们第一次来,在城中没有固定的落脚地,为了避免你们乱跑,得罪不必要得罪的人,我们会给你们安排住处,要交元晶币,最便宜的一枚一级元晶币一天,但地方足够你们这么多人住。”

    原战一听要和严默分开,立刻道:“我们能一起跟去神殿吗?我们不会进去,就在外面等候。”

    浩长老也走了过来,“不用另外找地方,他们可以和我们住在一起。”

    该士兵,“你们大奥和他们认识?”

    浩长老正要回答,严默先一步微笑道:“不算认识,我们在路上遇见,跟他们换了些食物。”

    浩长老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也没有反驳。严默只是不想将来他和原战在黑土城或土城闹出什么事来,影响到大奥部落。

    士兵问严默:“你们确定要和大奥人住一起?”

    “如果你们有安排那最好。”原战看到严默眼神,明白了他的意思。

    该士兵似乎也不奇怪九原人的选择,叫过两名在一边等候的士兵,“你们带他们去神殿,之后再带他们去北城百部营。”

    “多谢你了,小兄弟。”严默一手持骨杖,一手放到左胸口,对该士兵道谢。

    该士兵面色仍旧严厉不带一丝笑容,但他忽然对严默低声说了一句话:“九原的大巫,神殿可以看穿一切巫术,在那里,您不要说谎。”

    该士兵说完就回到自己岗位。

    严默心中把这句话回味了一番,笑了。他叫过丁宁,从腰包里摸出一小盒伤药,让他悄悄塞给那名士兵,并告诉他用途。

    那士兵没有因为这份礼物的外表过于寒酸而拒绝,还回头做了一个手势。

    也许因为严默的貌相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也许他们的小头目给他们做了交代,带路的两名护城战士态度并不跋扈,也没有催促他们,只是默默走在前面。

    大奥人看那带路士兵并没有阻止他们,也走过来与九原人一起。

    “默巫,对不住,我不知道巫者进城必须到神殿拜见。”浩长老连忙解释道。

    “没事,想必各部落的巫者也不会随便离开族地。你对黑土城的神殿有所了解吗?”

    浩长老摇头,“各城神殿都是最神秘的,那里的战士也是最忠诚、最厉害的,我们很难知道神殿的事情。”

    “那北城百部营又是什么地方?”

    “那里我知道。其实我们住的地方也在北城,不是黑土城的人基本上都住在北城,百部营就是供给各部落和各附属下城的使者、商人等住的地方。不过如果不是受黑土城邀请的客人,住在百部营都要交元晶币。那里最便宜的房屋也要一个元晶币一天,相当宰人。”

    几句话间,他们跟着前面的带路战士绕行了两道墙,又穿过一扇门,这才真正进入黑土城中。

    原战低声对严默道:“他们弄这么多墙,还拐来拐去,是不是为了防止敌人一路冲进来?”

    “对。”

    “回去我们也要这么搞。”

    “我有更好的设计,等回去再说。”

    一进城,丁飞和答答立刻“喔”了一声。

    “好多人!”丁宁也惊叹道。

    九风小爪子扒着严默衣襟偷偷伸出一颗小脑袋,被严默用手指又往回推回一点。

    大奥人挺胸,为丁宁丁飞的惊叹感到一丝骄傲。冰斜了他们一眼,发出一声冷哼,不就人多了点?

    严默心中生起一股奇怪的熟悉感,不是他到过这座城,也不是他见过这里的人,而是这种热闹的气息让他想起了前世。

    虽然黑土城里的人口根本比不上他前世任何一个都市的人口,但比起九原就要多出许多许多。

    黑土城的街道没有九原宽敞干净,路上随处可见垃圾、污水和人/兽粪便,人们就在这样的街道里生活、行走、做买卖。

    小孩子成群结队地从街道小巷里蹿出来,追逐打闹又呼啦啦跑远。

    两个女人在街道中一个水井边互相撕扯着对方的头发,又打又骂,围观人一堆。

    身穿皮甲的战士手持长矛,列队从街道中走过。

    路边铺子里“乓乓”敲打木头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队浑身赤/裸的奴隶用绳子拖拽着巨石从城门另一角走来,在奴头的鞭打吆喝下进入另一条看起来更干净的街道。

    “这边。”带路的战士回头,提醒他们不要走错路。

    一进城门并不是一条笔直大道,而是一个兴字形路口,你能看到好几条街道,有的热闹,有的安静。

    护城战士带他们走的是靠左的一条路,这条路相比较而言安静一些,但路两边都是店铺,卖的最多的就是肉和皮毛。

    答答看到一家店铺门口挂了一排大鱼头,抹了一把口水。

    等过了这条专门卖肉的街道,他们又来到一个似乎专门制作皮夹和武器的街道,之后他们穿行过一条由大石块铺成的平坦大路,经过一个中心有岩石人雕像的巨大广场,来到了一座由巨大黑石垒成的巨大建筑前。

    什么都很巨大,这就是严默对黑土城中心建筑的印象。

    原战等人不自禁地昂起头,这栋建筑很高,大概就是他们在城外高地上看到的最中心的那座尖顶建筑。

    在城外看不到,到了这里才发现,这栋建筑并不是单独一座,而是一个宝塔形建筑群。

    建筑群由三座巨石建筑构成,呈三角状。

    这三座巨石建筑也是尖顶建筑的基石,就像塔基。

    塔基上面就是一层层塔室,直到最上面的尖顶。

    “哇,好高,不愧是中城,也不比我们九原差嘛。”丁飞最后一句说的很小声。

    丁宁弹了他额头一下。

    丁飞疼得咧嘴。

    答答赶紧伸手要给丁飞揉揉,被丁飞打开。

    原战上下打量着这座巨型宝塔形建筑,似乎想要把它的构造全部记入脑中。

    “九原地盘大,用不到这么高的楼,我喜欢接地气。”严默似看出他心中所想,轻轻撞了撞他。

    “我们住的石屋太小了,你应该住更大的,比这个还要大还要好!”原战认真地道。

    严默笑,随手揉揉他的头发,“以后再说吧。”

    两名战士也在此时停下脚步,站在黑色巨石建筑物的台阶下,回头示意道:“前面就是神殿,你们不要乱走,就在这里等候。这位大巫,你跟我们来。”

    原战跨前一步,“我是属于我们大巫的战士,大巫到哪里,我到哪里。”

    “不行!”两名战士一口拒绝,“我们只能带巫者进入神殿,战士没有得到允许,不能踏入神殿一步。”

    严默按住原战,“两位,我的战士不会进去。你们说这座建筑是神殿,那另外两座就是吴尚国王的宫殿了吗?”

    两名战士没有回答,“如果你们能被允许留下,以后就会知道。”

    严默点头,转身交待原战,让他们在原地等候,又悄悄把九风从怀里转移出来放到原战怀里。

    原战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小心。如果日头正中你还没出来,我就去找你。”

    “看好答答他们,别让他们惹事。”这神殿外面和广场上也有不少人,他们的打扮虽然不引人注意,但贫穷的外表有时也会带来麻烦。

    台阶很多很高,严默大概数了下,约有九十九阶。

    未经允许的战士果然不许进入神殿,那两名带路的战士也只把严默送到神殿一处侧门,向那里守门的战士交代了严默来历,就退到一边,随后示意严默跟随里面的人进去。

    严默一入神殿,首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然后他看到殿内路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石雕香炉,香味就是从那些香炉中传来。

    真是豪奢,神殿第一重就舍得使用这么多香料。

    他好像记得香料在古代属于奢侈品来着?还是黑土城附带盛产这种香料?

    这个香味似乎有凝神静气的作用,有点像檀香,中间似乎还有点白玉兰花的香味,不对,这香味……

    严默低头,他想起了那士兵跟他说的那句话,当即眼色微沉,他该怎么应对?

    吃下对应的解药?可他已经感觉到有什么在盯着他。

    感谢指南赐给他的特殊体质,这药物对他的效果不会超过三分钟。如果有人这时候来问他一些事情,他说不定就忍不住自白了,但等三分钟过后,等他的身体慢慢可以适应这种药物,想要再从他口中问出实话?呵呵!

    “小巫,这神殿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吗?”你不仁,我不义,谁让你一上来就用迷失人神智的药物害人。

    巫果过了一会儿才有反应,“好像有,我不确定,我现在力量失去一半,感应能力也不如以前,必须很靠近才能感觉到。”

    “那你最好努力一点感应,否则有好吃的你也吃不到。”

    巫果哼唧两声,不吭声了,不知道是不是去努力感应了。

    守门战士也只带严默走了一小段距离,在跨过一座石门后,又把他交给了一名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神侍。

    这里香味更加浓郁。

    神侍站在台阶上,穿着白色的亚麻长衣,中间用腰带系住,一只手臂裸在外面,臂上戴着两个镶嵌着宝石的黄/色骨环,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底下的严默。

    “你来自黑水河尽头的部族?”那神侍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严默低着头,“是。”

    “你的部族叫九原?”

    “是。”

    “抬起头来。”

    严默抬起头,神情有点迷茫。

    年轻的神侍傲然一笑,那表情就像大国手的亲传弟子看到了偏僻乡下的赤脚医生。

    “告诉我你的巫力之名。”

    “默,我的巫名是默。”

    “你有什么巫力?”

    “我的巫力……我的身体可以长出木刺,像、像这样。”老人貌似有点挣扎,可很快他又安静下来,从手掌中长出一根木刺给年轻的神侍看。

    “有毒吗?”

    “没有。”

    那神侍接过木刺,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随手扔到一边的盘子中。

    “你还会什么?”

    “我还会熬制草药,帮我的族人疗伤治病。”

    “会毒/药吗?会几种?有没有带来?”

    “毒/药?不,祖神不允许我使用毒/药,那是卑鄙者的行为,会被祖神惩罚。”

    “祖神?小小一个部族竟然敢借祖神之名。”年轻的神侍嘲笑,“你的巫力来源是什么?”

    “巫力来源?不知道。”

    “谅你也不知道。你觉醒了神血,脸上却没有神血标记,你知道怎么遮掩标记?”

    “是,曾经有一位游族战士经过我们那里,他用这个方法和我们交换了食物和女人。”

    “你现在神血几级?”

    “两级。”

    “这么老才两级?”年轻的神侍更加不屑,“你们族最厉害的战士几级?能力是什么?”

    严默脑中电转,这个回答关乎到原战之后的表现,他本来应该诚实地说出原战可以控土,可是他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黑土城的传说,想到了这座城的统治者也顶着大地之神血脉的名头,当下话到嘴边临时改成了:“我们最厉害的战士也是神血二级,他的能力是控制植物。”

    正在神殿外台阶下守候的原战忽然觉得耳朵有点痒,他莫名生出了一种大/麻烦要找上头的预感。

    神殿内,那神侍还在询问:“哦?看来你们一族说不定有一点木族血脉。”

    “是的。”

    “你们带了元晶币吗?多少?几级?”

    “带了,只有一级元晶币,有一百三十枚。”

    神侍撇嘴,似乎连往下问的心情都没了,但也许职责所在,他又陆续问了一些问题,包括九原族的人口、特产、气候、住地环境等。

    严默就按照他记得的原际部落的模样,一一回答。

    “你说你们的战士要去黑土战士训练营挑战他们的训练头领,以获得选拔资格?”

    “是。”

    “嗤!那祝你们好运。等下出去的时候,门口的守门战士会给你们发一种白色的牌子,你们想要在黑土城中行走、居住或者交易,必须佩戴那个牌子,如果牌子丢失,你们会立刻被当作奸细抓起来甚至杀死。去吧!”

    严默“浑浑噩噩”地往回走。

    “小巫?”

    “里面……还要更里面,好像有好吃的。再往里面走一点。”

    “没机会了,下次吧。”

    等走到神殿门口时,那里的守门战士果然给严默出示了六枚白色的骨牌,但并没有立刻交给他。

    巫果突然发出一声:“咦?”

    严默立刻在脑中问:“你发现了什么?”

    “把那些骨牌抢过来!”巫果似打了兴奋剂般,突然精神地大叫道。

    “不要在我脑中用那么大声音喊叫,等着。”

    冷风吹过,香味几近消失。

    严默故意晃了晃脑袋,表情也似有点不解。

    守门战士大约已经看惯这种表情,一人还低笑了下,“第一次闻到黑雀香味的人都有点不太适应,等以后再闻到你就会很喜欢了。”

    “我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好闻的香味,如果能交换到这种香就好了。”严默不以为意地呵呵笑。

    守门战士大概看老头严比较顺眼,左右看了看,低声跟他道:“如果你们有元晶币且比较多的话,可以把白牌换成绿牌。白牌代表的身份最低,你们带着白牌在城中想要交易也不可能得到一个好价钱。”

    “怎么换?找谁?要多少元晶币?”

    “这种代表身份级别的骨牌只有神殿神侍才能帮你更换,我认识一个神侍,他比较好说话,一个绿牌只要十枚二级元晶币,不要嫌多,如果你们找其他人,他们一定会让你们把所有牌子都换成绿牌,那样你们花的元晶币更多,而其实你们只要换一个就行。”

    “十枚二级?那么多!”老头严的一张老脸瞬间皱成了老菊花。

    “唉,我看你年纪一大把也不容易,这样吧,你如果有其他东西,加上几枚二级元晶币也行。”

    “可、可我连一枚二级元晶币都没有。”

    “那就没办法了。拿好,这是你们的骨牌,可不要丢了。”

    “等等,能给我看看绿牌是什么样吗?”严默心想巫果看到白色骨牌都这么高兴,那绿牌他应该更喜欢吧?

    守门战士不知是不是看他老得可怜,抓出一只绿牌对他晃了晃,“看到没?这就是更高一级的绿牌,有了它,你们想和城中人交易也能谈个好价格。”

    巫果:“不要绿色的,要白色的!”

    严默一脸羡慕地看着绿牌,“以后我弄到元晶币能再来换吗?”

    “等你弄到足够的元晶币再说吧,那时候说不定就不是这个价格了。”该守门战士把六枚白色骨牌扔给老头严,侧门一关,表示接待到此结束。

    门内,那年轻神侍竟然也在,他之前竟然一直就躲在门后偷听。

    “连几枚二级元晶币都拿不出来,看来他之前说的也应该都是实话。”那名“好心”的战士对年轻神侍道。

    年轻神侍“嗯”了声,转身就向神殿内走去,他已经认定这是一个不值得注意的贫穷小部落,甚至连榨取油水的价值都没有。一个二级神血战士别说参加选拔,大概一照面就会被黑土战士训练营的训练头领给杀死。

    神殿外,老头严叹口气,似乎为自己部落的贫穷而小小伤心了下,但熟悉他如原战,在看到他第一眼时,就知道这老家伙在偷偷高兴。

    “你们没闯祸吧?”严默走到台阶下,看到几人张口就道。

    冰翻白眼,就这么点时间能闯什么祸?

    丁宁丁飞好奇地挤过来问神殿里面什么样。严默顺手把骨牌发给他们,让他们佩戴好,不要弄丢。

    巫果在他脑中大叫,“我的!我发现的,给我!”

    严默回他:“回去再说。”

    原战伸手,看似扶住严默,其实在他耳边低声逼问:“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严默瞅瞅前面要带他们去北城百部营的两名战士,侧头同样低声道:“你那能操控植物的神血能力升到二级了,对吧?”

    “嗯。所以?”原战感到了大大的不妙。

    “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用二级的植物异能战斗吧!”

    原战,“……”

    严默拍拍他的肩膀,“孩子,我相信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