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9章回30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听到说话声从屋里出来。

    门外小雪飘飘,一群衣着比他们还要简单质朴的人正冒雪站在门外。

    屋外的人看到严默眼睛一亮,“大巫!我们是……”

    “我听到了。”严默打断他,“伤者在哪里?”

    哎?不是拒绝?黑水部落的人大概没有想到这位老大巫会这么好说话,竟然一时愣住。

    “你们不是来找我治疗你们的伤者的吗?如果不是……”严默转身欲回屋。

    说话的男子吓一跳,伸手就要来抓严默,“大巫,等等!伤者在我们屋里,请大巫跟我们去。”

    “啪。”一只手打开男子的手,并顺手把严默落下的布巾重新缠到他脖子上,又把骨棍塞进他手里。

    男子被打开手先是一惊,等他发现打开他手的人就是昨天参加比斗的高大男子,眼中当即流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脱口就道:“你动作好快。”

    原战打量对方一番,“想让我们大巫动手?你们去把伤者抬来。”他没说不让严默治,谁让他的祭司有祖神盯着。

    “他伤势很重,不能动。我们就住在前面,很近。”男子指指对面不远的一间大棚屋。

    昨天刚有人挑战,今天一大早就有人说要让严默去疗伤,原战怎么放心?只坚持对方把伤者抬来。

    黑水部落的人很为难,反复说伤者不能动。

    严默拍拍原战的手,“我跟他们去,如果那人伤势很重,不懂怎么搬抬确实不宜挪动。”

    黑水部落的人也看出原战的担心了,当即道:“我们没有坏心,就是想你们的老大巫帮助治疗我们的人,你们可以一起来。”

    原战还有疑问:“黑土城没有治疗的祭司吗?他们的神侍不能疗伤吗?你们为什么不去找他们?”

    黑水部落的人窘迫地抓头,吭哧道:“那个、那个……”

    另一人推开说话的人,直接道:“因为我们没有多少元晶币,而且我们部落并不强大,神侍来也只会是年轻的。”

    窘迫的人点头,在一旁附和道:“年轻的,不行。”

    严默摸摸冰凉的鼻头,心想如果自己还是原来那副少年的模样,不知道黑水部落的人还会不会找上门。

    原战还想问问黑水部落的人能交易什么,严默担心指南惩罚,就表示先去看伤者。

    黑水部落的人一听严默同意,生怕他反悔似的,连忙簇拥着他往对面他们的大棚屋走。

    原战搞不清楚这是不是阴谋,也跟了过去。冰几个也要跟上,被原战施了个眼色,冰停住脚步,最后只有丁宁一起跟了过去。

    冰转身回屋,恰巧看到那四名女奴从里屋出来,两个女奴走向丁飞,问有什么事让她们做,而另两名女奴则在有意无意地撩拨着答答。

    冰在心中冷哼,这几个女奴长相好,又年轻,手脚都不像做粗活的样子,说话做事都像在撩拨男人,他在原际和九原都没见过类似的女人,所以他才说这几个女奴有问题。

    真正的女奴别说撩拨男人,她们都恨不得躲男人远远的。好吧,此时的冰还不知道世上有一种女奴专门调/教出来就是侍候男人的,他不知道的事还很多,而黑土城和今后的所见所闻将会给他打开一扇扇新的大门。

    冰看到答答伸手去摸那个长相甜美的女人,正要呵斥,就见丁飞一巴掌拍在答答后脑勺上,又顺手把一个大木桶塞进他怀里,“去打水!”

    答答看看那个引导他去抚摸她的女奴,再看看正在忙着烧煮雪水灌进水囊里的丁飞,抬起自己的手看看,突然伸手摸了把丁飞的屁股,又把靠近丁飞的两个女奴推出老远,然后不等丁飞骂他,就抱着木桶飞跑出屋了。

    女奴们都要气死了,这几个九原人到底怎么回事?她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对她们一点不动心的男人。以前蛇胆让他们侍候的男人,看到她们不说立刻压倒,也会把她们扯进怀里揉揉捏捏,更不要说她们主动勾引。

    其实女奴们不知道,就是因为她们主动勾引,才会把九原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单纯男人都给吓住,认为她们肯定有问题。否则看她们长得这么好看,丁飞几个就是不上去献殷勤,也会很照顾她们。

    黑水部落的大棚屋比九原的大,但进去后要冷得多,哪怕点了火堆,屋里也没有多暖和。

    几名奴隶还在忙着修补墙壁上的一些缝隙,用干草和泥把那些缝隙抹平堵上。

    屋内很暗,严默适应了一会儿里面的光线,把目光落到了离火堆很远、躺在屋内一个阴暗角落的人身上。

    那人身体雄壮,躺在兽皮上,手脚都被捆住,连嘴巴都被兽皮塞住。他的身边有两个族人按着他,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忧心目光。

    屋内的人看到大门被推开很紧张,有人甚至抓住了武器,等看到是自己的族人才放松下来。

    严默和原战静静地把这些都看在眼里。

    请他们来的男子手指被按躺在兽皮上的人,很难过地解释道:“我们前几天来的,路上我们在一个山洞休息,没想到那洞里有很多飞鼠。我们的族人就是被那些很大的飞鼠咬伤的,他当时伤得不重,还能走路,我们也带了草药,但来到这里没多久他就不行了,还……变得很古怪。”

    飞鼠?住在洞里?是蝙蝠吗?严默猜想。不过很大的飞鼠到底有多大?

    严默好奇,问了出来。

    黑水的人比划,根据他们张开的手臂看,那些飞鼠确实很大,感觉跟成年猫都差不多,张开翅膀更大。

    原战拉住严默,不让他接近患者。他总觉得这事有问题。

    都已经来了,除非黑水的人不让他们治疗患者,否则他就不能走。严默摇摇头,轻轻推开他,走到那名患者身边蹲下。

    “呜呜!”患者摇晃着头颅,眼睛瞪着严默,表情十分恐惧。

    “他脸上是咬伤?”严默看到患者脸上缺了块肉,左耳也被撕没了。伤口没包扎,只用简单的黑色糊糊覆盖着。

    “是。”黑水的人赶紧回答,“他受的伤不算最重的,其他人都好了,可就他……”

    “他被咬伤多久了?”严默拨开患者眼皮看他的眼睛和瞳孔,再看他的嘴唇,心中已差不多有数。

    “呃,大概有五六天。”

    “他变成这样有多久?”

    “四天。我们进城后当天晚上他开始说不舒服,然后就……”

    严默又问:“他是不是像发疯一样想要咬人?还怕光怕水?就是渴得不得了也不敢喝水?”

    原战下意识就觉得不妙,总觉得他好像听过同样的病症。什么时候?为什么他会觉得不妙?

    “对!就是这样。”一听严默说对症状,大棚屋内所有黑水人都激动了。

    “那些飞鼠呢?你们有没有带出几只?”

    “没有,那洞里飞鼠太多,我们只好从那洞里退出,另找了地方休息。”黑水人很沮丧。

    “只有他一个人有这样症状?”

    “是。”

    严默在心中沉吟,根据病患的症状和黑水的人描述,这人患的很可能就是狂犬病。

    如果真是狂犬病,他也没办法。就算他现在手头上有狂犬病疫苗都没用,狂犬病一旦发病在他前世都是没有办法治疗的难病之一,更何况他连疫苗都没有,利用针灸等方法只能让病人不那么痛苦。

    原战终于从记忆中挖掘出他想要的信息,脸色顿变:“这是兽神的诅咒!不要靠近他,被兽神诅咒的人咬伤,你也有可能会被兽神诅咒!”

    原战一把抓住严默,硬是把他从病人身边拖到一旁,脸色也因愤怒变得狰狞无比,“黑水部落的人,你们竟然让我们的大巫来看受到兽神诅咒的肮脏者!”

    黑水人脸色大变,最先来找他们的男人窘迫地道:“我们不是……我们……”

    “我要和你们挑战!你们这些混蛋!”愤怒至极的原战扯下绿色骨牌就要往地上扔,这些混蛋果然在阴谋暗算他的祭司!

    严默一把抓住他的手,“等等!”他觉得这些人不像是蛇胆搞的阴谋。

    窘迫的男人也匆忙解释道:“我们不是想要害你们的大巫,我们真的是看他……”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原战死活不让严默靠近那个患者。

    他小时候见过一个被兽神诅咒的人,脖子被狼兽咬伤,没当场死掉,可后来却突然发疯,被制服后也是怕光怕水的不得了,没几天就死了。老祭司当时把这人和他住的帐篷都烧了,还把被他咬伤的人关到山洞里,直到确定他们没事才把他们放出来。

    但那几个人中有一个人在那年的冬天也变得和被兽神诅咒的人一样,不过他没有发狂咬人,只身体不能动,没几天也死了。那年冬天很缺食物,但老祭司都不敢让大家吃他的肉,只能烧了。

    黑水人尴尬,沉默,彼此互看。

    原战冷笑,“怪不得你们敢让其他部落的大巫来看你们的伤者,你们是不是想把兽神的诅咒传给我们?”

    “不是!”

    “黑土城竟然允许你们暗藏了一个受到兽神诅咒的人?”

    “他们不知道。”

    “那你们就不怕我们说出去?”原战越说越不相信这些黑水人。他也不信黑土城的人会不知道黑水人藏了一个受到兽神诅咒的人。

    “我们可以和你们交易,我们有一些你们肯定会想要的东西,只要你们不说……”

    “黑水人,我记住你们了!”原战拉着严默就走。

    “等等!”黑水人急了。他们真的只是想看看昨天能安抚狂熊的老大巫是不是也能驱除兽神的诅咒,他们没说是他们不好,但他们也真的不是想要把兽神的诅咒传给别人。

    口拙的黑水人越急越说不出话,只能挡住大门不让两人离开。

    原战眸中射出狠毒的光芒,“你们想要和我比斗?”

    “不是!”窘迫的男人大冷天急得一头汗,“请你们不要说出去,黑土城的人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们说出去,我们这个族人会被烧死,我们也会被驱逐出黑土城,以后黑土城说不定还会让我们上贡更多甜杆。”

    甜杆?严默脚步顿住。

    原战才不管黑水部落的人怎样,凡是想坑他祭司的人都该死!

    “你们不能走!”黑水人挡住大门,“你们必须答应不会把这事说出去!”

    “滚开!”

    黑水人后悔了,他们不该那么贸然地去请人,现在不但惹怒那大巫的战士,还有可能暴露他们被兽神诅咒的族人。

    原战看黑水人这样也有点相信他们不是蛇胆派来的,但是黑水人让他的默去治疗被兽神诅咒的人仍旧让他觉得不可原谅。

    严默虽然无法治疗狂犬病,但他对甜杆很感兴趣,再看黑水人形于颜色的焦急表情,他拉住原战,对黑水人道:“那个人是不是对你们很重要?”

    黑水人一起看向那个去找严默的男人。

    男人用力抿唇,几次之后,终于点头。

    原战突然问:“那人是你们的头领?酋长?”

    黑水人脸色再变,这真的是一群不善于掩饰自己表情和心情的老实人。

    严默好奇,转头用眼睛问原战:你怎么看出那人是他们的酋长?

    原战手指在脖子间比划了下,严默想起那人戴着的项链,恍然大悟。的确,那人的项链最复杂,而且生病发狂都没有被摘下,这就说明那些配饰不能轻易摘下。

    黑水人承认了,“没错,那是我们的酋长,我们不能失去他。如果你们的大巫不能驱除兽神的诅咒,也请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们可以给你们甜杆。”

    “你说的甜杆能不能给我看看?”严默急于求证黑水人口中的甜杆是不是他想的那个。

    “如果你们答应不说出去。”

    “放心,你们没有害我们的意思,我们也不会随便乱说。如果你们的甜杆是我曾经见到的那种植物,我甚至可以让你们的酋长走得舒服点。”

    “大巫,您真的没有办法帮助我们的酋长吗?”那黑水人可怜兮兮地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他有返魂丹,但他实在不想为了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就用掉那么宝贵的返魂丹。反正狂犬病一旦发病就不能治疗,想来指南也不会……等等!以指南的尿性,在他手上有返魂丹的时候,他如果不治好这个人会不会依然被当作见死不救?

    见死不救好像是罚十点?增加十点人渣值和一次小惩罚,比起一颗返魂丹,他宁愿选择后者。

    可是指南的惩罚会不会让他也得上和狂犬病患者一样的症状?比如十天惧水惧光还咬人?

    哼,指南那牲口十有八/九会干出这种事!

    但要他使用返魂丹,他又真心舍不得,还有什么其他方法可以治好这个人?

    严默一拍脑袋,他的思维再次被局限了,他以为自己的医术肯定不能治好狂犬病,却忘了他现在的医疗手段不止他前世所会的医术。

    指南不是给他启动了什么信仰点数统计吗?还奖励给他信仰点数的初级使用方法。

    指南好像说那信仰点数能用来自救加救其他生物?哎呀,他光记得信仰点数可以减少人渣值,想多累积一点,却因为自己懂医而忽视了它的其他作用,这真是太不应该了。

    “阿战,我需要和兽神沟通,不要让别人靠近我。”他要赶紧去看看那个信仰点数初级使用方法,自从得到这个,他还没仔细翻看过。

    听到这句话的人一起看向老头严,黑水人眼中更是迸射出强烈的喜悦和希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