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3章回31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难得的晴朗天气,百部营大街上的积雪被奴隶清扫得一干二净,全部堆积在道路两侧房屋与房屋之间的罅隙中。

    严默原本想到本地人常去的交易市集摆摊行医,但他一出门就看到百部营里住着的各城各部落人都在自家门口摆起了货摊,让丁飞去询问后才知道百部营本身就可以当作交易地,只不过前两天天气不好大家没摆出来而已。

    而且选拔时间将近,想来且能来的各城各部落人也差不多都已到齐,就连九原旁边的大棚屋也在昨天傍晚住进一批新人。于是今天天气一晴朗,大家便不约而同地把货摊摆了出来。

    严默注意到,每个摊子都竖起了一根木杆或骨棍之类,上面挂着各种颜色的骨牌,蓝色最多,绿色其次,还有几家挂紫色牌子的,代表最低级的白色竟然最少。

    原战也看到了,就把他赢来的那枚绿色骨牌挂了出去。

    丁飞机灵,跑出去询问各色骨牌都代表了什么,回来后告诉原战和严默:“骨牌代表地位,白色最低,其次是绿色,第三蓝色,第四紫色,听说还有最高级的黑色骨牌。低级的不能和高级的交易,但高级的可以找低级的。像我们只能和持有绿色和白色骨牌的部落交易。”

    说完,丁飞突然很气愤地道:“那些挂绿牌的部落竟然看不起我们,我去找他们打听事情,他们都不理我。后来去问挂白牌的部落,他们才告诉我,说大家都知道我们那块绿牌是打架赢来的,所以就算我们挂出绿牌,那些有绿牌的部落都不愿意和我们交易,他们还嘲笑我们部落穷得弱得连奴隶都没有!”

    严默笑,揉揉他的脑袋,“不和我们交易就不和我们交易,我们还求他们不成?我们这次来黑土城主要也不是为了交易,有好东西能得到最好,不能也没关系。”

    丁飞还是有点气不平,但看首领和祭司都一脸无所谓,他很快也放开,过了会儿就喜笑颜开地忙着整理自己摊铺了。

    蛇三带人来收出摊费,不管挂什么颜色的牌子,一律要交五十枚一级元晶币。

    这笔元晶币在富裕的部落和下城一点都不多,但对于一些不太富足的小部落却是一笔巨资,尤其是那些挂白牌的部落,掏元晶币时都是满脸心疼,其中就包括九原。

    一开始街上还没什么客人,但随着第一个本地住民带着两名奴隶走进百部营大街,渐渐的,百部营大街里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快中午时,已经是人声喧哗,热闹非凡。

    九原的摊子刚摆出来就有人过来询问那黑色的石头是什么。

    原战等人心里有数,丁飞事先得了吩咐,特热情地回答:“这叫燃石,可以当柴禾一样烧,还比柴禾耐烧,像这么大块的,敲碎了能烧一个晚上。”

    询问的人立刻道:“这些燃石我都要了,多少骨币?”

    丁飞数了数,“一共二十块燃石,有大有小,五十枚元晶币。”

    “元晶币?”来人失声笑骂:“你知道一堆柴禾才多少骨币?”

    “燃石和柴禾当然不一样,实话说如果不是我们元晶币不足,也不会拿出来交易,这样还省得我们大冷天出去捡柴。如果你不要也没什么。”

    来人考虑再三,觉得让女奴或自己去偷这些燃石出来,还不如花五十枚元晶币把它们买下,贵就贵吧,希望蛇胆大人能补偿他。

    来人当即数出五十枚元晶币要把摊子上的劣质煤包圆。

    “这位兄弟,等等,这燃石虽然能代替柴禾,但它也有不好的地方,我得事先跟你说清楚,免得你说我骗你。”丁飞特诚厚地道:“它烧起来会冒出很多浓烟,如果处理不好,人在屋里能被烟熏死。”

    来人皱眉,那跟他传递消息的女奴可没说这么详细,“怎么处理?”

    “做一个出烟的洞,最好不要在屋内烧。”丁飞大致说了些使用煤炭的安全常识,确定对方记住了这才收币交煤。

    丁飞在生意,其他人也没闲着。

    原战一大早也不知从哪儿挖来一大堆黄泥,就坐在门口玩泥巴,答答跟着他玩得不亦乐乎。

    冰负责把原战做好的泥巴桶放到火边烤,并注意不让它们烤裂开。

    严默和丁宁则坐在兽皮上整理草药,难得的清闲时间,严默便一边处理草药一边教导丁宁,例如如何采集、药草的各部分药性、怎么使用、应对症状等等。

    严默不是不想去其他摊子转转,但谁叫他们给自己定位成一个贫穷的部落,只能先忍着,想着先做样子卖出几样东西,等手上有了一定的元晶币再行动,那看起来就比较合理了。

    可是一个上午过去,除了他们那二十块劣质煤,他们没再卖出任何一样东西。

    按理说,他们大棚的位置相当不错,因为正靠北城交易市集,住在北城的黑土城人大多会先从他们的摊子经过,可是不知是他们摆出来的东西太少,还是黑土城人看到过的好东西太多,竟然没有多少人在他们摊子前停留。

    严默想了想,掏出一张麻布,撕下一块,在上面用炭写了四个九原使用的方块字“看病疗伤”,随后三边缝上细枝撑起,另一边缝成套筒,然后便让丁宁把这块布套在了挂绿牌的木棍上。

    已经开始学写字的九原人能看懂这四个字,但其他人看不懂啊。

    可这布块比较显眼,只要目光扫过九原摊子的人都会第一眼看到这个特殊的“旗帜”,看不懂自然会好奇,一好奇自然就想问清楚。

    “看病疗伤?你是你们族的大巫?”

    看严默承认,询问的人脸色顿时变得比刚才尊敬不少,但同时也变得忌讳不少,有的人甚至不敢再多问,很快就走了,有的人会犹豫一番问问那些成药的作用,但没有一个人敢让严默给他们治病。

    严默想不通,他记得渔妇族的老大巫不也在摩尔干市集里给人看病,那些人也没忌讳着他啊,相反,找那老大巫的人还很多。怎么轮到他就不行了?

    如果说黑土城不允许其他部落和下城的祭司帮人看病,刚才那蛇三带人巡逻经过他们摊子时也询问了那四个字的意思,可他也没说不让他这样做。

    不久大奥部落的人过来看望他们,给他们解了这个谜底。

    “会到百部营来看交易的黑土城人都属于生活不愁的那种,他们更相信自己的神殿祭司和神侍,怎么可能花元晶币找别的部落的大巫看病,他们还怕被诅咒呢。”浩长老解释道。

    “而且黑土城的神殿曾经放过话,找别的大巫和祭司治疗的黑土城人都是对吴尚国王不再忠诚的不洁之人,以后不管这些人是死是活,黑土城神殿都不会再出手救治他和他的家人。你想,这样一来,还有多少黑土城人敢找外面的人帮自己看病疗伤?”

    严默挑眉,“我听说想让黑土城神殿的神侍出手就很贵,黑土城的普通平民能请得起?”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毕竟不是黑土城人,和他们接触并不多。”浩长老对于大奥人没有帮上忙,感到很抱歉。

    严默又问:“我们可以在黑土城中自由行动吗?哪些地方我们能去,哪些地方我们不能去?”

    这个浩长老知道,立刻把外地人能去的地方都说了一遍。

    正说话间,一群人前呼后拥地走过来,看这些人衣着打扮就相当富有,不少人穿着美丽华贵的精制皮裘,身上还挂着元晶饰品。

    正在玩泥巴的原战手指微顿,抬头看向这群人。他感觉到了敌意和杀气!

    冰也在同时反手就把背后的弓箭给持到手中,只是箭搭弓上,暂未拉弦。

    答答抓着一个泥球窜到了严默身边,和丁宁丁飞分左右护住严默。

    大奥人正感奇怪,就听一道阴森冷厉的声音响起:“喂!听说你们去给黑水部落的酋长看病了?”

    严默在丁宁的搀扶下站起身,“你们是?”

    问话的人身材并不高大,但十分壮实,眉毛和头发竟然都是红色的,他的神情很倨傲,“高岗城。”

    同样的神情,严默等人在天堑城人的脸上也看过,下城战士,确实有资格在一些普通部落面前倨傲。

    “我不知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小部落,但你们敢给黑水部落的酋长看病,就是不……”红眉毛的话未说完,就听身后突然传出一声轻咳,红眉毛当即闭嘴,并躬身看向身后。

    一名半百老人从高岗城人中走出,缓缓走到距离严默五步远的地方,仔细打量他。

    “你是九原的族巫?”半百老人也是红眉红发,态度却比较温和。

    “你是高岗城的神殿祭司?”严默也嗅出了同类的味道。

    半百老人点头,又转头看向一边慢慢走过来的原战,脸上惊奇神色一闪而过,随后他突然笑了,“听说你们进来拿到的是最低级的白色骨牌?”

    严默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慈祥”地看着对方。

    “你能‘治疗’好黑水酋长的病,再加上你身边这位战士,不管你们来自哪里,来到黑土城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高岗城都并不想找你们麻烦。”

    严默诧异,他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半百老人会对他说出这么一番话,这已经是明显的示弱,没看半百老人身后的红眉矮壮战士都要跳起来了。

    不过这高岗城祭司为什么会示弱?难道对方不仅看出原战的底细,还知道黑水酋长不是单纯的生病受伤,而是中了兽神的诅咒?

    那对方为什么会知道?又为什么没有提醒黑土城?

    严默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他猜那黑水酋长会被传染上狂犬病很可能就是高岗城神殿的手笔,他们不仅想要黑水酋长死,还想要惩罚他,作为医生他太了解死于狂犬病的病人末期会有多么痛苦,那是生生的折磨!

    而观这高岗城神殿祭司的神色和语气,让他不由自主地往更深的地方想到:也许高岗城还想要借由黑水酋长把兽神的诅咒带入黑土城,以报复黑土城同意黑水酋长越过高岗城直接参加选拔的打脸行为。

    半百老人又说道:“我看不出你这位战士有几级能力,也许别人会以为他的神血能力级别很低,低到无法感觉到,但你这样的大巫,身边的守护战士怎么会最高只有四、五级的实力。”

    半百老人的目光从冰、答答等四人脸上掠过,淡笑道:“偏偏这些战士看神情都是以那看不出级别的战士为首,那么就很好推断了,那看不出级别的战士的能力不是太低,而是高到已经可以随意隐藏自己能力的地步。我没说错吧?”

    没有人承认这点,半百老人也不需要他们承认,顾自点点头,“黑土城神殿大祭司亲自传令,让我们从你们手上取一样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没有把握能取到,但是我们附属于黑土城,上面的命令也不能不完成,所以你们看,我们是祭司互比,还是各派出一名战士进行战斗,谁赢,除了身份骨牌,还可以从对方那里要求一样东西。”

    原战走到严默身边,“你不怕你说的这些话传出去?”

    半百老人嗤笑一下,“你们会传出去吗?还是这些人会?”

    大奥人身体一抖,在半百老人的目光下,他们有种自己必死无疑的恐惧感。

    严默忽然一笑,走到大奥人前面,挡住他们,“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乱说。我的战士前天刚打完一场还比较累,要么我们比比?”

    原战不同意,还没开口就被严默抓住手腕,“相信我。”

    “大祭司!”半百老人的护卫战士也一起发出不赞同的声音,尤其那矮壮战士,似乎很想挑战原战。

    半百老人回头一扫,高岗城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

    “你想怎么比?”半百老人转回头。

    “我们是巫,当然是比巫术,而巫术大体又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害人,一种是救人。你想选哪一种?”严默神色平和,眼睛却在发光,他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正大光明地和一名巫者进行非武力的比试,这名巫者还是下城的神殿大祭司!

    半百老人也看似淡然,其实一点都不愿认输,这点从他的选择就能看出:“单选哪一种都不适合,我们既然是巫,当然要两种都比才能分出高下。”

    “你是说?”

    “我们各用巫术伤害对方战士一人,然后我们各自为自己的战士解除巫术并治好他,这个比试是不是很简单,也很容易比出结果?”

    “我不喜欢主动伤害人。”严默有指南在身,哪能随意对人动手。

    “不喜欢主动?那么你是打算认输?”半百老人不想放过他,他可不想只跟严默比救人,对方竟然连兽神的诅咒都能解除,他如果只比救人一项,胜算真的很低。

    严默沉默三秒,开口:“好吧,这可是你们逼我的,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