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5章回30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你是要让我去跟那些战士比谁的鸟大吗?”原战在这一刹那间生出了数种无法述之于口的阴暗心思,深呼吸了三次才把那些心思勉强压下。

    “如果真有这样的比试就好了,说不定就有哪个贵妇看上你,不知道神殿中有没有女人?”严默看清原战脸色,无声大笑,“好了,你的脸不凶就很吓人了,别再扭曲得跟厉鬼似的。我没点把握怎么会让你用二级的植物异能战斗?”

    冰敏感地回头,他不知道后面两人在聊什么,但原战的心情绝对说不上开心,那股子邪气都要冲到前面来了。

    答答和丁飞和前面带路的两名战士搭上话,正一问一答说得开心。

    丁宁也察觉到两位老大的气氛不对头,但他一直努力在向大河学习:除非他们的祭司大人叫他,否则就对这两人之间发生的任何事都做到视而不见。

    “怎么做?”原战黑着脸道,他就知道这人嫌他没那些雄性人鱼长得好看,哼哼!

    严默看看周围,离开神殿前的广场后,周围人流增多,但注意他们这一行的人并不多,路上有人看到他们也只是略扫一眼,见他们服饰相貌战兽等都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也就不再关注他们。

    这样的场合反而很适合说一些比较隐秘的话,严默靠向原战,好像体力不支让他扶着走路一般,其实在他耳边低声道:“你看,大多植物都需要土壤才能生存对吧?”

    “嗯。”原战扶住他,路上有些地方积雪未除,走着很容易打滑。

    “所以植物在攻击时,土壤有点变化也不奇怪,对吧?”

    原战听出了一些味,他本就是聪明人,当下便举一反三道:“只要我的攻击中带上植物,且让人看到的植物比看到的土壤多,他们就会先入为主地认定那也是植物异能。”

    “对。不止如此,有句话叫挂羊头卖狗肉……呃,你明白意思就行,就是让大家以为你使用的是操控植物方面的神血能力,但实际上你发挥的还是你的控土能力。还有句话叫披着羊皮的狼,这个更阴险,我觉得也更适合你。”

    原战没好气地看他,就算他真的很阴险,被自己的爱人这么说还是会很不爽好嘛。

    严默捏捏他的腰,“傻孩子,我这是在夸奖你。”

    “你再叫我孩子,信不信我以后在床上都叫你爷爷。”

    严默一阵恶寒,“……算你狠。说正经的,比如你在利用植物攻击敌人时,可以尝试在植物中充塞泥土或石头,也就相当于你给你的控土能力增加了一层美丽柔弱的外表。陷阱上你可以弄上一堆花草,到时候到底是花草下的土壤在杀人,还是花草在杀人,谁能看得出来?当然这个还需要你大量试验和练习,务必做到让人看不出究竟。”

    原战认为自己很正经,他在很正经地按照严默思考杀人的新招数,同时很正经地想要怎么教训这折腾他的老头儿。

    “让我再思考思考,晚上我再给你想些招式,我一直觉得你这个控土能力很逆天,如果操作好了,啧!”严默已经开始想要不要配一些毒/药,到时候给原战掺在土壤中使用,假装是植物带出的毒,那样光是迷药就能迷翻一群敌人。

    之后原战又问了他在神殿中的经历,两人一路低语,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北城百部营。

    子明在百部营街道入口已经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和九原人在入城后就分开。

    浩长老感激九原人的帮助,又担心他们初来乍到被骗,安顿下来后就要派人到街道入口等候。想如果九原人不打算住进百部营,就带他们到大奥人的落脚地。

    子明觉得真勇士就要面对自己恐惧的人和物,所以他抢着来了。

    等真看到远远走来的丁宁一行,他就开始脸红心跳、血流加速,手都开始有点发抖。

    糟糕!怎么症状又加重了?

    两名带路战士此时已经和丁飞答答这两只自来熟打成一片,说说笑笑就跟一个战壕的伙伴似的。

    “哇,这里真热闹,好多人。”丁飞大声夸赞。

    “我们是中城,一年四季都有各城各部落的游商过来,百部营和她附近算是城里最热闹的几处地方之一。尤其这个冬天,因为上城土城选拔神殿战士,我们所有附属下城和部落的人都派了战士过来,再加上像你们这样想来碰运气的,要比往常多十倍人还有余,我们光是带路就累死。”一名带路战士看似诉苦实则夸耀道。

    “嗷!”答答猛力拍打那战士肩膀,像是在同情他。

    那战士被拍得有点想吐血,但他觉得答答很热情,也反过来大力拍打他。

    另一名战士看自家兄弟与答答感情好,便与丁飞低声道:“我看你们不像是有很多元晶币的,等会儿我带你们去找房子住,等会儿管事的问你们要住哪里,你们就说住大棚。”

    “大棚?”丁飞脑中瞬时冒出九原的牲口棚模样,他们住牲口棚是没什么啦,反正祭司大人都叫首领牲口,但总不能让祭司大人也住牲口棚吧?

    那战士左右看看,拍拍他,“别担心,就是大棚也有好坏之分,你只管跟那管事的说住大棚,到时候我会你们带你们过去找一处最好的。”

    “谢谢啊,兄弟,你真是好人,来,我请你吃果子,这可是我们九原的特产,别处都吃不到的!”丁飞从随身背包里宝贝地掏出一把山楂,给俩战士一人分了几颗。这可是他受伤才有的福利,祭司大人知道他爱吃这个酸酸甜甜的小果子,每天早上都会给他一把让他吃着玩。

    答答一看山楂就牙齿发酸,丁飞分他一颗,他立刻把头摇得噗噜噜。酸死了,他才不吃!

    冬天鲜果少,就是黑土城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冬天还能吃到新鲜的水果,看到这红红圆圆的小果子,不管好不好吃,两战士心里都很高兴。

    严默瞧着前方那几个热热闹闹的,嘴角浮起笑容。他就知道带丁飞出来肯定有用,果然没错。

    丁飞这小子虽然有点毛躁,但他却很容易和别人打成一片,不愿和别人亲近的小黑娃、乃至警惕心很重的答答都能和他交心,就足见其亲和力多高。

    他不会抑制身边人的能力,只要他们有发展,他会很高兴地给他们安排适合他们的职位,而不是只局限于做他的护卫。

    “子明?你怎么来了?”丁宁看到了子明,便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

    子明……哑巴了。

    眼看九原一行人跟着两战士越过他走远,子明连忙跟上去。

    严默和原战一路仔细打量这个百部营,打算看有没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百部营整体是由两排面对面的长街道组成。

    街道两边的房屋越靠前的越庄严气派,越往后就越简单。

    阶层划分相当明显,每个层次的房屋之间都有一口井,相当于把各阶层住房分割开了。

    一路上不少人打量他们,但很快就对他们失去兴趣。

    路上有奴隶在扫雪,那些奴隶穿的少、一个个冻得浑身发颤,只能更加大力地扫雪好让身体产生热量。

    严默初以为这些奴隶是黑土城指派,仔细看才发现不是,这些奴隶似乎都各有归属,他们扫的也只是各自住处的门前雪而已。

    两战士带他们走到中间一座独立的红顶石屋前,告诉他们,这里就是百部营管事的地方,以后他们如果有任何问题就到这儿找人解决,但能不能解决就是另一回事。

    管事人身体强壮,上下打量他们一番,很不客气地直接问他们带了多少元晶币。

    丁飞抢在前面按照那带路战士所教,没说带了多少元晶币,只说要住大棚。

    管事人扫了眼两名带路战士,神色似笑非笑,“大棚是吧?一座大棚一天一元晶币,你们打算住多长时间?”

    丁飞看向严默,严默问:“到选拔结束要多少天?”

    “二十天。不过我觉得你们先交五天的元晶币就好,免得浪费。”管事人冷笑道。

    “那就交五天。”严默一脸心疼地数出五个元晶币,非常不舍地交给管事人。

    “他们两人会带你们去大棚屋,到那儿看到空的随便挑一座住就是,弄坏了自然会有人找你们。去吧去吧!”管事人连嘲讽的欲/望都没了,把他们骨牌上的标记抄下,挥手就让他们滚蛋。

    严默微笑,“这位大人,我还有些事请教,如果有人主动挑衅我们……”

    “你这老头哪有那么多废话,弱者死了活该。下一个!”

    冰脸色阴沉,他这人生性骄傲,最受不得别人轻视和瞧不起,当下就有发火的趋势,但他看看原战和严默,却硬是忍下。

    丁宁稳重,丁飞毛躁却听话,见祭司大人没有表示,也都按下了怒火。

    严默一手按住答答的脑袋,一手抓住原战的手臂,“天色不早,我们先去安顿。”

    原战转头对他一笑,反过来扶住他,“是,大人。”

    走出那座石屋,两名带路战士对他们歉意地笑笑,“蛇三大人脾气暴躁,人却不坏。你们在这里住久了就知道,有什么事你们去找他,他也许说话难听点但也会帮助你们。不像蛇胆大人……”

    “咳!”做哥哥的重重咳嗽一声。

    做弟弟的战士立刻住口不再多说,“总之,你们以后有事就找蛇三大人,如果遇到人找你们麻烦,你们打不过也可以找他。”

    两名战士带他们挑了路尽头最后一座大棚。

    “别看这座大棚比别的小一些,还有些破,但她左右各有一个水井,你们可以用右边的那个,这样就不用和旁边的抢用水井。而且她也只是外面破,里面可结实了,今年刚让奴隶重修过,比其他大棚都暖和。后面战兽棚和奴隶棚也都和其他人的分开,可以少生事。唯一一个缺点就是这个大鹏因为在路尽头比较靠近交易市场,白天会有点嘈杂。”

    严默不经意地打量了这间大鹏一番,屋子属于木造,不算好,但比帐篷要宽敞,就是冷。颤颤巍巍地掏出几枚元晶币,往两名战士手里塞。

    两战士大大方方地收下,一人还道:“我会请蛇三大人多照顾你们。”

    两名战士临走前又叮嘱了几件事,其中就包括了千万不要把骨牌弄丢了一事。

    丁飞和答答一直把两人送出门外。

    原战挥手弄出一把椅子让严默坐下,带着冰去查看这间大棚屋。

    严默坐在椅子上脱鞋揉脚,走了太多路,他脚疼。

    丁宁上前要给他揉,被他拍拍脑袋推开,让他去把火塘点上,又让一路跟进来、不知道到底来干什么的子明随处坐。

    子明东看细看,跑去给丁宁帮忙。

    丁飞和答答回来也都帮忙打扫屋子,严默专职负责提供各种工具和材料,他想帮忙,不是被这个人按下,就是被那个人劝退。

    原战回来点评道:“那两人说得没错,这屋子外表看着破,里面还算结实,也不透风,就是暗了点。”这位盖房已经盖出经验,房子好坏扫两眼就能基本判断出。

    冰没回来,他去安排长嘴兽了。

    “屋里太冷,你弄条地龙,等走的时候再恢复。”严默一坐下来就觉得冷得有点受不了,这具老人身体真的让他受大罪了。

    这对原战不过举手之劳,他也没多弄,就在最大的也就是他们现在待的屋子里挖出一个十字形地龙,把火塘往下沉了点,好让里面的烟火气进入地龙。

    子明还说要出去给他们弄干柴,严默摇摇手,掏出一筐煤炭递给丁宁。

    屋里很快暖和起来,这大棚屋没窗,原战还按照严默指示,在屋门上方开了一个小孔通风。

    子明瞪大眼睛,那些黑色的石头是什么?为什么能烧起来?

    丁宁瞧他那惊奇的模样,低笑道:“那是我们默巫的巫力,是他祈求祖神,给予我们九原人的赐福。因为这些黑色石头,我们九原人再也不怕冬天的寒冷。”

    子明顿时更加敬畏地看向那位唯一坐在椅子上的老者。

    丁飞勤快又心疼他们的祭司大人,看屋内收拾干净,拎了两个水桶就去门外打水,他想烧水给祭司大人泡泡脚。

    答答夺过他的水桶,和他一起出去了。

    严默身体回暖,刚要问子明来干什么,就听门外突然传来答答的怒吼声。

    严默抬头,听到屋外传来一道十分温和的声音:“你们是谁?这间大棚早就定下,难道没人跟你们说吗?”

    “你们是谁?之前带我们过来的战士可没有说这里已经被人定下,我们进来时里面也到处都是灰尘。”丁飞的声音。

    “你们是哪个部落的,竟然连蛇胆大人都不认识?蛇胆大人说这间大棚已经被定下,那就已经被定下,你们,立刻都给我搬出来!”

    原战和严默互看,蛇胆大人?这不是那两名带路战士口中略略提到的名字吗?似乎是一个难惹的人物?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见到这位蛇胆大人了。

    “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严默也从椅子上起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