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2章回31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黑水酋长看这两人样子像是不相信,正在冥思苦想要怎么把借口编得更圆满些。

    严默与原战眼神交流一番。

    黑水酋长神经绷紧,随时准备怎么应付两人的逼问,想要他说出他最大的秘密,就是救命恩人那也是不可能滴!

    “种子拿来。”严默伸手。

    “河岸。”黑水酋长随口唤人。

    河岸转身从里屋拿出一袋种子提来。

    严默也不奇怪他们随身带着种子,农村很多地方都是收着带壳的稻谷,需要吃的时候才去脱壳。

    黑水酋长示意河岸把那一袋种子都给严默,严默接过,打开查验没问题后随手揣进腰包里。

    黑水酋长眼含吃惊,盯着那腰包又望了好几眼。他也听过有的种族和人有这种可以装纳很多东西的血脉能力,但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严默又一指墙根的甜杆,“你说那全送我们,对吗?”

    “对。”

    严默起身,走过去把甜杆也装入腰包,随即招呼原战:“走了。”

    原战一跃而起,跟在严默身侧,双双向大门走去。

    九风好玩,围着黑水酋长又飞一圈,对他吐了口风刃,看他闪避不及,头发被切下几缕,这才高兴地挥舞着小翅膀飞回严默头顶。

    大门打开,黑水酋长嘴巴张大,一时没反应过来,“喂,九原的,你们就这么走了?”

    他不相信这两人的目的会那么简单,也不相信一个普通部落的老大巫可以驱除兽神的诅咒,而且兽神使者是那么好请的吗?他们付出那么大代价怎么可能为了百十根甜杆和一包甜杆种子就满意?

    严默回头,对他和蔼一笑:“你好好养伤。”

    两人一鸟带着一直被遗忘在一边做隐形人的丁宁跨出大门。

    等等!我刚才看你们神色明明就是想逼问我,你们现在竟然放弃了?

    我都准备好你们或严刑逼供、或利用救命恩情逼我说出秘密了,你们竟然就这么走了?

    “喂,那谁,你不是说要跟我打架的吗?不打了吗?”

    原战头也不回,“我不跟瘸子打架。”

    三人一鸟就这么走进风雪中,河岸还特地把他们送出门。

    黑水酋长呆滞好一会儿,满脸不可置信,“你娘!这两个家伙到底哪里来的?河岸!”

    河岸送完人回来,关上大门,快步走回自家酋长身边,“酋长,什么事?”

    “把你知道关于九原的事全部告诉我。”算了,那两人走了也好,省得他还要费脑经想要怎么应付他们,说不定那两人真的被他的话给糊弄过去也有可能。

    河岸三言两语把他知道的关于九原的事都说了,然后就开始埋怨起自家酋长:“酋长,人老大巫请来兽神使者才把你从兽神的诅咒中解脱出来,你看你怎么对人的?就连对兽神使者也不尊重,要是再被兽神诅咒了怎么办?”

    “屁!兽神诅咒了我一次还不够,还想诅咒我第二次?信不信我回去把侍奉兽神的部落全杀了!”

    河岸一脸忧心,“酋长,你说是不是你把那些侍奉兽神的部族人打得太厉害,所以兽神才会降下诅咒惩罚你?”

    黑水酋长没好气地翻白眼,“不把他们打疼了,你是想我们部落的人都被他们抓去当冬天储备粮和给他们生野崽子?”

    河岸喏喏无言。

    黑水酋长劳心又劳力,看着自家一帮能把憨厚两字写在脸上的族人,只觉得压力奇大无比。

    河岸偏在此时还问了一句:“酋长,背来做交易的甜杆都送给九原大巫了,那我们以后在黑土城用什么做交易?”

    黑水酋长后脑勺往墙壁上一撞,闭眼问:“吃的够吗?”

    河岸很爽快地丢出两个字:“不够。”

    “那就抢吧。”

    “……先抢谁?”

    就在黑水酋长和他的心腹因为食物不足一起计划抢劫对象时,却不知严默和原战已经把他的秘密挖得差不多。

    “你觉得他会有什么秘密?”原战率先开口。

    “你说呢?”

    原战觉得自己已经抓住某个线索,他问严默只是习惯性地求证,“他说他在下城高岗城时最高只升到五级,后面等级就一直没动,直到离开高岗城回到自己部落,他才成为七级神血战士。”

    “而你由此推断出?”

    “他在离开高岗城时或者在回去部落后得到了六级以上的神血战士训练法,而他不想这个秘密被人知道。”原战并不是随便推测,他在摩尔干和哲非那里侧面了解到不少关于下城对战士的控制手段,已经知道他们过了五级后每升一级就需要新的训练法,有的还需要神殿祭司和神侍出手帮忙,更需要大量的高阶元晶。

    “这算秘密?”严默也偏向于这个推测,但他仍旧提出一个疑点:“天堑城过来的那几个人也都是七级的实力,我以为七级战士在下城并不少见。”

    “你也不看看天堑城过来的那几个人的身份。叶赫,天堑城的神殿大祭司,而他身边的守护战士肯定也是最强的,最后一个哲非则是天堑城最大的战士头领,这几个人如果没有七级的实力那才叫奇怪。但你再看除了这几个人以外的战士,菲力、朵菲,还有哲非带的那些人,哪一个超过六级?”

    “也就是说,你觉得七级战士在下城也非常稀少,而且必须要位置很高的人才能达到七级?”

    “对。一个脱离了高岗城的神血战士,他绝对不可能从神殿或者战士团里获得七级的战士训练法,否则那些下城要怎么控制自己的附属部落?”

    “那么黑水酋长的升级方法就来得蹊跷了。”严默有点好奇,但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他手上有更好更系统的升级方法,“他那么提防我们是不是以为我们想要以救命之恩挟持他交出升级方法?”

    “他大概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打他训练功法主意的人。”

    别人的闲事说完,两人又开始说起正事,原战问甜杆的价值,严默跟他细细解说了。

    原战听说甜杆这么有用,对于这次交易的不满总算稍微降下一些。

    九风不耐烦继续待在严默头顶,对着风雪发出一声唳叫,展翅就不知飞哪儿去了。

    严默抬头看天,“等风雪停了,我打算到交易市集摆摊,专门给人看病疗伤。”

    “用不着。”原战下意识否定。

    “用得着,我们给黑土城的印象是没元晶币也没带多少货物的贫穷部落,如果我不出去讨生活,我们的元晶币和食物要从哪里来?”

    “有我。”原战不愿自家祭司在冬天出去受这个罪。

    “你还要参加选拔,事更多。好了,我有我的打算,而且这样我还可以顺便打听消息。”严默想看看那个信仰点数到底要怎么快速增长。

    刚才救治完黑水酋长,指南给他减了人渣值,信仰点数却没什么变化,这让他怀疑信仰点数不止要受恩者感激,或者感激力度不够?

    原战拿他没办法,“至少等风雪完全停了再说。”

    “我知道。”

    风雪变大,两人本来还想带着丁宁在外面逛逛,可严默的身体情况不允许,原战拥着他很快就回去九原的大棚屋。

    进屋后才发现屋内气氛不对,像是发生了什么事。冰和丁飞正说着什么,他们把火塘里的煤炭全部换成了木柴,新的煤炭一块没用,已经用过的则给他们碾成了灰。答答不在。

    冰看到他们率先迎上前来,张口就道:“我杀了一个女奴,还有三个关了。”

    最后进来的丁宁转身关门。

    正在掏甜杆的严默抬头,兄弟,能不能不要一回来就抖出这么劲爆的消息?

    虽然杀人在这个世界很普通,但九原在某种程度已经很“文明”,也很久没有这样不经首领和祭司允许就直接动手杀人的事。

    可对冰已经比较信任的严默并没有批判冰,递给他一根甜杆,很随意地问:“为什么杀她?”

    冰接过甜杆,没问这是什么,先禀告事情:“她趁我们不注意偷偷与黑土城的人见面,答答听到她说了两件事。”

    “哪两件事?”

    “我们的大巫喜欢强壮的男人。还有我们的屋子比别的地方都暖和,却没有使用木柴,而是使用了一种可以燃烧的黑色石头。”

    严默在听到第一句话时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她碰头的那个人有没有说什么?”

    “有,让她继续打探我们屋子为什么会那么暖和,还有让她把会燃烧的石头偷几块出来给他。”

    “她见的那人是不是很强大?”

    “是,答答说他打不过那个人,所以他就没跳出去杀人。”

    “答答呢?”

    “去跟踪那个人了。”

    严默皱眉,听完全部的原战拍拍他,“没事,答答那小子自己心里有数,如果他没有把握也不会跟上去。”

    “另外三个女孩呢?”

    “在里屋,和另外一个女奴的尸体一起。”

    严默对冰竖起大拇指,你狠!

    丁飞看他们说完话,过来问:“默大,这些煤炭您要不要先收起来?”

    严默沉吟,他需要先想想利弊。

    原战直接道:“不用。”

    冰想法不同,“我觉得收起来会比较好,我们现在还不能太打眼。”

    “现在藏也没意义了。”原战一口否决,“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在使用一种能燃烧的黑水石头,就算我们藏起来,他们仍然会知道我们有。”

    严默脑中一亮,“不用藏,不但不用藏,我们还要拿出去交易。”

    啥?包括原战一起看向他们的祭司大人。

    严默咳嗽一声,“煤炭也分品质,你们都忘了第一批煤送来时,其中夹杂了不少一烧就出浓烟的劣质煤?这种煤,我也带了一些,正好拿出去交易,等他们发现这种能燃烧的石头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么好时,贪婪心自然会降到最低。”

    原战很想问问自家祭司,没事带那些能烧出浓烟的劣质煤干什么?

    严默呵呵笑,“这种煤点燃了,遇到敌人和野兽群也可以拿出来吓唬吓唬他们。”

    丁飞立刻用“默大,你好睿智”的崇拜表情看向他。

    冰莫名觉得自己好像又打开了一扇什么奇怪的大门,原来对敌手法也可以这样多种多样?

    严默看出冰所想,认真跟他道:“以后如果发现辣椒等刺激性植物,我们还可以撒一把粉末就让敌人辣得直哭,鼻子都喘不过气。痒痒粉之类也不错,只不过我还没有找到最合适的药材来配置。等弄出来,我给你们一人发一点。”

    原战……把心中已认知的祭司大人的攻击力度再度往上升了一个层次。

    严默说完又有点后知后觉地问:“我们是不是太高调了?”

    “高调?”原战稍微消化了下这个陌生词,“不,我觉得我们现在表现的正好,不会给人太过强大的感觉,也不会让人觉得我们太弱小。”

    “所以你也同意拿煤炭当交易物?”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拿出什么?骨器?陶瓷?还是红盐?或者腌萝卜干?”

    严默小小陶醉了下,原来我们九原已经有这么多好东西了吗?

    不过想想也真的很憋屈,他们已经有了这么多好东西,却不能轻易拿出来交换,这次倒不是害怕黑土城攻打九原,因为离得太远,而是他们必须在不算特别打眼的情况下把原战送入上城神殿。

    将来还要想个法子,让原战拿到神血石后也能不被人怀疑地消失,比如守护神血石而掉落悬崖之类?

    如果让上城怀疑原战拿走了神血石,还知道九原有那么多好东西,那么哪怕离得再远,他们恐怕也会想法攻打过来。

    为此,他们现在只能忍。其实萝卜干也能拿出来做交易,但他舍不得,还是用劣质煤吧!

    丁飞插话:“默大,首领,那四个女奴都是那蛇胆送来的,如果他发现我们杀死了一个,会不会找我们麻烦?”

    原战摇头,“不会。那四个女奴送来就是给我们用的,杀死一两个,蛇胆不会有任何反应,他也不可能为女奴出头,除非我们毫无缘由地把四个都杀了,大概他会来问问我们对他的安排是不是不满意。”

    丁飞又问:“那三个女奴怎么办?一直留着吗?”

    依原战和冰的脾气当然想把人都杀了以除后患,否则养着没用还浪费食物。

    严默一摆手,“留着,有什么事就让她们做,我有办法让她们说不出话。另外,阿战,你先把地龙给封了,防止我们不在家,蛇胆找人来验看房子。”

    “我可以每天挖每天填。”

    “那就只晚上弄。阿战,你还记得我让你做的炉子吗?”

    “记得。怎么?”

    “等会儿我们多弄几个,留两个放在屋里,多余的就拿到市集上交易,就假装是我带来的好了。”

    “他们会知道你的腰包……”

    “没事,我会把腰包收好,让看到的人以为这是我的血脉能力之一,就算夺去了也没有用。毕竟,我们没有一个大仓库装东西太不方便,再说我们一旦把煤炭拿出来,他们就能猜到我们肯定有像蛇人那样的本领。”

    这边严默等人在讨论日后安排,那边蛇胆也已经得到探子送来的消息。

    “他们去了黑水部落的大棚?知道黑水部落的人找他们是什么事吗?”

    “应该是给他们酋长疗伤,他们酋长进城时就受着伤,这几天可能变严重了。”

    “哦?他们为什么不去找神殿侍者?”

    “大概没有足够的元晶币和交易物吧。”

    “九原那大巫治好了黑水酋长?”

    “应该是,卑下看到黑水的河岸亲自把他们送到门外,态度还很恭敬。”

    “呵,九原,战士厉害,大巫也不弱,啧啧。”

    这个探子刚走,又一个探子到来。

    当听到九原那老大巫竟然喜欢强壮的男人,而九原一行五个壮男都疑似被他染指过时,蛇胆哈哈大笑,深觉遇到了同道中人。他就不喜欢那些柔软年幼的小孩子,只喜欢朝气的少年和强壮的青年,女人他也喜欢,不过他只碰处/女。

    笑完,他脸色忽然一收,虽然那大巫和他是同道中人,但是他很不喜欢自己看中的猎物已被人先行染指。

    “你说九原有一种能燃烧的黑色石头?”

    探子点头。

    蛇胆敲敲手背,“想办法弄一些给我。”

    “是。”

    “另外,再找人试试他们,别让他们闲下来。那大巫既然那么喜欢给人看病疗伤,那就多找点病人给他,越重越好。”

    探子记下,“大人,战士的话,这次是找哪个部族?”

    “他们能打败多纳族战士头领,那这次怎么也要找一个比多纳族还要厉害的部族,高岗城今年的上贡似乎比去年少了四分之一?”

    探子不敢多说,只低着头。

    蛇胆温和低笑,“你去跟他们说,我看中了九原一样东西,不要说是什么,让高岗城的人给我送来。”

    “是。”探子领命离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