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2章回32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老人也不讲究什么拜师礼仪,大概这时候还没有这个概念,甚至很多有能力的巫者说是收弟子其实跟收奴隶差不多,并不是每个弟子都会悉心教导。

    但有随意收弟子的巫者,自然也有精挑细选的,就比如老人。

    老人告诉严默,他的巫名就叫咒,一般人都叫他咒巫,他跟其大巫一样收有很多侍者,不过这些侍者现在都在巫城。

    老人就这么在九原的大棚屋里住下。

    为了尊重老人的地位,原战和严默把唯一的里屋让给他一个人住,其他人还是住在外面的大屋。

    因为一起住,原战的能力自然无法隐瞒。

    老人见此竟然丝毫不惊讶,他还抽空对严默颇为满意地道:“你这个战士收的还可以,以后就要照这样的收,太差的不能要。”

    还未等严默反应,老人又接着大包大揽道:“你是不是只给他弄到了升到七级的功法?我看他体内能量澎拜,完全可以冲八级,以后你这战士的升级功法你也不用担心,到十级的我都有。不过你必须通过我的考验,每通过一次,我就给你上一级的功法。你自己的就更不用担心,有我在,只要你好好学,不犯蠢,升到九级肯定没问题,十级则看你自己努力和运气。”

    严默这时还不知道这个承诺有多大的分量,只以为巫城的巫师都知道更高级的战士训练法。

    虽然他有指南提供的训练法,但他从不认为指南提供的就是最优秀的,证据就是指南奖励了他帮助他人觉醒神血能力。如果他能弄明白这世界上的升级功法到底是怎么样的,再与指南提供的训练法相结合,说不定能让他研究出更优秀的训练法,这样的话也许指南会给他多减少一些人渣值?

    老人相当有干劲,留下的第一天就开始见缝插针地教导严默。

    当他看到严默给原战换伤药,他竟然把那些药全部尝了一遍,也不怕中毒。

    “你的药方和我不同,不过很多药效果很差。”

    严默无奈道:“我现在手头上药物不多,很多都是选的替代物。”

    “不止如此,你的药物都没有进行药力激发。”

    “嗯?药力激发?那是什么?”

    “你说你的知识都是从一个叫做祖神之殿的远古遗迹中学来?”

    “是。”严默神色坦然,老人并不贪婪,听他第一次说起这事也只是抓抓头发,嘀咕他运气不错。

    “无人教导就会这样,我们人类和一些智慧生物不同,他们可以从传承记忆中得到最大的教导,就好像自己曾经学过,然后随着年龄增长慢慢想起来,但我们人类如果无人教导,只看图、看物根本学不到多少东西,甚至会绕很多弯路,我想你那祖神之殿不可能没有告诉你激发药力之术,只是你没有看懂罢了。”

    老人说到这里又洋洋得意起来,“幸亏你碰到我,否则你一辈子也就这样了,随便一个巫城神殿出来的巫者都能比你强。”

    “请师父赐教。”严默态度放得很低,他从来不是骄傲自大的人。

    老人点头,拿出几株药草,“这世间万物,不管什么都和元晶一样,体内有着独属于它的特殊能量。而每种能量都能帮助和克制另一种能量,所以我们可以用药草等物来治病疗伤。”

    严默下意识道:“你说的是五行之力,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

    “果然,你的祖神之殿已经告诉过你,不过这世间的能量并不止你说的五行之力,嗯,也许远古的能量分法和现在有所不同。你说到了金?那是什么?”

    严默把他理解的金属性能量解说一遍。

    老人扯胡须,“你说的能量我也感受到过,不过我们现在习惯把这种能量分到土属性能量中。”

    严默表示理解,土生金,把金属性能量归结到土属性能量内也算正常。

    老人继续教导弟子道:“我们诅咒巫师的能量却不是这样分,我们根据感受到的宇宙能量,把所有能量分成两种,一种是看不见的,一种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我们叫暗能,看得见我们叫明能。”

    严默想到了光和暗,但老人的解释却不是如此。

    “明能很好理解,我们看得到、摸得找的一切能量,都可以算作明能,比如你说的金木水火土。但还有些能量表现我们是看不到的,比如灵魂之力。”

    严默插言:“您说的灵魂之力就是精神力吗?”

    老人对精神力这个词并不陌生,他点头道:“你也可以这样理解。不过我觉得灵魂之力更加深刻,根据我这么多年的摸索,我觉得灵魂之力连接了一种更为深广、基础的能力,这才是我说的暗能,我认为暗能也是一切能量的基础。为什么这世上有的人可以觉醒神血能力,有的人不能?你有没有想过?”

    严默当然想过,“因为血脉继承的神血浓厚,但不仅仅如此。有的人血脉不浓厚也能激发出来,有的人明明……”

    “对!”老人兴奋地打断他,“就是这个,激发!不说其他智慧生物,我一直认为只要是人类,都能激发出至少一种神血能力,而这种激发则需要我们唤醒自己体内的暗能,而唤醒暗能的一个媒介就是我们的灵魂之力,所以大多数觉醒者在第一次觉醒时都是因为情绪激动或者受到某种刺激,这就是激发!”

    严默因为老人这一席话,思想开始暴走,如今这世界大宇宙观还没有形成,可严默是从前世而来,那时已经提到了暗能量是一切能量基础的说法。

    老人也许还不明白,但是他却从老人的话中想到:人的异能是不是就是人体内暗物质相撞、爆炸所激发出来的?

    老人开始说明药物要如何激发它的药性,以达到最强最好的治疗效果,严默强行收回暴走的思绪去认真听老人讲解,但今天这个触发却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就等着以后根据实际来验证。

    严默兴奋,他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了这个世界上异能出现的根本秘密,如果他能把原理琢磨透彻,那他岂不是可以让这个世界的神血战士大肆增加?神血战士将不会像现在这么稀少,而人们的生活也将因此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严默不敢再多想,只能按下这种想要改变整个世界的异常兴奋,努力去做好当下。

    老人说的激发方法很有意思,竟然要在炼制药物的全过程中使用到灵魂之力,严默把灵魂之力暂理解为精神力。

    而当药物炼制好以后,会有一个封住药力的步骤。老人说这样才能保证炼制好的药物之药力不会慢慢发散。

    有了封住药力的步骤,自然,给病人使用药物时也有个激发药力的过程。

    “那不是很麻烦?”严默不解道:“如果每次给病人使用药物都需要巫者帮助激发药力,那巫者怎么忙得过来?而药物给了别人不是也没用了?”

    老人无语看他,“只要是三城的战士和巫者都知道激发药力的方法,但普通人确实需要神侍或者神血战士帮忙激发药力,所以神殿神侍的地位在各城向来都很高。”

    “那普通人岂不是很倒霉?”

    “这是没办法的事。”老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不是很在意地道:“以前只有炼制药物的巫者才能激发药力,其他人就是神血战士拿到药物也没用,那时候的人都非常依赖巫者,后来巫城建立才慢慢打破这个规矩,把激发药力的方法传了出去,这样只要是五级以上的战士,哪怕不是神血战士也能激发药力。”

    “必须要五级以上?”

    “对,因为激发药力需要使用到灵魂之力,也就是你说的精神力。普通人,只有五级以上的战士才能出现精神力,五级以下就算有精神力,也不足够激发药力。”

    老人在说话间已经重新调配好两付药膏,一付用来治疗烧伤,一付用来治疗原战手臂上被格尔大祭司血液溅到造成的腐蚀伤。

    “现在,你把其中之一敷到阿战伤口上,再来试试激发其药力。”

    严默接过药膏,先选择了治疗腐蚀伤的,因为那伤口面积小,处理起来也简单。

    原战伸出胳膊,对他咧嘴一笑,“来吧,尽情试。”

    老人在一旁指点,“激发药力时,首先把你的精神力延伸出来,碰触到药膏,这时你应该感觉到一层薄膜一样的东西挡住了你的精神力,先别急着穿刺它,这样会无法完全激发被封住的药力,你需要找到封点,只要准确击穿封点,封印之力才会完全消除,药力也才能完全激发出来。”

    严默依言而行,所幸他的精神力运用已经很纯熟,不论是探出精神力,还是找到药物上的封点都不难,甚至连击穿封点都没费多少精神力。

    药力被完全激发,严默还有点不相信这么简单就做到了。

    老人桀桀笑,开心得不得了,“不错不错,你的灵魂之力非常磅礴,现在激发药力的方法你已经学会了,那么你给阿战重新敷药后,我们就开始学怎么在炼制药物的过程中用精神力激发它们最大的药性,然后再学如何封印已经炼制好的药物的药力。”

    严默呼气,老人这是彻底给他打开了一扇新大门,原来中草药还可以这样用?

    这让他忍不住想到,会不会在华夏远古时,药物也是如此激发药性,但当人们不再重视精神力的训练后,或者说丢失了训练精神力的方法后,才会导致这种彻底激发药力的方法也失传了?

    如果药物可以这样炼制,那针灸和推拿呢?

    指南给了他针术一书,可却没有告诉他要使用精神力来操纵针术,那如果他在使用针术时,同时也运用自己的精神力探索病人的身体,或者给针赋以精神力,刺激人体本身的保护机制,那么是不是施展出的针术会更有效?

    一天后,原战身上的伤口全部开始收口结痂。

    严默就算知道原战作为七级神血战士,本身的愈合能力就要比普通人强,但是看到如此快速的愈合,还是张大了嘴巴。

    这才是传说中巫师的能力吧?!

    一天!就一天,那二级的烧伤和那深有一厘米的腐蚀伤全好了。

    原来他以为天堑城那个可以夺取周围生命力来治疗伤患的叶赫大祭司就已经很了不起,如今看到老人这一手,他才明白为什么老人可以住在巫城并自称是这世界上最伟大最厉害的诅咒巫者,而叶赫才只是一个下城的大祭司。

    之后,老人又直接在大棚屋内布置了一个小小的祭坛。

    他让原战坐到祭坛中间,说要帮他压制他身上的格尔的灵魂之力。

    “格尔和那三百奴隶的灵魂之力将会逐渐影响阿战,为此,我们必须把那些灵魂之力封住,让它们无法发挥效果。这个不仅要使用到巫者的精神之力,同时还需要一些草药辅佐。”

    老人看严默不太懂,对他笑笑,“我暂时没办法杀死它们,但可以让它们迷路、困住它们,让它们找不到阿战的灵魂。”

    严默观察那些药草,其中有些他能一眼看出,在脑中回忆起这些药草的药性后,他恍悟道:“这些药草可以让那些灵魂迷失?可是要怎么作用到它们身上?”

    “这就要靠我们的灵魂之力。你现在不懂没关系,我会带着你的灵魂之力一起走一遍,你就会稍微明白,等以后次数多了,你就会完全明白。现在坐下,闭上眼,放松身体,我会来迎接你的灵魂。”

    严默盘膝坐倒,闭上眼睛……

    晚上,严默窝在被窝里,低声和原战说悄悄话。

    “阿战,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我们家小巫会让那么多人疯狂了。”

    “嗯?”原战夹住他的腿,一手搂住他,用身体给他取暖。前两天他受伤,虽然他能忍住那份疼痛,但还是有种种不便,如今伤势一好,他只觉得哪儿都舒服。

    “你觉不觉得,自从小巫钻到我肚子里以后,我们的运气就很好?”

    原战仔细回想,这一想,他也有点妒忌了,“不是我们,是你。”

    严默得意地笑,巫果跟着得意地翻腾,“你现在知道我的好处了吧,看你以后还老威胁我要把我赶出去!”

    “得到你,和让你住在我肚子里,那是两码事。”严默心情好,摸了摸小腹,不巧碰到一物。

    原战往那物前送了送,更加抱紧怀中人,咬住他耳朵,“我想要。”

    严默抬头,张口一下咬住原战嘴唇,翻身压到他身上。

    巫果还在严默脑中喊着多给他两块白骨牌,严默已经把原战挑逗得都快疯了——他自己身体没反应,就尽撩拨人。

    原战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撩拨,伸手就急忙去扒自家祭司大人的衬裤。

    严默这个研究狂学到新知识整个人都处在不正常的兴奋中,可他现在的身体偏无法发泄出这股兴奋,只能下狠劲折磨他的守护战士。

    原战低吼一声,已经顾不得其他人会不会听见,他双眼都被情/欲给刺激得通红。

    严默压着他的胸膛,不让他翻身。

    原战盯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人,竟然也不再挣扎,任他的祭司大人在他身上随意施为。

    “嗷!”男人双拳紧握,忍不住还是抬手想要抢回主控权。

    严默一脚踩在他脸上,低声骂:“老实点!啊……艹!”

    睡在另一角落的冰睁开眼睛,听着不远处墙角传来的动静,只觉气血翻涌。

    答答直接滚啊滚,滚到了丁飞身边,硬是掀开人家被窝要跟人睡一起。

    丁飞用力踹他。

    丁宁翻过身,懒得理自己兄弟和那兽男。

    内屋,老人睡得四仰八叉口水横流,不时还砸吧一下嘴巴。

    远方,九风想他的小两脚怪了,他决定趁夜色偷偷溜走。

    次日,黑土城开始变得异常热闹起来,百部营大街上关于选拔名额的讨论也越来越多,因为第二天就是黑土城正式选拔的第一场比试,凡是还没有得到选拔资格的人都必须在今天内拿到选拔资格,否则过了今日就再无机会。

    原战伤势已好,立刻就去了黑土城战士训练营挑战他们的训练头领,以他的能力,就算只使用他的二级控木异能,也顺利打败了训练头领,得到了参加选拔的资格。

    黑土城,忍饥日,也是黑土城现今的吴尚国王的三十五岁生辰,问天历十二月二十一日,送往上城之土城的神殿战士的第一场选拔,在一声号角声后,正式拉开了帷幕。

    同一时刻,高岗城神殿。

    高岗城城主大步闯入神殿,对第二祭司喊道:“到底怎么回事?大祭司他们是否还活着?你们得出结果没有?”

    第二祭司抬起头,眼中布满血丝,声音如磨砂,“我找不到格尔大祭司的灵魂。”

    “什么叫找不到?你不是说那三百奴隶的命都和格尔大祭司连在一起,那三百奴隶死了,大祭司也很可能……”高岗城主走来走去,焦躁异常。高岗城整体实力在黑土城的附属十一城中并不算强,如果没有精通诅咒的格尔大祭司,他们的地盘早就被两旁的两座下城步步蚕食。

    “只是可能。”第二祭司阴森森道:“也有可能格尔大祭司遇到了危及生命的危险,便利用那三百奴隶代替他死去。”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你找不到格尔大祭司的灵魂?”

    “有两种可能,一种,他把自己的魂力藏起来了。还有一种,他的灵魂彻底消失了。”

    高岗城主一听,当即跺脚,“来人!去黑土城寻找格尔大祭司,生要找到人,死要找到尸体。纳达祭司,这次你能领队吗?”

    纳达心里不愿意,但他也知道高岗城失去格尔大祭司的严重性,当即没怎么犹豫地就点了点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