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7章回30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看台上的人群在大喊大叫,激动地高吼着:“杀死他!”

    看客气氛异常热烈,这些平时没什么娱乐的黑土城居民最高兴的就是各大比斗场升起比斗旗帜,哪怕有可能被场中比斗的战士误伤误杀,他们也丝毫无惧,也许不是不惧怕,而是每个人都以为这种倒霉事不会落到自己头上,同时看到别人倒霉又会很高兴。

    随着一声吼叫,多纳族那名冠羽战士骑在一头威猛的熊形战兽上冲了出来。

    赤手空拳的原战在不大的场地中奔跑,准而又准地躲过多纳战士一次又一次攻击。

    场地不大,其实并不适合骑着战兽进行冲刺,但熊形战兽的优点本就不是冲刺而是扑击压杀,场地小,反而让敌人不好逃窜。

    “砰!”战兽扑杀落空,尖锐的爪子落到地上,发出坚硬的响声,被冻得宛如冰块的地面硬是被抓出两个坑。

    “你!有种不要跑!”多纳战士怒吼。

    原战才不理他,依旧满场地跑来跑去。

    看客们大喊:“杀死他!投掷长矛杀死他!”

    “嗖!”多纳战士真的投出长矛,可是长矛差一点点落在了原战后方。

    “吼!”多纳战士几次扑杀原战没有成功,大恨其过于滑溜。

    看台上叫骂声四起,大多数人都在骂原战不肯正面迎战。

    多纳战士不知是不耐烦这样继续绕圈,还是被看台上的气氛所刺激,他突然抱紧他的熊形战兽,熊形战兽也发出了痛苦的吼叫。

    严默双手抓紧窗框,紧紧盯着窗外。

    那多纳战士的身体竟然和他的熊形战兽逐渐融合,熊形战兽因此硬生生又拔高扩大了一圈,看起来异常魁梧和恐怖。

    此时,是谁都能看出这名熊形战兽的战斗力和攻击力会有多么强大。

    看台上发出了轰天的叫好声,“杀死他”的声音形成节奏。

    原战停住躲闪的脚步,眼睛不错地看着多纳战士的变化,似乎很惊奇,也似乎很感兴趣。

    “进攻啊!趁此机会杀死他!你还在等什么?”冰对原战大叫。

    丁宁也担心地对严默道:“那战士很强大。”

    严默什么也没有说。他后悔了,他不应该儿戏般让原战只能使用二级的植物异能,战斗中每个人都会使出全力,激烈的比斗随时随地都能丧命,他怎么能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猜测、为了减少一点麻烦,就把原战置于如此危险境地?

    希望原战不会那么傻,真的只使用植物异能。

    多纳战士与熊形战兽融合结束,变成三米高的巨熊怪向原战扑去!

    就在除了九原和某部分人以外,看台上所有人都认定原战必死无疑时,不大的比斗场地中突然生出了一丛丛褐绿色的植物。

    这个变化过于突兀,乃至于整个看台突然一静,但不到两秒,噪杂的叫喊声就重新淹没了整个场地。

    “你们看!那是什么?”

    “植物?灌木丛?”

    “那是一个可以控制植物的神血战士!”有见识的贵族看客叫喊起来。

    “那些植物能干什么?想把那熊怪战士绊倒吗?哈哈哈!”

    严默握住窗框的手放松,脸上也浮起了一丝笑意。

    这狡猾的家伙,还以为他不知道怎么利用植物战斗呢,原来他早就布下陷阱。庆幸的是,这里的人和那多纳战士都不知道这是雷神的口水!

    多纳熊怪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愣,他以前见过能让手臂变成枝条鞭子的种族,但还从来没有见过能让土地上长出大片植物的神血战士。

    这些灌木能干什么?表面连刺都看不到!

    多纳战士还算比较小心,他之前把投掷出去的长矛又拔了回来,这次他就抓着长矛去拨弄那些灌木,想看看它们有什么威力。

    灌木没有任何反应,既没有伸出根茎卷住长矛,也没有突然张开的大嘴吞掉长矛,只有断掉的枝干流出一点粘液,但这些粘液看着也没什么威力,他的长矛没有任何损坏。

    多纳战士放心了,他以为这些灌木只是那九原战士无可奈何下使出来想要拖慢他脚步的工具。

    对方已经没有办法再抵挡他了,否则他不会弄出这么无用的灌木。

    虽然这满场地的灌木有点多,几乎每个落脚点都有一丛,但多纳战士在测试后觉得没有危险,仍旧大无畏地再次迈开脚步去扑杀原战。

    庞大的身躯、巨大的脚爪几乎把整整一丛灌木全部踩断。

    厚实的皮毛让多纳战士的反应稍微迟钝了一点,他又冲进了另一丛雷神的口水。

    突然!多纳熊怪的身体凝固住,他的熊脸在扭曲抽搐,似乎在忍受某种无法忍受的痛苦。

    挤在窗口观看的答答和丁飞一起跟着龇牙咧嘴,表情都十分痛苦。他们都是不信邪的人,全都吃过雷神的口水的苦头。

    熊怪低头看自己身体,这才发现他的皮毛被腐蚀出一条条一道道像被烈火燎伤的伤口。

    多纳熊怪抬起头,猛地对原战大吼:“卑鄙!”

    我就卑鄙又怎么了?敢情你二合一就不卑鄙?原战站在不远处,对熊怪勾了勾手指,来啊。

    熊怪怒吼,不顾身体上的伤口,勇猛无畏地向原战冲去,他要杀死这个卑鄙的家伙!

    原战灵活地在仅有的一点点空地中飞快穿行。

    熊怪体积大面积大,几乎每次落脚都会踩入雷神的口水中。

    “嗷!”答答佩服地叫,太勇猛了,竟然敢这么践踏雷神的口水。

    丁飞跟着摩擦自己身体,总觉得跟着浑身痛起来。

    冰和丁宁也都十分无语,这才是真勇士啊!

    随着场中灌木被践踏得越多,熊怪身上的伤口也在增多。

    原战拧头,说真的,他也有点佩服起这只大熊怪了,竟然能在雷神的口水腐蚀下坚持这么长时间。

    不过,以他自己的忍耐力推测对方,他觉得对方再能忍也应该差不多了。

    果然!就在熊怪再次扑击原战时,才扑到一半,他突然就像忍无可忍般发出了震天的痛吼声:“……啊啊啊——!”

    “噗通!”熊怪倒下了。

    这一倒下,他更惨,接触到的雷神的口水的面积更大,这下不止下半身,他几乎全身都沾到了可怕的雷神的口水的汁液。

    熊怪在灌木丛中疯狂打滚,这种痛苦简直任何种类都无法忍受。

    原战此时想要杀死熊怪很简单,但是他没杀,他不但没杀,他还让场地中的雷神的口水全部由盛至枯,收了种子后就往场地中央一站。

    严默奇怪他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立威机会,可是转念一想,他便明白了。原战那小子八成嫌弃这种战斗方式不够震慑人心,也就不稀罕用这种方式杀死敌人。相反熊怪疼得时间越久,看到的人也就越发明白九原人不好惹,这样反倒比直接杀了立威更有效。

    熊怪还在疯狂打滚,痛苦哀嚎。

    他想攻击原战,可他疼得连站都站不起来。

    看台上的看客被这个变化惊呆,刚才那熊怪明明都要赢了,那时任谁来看都是熊怪赢,但是……但是偏偏就是这个几乎一招未出、光跑来跑去的九原战士赢了。

    不对,人家也出了一招,就是让场地中长满了那种褐绿色灌木。

    俗话说的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看台上也有一些人在彼此低语。

    “你有没有看清那九原战士的闪避动作?”

    “呃,他跑得挺快。”也就是这位没怎么看清。

    “不但快,还准确。每次他都像是要被多纳战士抓住,但每次都差了那么一点,可多纳战士却被他带的一直在踩踏那些灌木。”

    “你是说……”

    “也许他的神血能力不高,但他的本身武力并不低。一个武力强大、对战斗很熟悉的战士,再加上神血能力,我们看来要多一个对手了。”

    “这就成对手了?不过长点植物而已,那多纳战士也是没有提防,如果事先提防,用远战或者火攻就可以杀了那九原人。我倒觉得多纳战士的能力更可怕,这种怪物近战几乎无敌。”

    “不,我觉得那九原人不会这么简单。”

    “你也太看重他了吧?”

    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突然道:“他太冷静。”

    “嗯?”他的同伴听不懂了。

    “能在战斗中还保持如此冷静的战士只会因为两点,第一,自信。第二,有把握。”

    “可是战斗中不就是应该保持冷静吗?”

    “是,但也不应该一点紧张气息都没有。”

    随着看客们的高喊,比斗裁判冲出来,一指原战,手臂猛地高举。

    “哄——!”大量的喝倒彩声响起,这个比斗完全出了人们意料之外,而且一点都不精彩。

    什么?看到冬天长植物很精彩?

    拜托!他们是来看漫天飞血、来看痛苦惨叫、来看互相对砍扑咬厮杀断臂飞头的好吗!

    这种精彩完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他们又无法切身体会多纳熊怪的痛苦,在看台上的看客看来,这场比斗更像是多纳熊怪的自我表演——先勇猛,再冲刺,然后就莫名其妙嗷嗷叫着跌倒打滚了。

    喝倒彩声不止送给原战,也送给那名还在满地打滚的多纳熊怪。

    裁判一表示比斗结束,早就按捺不住的多纳战士全部冲了出来。

    严默也带着冰等人来迎接原战。

    多纳战士不服,有人当场扯下自己的骨牌想要和原战再战一场,那多纳熊怪艰难地发出怒吼,阻止自己的族人再干傻事。

    “头领,到底怎么回事?”多纳战士想向自己的头领问个清楚,可是他们的头领已经疼得连控制自己的战兽都无法做到,他被迫和战兽分/身了。

    但一人一战兽谁也没有更好过一点,那熊形战兽竟然疼得捧着脑袋往场地墙壁上撞——它竟然宁愿寻死也不愿再受这个痛苦。

    严默其实很想让那故意挑衅他们的多纳战士和熊形战兽疼死算了,但是!

    被逼着做烂好人的老头严脸上浮起慈祥仁和的微笑向多纳战士走去。

    “老头!站住!你要干什么?”多纳战士拦住他。

    严默不以为意,“让我看看他的伤势,你们想让他和他的战兽疼死吗?”

    多纳战士不相信他,可是他们带出来的人并不能医治同伴的伤,还弄得同伴更加痛苦。

    原战等人看严默过去,也都跟了过来。

    “你是谁?”

    “我是九原的大巫。”

    一听是九原的大巫,多纳战士更不愿意他接近自己的头领。

    严默很不爽,心想当我愿意为你们治疗吗?如果你们再拒绝,我就走了,反正我已经尽到义务,指南那混蛋也罚不了我。

    也许那多纳战士太疼了,疼到这时有人说可以帮他解决痛苦,他愿意尝试一切的地步。

    “让、让他过来。”

    见头领开口,多纳战士只好让开道路。

    严默没有先去救那名多纳头领,而是先走到了那只熊兽身边。

    发狂的熊形战兽没人敢靠近,看严默竟然先走到那头大熊身边,多纳人全都张大了嘴巴。

    有人在心中幸灾乐祸等着看那老头倒霉,有人还算心地不错忍不住就喊了声:“不要过去!”

    就连那头领也在心中大骂严默犯蠢,正确的顺序难道不是应该先治疗他,等他好了去安抚发狂的熊兽,然后再对其进行治疗吗?你一上来就要动熊兽,到底是为哪般哦!就没见过这么愚蠢的大巫!

    严默在所有多纳人紧张无比的目光中对那只狂躁中的熊兽伸出了手,九原人太相信他的能力,没人感到紧张。

    “嘘,不要怕,我是你的朋友,我来帮你解除痛苦,相信我,孩子。”

    “吼!”熊兽转头,眼中含泪,它好疼!想咬人!

    可是这个人的手掌像是有魔力,摸到哪里,它哪里就不疼了。

    严默手掌中捏着唯一可以治疗雷神的口水的鹅卵石,在熊兽的伤口处轻轻滚过。

    “呜——!”熊兽一开始很紧张,还对严默非常威胁的吼声,但后来它就发现这人真的在帮助它,而且它还能听懂这人在说什么。

    “呜呜。”痛,好痛!摸摸,要摸摸。熊兽发出低喃声,四肢着地,放松身体让严默给他治疗。

    “乖孩子,很好,就是这样,一会儿就不疼了。”严默嘴中说的不是通用语,而是他前世的母国语。他的沟通能力能让他想让谁听懂就让谁听懂,不想让别人听懂,他就说别人听不懂的语言。

    多纳人下巴掉了满地。

    看着九原的老大巫一边念咒,一边用手掌抚摸熊兽,那发狂的熊兽不但没一巴掌把他打到旁边,还一副被打的小孩子见到家长似的委屈地哼哼上了。

    而那老大巫竟也像是安慰自家孩子似的,轻轻抚摸着他,用他们听不懂的咒语和熊兽说话。

    奇异的,多纳战士竟然觉得这一幕看起来十分……温馨?呃,他们的大巫好像就没有这么和蔼,虽然他也会帮他们和战兽疗伤,但那些熊兽会更怕他们的大巫,而绝不会和大巫这么亲昵。

    “他是谁?”一名多纳战士忍不住问。

    丁飞骄傲地道:“那是我们的大巫,我们的大巫最好、最善良了!”

    多纳战士磨牙:我知道他是你们大巫!我只是惊讶这样一位厉害的大巫竟然真属于你们九原,你确定人不是你们半路从哪个兽化部落劫来的?

    蛇胆从暗屋里出来,站在附近已经有好一会儿。

    一场战斗结束,他还是没有办法分辨那名九原战士是不是就像维撒说的控土战士。

    虽然他认为维撒不敢跟他说慌,但他从来不会完全相信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有着很大野心且为了变得更加强大而不惜把自己的自尊全部放到他脚下的人,偏偏这人还有点头脑,这令他更不会把他视为心腹。

    可是维撒又何必说谎?

    如果维撒想借他的手教训那曾俘虏和打败他的九原人,完全没必要说那叫原战的战士的神血能力与控土有关,因为他会知道说谎欺骗他的后果会有多可怕。

    如果维撒说的是真的,那九原大巫为什么要在神殿说谎,他又怎么可能在神殿的黑雀香中说谎?

    而他也确实从那叫原战的战士身上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能量。

    现在他又亲眼看到那苍老的九原大巫竟然能安抚受伤发狂的多纳熊兽!

    九原人,住在黑水河尽头?呵呵,看来他得找人好好打探打探这个部落了。

    在严默治疗安抚好发狂熊兽,起身去医治那多纳战士头领时,蛇胆推开人群,走到原战身边,“恭喜,你们赢了。”

    原战转头,看到了蛇胆手中的绿色骨牌。

    “凭这个骨牌,你们可以住更好的房屋,等会儿我就让人给你们安排。”蛇胆手指勾住原战伸过来拿骨牌的手,指尖从他手腕脉门的敏感处轻轻划过。

    原战手一翻,用骨牌隔开蛇胆的手指,淡淡道:“不用,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就很好。”

    “我看你们没有带奴隶,等会儿我会送几个女奴过去。我不喜欢别人拒绝我,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开口。”蛇胆完全无视原战的拒绝,左边脸颊还笑出了一个小酒窝。

    原战想到严默似乎很喜欢酒窝男——喂,到底谁喜欢?突然就很讨厌眼前的蛇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