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1章回32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等一下。”严默摸摸脸皮,“你想让我做你的弟子?”

    “对。”老人以为严默欢喜坏了,在跟他确定。

    “我通过了你的所有考验?”

    “对。”

    “可你还没有通过我的考验。”

    老人,“……”

    偌大的空间一下变得极为安静。

    老人不可思议地瞪着对面比他还老的老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太确定地问:“你想考验我?”

    严默很西式地耸了下肩,“你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诅咒巫师,可是你连我身上有诅咒都没有看出来。”

    老人急,怒拍桌,“那是神下的诅咒,我怎么能看出来?我是人,不是神!”

    “那如果是人下的诅咒呢?你确定你一定能看出来并能解除?”

    “当然!这世上不会有比我更厉害的诅咒巫师!”

    严默眼中有怀疑。

    老人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恶狠狠道:“我再说一遍,我是这世上最厉害、最伟大的诅咒巫师,只要是人、是智慧生物,任谁的诅咒巫力都不能与我相比!”

    严默很镇定地一根根扒开老人的手指,“我需要证明。我本身也是一名很厉害的巫师,这点我想我已经证明给你看过,而想要让我这样厉害的巫师成为弟子,你必须向我证明你真的比我有本事。”

    老人听了这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放开了严默的衣襟,傲然道:“你说的没错,我对你有要求,你当然也可以对我有条件,我会让你心服口服,说吧,你想我怎么证明?”

    “我有一名守护战士,在我和他族诅咒巫师比斗时,他被下了诅咒,而我虽然近乎于赢了这场比斗,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彻底解除我的守护战士身上的诅咒,甚至看不出究竟。我带你去见他,如果你能说出他中了什么诅咒,并能彻底解除,我就相信你比我强,我也甘愿成为你的弟子,以后必将给你养老送终。”

    老人点点他的鼻子,冷哼:“小子,你的目的其实不是想看我有多厉害,而是想要让我给你的守护战士解除诅咒是吧?”

    “不管我的目的是什么,结果同样。我不可能随便就认一个人当师父,传承和接受传承都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你能解除我的战士的诅咒,我会高兴,也会对您敬服,我的族人们也会把你当做我的师父来尊敬。如果您不能,我又何必拜您为师。”

    老人搔搔蓬乱的头发,突然问道:“你说的师父和养老送终是什么意思?”

    “您不明白?”严默惊讶,他的能力之一就是能让别人听懂自己的话,哪怕是陌生词汇也可以直接在脑中换成能理解的词语,为什么老人还要特意问他这两词的意思?

    “我没听过这样的词汇。”

    “哦,那是我族的一些方言,呃,方言就是某个部族或地方的独特的语言和发音。虽然我们都是用通用语,但是每个部族总是有自己的语言习惯和发音,就比如我们俩的发音其实就不太一样。”

    “所以你说的师父和养老送终到底是什么意思?”老人其实脑中已经理解,但他就是要严默再解释一遍。

    严默只好解释给他听:“师父,就是教授弟子知识、修养、做人等一切传承的人,是与父亲有相同地位甚至比父亲更重要的人。而养老送终就是当您老了、病了、累了、难过了、有麻烦了,我会照顾您、侍候您、帮您解决麻烦,不让您一个人孤独,不让您被烦恼困扰。当您有天回归母神的怀抱,我会在旁边陪同您,一直到您闭上眼睛。我会遵照您的遗言处理您的身体,之后每当我族祭祀祖先灵魂时,我也会祭祀您,不止我,以后我的弟子也会奉您为祖师,只要我这一脉不断,就会祭祀您千千万万年,让您的威名永传。”

    老人听得激动死了,恨不得……他已经再次扑上去一把抓住严默的手,“你那个守护战士在哪里?带我去看看!我等会儿就让你知道师父有多厉害,桀桀桀!”

    严默眨眨眼,“能告诉我,我们现在在哪里吗?”

    “黑土城神殿……的下方。”老人也跟着眨眼。

    “这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老人拍大腿,“这个总结好!我在下面待了五年,那些蠢货崽子都没发现我。走吧,别耽误时间了,快带我去见你的守护战士。我活不了多久了,得赶紧把传承都教给你,咳,你会给我养老送终对吧?会让你的弟子也祭祀我对吧?”

    “如果你成为我的师父的话。”

    “我肯定是你师父,除了我没有人能当你的师父,谁要敢跟我抢,我诅咒他全家全血脉!”

    师父威武!严默大笑,从桌上颤巍巍地爬下来。

    老人看他这样子就觉得心肝疼,怎么收个弟子比他还老?这小子将来到底能不能恢复?

    严默心情愉快得不得了,“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

    老人很利索地从桌子上跳下,“原路返还。当时那些蠢货崽子只打算关我一年,后来我被挪到第三层,他们就把我忘了,我想出去随时都能出去。”

    一想到回去要再弯腰爬三个小时路程,严默愉快的心情顿时打了点折扣,“那以后怎么回来这里?再从牢房爬回来?”

    “蠢货!我当然还有别的路。走啦走啦,别磨蹭了。”老人比他还急。

    通过那名狱卒,老人顺利从牢房中销户,在“亲人”的带领下离开了住了五年的牢房。

    天不亮出门,现在外面已过正午。

    刚从牢里出来,严默就看到路口原战身影一闪,但为了不引起狱卒注意,原战并没有靠近牢门。

    两个老头互相搀扶着走到路口,原战这才过来迎接。

    严默看这人竟然等到现在,也有点抱歉,这可是七个小时,可不是七分钟。

    原战心情似乎异样的好,让严默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又一眼。

    老人嫌弃地丢开严默的胳膊,把人交给原战,“小子,你最好别骗我,要让我知道你死得比我还早,我就……”

    “我还有四个弟子,最大的才十三,最小的才四岁左右。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将来还有两个更厉害的也预定了。”

    老人改口改得可顺,“你还没跟我说你是哪个城哪个部落的巫者?”

    “九原。”

    “九原?哪个犄角旮旯的小部落,没听过!”老人的目光落到原战脸上,眼睛眯起。

    严默故意没说原战就是那个被诅咒的人,而是混淆道:“我的人都在百部营。”

    老人怪笑,“小子,这是你对师父我的第一道考验吗?这大个子的灵魂之光都被诅咒得发出血红色了,就算不如我的诅咒巫师也能看出来。”

    严默很想问这个灵魂之光要怎么看,又怎么分辨是否被诅咒和诅咒的程度,可他忍住了,他怕老人知道他一点诅咒不会,会立刻掉头离开。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原战开口,蹲下/身,让严默爬到他背上。路上有积雪和踩出来的冰,他背着走还快一点。

    严默也没客气,他现在是老人,被背着走一点不丢脸。

    真正的老人,某诅咒大师表示他一点也不羡慕妒忌,他腿脚好得很,完全不用人背,况且想争着背他的人多的是,他才不稀罕。

    看到首领和祭司安然归来,九原人全都松了口气。

    对于跟着两人回来的老人,大家都很好奇,但几人并没有随便开口询问。

    严默直接把人请进了内屋,原战在屋里点燃火把和火塘,让其他人没事不要进来打搅,随后关上屋门。

    严默丢了一张兽皮和三个蒲团放到地上。

    三人分三角形坐下。

    “您看出他中了诅咒,那能看出他中了什么诅咒吗?”严默刚坐稳就问道。

    “当然。”老人仔细打量原战,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石罐,让原战滴一滴左手中指尖的血液进去。

    严默心中一下闪过“这会不会是想要得到原战血液的陷阱”的想法,后又为自己的想法失笑。

    他也真是一朝被蛇咬就变得怕起井绳来,如果真想获得原战的血液,只要挑战他令他受伤就可以,兵器上沾点血就足够。

    严默看原战掏出骨匕就要往手指上划,一巴掌打开他的手,拔/出一根金针,抓着他的手指戳了一下,挤出一滴血滴入石罐。

    石罐里有透明的液体,原战的血液一滴进去立刻渲染开,一开始是正常的红色,老人伸手指在里面搅搅,石罐里的水立刻变成让人心里发悚的沉沉黑红色。

    严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光线的缘故,他竟然看到那沉沉的黑红液体中有数十上百道黑影在围着最中间的红点转动。

    “真是庞大的灵魂之力,这至少生祭了三百个奴隶,且都要是惨死,还有一个至少六七级诅咒大祭司的全部灵魂。这个诅咒相当牢靠,已经深入你的身体每一处。”老人抬起头,“诅咒者手上有你的血液?还是你沾到了诅咒者的血液?”

    “后者。”

    “不管前者还是后者,都很麻烦。巫城人喜欢把诅咒大致分成两大类,一类是无根诅咒,一类是种根诅咒。无根诅咒通常没有被诅咒者的媒介物,种根诅咒则可以通过被诅咒者和诅咒者身体上的某部分,而让诅咒在被诅咒者体内生根。你中的就是种根诅咒。”

    严默皱眉,“很难解决?”

    “那要看对谁。”老人再次把手指伸进液体中搅了搅,拔/出,塞进嘴里。

    原战和严默一起看着老人。

    老人眼睛闭上,似乎在品味什么,过了一会儿,拔/出手指,嘴中慢慢念叨:“恨……死亡……杀戮……疯狂……原来是血咒中的狂杀咒,一般被诅咒者都具有强大的力量,可以毁灭一个部落一座城甚至更多,而这个诅咒可以让被诅咒者在杀戮中逐渐失去神智。这熟悉的手法……桀桀!”

    老人突然阴笑,一下睁开眼睛,“给你下诅咒的竟然是奎帕一脉。如果你们没有去过巫城,那么上次和你比斗的人是高岗城祭司?”

    严默和原战同时戒备,严默脸上还能浮出笑容,“对,就是他。您认识他?”

    “你说你赢了他?”

    “算是平局,但是高岗祭司的守护战士成了活死人,而我的战士还活着。”

    老人不满,“算了,你那时候还没有成为我的弟子,没有彻底打赢那蠢货也不奇怪,下次你必须彻底打败他。记住,作为我的弟子,你决不能输给奎帕一脉!”

    “奎帕是?”

    “巫城神殿祭司之一,我讨厌那个人。”

    原来是他未来师父的冤家对头,这可真是太好了!

    老人斜眼,“奎帕虽然比我弱一点,但也不是好惹的诅咒巫师,他的心眼比我脚上的鸡眼都要小,他那一脉的人也都又蠢又坏又小心眼,你这次就算没有彻底打败高岗那小崽子,他也会记恨你们一辈子,给你战士下的这个诅咒就是证明。哎?等等,这个诅咒必将消耗诅咒者的全部灵魂之力,那高岗崽子死了?”

    严默和原战都未开口承认。

    老人也不需要他们承认,“死了就麻烦了,种根诅咒一般在破除时还需要下诅咒用的媒介之物,这里就需要高岗神殿崽子的血,还要是活血。啧!”

    “没有高岗神殿祭司的血液就没有办法解除这个诅咒吗?”严默大为失望。

    老人呵呵笑,“别蠢了,任何诅咒都能解除,只是简单和麻烦的区别。”

    严默精神一震,原战却面色平淡,就好像两人谈的事情与他无关一般。

    “先说说我刚才的推测对不对?他是不是中了血咒中的狂杀咒?”老人得意地问道。

    “您只说对了一半。”

    “什么?不可能!”

    “我没必要在这点上骗你。”

    老人气,“诅咒内容还有什么,你说!”

    当事人原战记得最清楚,他代替回答道:“高岗祭司不但诅咒我在杀戮中失去神智,还诅咒我杀尽所有族人和血脉,最后遭到背叛,死在最爱的人手上,且灵魂无法回归母神。”

    老人撇嘴,“当你变成杀人狂时,你自然会被自己的族人和亲信者背叛,也只有你最亲近、最不会提防的人才能接近你和杀死你。至于你是否能回归母神怀抱,你死都死了,谁还会管你是否被母神接走还是抛弃?”

    原战绷紧的身体无形中一松,“你是说诅咒只能诅咒我在杀戮中逐渐失去神智,而后面的只是我变成杀人狂可能会造成的后果,而不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变成杀人狂,你问问你守护的巫者,他是不是会杀了你好拯救整个部族?所以后面的那些内容说是诅咒也没有错。”

    严默深吸气,“大人,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老人瞪眼,“叫师父!”

    “您还没有解除阿战身上的诅咒。”

    老人捶地,“这个诅咒我不是没有办法解决,而是需要时间,你们把高岗城下诅咒的崽子弄死了,想要彻底解除这个诅咒就只有两个方法。第一,把高岗崽子和他弄死的三百奴隶的尸骨全部找出来,用比他们加起来还要强大的灵魂之力安抚或者压制或者消除他们的灵魂之力,再把他们的尸骨烧成灰洒进流动的水源,最后用他们的眉心骨灰配以药物让被诅咒者服下,这个诅咒才能解除。”

    严默和原战一听这个办法就知道不可行。

    高岗祭司的尸体已经给他们烧成了灰,现在都和其他高岗人混在了一起。而那三百名生祭而死的奴隶尸骨更是没办法弄到手,谁知道高岗城怎么处理的这三百人的尸骨,就算能找到也太花时间。

    严默不得不问:“第二个办法呢?”

    “第二个办法稍微不那么麻烦,奎帕是个愚蠢的小心眼的巫师,他为了控制自己的弟子,手上都留有所有弟子的活血,这些活血被秘法存储,就算人死了,血液也不会死。所以如果能从奎帕手上弄到高岗崽子的活血,这个诅咒也不难解。只要利用那些活血做成/人偶假冒高岗崽子,让人偶收回诅咒,人偶必将会像施咒者本人一样受到反噬,最后再摧毁人偶就行。”

    老人诡笑,“不麻烦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知道奎帕把那些活血藏在了什么地方。”

    严默捂额,“这不是说我们要去巫城一趟?”

    “你作为我的弟子,肯定也要跟我回巫城一趟。如果你急着解除你战士身上的诅咒,我们可以明天就出发。”

    “不行。”严默不能老人生气,解释道:“我们为了部落必须参加这次选拔。”

    老人嗤笑,挥手,特大气地道:“你成了我的弟子,只要我同意,你的部落就会成为巫城的附属部落,何必再争抢一个中级城附属部落的名额?”

    “我们想去的是和巫城同列为九大上城的土城。”

    “土城难道比巫城还好?”老人不高兴了。

    严默苦逼,他还无法全然相信老人,自然不会把他们去土城的真正目的告诉对方,但这时他们要怎么解释?

    原战握了握严默的手,对老人平和但坚定地说道:“我有必须去土城的原因。”

    老人烦恼地直搔乱发,又抓了抓乱糟糟的胡须,“你去土城做什么?要多长时间?这蠢货非要我解除你的诅咒才肯做我的弟子,可我就快要死了,我根本没那么多时间等你们!”

    严默一把抱住老人的胳膊,“师父!我已经感觉到您的伟大和厉害了,我愿意做您的弟子。您看,阿战的诅咒……”

    老人立马喜笑颜开地改口:“那就等你们去过土城再去巫城好了,路上我跟着你们一起,你看谁不顺眼,师父我帮你诅咒他!”

    “时间太长,会不会影响到阿战?”

    “有我在,你怕什么?我没办法彻底解决,压制还不行,正好路上教教你,你来解决。不过这小子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庞大的能量,我也说不出是好是坏,今后这小子最好能压制自己的能力就压制,不要随便见血,更不能杀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