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7章 章回31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闻听此言,蛇胆第一个想法就是:高岗城人逃了。

    为什么逃?肯定是他们依仗的大祭司出了问题。没有了可以震慑他人的诅咒大祭司,剩下的战士根本无法抵挡黑土城的攻击,他们害怕被留下,也怕其他仇家报复,只能跑。

    不过黑土城防守严密,高岗城人怎么能逃得这么无声无息?

    蛇胆对黑土城的防守信任异常,如果不是黑土城本身出了问题,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守城战士中有人背叛,帮助高岗城人逃出了城,而且背叛的人必定不止一个。

    “卫八,你过去看看。”

    暗中有人出来跟着报信的探子走了。

    蛇胆让人给他倒上清水,他在想,格尔不行了,那作为格尔对手的默巫真的就一点事没有吗?

    严默屁事没有,有事的是原战。

    虽然事先做下布置,但其中有两名战士到达七级,临死前的反扑逼得原战不得不现身解决他们。

    最后原战负伤,但战果也相当惊人,高岗城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并且过程中几乎没有惊动黑土城巡守。

    当然这样的结果不止因为原战三人配合默契,主要功劳还在严默配置的药粉上,就连那两名察觉不对的七级战士也因为药粉大受影响,才能给原战把他们拖入地底彻底扑杀的机会。

    “你没傻到把人埋在地底就不管吧?黑土城可是传说中的神器,你把人埋在它的身体里,说不定很快就会被他们的神殿祭司发现。”严默坐在地上,一边给原战的手臂裹伤一边道。

    “放心,你给我那罐东西,我就知道你的意思了。所有人都撒上了那东西,全部烂光。”说到这里,原战面色有点怪异地小心推了推放在身边的水壶,“这东西如果洒在活人身上是不是也有同样效果?”

    “对。”

    “你应该跟我说清……嗷!”原战呲牙,臭老头下手真重。

    答答侧目,丁飞拍他脑袋,让他赶紧干活。

    刚才首领带祭司从地下走了一趟,祭司大人把高岗城的货物全弄来了。

    现在他们就是在把其中比较通用的兽骨、兽皮、干肉类挑出来,能吃的就全吃掉,能卖的就卖掉,因为祭司大人说了他装不了这么多。

    只可惜那么多战兽和骑兽不能带回来,祭司大人又不让杀。

    严默绑好绷带,打上结,“我已经让你小心拿着了,如果你还能被沾上,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东西?怎么一股骚味?”原战抱怨,这东西好用是好用,就是味道难闻,像凶兽的尿液。

    “哦,这是兔吼送我的礼物,他的尿,放的时间长了点,有骚臭味也正常。”

    有人会把自己的尿液当礼物送吗?不对,这不是重点。原战双眉倒竖,“……你让我抱着一壶尿液来回跑?”

    “我以为你会问我兔吼的尿液威力怎么会这么强。”严默坏笑,他就是故意的。

    “他的能力?”

    “对,也是他们那一族神血战士的能力,他们平时都会把自己的尿液收集起来,对付猛兽和人相当管用,像这种经过长时间发酵的能当化尸水用,效果如何你也看到了。”严默还很骄傲地道:“如果不是我和兔吼交情好,他还不会送这么宝贵的东西给我。”

    “送尿算什么,我连精水都送……嗷!”

    答答在旁边颤抖,老大叫得可比他惨多了。

    冰冷哼,祭司能用多大劲?这混蛋肯定故意叫那么大声。

    严默用了点劲拍打绑好的伤口,“疼吗?疼,下次就给我小心点,明明能沙化,你还能受伤,够蠢的!”

    “沙子也怕火,那两个人的火焰温度可比丁宁他们高多了,我差点给他们烧化掉。”原战嘀咕,伸出被火烧伤的大腿,那里已经被默涂上药膏。

    “你的手臂可不是烧伤。”严默给他检查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口。

    原战为了方便他给自己治疗伤口,回来就把衣服全扒了。

    “那个大祭司的血液可能比黑水酋长的口水还毒,他临死前想要诅咒我们,还炸开身体,如果不是在地底,倒霉的绝对不止我一个。”血液、尿液、口水……也许他以后应该多练习练习把敌人从内部沙化的技能。

    “诅咒?”

    “我用土把他嘴巴塞住了,他没把诅咒说完。”

    比起原战的轻松,严默却皱起了眉头。别看这次比试他和原战都全身而退,但如果没有信仰点,原战的身体又不是足够强大的话,他们根本无力抵抗高岗城大祭司的诅咒。

    以后他总不能只靠信仰点救人,而且诅咒防不胜防,虽然高岗城大祭司死了,但高岗城还有神殿,神殿中肯定不止一个祭司,如果将来九原和高岗城开战,他不能抵挡和反击高岗城的诅咒,只要来一个大型疫病诅咒,九原必败无疑。

    到哪里能学到抵抗诅咒的方法?

    “他诅咒了什么?”

    “他没说完。”

    “那他总说了什么。”严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坚持,他总觉得那大祭司临死前的诅咒一定很可怕,就算没说完也不一定就完全没效,他需要知道内容好提前防范。

    原战嘴巴紧闭。

    严默戳他脸蛋,“说!一个字都不准隐瞒,不管多恶毒的诅咒,我只有知道了才晓得要怎么对付。”

    原战细想,觉得有理,张口道:“我听到那大祭司说,他以自己的生命和与他生命相系的所有奴隶为祭,诅咒我将在杀戮中失去神智,杀尽自己的族人、妻儿,最后被最爱的人背叛杀死,且灵魂无法回归母神的怀抱。”

    听到诅咒内容的人一起骇然看向他们这边。首领中了诅咒?

    严默,“……这是一个完整的诅咒。”

    “他后面还想诅咒其他的,但没机会说出来。”

    “你说他把自己炸开了?你没机会杀死他?”

    “不,我已经杀死他,我用墨杀割下了他的头颅,可是他还是炸开了。”这才是原战不愿说出诅咒内容的原因,他杀了他,但是那人似乎依然完成了他的诅咒。

    “我会失去神智吗?”

    严默下意识握住他的手,“不会。”

    原战笑,伸手捏他的老脸皮,“就算我失去神智,你也不准再找一个人睡你。不过你这么老,也不会有人要你了。”

    严默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闭嘴,我看看你有没有中诅咒。”

    严默握着原战的手,再次沉入精神世界。

    他询问雪花,原战有没有中诅咒。

    雪花没有反应。

    严默哂笑,他真是糊涂了,雪花只是点数的化身,问它们怎么可能有反应。

    “我要彻底去除被我握着手的人身上的诅咒。”

    雪花滚动,快速凝聚成一团,可是雪花的滚动没有停止,而天上的飞雪已经一片不剩!

    严默望着天空那团雪球,雪花会凝聚,说明原战真的中了诅咒。而雪花还在滚动,则说明……他剩余的4230点信仰点还不够破除原战身上的诅咒!

    还需要多少?

    没谁能回答他这个问题。

    从一开始黑水酋长的900点,到比试时解救原战的2000点,现在则是4230点也不够用,高岗大祭司的诅咒明显在不断升级,而这位大祭祀临死前以自己生命为祭的诅咒可想而知会有多厉害。

    比起学会抵抗和反击诅咒的方法,他现在更需要大量的信仰点数。

    但谁来告诉他,信仰点数要怎么弄到?

    信仰,超越了尊敬和崇拜的存在才能叫做信仰。

    是不是只有他成为某些人的信仰,才可能获得信仰点数?

    丁宁、丁飞、答答和冰全都围到了严默和原战身边。

    等严默睁开眼,丁飞第一个按捺不住地问道:“大人,怎么样?首领有没有中诅咒?能解除吗?”

    “我已经给他解除了。”

    “呼——”包括冰在内,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呼出一口气。

    原战看着严默的眼睛,笑了,“冰,你们从今天开始出去时不要落单,有事就吹响号角。”

    “是。”

    “都去忙你们的事,别全围在这儿。”原战挥手赶人。

    丁宁拉着丁飞和答答就赶紧离开,冰走到一边去磨箭头。

    原战一把抱住老头严,贴着他的耳朵问:“我还能活多久?”

    严默推开他,冷笑:“你很想死?”

    “是你想我死吧?我知道你一直都想杀了我。”

    严默心头忽然涌起一股暴躁情绪,“原战!”他现在没心情说笑。

    “好吧,也许你现在不是很想杀死我了。”看出严默心情真的不好,原战心里反而开心,捏捏老头的屁股,他不是很在乎地道:“放心,我不怕死,我只是觉得有点亏,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拒绝我了吧?”

    “别他娘的尽扯这些!”严默真的恼火了,在五分钟前,他差点就以为自己真的无所不能,但现在他被比他更高的大山给压趴下了。

    他想爬起来,就必须先把身上的大山给掀翻,掀不翻也要在山底打一个洞出来。

    “我都快死了,不扯这些扯什么。”原战不怕死吗?他当然怕,只不过和严默想的怕的意义不同,他从懂事开始就知道他们想要活下去很难,每一个能活到生儿育女的都已经是神的恩赐。

    坦白而言,如果没有严默,他也许早就死在原际部落的某次捕猎或对外战斗中。

    “而且最后杀我的人是你,我当然要趁着还活着多干死你几次,否则多亏?”原战笑出来,伸手就把人抱过来往完好的那只大腿上一放,还故意对了下位置。

    严默感觉到屁股下坐着的东西,翻了个白眼,反手一把抓住那玩意,冷声道:“你想逼我现在就杀了你?”

    “轻点,上次你都把我撸肿了。”原战呼吸变重,两手不老实地钻进严默衣服里。

    “原战!”严默更加用力捏,这牲口的承受力绝对比普通人大得多,必要时还能变成石头,根本不用担心真的伤到他。

    “天不早了,我们睡吧!”某人被挑逗得忍不住了,抱住自己的祭司大人就压倒上。

    “你现在就开始神智不清了吗?”严默怒吼,他到底为这个精虫上脑的牲口担心什么?!其实不用那高岗大祭司特意诅咒,他迟早一天也会杀了这混蛋!

    卫八从高岗城人住的石屋回来,把自己的发现一一向蛇胆禀报。

    “地上有血迹?”

    “是。”

    “屋中也有打斗痕迹?”

    “是。”

    “战兽和骑兽都在?”

    “在。”

    “他们的货物呢?”

    “没了。”

    这种情况太古怪。如果高岗城人逃了,他们为了掩饰行踪抛弃坐骑也能理解,可是既然连坐骑都抛弃了,为什么还要带上货物?没有坐骑,那么多货物怎么驮运?还是他们也有像那九原大巫一样的吞物能力?

    蛇胆从鼻中发出一声嗤笑。他现在已经能肯定那默巫绝不是一般的部落族巫,只黑雀香对他无效这点,这老头就已经比一般下城神殿出去的祭司强很多,更何况他现在还在高岗城大祭司的诅咒下全身而退。

    至于对方是否与蛇人族有关?他还存有疑惑。

    蛇胆见识比一般人多得多,自然知道这世上不止蛇人一族有大量吞噬物品再完整吐出的能力,传说巫城中最厉害的一位骨器大师,就能用一些特殊的骨头炼制出可以储藏东西的骨吞。另外有些神血战士也有类似的能力。

    “问过今晚守城的人了吗?有没有人出城?”

    “问过,他们都说今晚没有一个人出城。”

    蛇胆两手交握,手指敲着手背,过了一会儿,倏地站起,“我要回趟神殿。卫八,你去盯住那些九原人,尤其注意他们的大巫,不管他做了什么,都来告诉我。”他有些疑惑,必须回神殿才能知道答案。

    “是。”

    第二天,高岗城人全部消失的事迅速在百部营传播开来。

    “喂!开门了!”粗野的声音在门外大叫。

    “咚咚咚!”大门被擂得直颤抖。

    丁飞跑去拉开大门,正要开口骂。

    外面的人已经先一步嚷嚷道:“怎么现在才来开门?都什么时候了还睡?懒成这样小心被早起觅食的野兽全部拖去吃了。”

    “喂,站住,你不能进去!”丁飞想要拦住来人。

    但那人随手就推开丁飞,一边嚷嚷一边就往门里走。

    丁飞火了,答答抓起石斧就往门口冲。

    “让他进来。”严默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某牲口,从被窝里坐起身。来到这世界这么长时间,他脸皮也厚了,如果是前世,就是再好的朋友,他也不会让对方看到自己起床的样子,更不会在卧室接待客人。

    寒风灌入室内,丁飞连忙关上大门。

    原战翻身,很不爽地起身,把被子往严默身上一裹,他自己就那么晃着鸟儿大马金刀地往后面的墙壁一靠。

    严默瞪他,有点羞耻心好吗?

    原战这才抓了丢在旁边的兽皮往腰间随便一系,但是他的坐姿让他系了兽皮跟没系差不多。

    来人发出大笑声,“原来你们真的还在睡觉,哦,你受伤了?”

    “你已经能走了?好得挺快。”严默抓起丁宁送来的衣服一件件穿上身,衣服都被烤过,很暖和。

    跟在黑水酋长身后进来的河岸很不好意思地对丁飞笑了笑。

    丁飞对他呲牙。

    黑水酋长走到火塘边,那里有蒲团,离严默和原战的床铺也不远。

    黑水酋长忽然嗅了嗅鼻子,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你们带了女奴?怪不得这么晚还不起。”

    严默的老脸红都没红一下,“你来就是关心我们什么时候起床?吃了吗?”

    “你们有吃的?快来点!饿死我了!”黑水酋长脸皮更厚,一听有吃的,立刻嚷嚷要多多上。

    打劫了高岗城所有货物的九原小队现在很富足,丁飞就算很生气两人跑来打搅了祭司和首领,仍旧端来了一大堆食物。

    严默洗漱过后,过来也吃了点。

    原战这个懒蛋,仗着受伤不肯动,要严默给他洗脸。

    严默直接把冰凉的布巾砸在他脸上。

    黑水酋长看着两人嘿嘿笑,眼中却有深深的羡慕。他也想有个可以耍赖和依赖的大巫,就算不能好得睡一个被窝,没事能听他诉苦也好。

    吃饱喝足抹抹嘴,严默盘膝坐在蒲团上道:“说吧,酋长大人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