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0章回31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信仰点数初级使用方法说白了就是消耗信仰点数来达到使用者目的的一本指南。

    严默一开始还以为就是拿点数当钞票用以换取某种物品或能力,可仔细看下来却发现这更像是一本锻炼功法,而且与精神力的锻炼相辅相成。

    想要使用信仰点数,他首先就得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

    他当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睁开眼后他就看到一片不大的漂浮在黑暗宇宙中的荒芜土地,土地中央有一座石屋和一株长满了木针像是松树又不是的褐皮树。

    他一个跨步就来到石屋前,很熟娴地推开门,门内是他小时记忆中最熟悉也是最安心的场景。

    他师父传给他的药房,也是他得到的第一个不动产。

    药房很大,排放着一列列顶到墙顶的药柜。药柜都是木制,颜色是用久了的暗红。

    他的精神世界刚建立时,这个药房只有大概不到八个平方米,里面还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外面的褐皮树也一副营养不良的低矮模样,就连脚下的荒芜土地也很小。

    而如今,随着他的精神能力提到六级,这间药房已经扩大到三百多平米,外面的褐皮树也长大,加下的土地也比一开始扩大了六倍。药房里更是多出了一列列药柜,还有各种配药的工具,包括案台、桌椅,甚至还有一张休息的木塌。

    一切都跟他上次进入时的记忆中一样,除了这间石屋里竟然又多出了一扇门。

    门上挂着一张布帘,布帘是那种最朴素的蓝色染布,上面绣着中药之王的甘草图。

    门帘对面有什么?

    严默走到门帘前,掀开,探头往里看了一眼。

    他看到了漫天飞雪,地上却药草茸茸花开繁盛。各种气候和生长条件苛刻的药草全部混长在一起,还长得异常茂盛。

    雪花没有一片落在地上,全都在空中飞舞。

    有人数过雪花吗?

    他不用数,只看到这漫天飞雪就下意识知道一共有多少,7126,他现在的信仰点数,比他上次看到的7066又多出一些。

    不是每个人的信仰点数都会变成雪花,只不过他的潜意识造成他的信仰世界变成了这样。

    雪花?严默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种小女生似的浪漫,或者跟外面的环境有关?现在黑土城正在下雪。

    而他脑中刚这么一动,漫天雪花忽然收敛,变成了一株龙血树矗立在茸茸草地上。这株龙血树浑身艳红,点点光华在树身中流动,就好像真的有血在树身中流淌一般。

    脑中清楚出现信仰点数的初级使用方法,上面说明只要他能进入自己的这个信仰世界,他就能自如操纵那些信仰点数来达到他的希望和要求。

    严默试着想了一下。

    我想要一件可以保持体温、冬暖夏凉、还能水火不侵、刀剑不入的贴身护甲,要像衣服一样,穿在身上很舒服。

    龙血树中的血液流淌出来,在空中交织,变成一件半透明的中衣,过一会儿又按照严默的意志变成了一件背心和一条短裤。

    龙血树消失,这两件内衣竟然消耗了他全部的信仰点数,而他心里竟十分清楚,这两件贴身内衣一般的护甲虽然有他说的那些功能,但如果被三级以上异能的火焚烧,或者遭到三级能力以上的刀剑等攻击,只能抵挡一次。

    换句话说,7126点信仰点数也只能换来一件保护他一次的护甲,还只对三级以下力量有用。

    如果他去除那些冬暖夏凉之类的额外要求,那么可以提高到防护五级攻击一次。

    不用了。这个念头刚起,护甲消失,重新变成了雪花状。

    雪花就雪花吧。严默对此要求不高。

    我想要治疗一名狂犬病患者。严默脑中提出了第二个试想。

    雪花滚动,一部分凝聚到一起,变成糖粒装,但周围还有些雪花在围着滚动,似乎还不确定。

    对了,他缺少治疗对象。

    信仰点数幻化的东西虽然能起到效果,但却不是实体,没人能看见。想要它起效,必须接触实体。就好像刚才的护甲,如果严默让它真的穿到自己身体上,那么它才会真的起效果,信仰点数也会被全部消耗完。

    这时,他想要救黑水部落的酋长,就必须接触到他的身体。

    严默再看了眼信仰点数消耗,根据雪花凝聚的情况来看,他想治疗一名狂犬病患者,至少需要消耗800点到1000点信仰点数。至于为何有浮动,可能需要看患者的病情发展到哪一步。

    这个代价好像有点高啊。通常他救活一个人,指南会减去100点人渣值,但利用信仰点数却需要花费十倍。

    也就说救一个人就要消耗千点信仰点数,而如果他把这些信仰点数全部拿去减少人渣值,他可以减少千点人渣值,就相当于他救了十个人。

    这个人救还是不救?

    理论上,信仰点数全部拿去减少人渣值貌似最划算。但指南给他弄出一个信仰点数,会只为了让他减人渣值吗?

    他不信!

    他的人渣值一共一亿点,全部减完,他就能得回他儿子,也能从指南那里获得自由?

    可人渣值减完以后呢?

    信仰点数跟人渣值相反,不是减少而是增加,且没有增加的局限数额,那么是不是说当他人渣值减完以后,这个信仰点数仍旧存在?

    严默忽然低笑,他果然不是好人,就是有指南这样强迫他做好事,根本上他还是无法变成一个真正的好人。

    如果是真的好人,一看信仰点数可以救人,哪会像他考虑这么多,早就去救那酋长了。而他却为了哪个更划算,在这里计算来计算去。

    “桀——!”

    黑水部落的大棚大门突然被一阵狂风硬是冲开,站在门边的两个人甚至被这股风里冲得跌趴下。

    黑水部落的人大惊,一起拿起武器。

    原战挡住严默,不让外面的风影响到他。别人紧张,他轻松,因为他知道这是谁干的。九风那蠢鸟也不知跟谁学的,越来越粗暴,进不来你好歹敲敲门或者等人去开门,他不,非要暴力开门。

    “嗖!”一道……其实大家什么都没看见,等看见时就发现那位坐在兽皮蒲团上的老大巫头顶上多出了一只拳头大的人面小鸟。

    “桀!默默,战坏蛋又把我偷偷丢出来!”九风在发怒,他昨晚明明在严默怀里睡觉,可早上醒来却发现他被丢在答答的头发里!

    恰逢严默睁开眼睛,听到九风抱怨,不由从心笑起来,他伸出手,刚想让九风下来,话到嘴边,在看到那些黑水人看九风的表情后临时改成华夏语。

    九风才不管严默说的是哪种语言,他能“听”懂就成。严默让他挪到他手上,他就跳到他手上,同时还不忘抱怨,先把原战骂一通,又说答答的头发好臭。

    “好,等回去我就让丁飞烧水给答答洗头。”严默止不住地笑。前两天,九风还说答答闻起来像大鱼,很好吃的感觉,今天就变成臭味了。

    九风又问他在干什么。还好奇地飞到那被绑起来的两脚怪身上绕了一圈。

    “九风,回来,不要碰他。”虽然九风被伤害到乃至被传染的可能性非常低,但原战看他就跟看自己儿子,一点都不想让他有丝毫危险。

    九风却像是明白了什么,对着黑水酋长发出一声尖锐的唳叫,迅速飞回严默身边,“桀!默默,那只两脚怪危险!”

    “哦?你能看出来?知道他怎么了吗?”

    九风表示不知道,但他的传承意识告诉他,那个两脚怪比较危险,不过对他似乎没有什么危害。

    “九风,你先出去找丁飞他们玩,我这边还有点事。”

    “桀!不要,我要跟你玩。”

    严默转念一想,“你留下也行,但等会儿我触碰那个病人时,你不能叫我,也不要对我和他吐风刃玩。”

    “咕噜噜,你要给他看病,对吗?”经常跟着严默跑,他已经习惯严默的职业功能和很多新词。

    “对,九风真聪明。”严默笑着抬手,让九风飞到自己的头上。

    这边严默和九风相处愉快,那边黑水的人看到这只人面鸟后表情都不对了,尤其之后他们发现那位老大巫说的话他们完全听不懂,可那只人面鸟却听懂了!

    河岸靠近原战,悄声问他:“那、那是不是兽神的使者?是不是老大巫把它召唤了过来?”

    河岸就是一开始去邀请严默来给他们酋长治病的男人,也是那个不太会说话的老实人。在严默和兽神沟通时,他则在努力和原战沟通,想要平息他的怒火。

    原战这个狡猾的,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却故意做了一个让河岸闭嘴的动作。

    河岸吓住了,他连说话声都不敢抬高,就怕惊扰到正在和老大巫沟通的兽神使者。

    “真是兽神使者!”屋里一片压抑的惊叫声。

    其他黑水人也听到了河岸的猜测,他们也都信了,因为他们自己在看到那只人面小鸟时也有了这样的想法。

    无他,这时机实在太巧了,而且九风进门的方式也忒霸道,加上九风神鬼莫测的快速身法和他那张人脸,完全符合大家想象中的兽神使者形象。

    没人想要像他们酋长一样被兽神诅咒,如果不是怕惊动兽神使者,这满屋的人……好吧,他们已经全都悄无声息地跪下。

    九风歪头,这些两脚怪怎么都偷偷看他?

    “桀!”看啥?九风对着黑水部落的人不高兴地叫了一声。

    黑水部落的人本来还因为室内光线不足不确信兽神使者在看自己,但这下子,他们都知道了,兽神使者确实在对他们叫。

    但他们听不懂啊!不过不管怎样,看到神先趴下再说。

    于是黑水部落的人全部五体投地趴在了地上。

    严默……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他刚才故意用大家听不懂的华夏语和九风说话,虽然确实有点装那啥的嫌疑,但他真的没想到黑水部落的人反应会这么大。

    自摩尔干以来他遇到的部落都比较强大,人也比较精明,让他完全没有到了原始社会之感,等看到这群黑水部落的人,他才总算有种“啊,总算碰到了一群好忽悠又老实的原始人”的感觉。

    不过他也能感觉出来,这次他不是主角,九风大爷才是。

    九风大爷正在他脑袋上刨爪子,有点想不通这屋子里的两脚怪在干什么。

    原战也单膝跪到严默面前,背着所有人对严默眨了下眼睛。他跪的是自家祭司,才不是跪那只蠢鸟。

    严默和他配合早就出神入化,当下便做出一副疲累的样子,头顶九风伸出手,“扶我起来,我去看看那名酋长。”

    “大巫。”原战面有担忧。

    老头拍拍他的手,“带我过去。”

    河岸听到两人对话,感觉酋长有救,高兴地抬起头,正要说话。

    “桀!”总算有个起来的,喂,你们在干嘛?

    河岸又趴下去了,他以为兽神使者怒了,不让他们偷看。

    九风,“……桀?”

    严默就这么被原战搀扶着,从一群趴在地上的人中间,慢慢走到黑水酋长面前。

    黑水酋长被两名大力气的族人按压着,表情又痛苦又恐惧,他的一只小腿有点扭曲,不知道是不是在挣扎时受的伤。

    按压他的两个人可辛苦了,又要按住他们的酋长,又不敢抬头看,就怕冒犯兽神使者。

    严默在黑水酋长面前坐下,原战在后面扶着他的腰。

    老实说,严默真心后悔了,不能暴露原战的控土能力,他就没有椅子坐,帮人看病也没有现成的石台,晚上睡觉也得睡在地上,总之对他这个老人来说是各种不便。

    一手抓住黑水酋长的手腕,严默再次沉入精神世界。

    以他的判断,这名黑水酋长的症状已经进入第二期,也就是俗称的兴奋期。这也是判断患者是否感染狂犬病毒最明显的一个时期。

    空中飞雪漫舞,严默再说默默说出他的要求。

    飞雪部分逐渐滚成一个团,最后突然冲进他的身体。

    严默身体一抖。

    原战扶住他,想问他怎么了,看他眼睛紧闭就没敢问出口。

    严默双眼紧闭可他却“看”到了一切。

    他看到他身边的黑水酋长,看到了有什么从他的手流入黑水酋长的身体。

    看到那点点光滑在黑水酋长的身体里流动,不止血管,还有经脉、骨骼、皮肤……最后那些光华全部汇集到黑水酋长的头部。

    压住酋长的一人突然发现酋长不再挣扎,他忍不住好奇,偷偷抬头看了酋长一眼,就发现刚才还瞪着眼睛表情扭曲连气都喘不过来的酋长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平和,呼吸也平稳顺畅了许多。

    母神啊!那老大巫真的帮助他们的酋长驱除了兽神的诅咒!

    这人激动得身体微微发颤,引得他的同伴先看向他,后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他们的酋长。

    严默看着那四散的光华在黑水酋长的松果体部位重新聚集,瞬间,他感觉自己和这个黑水酋长之间似乎建立起了什么联系,但还没有等他清楚感觉明白,光华消失,他和黑水酋长之间的某种联系也不复清晰。

    900点!救这一人,他就消耗了整整900点信仰点数。如果这人的病征到了晚期,他消耗的大概就是千点。

    严默收手,睁开眼睛,看那黑水酋长的嘴巴仍旧被兽皮堵着,呼吸也因此不是特别通畅,便伸手要把兽皮掏出来。

    “老大巫,不能!”压制黑水酋长的一人惊得叫起来。

    河岸猛地抬起头,身体一蹿,竟然就出现在严默身边。

    原战眉头微动,爆发力很不错嘛。

    严默手已经把兽皮掏出。

    “小心!”压制黑水酋长的两人竟一起向他们的酋长的脸扑去。

    “呼!”

    “噗!”

    可怜的黑水酋长刚刚长舒出一口气,就差点被自己的族人压得闭过气去。

    河岸在他的族人扑向他们的酋长时,也快速伸手去拉严默,想要把他从酋长身边拉开。

    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严默,原战已经抱着人退到了一边。

    “这是怎么回事?”严默不明所以。

    河岸刚要解释,就见被扑得差点闭过气的黑水酋长的两条粗壮大腿猛地绷直,腹肌一用力,直接坐起身,连带把压到他脸上的两个族人也扔了出去。

    “娘的!憋死我了!你们谁等不及做酋长,我现在就让位!呸!”黑水酋长坐起身,张嘴就骂,骂完就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刺啦!”严默听到声音有异,低头一看,那处地面竟然被腐蚀出一个小洞。

    “我娘哎!这么老的老头是谁?哪里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