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6章回30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第一眼看见蛇胆时就产生了一股别扭感。

    恍然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照镜子。

    他看到了另一个自己,而且还是前世二十七八岁真正开始崭露头角时的自己。

    他知道这世上有完全没血缘关系却极为相像的人,但隔了一个世界,在他换了一副身躯的现在,看到这样的一副与他前世几乎达到九成相像的面容,他还是极度的不自在。

    而那唯一的不同,就是前世的他有着一对给人以极不好惹印象的凌厉直眉,蛇胆的眉毛却和他的整体面容非常协调,看起来就是个长相相当清俊文雅的年轻人,这让他在一群雄壮的皮甲战士中显得特别不一样。

    不,还有一点不同,这个蛇胆笑起来左边脸颊竟然有一个小酒窝,而前世的他并没有酒窝。

    嗯,不笑像九分,笑起来大约只有四五分像了。

    丁飞和答答看到原战和严默出来,立刻跑到他们身边,答答对着严默“嗷嗷”告状。

    严默发现蛇胆看原战的目光像舔的般,特别关注,这让他更加不舒服。

    “你们是哪个部落的人?”身穿火红皮裘的蛇胆笑得很清爽,眼底似没有一丝阴霾。

    如果不是之前听到那两名带路战士提起蛇胆明显有些忌讳,原战等人恐怕能立刻对他生出好感。

    严默眼色沉沉,他特别不习惯看到这张脸笑成这样,更讨厌那个酒窝!原战那白痴好像就喜欢酒窝来着?

    “九原族。”原战貌似对蛇胆第一印象不差,但脸上仍旧有着不能好好休息抱着自己祭司大人吃饭的郁气,他一扫蛇胆身边一群人,问道:“你们是谁?”

    “我是蛇胆,算是这个百部营的管事者之一。”蛇胆上下打量他们一番,目光着重留在原战身上,后笑盈盈地伸手介绍身边一群人,“这是来自白沙湾的多纳族战士。”

    多纳族战士个个身强体壮,脸上画着奇异的复杂纹路,大冷的天,上半身竟然赤/裸着,他们赤/裸的身体上也有花纹。站在最前面的战士头上戴着一个插着羽毛的高冠,脸上的纹路也最为复杂。

    原战沉默地看着蛇胆。

    蛇胆身后的战士面色一沉,立刻上前,“这间大棚屋已经被蛇胆大人分给多纳族,我令你们立刻从这间大棚屋里搬出来。快点!”

    “凭什么?明明我们先来!”丁飞愤怒道。

    “我不知道谁把你们带到这里,但这间大棚确实已经被我定下,这点你们到管事的那里一查便知。”蛇胆叹气,皱眉,似乎也在愁这件事该怎么办。

    严默不信之前的带路战士坑他们,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的地方,也没有让人值得坑的地方。如果那两个带路战士没有说谎,那么就是这个蛇胆在故意颠倒黑白。

    而现在就算他们去找之前的管事蛇三查证,恐怕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这位大人,我记得那位叫蛇三的管事说过,只要是空的大棚都可以随便我们挑,我们来时这里就是空的,既没有人守门说这里已经被占下,里面也没有人打扫整理。现在我们把房子好不容易打扫干净,火堆也点上了,你们却跑来说这间大棚要归你们,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吧。”严默勉强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对蛇胆开口道。

    蛇胆轻笑一下——那表情熟悉得严默恨不得把那张脸皮撕下来,原来他怎么不知道他的笑容会如此讨人厌?

    “看来你们是不想让出这间大棚了?多纳的战士,你们怎么说?要不要从新找一间?”

    你妈!这是挑拨啊还是挑拨?旁边那么多空屋,你就不会随便带他们另找一间?你这么一问,那些看着就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大家伙们能心平气和地就这么退一步?

    多纳族那名头戴冠羽的雄壮战士面色冷硬,声音也十分冷硬,他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摘下腰间挂的绿色骨牌往两族中间的空地上一扔。

    嘛意思?九原几人都没看懂,原战挑眉,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跟出来的子明看到那多纳战士扔出骨牌,表情顿时一变,“默大,不好,那人在向你们发出挑战!”

    “挑战?”严默和原战一起侧头看他。

    对面蛇胆看到九原人的表情,笑道:“没错,多纳族的战士正在向你们发出挑战。没人跟你们说过吗?在黑土城只有实力才是一切,如果有人向你们扔出代表身份的骨牌,那就是要和你们比斗,赢的一方得到他想要的,输的一方必须交出己方骨牌,而一旦某一方没有了骨牌,那一方就不能再留在黑土城。”

    子明跟着补充:“如果是其他的斗殴,告知管事者,说不定他们还会管一管。可如果是以身份骨牌来挑战,则生死不论,黑土城也不会插手。”

    严默感到奇怪,就为了一间最低级的大棚屋,这样做值得吗?

    子明没有住过百部营,对黑土城的情况也不是特别熟悉,他对此也不明白。

    倒是蛇胆身后那名喜欢喝斥人的战士一扫九原人身上挂的白色骨牌,当即嘲讽道:“你们竟然连参加选拔的最低资格都没有,怪不得连骨牌挑战的事都不知道。”

    “挑战只能接受,不能忽视和放弃?”原战心平气和地问。

    “哈哈!”蛇胆身后的几名战士发出一阵大声嘲笑,连多纳族的战士也有不少人脸露讥讽。“你们这些胆小鬼,如果不敢接受挑战,就留下你们的身份骨牌,滚出黑土城!这样说不定你们还能留下一条命!”

    蛇胆抬起手,他身后战士的笑声顿止。

    “这种挑战方式虽然残酷,但如果你们想要住得好、吃得好、受人尊敬,甚至想要快速获得选拔资格,都可以通过骨牌挑战来进行。你们也可以把这当作是上城神殿战士选拔前的最初筛选。如果你们能在挑战比斗中获得选拔战士的身份骨牌,你们就不需要再去挑战黑土战士训练营的训练头领,而可以直接获得选拔资格。”

    原战撇嘴,“看来我们现在只有接受挑战一途,否则只有滚出黑土城了?”

    蛇胆似乎对原战特别有耐心,笑着回答:“对。”

    严默皱眉,他还没有和原战好好商讨怎么披着植物异能的外皮来进行战斗,而那挑战的多纳族战士脸上刺青标记被遮掩,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几级战士,又有什么能力。

    总之,这场战斗来得太突然,让他们完全没有准备。

    可是他们只能接受。

    冰和丁宁都想要上前接受挑战,被原战按住。

    那些人的目的明显是他,那多纳战士看的也是他,虽然他不明白他们怎么一进黑土城就被人盯上,但事情已经临头,想躲是绝对躲不过去的,他也不屑躲避。

    原战扔出了自己的白色骨牌。

    蛇胆主动承担公证人一职,把两人的骨牌收进自己的随身皮囊中。

    “这里不是比斗的地方,你们跟我来。”

    原战很想吃过饭再去,他不喜欢饿着肚子打架。

    严默了解他,从腰包里掏出一大块烤好的肉塞给他,又拿出几块肉给其他人分了。

    走在最前面的蛇胆并没有看到这一幕,但相信他不久就会知道。

    严默也不在乎,他以后要想在这座城中交易,必然会暴露他这个腰包。怕被枪?现在人都找上门来挑战他们了,被抢还不是迟早的事?既然迟早都是暴露,那也不必要一开始就遮遮掩掩。

    比斗自然有正式的比斗场,且非常方便的就在大棚屋尽头不远的地方。

    这个比斗场不大,场地大约只有三分之二个足球场那么大,看台有四层,全部用黑色巨石垒造而成。

    比斗只有一个规定,就是不准故意波及周围看台。

    听好,这是不准故意,如果你不是故意的……所以看台上看客们的生命只能由他们自己保障,没有人会为他们的误伤或误死买单。

    但就是这样,一看到比斗场升起了即将有比斗的旗帜,还是有大量人群从黑土城各个角落冒出,纷纷向北城比斗场涌来,其中不乏无聊的贵族,当然平民更多。

    原战等人看到这个比斗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妈蛋!比斗就比斗了,还要被人围观!

    严默在观察这个北城比斗场周围的地势后,忍不住想:黑土城的人还真会安排,把比斗场弄在闹市区——围观者众多气氛足,还可以顺便给黑土城居民增加点日常娱乐,且就在棚户区和贫民窟旁边,这样就算波及周围,损失也不大?

    当看到比斗场还卖门票时,严默彻底斯巴达了。他以为九原已经走在时代前端,却不知走出来才知道这个世界的发展并不像他想象的那般原始。

    不,应该说这是一个发展极不均衡的世界,有极为原始的蛮荒之地,也有发展已经进入类似封建社会的国土。

    卖门票也就算了,它还分档次,根据看台楼层不同,票价也不同。有座位、第一排且是正面的vip席一个元晶币一人。其他座位,则是用骨币支付。

    严默第一次看到骨币,据说这是九城统一的货币,基本由平民使用,通常一千枚骨币可以兑换到一枚一级元晶币。

    “参与比斗的战士会有分红吗?”特地留在外面参观学习的严默突然问道。

    “分红?”正要走入比斗场的蛇胆轻笑,“没有分成,只有奖励。赢的有,输的没有。”

    “有多少?”

    “三成,赢者能获得门票总额的三成。另外,观众扔下来的赏币也全部归赢家。现在这个场地小,你们名声也不显,如果你们这次比斗没死,下次挑战比斗来观看的人会更多。如果你们能引得某些大贵族的青睐,光是他们的打赏就足够你们整个部落过上一个饱食的冬天!”

    严默得到答案,不想再看蛇胆那张脸,转身就向他们的准备室走去。

    蛇胆看着这个老头背影,对他胸前一直鼓动的小东西很感兴趣,有一次他都看到那小东西伸出了脑袋,又被这老头用手指头推了回去。

    “大人。”一名战士接近蛇胆。

    蛇胆头也不回地问:“维瑟的人来了?”

    “来了,已经等在暗屋。”

    比斗场一间准备室内,九原几人都在。

    丁飞和答答仰头看着窗外,嘴巴张得大大的,他们还没有看过这样的比赛场地。

    看台上越来越多的人群让他们有点畏怯,答答甚至低吼了一声。

    冰抱着弓箭立在一边,神色阴沉。

    丁宁有点不安地来回走着。

    原战坐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正在折腾手中一株干巴巴的小草。

    “我以为我们是来看热闹的,现在却要先被别人当热闹看了。”严默走近原战拍拍他的肩膀,抬头也看向窗外。

    只是一个临时的比斗,没想到会来这么多观众,黑土城人是太闲了?还是平时娱乐活动太少?

    “桀桀!”九风终于从严默衣襟里钻出来,刚才那阵都憋死他了,他想飞出来玩,默默偏不让,还说坏人会抓他。谁能抓得住他,他可是天空的王者!

    严默叮嘱九风小心,黑土城可不是他们平时待的蛮荒之地,天知道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变态高手把九风抓了当宠物或异食。

    九风盘旋一圈,终究忍不住冲出了屋,默默怀里是很舒服啦,但睡了这么久他也想活动活动翅膀,顺便找点好吃的。

    “我觉得有点不对头。”目送九风飞出去的原战握住自家祭司大人的手。

    “我也觉得不对,那蛇胆出现的时机太巧。”至于那人长得那么像前世的他,这个可以暂时忽略不管。

    “有把握吗?”严默问。

    “我不知道那多纳族战士的能力是什么,而且我也不能使用控土能力,你说我有没有把握?”

    “我对你有信心!”严默往人手心里塞了一包种子。

    原战低头看种子,他以前也从没有用过植物来战斗,就是严默给了他种子,他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用。

    “这是雷神的口水。”

    原战一把握紧手掌,一上来就用这么凶残的植物好吗?

    但这时已经容不得他再思考用什么植物和方法来战斗,外面已经有人在大喊九原族和多纳族的名字,宣布比斗即将开始,要求比斗的战士立刻入场,超过三声梆子声,还没有入场则代表放弃。

    蛇胆没有出现在看台上,但他现在所待的地方可以让他把场中看得更清楚。

    银发银眉的维撒站在蛇胆身后侧,凝望着窗外面无表情走进比斗场的高大男人。

    “你看清了?就是他?他的神血能力是控土?”

    “是。”

    “你最好不要骗我。”蛇胆脸上仍旧带着笑,语气也仍旧温和,“我问过神殿侍者,这些九原人继承的是木族血脉,他们最厉害的战士只是一名二级控木战士。”

    “大祭司大人,我何曾对您说过谎言?我也不敢。”维撒慢慢地在蛇胆腿边跪下。

    屋中也有其他人,这些人都是蛇胆的亲信,在听到维撒叫出大祭司三字时,没有一个人表情有异动。

    蛇胆奖赏一般伸手抚摸维撒的头,手指拨开他的嘴唇插/进他的嘴里。

    维撒细细舔舐,不敢有丝毫怠慢。等会儿外面比斗达到高/潮时,他的嘴巴还要服侍更重要的东西。这是他的荣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服侍大祭司的机会,更别说能知道他的双重身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