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6章 章回31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达哈站了起来,如果严默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他就会听到一片倒抽冷气声。

    因为达哈看起来真不太像一个活人。

    可是达哈睁着眼睛,一步步走到了格尔身边。

    严默和原战盯着达哈的嘴巴,被粗糙缝住的嘴唇异常地鼓起,穿孔处还有血迹。

    “我……没输。”格尔说话开始变得流畅,他甚至眼望严默对他露出一个略有些扭曲,但威胁意味十足的微笑。

    他手上还有其他四人的头发!

    他要杀了这个人!原战心念刚动,就被严默按住手臂。

    老头严眼眸沉沉,嘴角却弯起弧度,“嗯,那就算你们没输好了。”

    说完,严默竟没有多做一句争辩,拉着原战头也不回地向骨屋外走去。

    严默的干脆反而让格尔愣住,虽然达哈被他用秘法控制暂时装出了活人的样子,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一局比试谁高谁下。

    “等……”格尔想要喊住严默,他想要知道对方是怎么破解了他的诅咒,为什么这么快速且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对方施展巫术,只看到他抱着那高大战士,然后那战士就没事人一样地站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

    就算有人能抵挡他的咒术,也需要施展巫术进行抵抗和反击,可是那老头看起来什么都没做!

    这不仅是格尔的疑惑,也同样是知道格尔能力的某些人的共同疑惑。

    “也许那几个石雕和那圆盘就是那默巫化解诅咒的巫具?”外面有人呢喃。

    而这人的说法竟然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

    甚至连九原人自己都有点信了,丁宁甚至还在心中想到:怪不得祭司大人要让首领雕刻那么多石雕,原来是有大用。

    “这么说那默巫也会诅咒?”这句话一出,看台上某一片倏地一静。

    诅咒!这大概是令所有人最忌讳、最恐惧也最讨厌的能力。因为这种巫术的杀伤力不止会祸害一人,有时甚至能波及整座部落整座城。

    但使用大威力诅咒术的代价也很大,会诅咒的祭司和巫者轻易不会随便诅咒他人,同样别人也不会轻易得罪他们。

    沉静过后,议论声再次嗡嗡响起,很多人都在问:“这算是平局?”

    “人默巫都说高岗不算输,那就是平局了。”这人明明在陈述事实,偏谁都能听出他口气中的嘲讽。

    “可是我看那九原大巫明明比……”

    “嘘,别说了,高岗城的人还在这儿呢,你想得罪对方被诅咒吗?”

    高岗城人在看台上坐不住了,他们总觉得那些议论声好像都在讽刺他们,有脾气不好的高岗战士忍不住道:“你们看着那两个九原人好像没事,也许他们只是表面上没事呢?否则那九原大巫为什么要说我们高岗没输?”

    “对对,看事情不能看表面,说不定那两个九原人走不了多远就要倒下了。”搭话的是黑土城一名战士,那人貌似在为高岗城人说话,可戏谑的笑容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说话的高岗战士大怒,想要挑战那黑土城战士,被同伴死死按住,“别闹了!我们去接大祭司!”

    骨屋内,格尔不再维持脸上的笑容,这名半百老人在看到严默脚步跨出骨屋后,便垂下双眸,对身边的达哈发出命令:“抱我出去。”

    达哈这个样子并不能坚持多久,他必须要在咒术失效前让达哈把他送回高岗城落脚地。

    格尔从没有这么清醒地认识到一个人对他会有如此大的威胁。

    那老头能破解一个人的诅咒,就能破解其他人的。而且看他破除诅咒如此轻松,说不定对方在诅咒方面的能力不比他弱。

    只有会诅咒的人才知道精通诅咒的人到底有多可怕。如果九原和他们为敌,如果黑土城利用这默巫对付他们,高岗城危险!

    而他现在唯一比那人快一步的是,他弄到了对方部落数人的头发,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运气的事。

    而他又恰好为了对付和威胁黑土城,已有所准备。只可惜现在并不是出手的最好时机,但他已经等不及了,他怕对方先下手。

    原战和严默走出骨屋,严默在走到门口时略微停顿了下。

    原战眼中浮起异色,但他一个字都没多问。

    丁宁四人已经跑下看台,看到两人出来,加快脚步跑了过来,“大人!”

    严默提起脖子上的布巾挡住冷风,对他们挥挥手,“走,回去。”

    原战拢住他,没有问他为什么放弃争赢,而是边走边低声道:“那格尔手上还有其他人的头发,你能对付他吗?”

    诅咒这玩意真的不是战士能应对的,原战用亲身验证了这点。这也让他更加警惕,他的战士等级就算再高也有他对付不了的敌人,这次土城神殿盗宝恐怕会比他想象的更难。

    严默按住眉心,他还有4226信仰点……咦?又多了些?变成4230了。

    可这点信仰点根本不够用,如果格尔再次施展咒术,他只能再救两人,到时他要选择放弃谁?

    为此,他绝对不能给格尔再次施展咒术的机会。

    哪怕因此暴露他的真实实力,哪怕指南惩罚他!

    不过他之前硬是忍到原战先倒下才下杀手,按照规则,指南应该惩罚不了他。

    “默?”原战以为他在担心。

    严默冷笑,“他不会再有那个机会。”

    原战听他这么说,竟连问都没问,当即下令:“答答!”

    “嗷!”

    “和我去杀死所有高岗城人,我会把他们困杀在屋内,如果有人逃出,就算是奴隶,你也要把他们全部杀死,尽量不要露出形迹,变成兽身最好。”

    “嗷!”答答兴奋地鼻孔都变大了。

    “丁宁丁飞,冰,你们三人守好祭司,如果回去看到那三个女奴还在,杀了她们。”

    丁宁三人领命。

    严默开口:“让冰也跟你们去,他眼力好,可以观察漏网之鱼也可以警戒,答答配合他出击,胜算更大。”

    原战用眼神问他:只两个人够吗?要不要召回九风?

    严默点头,“放心,论自保还没有人能比得过我。而且这时我想也没多少人敢惹我。另外,这个给你,撒在尸体上,小心不要碰到。”同时说出简单用法和效果。

    原战听完,嘴角一挑满是邪气,接过那像是水壶的东西,塞进怀中,带上冰和答答就走。他不敢小看高岗城人,也不想放走他们一个,所以他必须抢在高岗城人回去之前做好埋伏。

    在对方的大祭司手上有他们头发能随时威胁他们的情况下,他们和高岗城人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与其被动地等别人先诅咒你,你再想办法解决,不如主动击杀,把所有后患全部消除。

    至于以后高岗城是否会找上九原?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格尔也在用秘法催促达哈加快脚步。

    当达哈抱着他迈出骨屋大门时,格尔忽然感到一阵心悸。

    他似乎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外面观看比试的人散去,不少人看到严默和格尔,可无论是谁,都没敢靠近他们。

    尤其抱着格尔的达哈,所有看到他的人都迅速躲到一边,路上的普通民众更是对其恐惧不已。

    达哈走得还挺快,竟然越过了严默三人。

    格尔看到严默想要说什么,严默却从身上摸出一个石雕,让石雕正面对向格尔。

    格尔看清石雕外形,越发怀疑对方真的懂诅咒之术。看看那扭曲古怪的人面鸟形状吧!人面鸟脖子上还挂着一圈骨头!

    他之前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石雕的古怪之处,真是太失败了!

    等格尔和达哈超过他们,严默默默收起石雕,这个成品已经算好的了,至少能看出来雕的是一只人面鸟,虽然脖子上挂的藤蔓像一圈头骨……

    一直在外等消息的大奥人本来想靠近严默,被浩长老一把拉住,那石雕看着太可怕了,说不定诅咒之力现在还在,还是等晚上再去找九原人吧。

    不知石雕发挥了极大威力的严默,带着丁宁丁飞往回走时碰到了带着几名战士的蛇胆。

    “默巫大人。”蛇胆竟然先开口打招呼了。

    严默看着被堵住的路,只好停下脚步,“有事?”

    “默巫大人真的来自九原?”蛇胆拢了拢华丽的皮裘,似笑非笑地问道。

    “那你认为我来自哪里?”

    蛇胆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不知默巫有没有听说过巫城?”

    “当然,九大上城之一的巫城,能来到这里的人谁没有听过?”

    “听过的人多,但去过巫城的人却非常少,巫城在九大上城中是最神秘的一座城,也是最不容易进的一座城,想要进入巫城必须通过巫城人给出的考验,如果想要成为巫城的正式居民还要再次接受考验,想要进入巫诚的神殿则更难,不过一旦进入巫城好处也很多。”

    蛇胆盯着严默,仔细观察着他哪怕最细微的表情,“我听说巫城里有些大巫会在走进母神怀抱之前,走出巫城去寻找传承人。”

    严默干巴巴地回了一个字:“哦。”

    “但是!巫城有一个所有巫城人都必须遵守的规则,那就是走出去寻找传承人的大巫绝对不能成为任何势力的巫者,也不准偏帮某个势力。”

    “哦。”

    蛇胆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脸上却仍旧带着笑容道:“如果让巫城知道有走出去的大巫没有遵守巫诚这个规矩,他们会亲自派人来把那名大巫带回巫城,并给予惩罚。”

    “哦。”严默坏得很,多一个字都不给。

    蛇胆看着这张老头脸怎么看怎么不愉快,他甚至恶毒地猜想到,这老头能活这么久,大概就是因为他有什么特殊秘法可以吸取身边那些强壮战士的生命力。

    严默看对面那人顶着那张脸还不肯让路,硬是握着骨杖耐着性子道:“多谢蛇胆大人告知,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丁宁丁飞一听严默说累,不管真假,赶紧一左一右上来扶住他。丁飞碰到严默垂放的右手,感觉冰凉,心疼地捧起来哈气,包在自己掌心中不放。

    丁飞生气蛇胆挡住他们让祭司大人受寒,恶狠狠地瞪了蛇胆一眼。

    蛇胆看丁宁丁飞那么小心地侍候一个老头,忍不住在心中幻想那叫原战的高大战士和其他人一起侍候这老头的场景,当他想到那高壮的战士把这老头干得呻/吟不断,其他战士则舔舐着老头,努力让他已经失去功能的某处重新勃/起时,他脸色一白,当即恶心地骂道:老不要脸!

    可惜严默不知道他的脑补,否则他大概会把身上所有毒/药全都糊到蛇胆脸上。

    蛇胆当然也不是凭空幻想,他见过很多比默老头还要荒淫无忌的人,他刚才幻想的场景他就在三城某些贵族身上见过好几次。

    不过蛇胆完全不觉得这种生活有什么不对,他甚至不觉得吸取他人生命力延长自己生命力的方式有错,他只是比较可惜那叫原战的战士。

    蛇胆观察严默观察得太仔细,以至于把对方眼中的厌恶也看得清清楚楚。

    看来他们彼此都不太喜欢对方。但蛇胆并不打算对严默动手,如果这人真的擅长诅咒,他还是远着一点比较好,至少不能自己亲自动手。

    “默巫大人,如果你们九原这次能在黑土城的选拔中进入前二十名,哪怕没有进入前十,你们也可以向我吴尚国王献出你们的忠诚。”

    这已经相当于保证了,如果是其他小部落知道蛇胆在黑土城的权势并听到蛇胆这么说,能高兴疯了,当晚回去大肆庆祝也有可能。

    可是严默会在乎这个吗?他可不想让九原成为哪一个势力的附属物,就算是九大上城也不行。

    所以严默没有称谢,也没有当场否决,只貌似十分疲累地对蛇胆微笑了下,让丁宁丁飞扶着他往前走。

    蛇胆挥手,让人让开道路。

    通过今天的祭司巫力之战,九原想要低调已经完全不可能,可同样也让一些想要捏软柿子的人缩回了手。

    目送严默三人远去,蛇胆心腹贴上前来,“大人,那默巫真的是从巫城出来的吗?”

    蛇胆也不确定,他刚才对巫城的叙述中有一个陷阱,巫城并不是所有大巫出来偏帮某个势力就触犯了巫城规距,而是只有进入神殿的大巫才会被这个规则束缚。

    如果严默真是巫城人,他不可能不知道这点,但他却没有反驳他,那对方是真的不了解巫城,还是在假装?

    试探没有结果,这让蛇胆有点不舒服,他不喜欢黑土城中/出现他不能控制的事物。

    可偏偏,城中很快就出现了他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更大事件!

    晚上,蛇胆正在众奴侍候下用晚餐,一名探子在奴隶带领下进入,跪到地上就道:“大人,高岗城人不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