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0章回32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与原战跟着男子来到黑土城囚牢。

    男子果然没有说实话,他当初说施展诅咒的人已经离开黑土城,如今却说人还在,不过那时严默还没有为他解开诅咒,想必解开诅咒是告之实话的一个必要条件?

    严默本不欲原战同行,但原战不放心非要跟来,到了门口,男子就惶恐地说那人只见一人,其他人不见,否则就会施以诅咒。

    严默现在手上只有30信仰点,哪敢让原战再中一个诅咒,当即让他留在门口等候。

    原战嘴上答应,心里却打算从地下跟过去,那施展咒术的人在黑土城等待五年就为了等来一个能解开他诅咒的人,他怎么想都不放心。

    男子在囚牢里似乎有一点小权利,他带着换了黑土城平民装扮遮住头脸的严默进入囚牢,并无人拦阻,遇到有人询问,就说是亲人探看。

    黑土城牢狱似乎分层,最上层都是很多人挤在一个牢房中,一进牢狱,恶臭、血腥味扑鼻而来,惨叫、打骂声不绝于耳。

    男子没有为他进行参观解说,只蒙头带着他往前走。

    到了一层尽头,出现一道狭窄的往下的通道,这层大多都是单人间,也不像第一层的囚犯那样吵闹纷杂,这层很安静。

    “不要多看。”男子小声警告了一句。

    严默收回打量囚犯的目光。

    “这里关的都是我城有头脸的人,还有一些地位特殊的。”男子含糊道,脚步走得更快。

    “这里的牢房怎么都没有门和门锁?”

    “门锁?你说门闩?要那个干什么?我们狱卒中有力气大的神血战士,他可以直接把做囚栏的石柱拔起来再插/进去,这样也不怕有人开门闩逃跑。”

    原来神血战士还能这么用,严默咳嗽一声:“这里的囚犯没有神血战士?”

    男子回头,用看乡巴佬的眼光扫视严默,“犯了错的神血战士怎么会关到这里?他们都被关在神殿囚牢。”

    “原来如此。”严默以为那诅咒者就在这一层,没想到这层下面还有一层。

    第三层阴暗潮湿,地上都生满了青苔,人踩在上面不小心还会打滑。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吧?严默本身就有夜视能力,再加上前方男子手上的火把,把第三层地面看得清清楚楚,青苔踩上去就留下一个脚印,而在他们之前,青苔都完好无损。

    这层牢狱还能听到水滴声,里面无风却阴寒刺骨。

    严默注意到,这层的牢房大多空着,有的就算住着人,那也不像个人,有的牢房里直接躺着无人收拾的尸骨。

    “第三层一般不用。”男子回头解释。

    听到脚步和说话声,打头的牢房里的囚犯猛地扑到囚栏上,伸手向严默抓来,嘴里也发出嘶哑的叫声。

    “不用理他,那人舌头被割了,半年前关进来的,活不了多久。”

    严默看到还有一间牢房里的人动了一下,但那人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体力,他一动,两只老鼠从他腿下跑了出来,过了一会儿,看那人不动了又扑了上去。

    再看其他牢房,似乎这层里只有这两个活人。

    “有人给这层的囚犯送吃的吗?”严默忍不住问道。

    “送吃的?”男子惊讶,“谁会给他们送吃的?”

    “那他们怎么活下去?”

    “舔墙上滴下来的水,吃青苔,吃虫子、老鼠,总能活下去,活不下去的都死了。”男子理所当然地道。

    “那人也这样?”

    “嗯。”

    “他还活着?”

    “活着。”男子忍耐什么地道:“他说过,如果他死了,我也会死。”

    “那你就不怕饿死他,你也跟着死亡?”

    “他让我不用管他,更不准来见他,除非我的诅咒解除,把解除诅咒的人带来,否则我只要靠近第三层,他就会让我浑身疼痛!”男子又恨又惧。

    “这第三层平常也没有人来?”

    “只有关新犯人的时候。”

    严默心中冒出一个模糊的想法,又问道:“他被什么罪名关了进来?”

    “利用巫术行骗。本来像他这样的巫者会被关到神殿囚牢,但是当时来拷问他的神殿侍者判断他并没有多少巫力,就是个骗子,就被关到这里来了。”男子的声音中含着隐约的嘲讽,似乎对神侍没有看出这名诅咒者的特殊而大为不满。

    严默想男子大概是想着诅咒者死的吧?可惜他弄不死他、也不敢弄死他,只能把他报复性地丢到第三层?还是那诅咒者特意要求被关到第三层?

    “到了,他人就被关在尽头的那间牢房。”男子远远站住,似乎连接近那间牢房都不愿意。

    严默抬眼望去,先看到一团模糊,等眼睛慢慢适应后才看清那间尽头的牢房里窝着一个头发蓬乱的人。

    头发蓬乱的人动了下,像是坐了起来,“终于……让我等到了……”

    声音很嘶哑,发音还有些僵硬,似乎这人已经很久没有说话。

    “我、我把人带来了。”男子声音发颤,似乎对这人的恐惧深植于心。

    一道黑影从牢房里飞出,男子不敢接,黑影落到地上发出脆响。

    严默看出黑影是一个皮袋。奇怪,这里的囚犯被关进来时不会搜身吗?不过也许这名囚犯不能用常理论?

    “那是我答应给你的报酬,你可以拿走滚了。”头发蓬乱的人说话声开始变得正常,听得出来是一名老人。

    男子捡起皮袋,打开看了看,脸上浮起一抹狂喜,把皮袋飞快地塞进怀里,转身就想跑。

    “站住!别忘了我曾经跟你说过什么,如果你把我的事说给别人,任何一点小事,三天内,你和你的家人便会死光。”

    “我、我知道。”男子吞咽口水,头脑重新变得清醒,临走时还不忘跟严默说了声:“我就在最上面,你要回去就上来找我。”

    严默对他点点头,男子离去,第三层牢狱只剩下四个活人,不过前面两人隔得远,这边说话,那边根本听不到。

    男子已经把火把带走,牢房里瞬间一片黑暗。

    但很快,一抹浮光从严默所站的对面牢房里升起,浮光越来越亮,亮度和颜色就像一盏约十五瓦的黄/色灯泡。

    严默凝神细看,那组成浮光的东西是大量的类似萤火虫的发光小虫?

    头发蓬乱的老人把挡住眼睛的乱发拨开,“五年,终于让我等到了。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严默站在阴暗处没有靠近,“你是谁?为什么让我过来?”

    老人突然变脸,“你……你多大了?过来让我看清!”这声音怎么听起来比他还苍老?

    严默没动,老人吼:“过来!”

    严默感到往自己小臂里钻的东西一抖,但也只是这样。这玩意在钻入他的小臂后就没再往上跑,巫果阻止了它,但巫果也没办法驱逐它,更因为对方难吃不愿吞噬。那东西似乎也比较忌讳巫果,待在小臂里也没敢乱动,直到这老头对他吼叫。

    “咦?你竟然能控制我的小宝贝?不错,很好!”老人站了起来,随手就把看似坚固的囚牢栅栏给掰断,还对他招了招手,“进来。”

    严默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这囚牢根本关不住这名诅咒者,甚至这人很可能特意挑选了这间牢房。

    “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老人再次招呼。

    严默想了想,迈步走了进去。

    老人等严默走进来,把掰断的石栅栏重新对好。

    严默看得清清楚楚,石栅栏的断口处很快就重新粘合好,丝毫看不出曾被掰断的痕迹。

    “你是控土战士?”

    “哈哈!不,我是一名巫者,这只是小把戏。”老头弄好栅栏回头,一眼看清严默相貌,当即大叫一声,指着严默就开始捂胸不停喘粗气。

    “你你你……怎么比我还老?”老人像是气坏了,指着严默的手指都在颤抖。

    严默索性撩开斗篷,露出全貌。

    老人一看严默全白的头发、苍老的面皮,顿时脚步踉跄,悲痛地大喊一声:“好你个死肥象,竟然骗我!”

    老人气得大吼,最后竟然蹲到地上哭了起来。

    严默,“……”

    “五年!五年啊!我花了五年时间在黑土城等待,结果、结果……呜呜!我都要死了,死肥象还这么欺负我,呜呜!我不活了不活了!”老人哭着哭着竟然抓着石栅栏就把脑袋往上撞。

    “砰砰砰”声声都撞得结结实实。

    严默,“……”

    “我不就是会诅咒吗,他们就都讨厌我,都巴不得赶我走,竟然不惜欺骗我,我恨他们恨他们!”

    “咳,这位,请问您的巫名是?”

    老人倏地转头,顶着红通通的脑门,恶狠狠地盯着严默:“说!你是不是他们派来故意欺负我的?五年,正好在五年的最后一个月,你破除了我的诅咒,达到了见我的条件,哼。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严默蹲下来,伸手戳了老头胳膊一下,“你为什么要诅咒那个人?为什么要在黑土城等上五年?”

    “因为……”老头很嫌弃地打开严默的手指,“不要乱戳!小心我诅咒你。”

    严默摸了摸自己的脸,“看来你的诅咒巫力也不怎么样。”

    “你说什么?”老人怒了,“别以为你能阻止我的小宝贝,我就对付不了你,我有的是手段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严默没理他的狠话,“如果你真的很了不起,我是说你的巫力很强大的话,你为什么没有看出我这副样子是被诅咒了。”

    “什么?!”老头突地扑向严默。

    严默就算有所防备还是被他扑倒。

    老头捧住严默的脸,舔舐似的仔细看,越看他越惊奇,“你被诅咒了?你这副样子不是你原来的样子?不!不可能!我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世上不可能有比我诅咒更强大的人,除非诅咒你的是神!”

    “你说对了。”

    “什么?”老人呆滞。

    严默坐起身,把压在身上的老人推开,“我这副样子就是被神诅咒的,算是我不听话的惩罚。”

    老人脸上的表情分成两部分,左边写着不信,右边写着兴奋。

    严默再次伸手戳老头,“把我身上那个东西弄出来,我还有事,没工夫和你纠缠。”

    老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眼睛盯着严默,嘴中念叨着:“难道死肥象真的没骗我?对啊,他怎么敢骗我?他就不怕我诅咒他,哈哈!对!他一定不敢骗我!”

    “你原来多大了?你记得自己的年龄吗?大概也行。”老人努力端正自己的表情,很认真地询问严默。

    “大概十七岁。”

    “啊!”老人兴奋地两手握拳塞到嘴边,两眼冒出激动的光芒。

    严默眼看不对,连忙做好准备。

    果然!老人兴奋地张开手臂又要扑到严默身上,被有准备的严默挡住。

    老人不以为意,抓着严默的手臂连连抚摸了好几下,把严默摸得鸡皮疙瘩直起。

    随后老人又兴奋得满地乱爬,不对,人家不是乱爬,而是很有目的地爬到右边靠里的墙角,接着抬起手掌用劲在地上拍了几下,那处墙角的地面无声无息地裂开一个圆形大洞。

    “来,进来!”老人开心地对严默再次招手。

    严默抱着既来之则随之的心情,跟着老人爬进那个洞穴。

    洞穴不大,但四壁很光滑,看样子已经存在一段时间,至少不是近期所做。

    老人在前面爬得飞快,到了拐弯口还会停下来等一等严默,因为拐弯口有时不止一条岔道。

    严默体力跟不上,爬一爬就要歇一歇。老人中途还跟他再三确定:“你没骗我吧?你真的只是被诅咒了吧?你真的真的不是一个比我还老的老头吧?”

    严默翻个白眼,靠着墙壁喘气捶腰,“这件事我族人都知道。我说你挖洞就不能挖大一点。”

    “不能。这里是黑土城,和其他城不一样,洞挖得太大,会被他们的神殿祭司察觉。我不怕他们,但我要在这里等你。”老人掏出一个像饼一样的东西递给他,“吃吧,可以让你好过点。”

    严默接过那块颜色发暗黄、一看就很不好吃的小饼,“这是什么做的?”闻闻,再舔一舔。

    “你猜?”老人笑眯眯,也掏出一块同样的小饼放进嘴里咀嚼。

    “茯苓、人参、甘草、当归、肉桂……”严默报出一连串药名。

    老人先是疑惑,后恍然大悟,脸上再度露出兴奋的笑容,“你能吃出里面含的草药?这些名称是你们族的叫法吗?你告诉我,你看出了几样?”

    严默也是见猎心喜,他能判断这小饼不是毒/药,就算是毒/药他也不怕,随张口小小咬了一口,细细品尝,过了一会儿,他道:“十二种,这里面共含有十二种草药,其中三味我不知道是什么草药,而我不知道这三味草药中有一种是主食,也就是粘合这些草药的主体,像是一种面粉类食物。”

    老人拍腿大笑,“走,就算你骗我,我也认了,希望你不会比我先死。”

    严默也笑,“放心,我肯定活得比你长。”

    小饼下肚,效果迅速并明显,严默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恢复,且腰痛都缓和了一些。

    两人再次开爬。这次爬行的时间更长。

    每次停下休息,老人都会掏出一样东西让严默品尝并说出其中成分,有的是固体,有的是液体,最后一次停留老人掏出五条虫子请严默吃。

    严默瞅了瞅石罐中貌相一点都不可爱的狰狞爬虫,随手抓起来就丢进嘴里。

    虫子都是活的,丢进嘴里还能摇头摆尾地爬动,严默表情不变,眉毛都没动一下,咔叽咔叽几口就把五条活虫全部吃了。

    老人看着严默简直跟色鬼看绝世美女一样,都痴了。

    严默计算,加上帮那人解除诅咒,他一共被考验了六次。嗯,这就是考验吧?

    加上考试时间,经过约三个半小时后,两人终于爬到终点。

    通道尽头出现了一扇圆形的木门,前方老人推开木门,钻了进去。

    严默跟上,看到了一个让他极为诧异的空间,他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在地上还是在地下,但无论在哪儿,突然看到一个这么大的空间都会感到惊讶。

    木门后的房间不应该叫房间而应该叫大殿,这个宛似大殿的巨大房间并不空荡,放了很多石桌和架子,石桌和架子上也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草、骨头和其他说不出名字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下来呀。”老人看严默还没下来,在下面招呼他。

    木门边有爬梯,严默抓着爬下来。

    老人在下方挥手,木门关上。

    “你通过了我所有考验。”

    严默一下来就听到了这句话。

    老人身材有点矮,才到严默肩膀。他好像不高兴要抬头看着严默说话,爬到了最近的一张石桌上盘腿坐下。

    “我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诅咒巫师,谁都怕我,就是死肥象……巫诚神殿的大祭司也怕我!”老人得意地道。

    “您来自巫城?”严默深吸了一口气,他虽已有猜测,但一经肯定还是会感到震惊。

    “对。”老人抓抓脸,“我知道你心中有不少疑惑,听我慢慢说给你听。”

    “您说。”严默也爬到石桌上盘腿坐下。

    老人似乎很喜欢严默这样的随意,转了个方向和他面对面,“死肥象的能力是预言,他很少开口预言,但只要说了就没有不准。五年前,他找到我,跟我说让我到中城之黑土城等待,说我一直在寻找的弟子将在五年内出现在黑土城。所以我来到这里等待了五年!”

    严默两手虚握成拳,他必须克制自己的情绪。哪怕他兴奋得血液都在沸腾,这老头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通过之前的六次考验,他知道这人绝对有真才实学,而且不管他教的是什么,只这人对草药的精通就足够让他拜师,更何况这人竟然把草药和诅咒结合到一起。

    这是他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学科,可是又和他本身学习的没有任何抵触,甚至可以说两者相辅相成,就是炼骨术也和其有不少相通之处。

    老人还在自我炫耀,“我这么伟大的诅咒巫师,弟子当然不能随便收,我的弟子必须也是伟大的、聪明的!他必须年轻、知识丰富、还要会一点诅咒术。而你解开了我下给那个无礼的蠢货的诅咒,算是达到了最基本的条件,达到最基本条件的人就能见到我。”

    果然是达到条件才能触发的隐藏任务!严默前辈子没怎么玩过网游,但他也不至于完全陌生,他这不就像是得到了传说中的特殊职业传承?

    “但并不是这样我就会把我的传承全部教给你,除非再通过我的其他考验。而你全部通过了!”老人开始激动,“我的孩子……呃,你会变回十七岁吗?你的神打算惩罚你到什么时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