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8章回30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好巧不巧地看到蛇胆对原战露出的那个“可爱”笑容,顿时一阵恶心。

    “阿战,既然是蛇胆大人的好意,那就收下吧。”严默在丁宁的搀扶下走到原战身边,蹲着给一人一兽治疗可是很累的。

    原战“嗯”了一声。

    蛇胆目光转移到严默身上,看来这名战士很听这老大巫的话?

    严默一看原战手中骨牌,装作不经意地问:“只有绿色骨牌?白色的呢?”

    蛇胆道:“你们有了绿色骨牌,白色已经不需要。”

    严默摇头,“可那是表示我们身份的骨牌,神殿的侍者大人说了,骨牌一定不能丢。绿色是我们赢来的,但白色的也不能少。”

    蛇胆很想说有了绿色骨牌,白色就是多余,但他懒得跟一个老头子废话,加上白色骨牌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随手就把那枚白色骨牌抛给原战。

    原战当下就把白色骨牌交给严默保管。以他对自家祭司的了解,默开口要这白色骨牌肯定不只因为他说的那个理由。

    到此,九原人一行回去百部营的大棚休息。

    蛇胆转去探看多纳族人,他要看看九原那老大巫的治疗手段有多高超,竟然能让刚才痛苦得满地滚的人才这么会工夫就不再嚎叫。

    回去的路上,不少人都在看他们。

    其中不乏一看就是其他下城或部落的战士,九原已经引起一小部分人的注意。

    “不会再有人来挑战吧?”丁飞嘀咕。

    严默笑,“不会,除非有人不想再要脸面。就算有挑战,也要等明天以后了。子明,麻烦你去请你们浩长老来一趟,就说我有事请教。”

    子明得了吩咐离去。

    冰走到严默侧方低声道:“不如我和丁飞他们出去转转,顺便打听一下那个蛇胆到底有多大权力。”

    “不。”原战耳朵尖,听到这个建议后当即摇头,“今天等会儿谁都不准再外出,一切等明天再说。”

    冰虽然不喜欢原战,却不会反抗他的命令。

    严默也沉吟一会儿说道:“我们一直在赶路,且一来就和别人比斗,大家就算还有力气也都疲了。今天我们需要好好休息,我带的鲜肉和蔬果都还够,这两天大家最好也不要分开行动。”

    原战从旁握住他的手,补充:“消息方面可以先从大奥族那里获得。”

    手指冰凉,原战赶紧给老头严搓揉冻僵的手,一边问:“怎样?”

    “什么怎样?”刚问出口就看到男人不满的目光,严默秒懂,立刻表扬道:“不错,第一次发挥很理想,望以后再接再厉。”

    原战看他那敷衍的样,搓揉的力气便大了点,偏头跟他低声道:“我看过,那大棚里还有一个小房间,晚上你和我睡那里。”

    “喂,这城中险恶,你还有心思想这些?”严默给他搓疼了,想把手收回来,但被对方攥得死紧。

    “你知道原因。”

    我一点都不知道原因!

    冰在一边看原战一点不给他和祭司说话的机会,甚至想着法子不让严默看他这边,心中对他更是不耻。

    原战才不管冰心里怎么想,他恨不得他的祭司大人时时刻刻都看着他,眼中也只有他。

    “咦?九风不在你怀里?”

    “他嫌闷,飞出去玩了。”

    因为有了一个地龙的缘故,等他们回去时,大棚内的温度比他们走时上升许多。

    严默等人一进来就直喊暖和。

    没多久,大门被敲响,浩长老和几名大奥人来了。

    “呵!你们这屋可真暖和,跟你们这儿一比,我们那儿就跟冰窟窿一样。”浩长老一进门就感叹,其他几个大奥人也惊奇这屋里的温暖。

    “我们点了火堆。”丁宁没说地龙的事,笑着把浩长老几人迎进来。

    严默靠坐在墙壁上没有站起,等坐下来他才发现他今天到底有多累。

    浩长老就算只冲着严默的年纪也不会让他站起来迎接,何况他还十分尊重严默,当下主动走到他身边,与他问好。

    原战负责主提问,浩长老主回答。

    “你说我们赢了一场比斗反而会带来更多比斗?”严默皱眉。

    “对。一直到选拔正式开始前,你们都不会得到安宁。”

    “蛇胆这个人你了解吗?”原战接过问题。

    浩长老摇头,“我们从没有和这个人接触过,以前我们住百部营时也只看到过另一名管事者蛇三。”

    “能帮着打听一下吗?”

    “当然。”

    “小心点,那蛇胆不好惹。”严默叮嘱一句。

    浩长老给了一个让他安心的微笑,“我们会小心留意,不会让那位大人发现。”

    双方谈了一个多小时,浩长老才再次带人离开。

    大奥人走后没多久,丁宁几个正在弄晚饭时,四名年轻貌美的女奴和足够烧三天的柴禾被蛇胆送到了门外。

    原战甩手就把四名女奴全部交给冰安置,冰这个残忍的,直接把四个女孩子往隔壁空屋里一关,给她们留了足够燃烧一夜的柴禾就不再管他们。

    但是那四个女孩既然能被蛇胆特地送来,也不是那种会乖乖待在屋中睡觉的老实人。

    她们交替着从小房间里出来,不敢找看起来严厉冷酷的原战和冰,就去骚扰比较好说话的丁宁丁飞。

    一长相甜美的女孩抢着帮助丁飞烤干潮湿的衣裤鞋袜,却不知怎么惹怒了答答,被答答随手推了个跟头。

    女孩“哎哟”一声倒在地上,正好倒在原战脚边。

    因为有这四个女奴在,原战不能使用控土能力,只能让严默坐在他怀里——人严默严辞拒绝了,但有人就是不听,还使出了无赖手法,把人困在怀里不让跑。

    严默“年老体衰”挣不过他,只好拿男人当靠背椅,让首领大人侍候。

    原战抱着个老头竟然还抱出了情趣,喂水喂食不算,还把手伸到人衣服里美其名曰帮助按摩。

    而那女奴很不幸,抬头就看到颠覆她整个人生观的一幕:那个高大可怕的战士在低头啃咬银发老者的耳朵。

    女奴发誓,她还看到那战士把舌头伸进那老者的耳朵里了!手还在摸老者的胸膛!

    而这么有违她常识的一幕,整个屋里除了她,竟然没有一个人感到奇怪。

    那可是一个强壮年轻的战士在“玩弄”一个老头!

    难道不该是反过来吗?至少她以前看到的都是老头玩弄年轻人。

    哦,母神在上,就是反过来她一样无法接受,无论是贵族老头、高阶战士,还是神殿里那些老得牙齿都掉光的神侍,他们就算玩弄也会找年轻漂亮的女孩,就算找男孩也会找年龄更小、看起来更漂亮可爱柔软的,而绝不会是像原战这样的狰狞硬汉。

    女孩不知道是不是惊呆了,趴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被女奴占了唯一一个多余房间的原战原本就看这些女奴不顺眼,现在更不爽:你老盯着默什么意思?想勾引我的祭司吗?

    “滚!”

    女孩身体一颤,连滚带爬地向离原战最远的地方爬去。

    等女孩被冰赶回小屋,她把自己看到的事跟其他三个女孩说了,可那三个女孩都不相信她。

    其中一个长相最为艳丽、身体也最为曼妙的女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站起身轻声道:“我们必须侍候好客人,否则蛇胆大人会发怒的。”

    其他三个女孩听到蛇胆的名字都不禁颤抖了一下。

    艳丽女孩披散长发,把简陋的皮毛脱下,上身赤/裸,下/身只围着一条紧紧裹着臀部的裹身裙,袅袅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其他三个女孩互看一番,也都脱去衣服,跟那艳丽女孩一般打扮,鼓起胆子走出去勾引和服侍外面的男人。

    艳丽女孩的出场让几个小的看得目不转睛。但她的目标不是丁宁丁飞等人,而是这个屋里地位最高的男人,也就是原战。

    原战在侍候他家祭司大人的时候就已情动,如果他的祭司不是那么强硬地拒绝他的话,他现在已经抱着人到一边快活去了。

    于是,艳丽女孩也看到了让她难以置信的一幕:这里地位最高,看起来也最强大的战士竟然真的抱着一名老人,且还一看就是情/欲上脸的模样。

    这、这怎么可能?!艳丽女孩想要揉眼睛。

    这是假的吧?也许那老人并不是真正的老人?或者他连男人都不是?

    艳丽女孩一边想一边接近原战,很快在他腿边跪下,伸手去抚摸他的手臂,并用自己饱满的胸部有意蹭着他的手臂。

    其他三个女孩也在此时走了出来,一名身材丰满的女孩也走到原战身边,在他另一侧跪下,这位更直接,伸手就去摸原战大腿。

    另外两个女孩则选择走向冰和丁宁。

    “冰!”原战一点不温柔地推开两个女孩,脸色冰寒,“我记得我已经把这四个女奴交给了你。”

    冰也没想到这些女奴竟这么大胆,明明已经叮嘱过她们不准走出她们的房间,可是这四个女孩不但一次又一次以帮忙的借口出来,这次更是直接上挑逗,是不是他们对这几个女奴的态度太温和了?

    冰冷着脸站起来,抓起一个女奴的胳膊就要把她往门外拖。

    那女奴吓得大叫,“大人!不要!求您不要赶我走,我会被蛇胆大人打死,求求您!您要我做什么都行,不要赶我……大人!”

    严默被迫开口:“不用扔出去,我们要是把人就这么扔出去,蛇胆那人大概不会管这几个女孩的死活,你们总不想明天早上起来看到门口多出四具冻僵的女尸吧?”

    看严默为她们开口求情,那四个女孩立刻一起哭了起来,哭的样子还都很美丽。

    冰扫视这四个女人,对上严默的眼睛,不太赞成地道:“这四个不是普通女奴,不能留。”

    严默抓住原战依然在他胸前溜去溜去的贼手,尽量保持声音平稳地道:“把她们关到隔壁的小房间里,如果她们再敢自己跑出来,就把她们扔出去。”

    冰看祭司主意已定,没有再多话,“是。”

    艳丽女孩突然扑上来想要抱严默的脚,“大人,让我们侍候你们吧,如果我们做不到,蛇胆大人会把我们活活打死!”

    原战正要踹开她,被严默阻止。

    严默看向女孩,脸上没有笑容地道:“蛇胆大人会打死你,我们一样会,如果你不听话,我的战士现在就会打死你。”

    艳丽女孩吓到了,跟其他三个女孩一起被赶回隔壁小房间。

    等回到小房间,其他三个女孩都在瑟瑟发抖并赶紧穿上皮外套,艳丽女孩也一样,但她的表情却和其他女孩不同。

    艳丽女孩脸上有不甘,有被羞辱的气恼,还有一丝发现大秘密的得意。

    一夜无话,安排了轮流执守后,严默六人都挤在一个大屋里睡了,九风也在大家入睡前飞了回来。

    因为铺盖带得足,又有地龙,大家都没有冻到,睡得还算不错。

    随着九风早上精神气十足的“桀桀”叫声,严默等人在黑土城的第二天生活也就此拉开帷幕。

    大门一打开,一股冷风灌入。

    开门的答答打了个激灵。

    “这里是九原人的住处吧?你们的老大巫在吗?”陌生的声音。

    “嗷?”

    “我们是黑水部落的人,昨天在比斗场,我们看到你们的大巫巫术很厉害,而我们这次出来,族巫并没有跟着一起来,可我们的族人受伤了,很严重,我们元晶币不多,但我们带了一些其他东西,如果你们的老大巫可以帮我们的族人疗伤,我们可以进行交易。”说话并不是特别通顺的男人又着重加了一句:“会让你们满意的交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