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4章 章回31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巫者之间的战斗当然不可能在闹市中进行,尤其其中之一还是一位神殿大祭司。

    但因为巫者的特殊性,他们之间的比斗并不适合平民观看,就算适合,神殿祭司们也不会愿意,他们向来是神秘和高高在上的,怎么能让普通平民看到他们施展巫术的过程?当然更不可能让平民们看到他们的失败。

    但偶尔,祭司和祭司之间也会有切磋,比如有时作为上位者想要“指点”一下下位者,或者下位祭司想要“请教”上位祭司时。

    为此,无论下城还是中城或者上城,都有专门开辟出来给巫者切磋的地盘。

    巫者之间的比斗也不是完全不准人观看,如果你身份够又自认有自保的能力,那就来吧。

    下城高岗城神殿大祭司想要“指点”一个叫做九原的小部落族巫的消息很快就流传了出去,每个自认身份够又不怕死的人都不想放过这样一个可以观摩下城神殿大祭司使用巫力的机会,于是在严默带着原战等人进入中心塔下面的一间特殊比斗场时,他并不知道这间看似封闭的房间,其实周围已经围满了看客。

    严默在考虑再三下,仍旧选择了原战。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但是有些病毒和毒物致死速度相当快,他怕自己有能力却没有反应时间,只能选择最能扛的一个。

    走进这间大约有一百平方左右的淡黄/色房间,严默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原战眉头微动,明明是一个封闭的房间,他却感到有无数双眼睛藏在暗处看着他,这让他很不舒服。

    巫果也在这时有了一点点反应,“可以吃。”

    可以吃?严默从巫果的反应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他在心中问:“这是骨器?”

    巫果,“嗯。”

    “有残留的精神力?比之前你吃的怎样?”

    “弱。”

    怪不得只是可以吃,“白色骨牌是什么?”严默不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事实上得到骨牌的当天晚上他就问了巫果,但这小子却拿乔不肯回答他。

    “你答应把白色骨牌分我一半,我就告诉你。”巫果提出跟上次一样的条件。

    “你先跟我说它是什么?有什么用?我没有感觉到上面有精神力残留。”他只感觉制作骨牌的骨头应该上了年份,绝不是新鲜货。

    巫果又不吭声了,这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小坏蛋,以前他没有吞吃那些精神力之前,就像个刚产生智力、有些懵懂的幼童,还能让严默忽悠忽悠,可现在,严默想骗他简直难如登天。

    严默没恼,还笑了,“这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一枚骨牌。”

    “要白色的。”

    真精!“放心,不会糊弄你。我问你,这个房间一样的骨器是不是跟鼎钺部落拿来的那四件骨器出自同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是不是出自同一个地方,但是它们很像,残留的精神力也像。”

    严默有数了,在进入这个房间没多久,他就有一种熟悉感,这种熟悉感就像巫果跟他说的,与那四件骨器带给他的感觉很像,就算不是出自同一个地方,也很可能出自同一个年代,也就是都是炼骨族留下的骨宝。

    严默突然感到自己脚板心有点发痒,立刻反应过来,迅速制止道:“巫果你给我停下!这个骨器的残留精神力不能吃。”

    偷偷摸摸想要偷吃的巫果很不情愿地缩回。

    “你别忘了,我曾经跟你说过什么,如果你违背我的意志偷偷溜出我身体做一些我不想让你做的事情,那么你要么就从此离开我的身体,要么……”

    “爸爸,我饿。”

    ……这貌似天真却充满恶意的童音!严默甚至能想象出巫果那小子窝在他肚子里得意阴笑的模样。

    不过不要以为他就没办法对付他了,“你真的要吃?你忘了我们现在在哪里?还是你很想让别人知道你在我肚子里?”

    巫果老实了。

    同时,高岗城神殿大祭司也带着那名矮壮的红眉战士,从另一扇门走进这间比斗室。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能隔绝巫者巫力的骨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并进来,我们下城就没有这样的好东西。”半百老人感叹了一句。

    “我感觉好像有人在看我,但我并没有看到人,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原战很随意地问道。

    “听过一些,传说这种专门用来让巫者比试和测试自己巫力的骨屋,有必要时,可以让里面的人看不见外面,但外面的人能看见里面,反过来也可以。”半百老人并没有一般大祭司那种高傲,也许因为他看不透原战?

    “这么说,现在外面有很多人在看我们的比试?”

    “对。”

    “他们也能听到我们说什么?”

    “如果操纵者想的话。”

    外面,一个狭小的黑暗房间中。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神侍正看着一墙之隔的骨屋,他是这间骨屋的操纵者,这个狭小的黑暗房间是骨屋的一部分,也是最安全和最重要的地方。

    一只手突然搭上老神侍的肩膀。

    老神侍吓了一跳,骇然回头,待看清来人后,立刻深深躬身行礼,“大人。”也只有这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打破他的精神屏障进入这间操纵暗室。

    “我要听到里面的所有对话。”全身罩在火红皮裘斗篷中的人说道。

    老神侍立刻执行命令,转身一只手按在镶嵌元晶的地方,闭眼进行精神操纵。

    片刻后,老神侍放下手转身,神色不无疲累地道:“大人,再等一会儿,我们不但能看到里面的情景,也能听到他们说什么。”

    斗篷人招手,有人送上一只皮囊,斗篷人接过皮囊随手抛给老神侍。

    老神侍低头行礼,明智地拿着皮囊退出。这间骨屋开启后就不再需要操纵者,他只要等里面的比试结束再来清理和关闭这间骨屋就好。

    斗篷人眼望骨屋,神色莫名。刚听到消息时,他还不太满意高岗城没有继续挑战原战却选择了巫者比斗,但转念一想,这恰好是一个摸清九原那老头实力的机会,这样一想,他又觉得格尔不愧是下城神殿大祭司,做事还有点头脑。

    从外面看,作为比试场地的骨屋根本没有墙壁,只有淡黄/色的地面。

    场地小,围观者只坐了两层,比起战士比斗场的热闹,在这里围观的人基本很安静。

    九原和高岗的人也都在看台上,只不过一左一右远远地分开。

    大奥人想跟来,可惜他们没资格。如今能坐在这个看台上的人,都是直属于黑土城的下城和大型部落。

    因为同等的地位,这里的看客可以说八成以上都与高岗城同仇敌忾。只有两成,要么与高岗城本来就不合,要么知道点内/幕,没有直接表示出支持高岗城,可这两成/人也没有表示出支持九原的意思,一个是没交情,还有一个则是不屑。

    九原?他们在来之前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小部落。

    九原人在这样的情形下自然就显得形单影只,更何况他们去掉首领和祭司就只剩下四个人,原本还有只叫九风的鸟,现在早不知疯哪儿玩去了,不到天黑大概也不会回来。

    黑土城的高阶战士和神殿神侍也来了不少,他们都是来看高岗城神殿大祭司发威的,可是这些人并没有坐在靠近骨屋的第一排,反而是选择了最远的座位。

    骨屋是可以隔绝里面巫者施展的巫术,但并不是绝对。而对高岗城神殿大祭司能力有所了解的人更是怀疑这间骨屋能否完全隔绝其巫力。

    丁飞挺了挺胸膛,他总觉得周围人看他们的目光充满同情和嘲笑。

    丁宁按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道:“别理他们。”

    冰握着弓箭,神情冷淡又傲然。

    答答嗅了嗅鼻子,盯住了离他们不远的一伙人,他从那些人身上闻到了好吃的鱼腥味。

    就在这时,房间中的对话声突然传之众人耳中。

    “九原的族巫,我还不知道你的巫名,我是格尔。”

    “默,你可以叫我默巫。”

    骨屋内。

    格尔对原战微笑,“可以给我一些你的血液吗?”

    原战不愿,把自己的血液交给一名巫者?他傻了才会这么干。但是……原战转头看向严默。

    严默惊讶道:“你跟我的战士要他的血液?你为什么不直接让他把脑袋割下来给你?”

    红眉战士眉毛一竖就要发火,被格尔按住,“我记得我们说好各用巫术伤害对方的战士,再进行……”

    “我记得。”严默不客气地打断对方,“既然说好了使用巫术,那么就各凭本事,主动送上自己战士的血液,那还不如我们直接让彼此的战士自杀,然后看我们能不能救活自己的战士好了。”

    “起死回生,那是神的力量,能做到的不是神,也是半神。”格尔叹气,不经意似地道:“如果你能做到这点,我就主动认输,你能吗?”

    严默能,但他能在这里承认吗?所以他也反问:“你能吗?”

    格尔哈哈大笑,“看来我们的巫力都还没有到达神的领域,传说九大上城的巫城大祭司就能让死人复活,不过传说他老人家已经是半神,我们自然不能跟他相比。”

    说到这里,格尔微微一顿,“如果我们不能把彼此的战士交给对方处置,那最后就会变成我们四个人的战斗。你真的希望如此发展吗?”

    严默心想那更好,不过既然说好了是巫者之间的比斗,那就还是简单点吧。“你不要混淆我的说法,我说不主动交上自己的战士,但没说要让战士攻击对方的巫者。你要想取我的战士的血液,那就自己想办法取,我可以保证他只会自保不会反击。同样,如果我要对你的战士做什么,我也会自己动手。”

    “你似乎对自己的攻击力很有信心。”格尔再一次仔细打量对面的老人。

    严默体谅地道:“如果你想现在就认输,我也可以立刻接受。”

    格尔沉默了一会儿,脸上再次浮起微笑,“既然你非要这样,那就这样吧。达哈,记住,等会儿这位大巫攻击你,你不能反抗,但可以自保,明白吗?”

    叫达哈的红眉战士一捶胸膛,“大人,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碰到我一根汗毛!”

    达哈往前走一步,格尔却往后退去,他没有攻击,而是直接坐到了地上,随即就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一样样东西开始布置。

    严默突然觉得有点不妙,他好像落入了某个陷阱?

    等他亲眼看到格尔打开一个包裹得紧紧的小块兽皮,从里面炫耀地捏出几根头发后,他基本确定他确实落入对方的陷阱中了。

    对方一开始跟他要原战血液就是在给他下套,因为他知道他不会同意,不,就算他同意,对对方也没有任何损失,毕竟血液的效果肯定要比头发好。

    可是对方怎么会有原战的头发?

    原战也看出了不对,他的反应甚至更快,“那是我的头发?”

    严默无法分辨。

    原战脸上杀气一闪而过,“那些女奴!”

    格尔抬起头,笑道:“你猜的没错,我听说黑土城看你们没带奴隶给你们送了几个,我就让人去找那几个女奴,以救出她们为代价,让她们在你们睡觉的铺盖上找一些你们的头发,当然血液更好,可惜她们都不能接近你们。”

    达哈也得意地大笑,“听说你们杀了一个?你们真应该把剩下的三个也都杀了!剩下的那三个女奴都非常害怕,听说有人可以救她们离开,让她们做什么都愿意。”

    严默说不上后悔,但他承认他今天上了一课,以后他会记住,只要在外面就只用自己的铺盖,用完就立刻收进腰包里,而不是图省事就那么卷放到墙角,偏偏他和原战用的铺盖都有别于他人。

    而且那几个女奴既然能弄到原战的头发,肯定也能弄到其他人的,换句话说,那格尔手上有除了他以外九原一行所有人的头发。感谢指南,给了他这么一具特殊的身体,只要不是故意拔扯,他就不会落发。

    格尔也在那里叹息了声:“可惜没有你的头发。”银色的头发很好分辨,可以送来的一根没有。

    “看来你擅长诅咒。”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严默已落在下风,可他偏就能给人一种他根本不在乎对方得到九原战士头发一事。

    没想到那所谓的“兽神的诅咒”竟然真的是诅咒的一种。严默叹完,又在心里嘲笑自己,你都看到那么多不可能的事情了,怎么还会对这点小事惊讶?

    诅咒,大概也是一种精神能力的运用吧,只是要准确实施的话还需要媒介。就是不知道这次那高岗大祭司要对原战施展什么样的诅咒了,希望不会是速死的,那样他就算有返魂丹也救不回原战。

    严默想着应对方法,神色丝毫不显。

    格尔不相信那九原默巫真的不在乎。

    高岗城的战斗力并不算特别强大,附属的部落也不比其他下城多到哪里,但她为什么敢对上峰的黑土城阳奉阴违?为什么敢年年减少对黑土城的上贡?就因为高岗城代代的大祭司掌握了巫术中最可怕的诅咒之力!

    等传到他这一代,格尔自信自己的诅咒之力如果不是因为等级限制无法更大范围攻击,就是九大上城巫城的诅咒巫师也不如他。

    原战握住严默的手,明明己身境况很危险,他却笑了出来。

    他的祭司真生气了,背后似燃起了熊熊怒火,别人看不出来,他却能看得一清二楚。

    就算高岗城的大祭司现在占了他们一个大便宜,但是被挑起了怒火的九原大祭司的战斗力会让他们知道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便宜都那么好占。

    想打败九原?那你就得有先倒下的准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