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5章 章回31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起了杀意。

    不得不说,因为格尔一开始的友善态度,他多少放松了警惕,甚至他都打算在这次比试中不下狠手,弄个类似于平局的结局,以此来结交高岗城。

    可是高岗城却把他们当小丑一样戏耍了。

    严默甚至能想象出高岗人心里现在有多得意,九原人刚刚打脸一样救治了他们视为背叛者的黑水酋长,他们也很快就把这个脸给打了回来,不但如此,他们还大大占了上风,似乎随时都能把九原一行人一锅端。

    那边,格尔已经进入诅咒的重要阶段,他把原战的头发丢入一个盆中,那盆中事先已经给他放了好几样稀奇古怪的东西。

    原战的头发落到盆中,没有漂浮在浑浊的液体上,也没有下沉,而是根根直立了起来。

    如此奇怪的异像引得看台上视力好的人都勾着脖子拼命看。

    九成九以上的看客都觉得九原这次输定了,没见九原那老祭司就呆站在那儿,像是连攻击都不会了?

    原战可以破坏格尔的诅咒,但他没有。这是默的比试,他很清楚他家祭司大人绝对不会希望他半途插手,而他也不介意把自己的命交给对方。

    严默一直在观看格尔的施咒过程,那红眉达哈还想挡住他的视线。

    格尔用骨针刺破手指尖,挤出几滴血滴进盆中。

    原战忽然觉得一阵昏眩,下意识抓住身边人。

    严默倏地转头,扶住他,“哪里不舒服?先坐下,我给你把把脉。”

    可是在手指搭上对方脉门之前,他又懊恼地低吟一声,快速从脖子上解下指骨项链挂到原战脖子上,又对他低声道:“诅咒应该多是精神攻击,只要对方影响不了你的精神体,我想你的*也不会出现相应问题。”

    原战不用严默多说,已经运行起精神训练法,努力把精神上的不适排斥出去,并保护自己的精神体不受攻击。

    看原战坐到地上神色萎顿,而那老头祭司却除了摘下一条项链挂到对方脖子上就再没有其他对应措施,达哈得意大笑起来。

    他笑就笑,还开口嘲讽:“怎么,这就不行了?我看你们还是快点认输吧,说不定我们的大祭司看你们可怜的份上还会给你们一条活路。”

    严默和原战都没反应。

    看台上的丁飞等人又急又怒,他们相信自家祭司的能力,可是又忍不住想:那可是三城下城的神殿大祭司,施展的还是诅咒!他们的首领和祭司大人真的能赢吗?

    正在施展诅咒的格尔又往那盆中加了一样东西,这次,那盆中物品哄的一下燃烧起来。

    原战双眼一闭,倒入严默怀中。

    格尔抬头微笑,可笑容未收就看到达哈也随后倒下。

    “咕咚!”达哈可没人抱住他,矮壮的身体正面趴下,骨质地面都给他砸的发出一声响。

    格尔脸色微变,迅速起身走向达哈。他竟然没有看出那默巫在何时动的手,而达哈显然也没感觉到,竟就这么倒下了。

    不过格尔同时也在心中庆幸,庆幸达哈倒下的时间刚好是他完成诅咒的时间,如果达哈之前倒下,他就不能这么快速地去检查他。

    格尔两步走到达哈面前,蹲下,用力把他翻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探他的鼻息。

    没有呼吸!

    格尔不信,再探,这次等的时间更长。

    仍旧没有呼吸!

    达哈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格尔不愿就这样放弃,当下掏出数样东西,其中有一个拇指大的骨偶。接着,他毫不犹豫地用骨刀剁下达哈的一截尾指,打开骨偶嘴巴,把尾指塞进去,又用小盆接断指处的血液,再把骨偶整个浸泡其中。

    格尔在忙着这一切时还偷空看了对面一眼。

    就像严默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一样,他对自己的诅咒之力也十分信任,看原战合眼倒下,他就在心中笃定自己赢定了。

    他之前施展的诅咒可不是像给黑水酋长一样的兽神的诅咒,那个诅咒虽然也致死,可重点在惩罚,会让被诅咒的人拖上一段时间才死掉,可他刚才给原战施展的诅咒却是能立刻夺命的。

    他知道那人很可能是不弱于达哈的高阶战士,为了达到震慑的效果,也为了不给对方丝毫反抗之力,他不但提前虐杀了十名奴隶,在他们最痛苦最悲愤最仇恨的时候取了他们的心头血,最后甚至不惜使用了自己的血液来加强诅咒效果——如果他有原战的血液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可他只有对方的几根头发。

    用自己的血液诅咒,效果可以大大加强,可如果一旦诅咒失败,反噬也会非常严重。

    格尔不认为自己会失败。

    严默看原战倒下,也是先探对方生机,当发现原战只是陷入昏迷并没有立刻死亡,他在心中轻轻呼出一口气。

    原战的脉相很奇怪,就像他曾经接触过的植物人患者,可又比他们的脉动更为有力。

    但不妙的是原战的脸色很难看,用比较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脸上浮起了一层明显的死气,就好像垂危的病人。

    严默是医生,可以看病,但他没办法解除诅咒。

    之前黑水酋长中的兽神诅咒他还能判断为狂犬病,可原战现在的病症……算是脑死吗?

    如果能带原战去实验室检查一下就好了,可惜不能。

    不管是狂犬病还是脑死亡,就算他身边医疗器械和药物都齐备,他还是救不了人。上次救黑水酋长就是用的信仰点数,看来这次还是要靠这个。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他要使用信仰点数,就必须进入精神世界,时间不长,但那段时间他等于完全没有防备,如果有人想要害他和原战,他们俩连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这个有人不止指身在骨屋中的高岗大祭司,还有骨屋外的某些看客。

    严默揉揉脸,他这次是真受到教训了,前面一段时间过得太顺利,导致他现在虽然不至于得意忘形,但显然对这个世界原住民的警惕感和敬畏心都没有以前高。

    而这一次的比斗和困境都告诉他,他和原战并不是事事万能,在有心人的计算下,想让他们栽跟头甚至栽到再也爬不起来都不是很难。

    当然,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也可以带着原战进入实验室。但这是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一旦暴露了他这个类似最后生存手段的躲避能力,别人今后在对付他时必然也会把这点考虑进去,到时说不定只想囚禁他的也会选择直接杀了他。

    还有,他和原战躲入实验室,外面的四人怎么办?

    想来想去,严默打算冒险。

    外面的人就看到那九原老族巫终于动了起来,这个动指的是他也开始往外掏东西。

    严默围着自己和原战撒了一圈粉末,又在粉末内侧边沿放了几个手臂长的怪异石雕,最后他把四骨器中唯一不知作用的圆盘掏出,坐到屁股下面。

    此时,他多么希望蜂卫们能在他身边,可现在是冬天,他的蜂卫们需要冬眠。他又后悔没把九风召回来,继而他还想把巫果假装从地底下唤出,但考虑到后果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希望他掏出的这些东西真的能起到震慑作用,不用多久,只要十分钟左右就好。

    外面的看客们都在猜测严默掏出了些什么杀器,众人尤其对那几个怪异石雕感兴趣,认为那些石雕很可能就是那老族巫的力量之源,或者是某种保护措施。

    而丁飞丁宁在看到那几个石雕后,脸色都有点怪异。

    答答认不出那东西,看向丁飞。

    冰也低声问神色怪异的丁宁:“那是什么?你们见过?”

    丁宁丁飞当然见过,其实答答也见过,不过不知道那是什么而已。

    “图腾。”丁宁吐出两字。

    “什么?”冰从没听过这两个字眼。

    丁宁只好又说一遍。

    冰问:“这有什么用?”

    丁宁看向弟弟丁飞。

    丁飞抓头,很肯定地道:“这是用来保护部落的,我听祭司大人说的。”

    冰神色微放松,“那就好。”

    丁宁眼中有担忧,他记得那几个石雕都是祭司大人让首领刻出来的。首领刻了一堆,小树林的石屋前丢了很多这样的石雕,只不过各自形状都有所变化。这样的石雕真的能保护祭司大人?

    这几个石雕当然不能保护他们的祭司大人。

    严默拿这几个石雕出来纯属吓人用,否则只撒药粉,谁知道效果如何?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恨不得再弄出一些声光效果来,比如走马灯什么的。现在嘛,只能凑合了。

    弄好这一切,严默不再耽搁,抱着原战闭眼就沉入自己的精神世界。

    “咦?等等!”看台中的一人突然叫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九原老族巫并没有带包裹,那那些石雕、圆盘是从哪里掏出来的?”

    其实之前也有一些人发现了这个问题,不过没有说出来而已,经由这个人的嘴巴这么一喊,原先没有留意到的人也都注意到了,众人纷纷表示惊讶。

    “这默巫难道有跟蛇人族一样的空间存储能力?”

    “这九原不会有蛇人族的血脉吧?”

    猜测声纷起,可谁也不知道正确答案。

    那边格尔把经过重重复杂处理的拇指大骨偶塞入达哈口中,但这并不是结束,他又掏出一根粗大的骨针,穿上麻线,开始缝合达哈的嘴巴。

    外面的丁飞看得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答答揉揉下巴,也觉得嘴巴疼。

    已经进入精神世界的严默没能看到那一幕,这次他没有通过药房进入信仰空间,而是直接出现在那片各种植物混合长在一起的茂盛草地上。

    严默坐在草地上低头看怀中,原战竟然也跟他一起进来了!

    不过原战的身体就像透明的一般,只有一个大致轮廓。

    可是上次那黑水酋长也没跟他一起进来啊?

    严默想不通这点,只能暂时放到一旁。

    他单手抱着透明的原战,空出的一手去触碰天上那些雪花,同时说出自己的要求:“我要彻底去除原战身上的诅咒。”

    雪花滚动,跟上次一样集合成一个球,不过这次因为严默与原战有直接接触,雪花给出的不是浮动数,而是很确切的“2000点”。

    严默不爽,这次使用的信仰点数竟然比上次救治黑水酋长多出两倍还多!

    这样的结果如果不是信仰点数在搞通货膨胀,那么就是原战身上这个诅咒比兽神的诅咒更难解、威力也更大。

    两千就两千吧,他一定会让这次的信仰点数花的物有所值!

    外面的人就看那老族巫抱着他的战士就坐在那儿不动了,而高岗大祭司却结束了救治,慢慢站了起来。

    丁飞和答答紧张地全部身子往前探,如果不是冰和丁宁还算冷静,及时抓住两人,两人可能就要试图攻破骨屋屏障。

    “那九原部落输定了吧。”有人非常放松地说出自以为的结果。

    “不止输,我看高岗城的大祭司好像要在这里把那老头也结果掉。”

    骨屋内。

    格尔围着那圈药粉慢慢绕圈。

    过了一会儿,他脸上露出一个鄙夷的微笑,转身走到还是个死人的达哈身边脱下他的皮大衣,又走回药粉圈。

    格尔把达哈的外大衣扔到地上,用脚踩着一点点抹去地上的药粉。

    外面看到的人很多人发出惊讶的“啊”声。

    “原来解决这圈药粉的方法这么简单,我都没想到!”

    “是啊,不愧是下城神殿大祭司,果然不同一般人。”

    “那些粉末没用,石雕也没反应,那老头死定了。”

    “谁叫他们不长眼,救谁不好,竟然去救黑水酋长。”

    “黑水酋长是谁?为什么不能救他?”

    “怎么?你还不知道?我跟你说,这黑水酋长啊,他原本是高岗城……”

    现在,除了四个九原人,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九原的族巫和他的战士死定了。

    就连在操控中心的斗篷人都摇头叹息,脸上流露出似可惜又似嘲讽的笑容,“还以为会让我惊喜一下,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要被解决了,啧。不过那老头屁股下面坐着的圆盘似乎有点意思,卫八,等会儿你记得把那个圆盘弄来给我。”

    叫卫八的人还没有回复,看台上突然传来整齐划一的:“哎——?!”

    斗篷人眼中暴起亮光,口中也发出轻轻的惊疑声。

    就在刚才,用脚踩着皮衣擦拭地上粉末的高岗城大祭司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格尔坐到地上就开始掏东西往嘴里塞。

    但没多久,他的动作就越来越慢,越来越僵硬,过了一会儿竟然完全不能动弹了。

    狭小的黑屋中,斗篷人用手指敲着手背,纠结要不要趁机两伙一起收拾了。

    但是他把目光落到那貌似没有发威的石雕上,又落到被那默巫坐到屁股下的圆盘上,竟犹豫了。

    他很了解高岗城大祭司的能力和实力,如果不是忌惮对方的诅咒之力,他会放纵这个对上峰不敬还每年减少上贡的下城到现在吗?

    可这个被他忌惮的高岗大祭司竟然被一个从没有听过的部落的老族巫给放倒了!

    之前看格尔解决得简单,他们都以为九原默巫的防守不过如此。

    可现在只不过一圈粉末就放倒了高岗大祭司,那剩下的石雕和圆盘呢?

    斗篷人此时也不敢贸然出手了,至少在看到最终比试结果前,他都不打算出手了。

    给自己和原战顺利争取到时间的严默睁开了眼睛。

    在他睁开眼睛没多久,原战也从他怀里缓缓坐起身。

    “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严默愣了下,怎么一醒来就跟他说这个。

    原战却没继续说明,他伸手把老头严从地上拉起,环看室内一圈道:“我们这是赢了?”

    严默收起圆盘和石雕,看都不看坐在地上的格尔和躺在地上的达哈,“走,去拿我们的奖励。”

    “站……住!”

    严默转头,有点惊讶高岗大祭司竟然还能开口。

    “我、没、输……”格尔一个字一个字努力往外蹦,眼睛慢慢转向达哈的方向。

    严默和原战也跟着看向达哈。

    格尔口中流出鲜血,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格尔舌尖刚刚咬破,达哈的身体跟着就猛烈抖动了一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