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3章回32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个新建没有多久的大型比试场地,位于北城,靠近战士训练营,说是大型,其实场内用来比试的地盘也只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四周是高台,共五层,选拔赛还没开始就已经坐得密密麻麻。

    其实到第四层,如果眼力不好,场中细节就已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大多数只能坐到四五层的看客来这里图的就是一个氛围,并不在乎是否能看清,反正只要最后能确定到底谁赢就成。

    相较于第四、第五层多是平民观看,第三层就是中级以上战士或者稍微有点身份的管事者。第一层属于黑土城的贵族、高阶战士和神殿之人。第二层则是各部落选拔者的同族和一些黑土城地位不高不下的人。

    严默进入第二层看台不久就发现黑土城已经开始兴起赌博业,也许因为人类天性中存在的侥幸心理,赌博和卖身向来被说成是最古老的两大职业,其次就是杀手业。

    不过这里的赌博都被控制在黑土城的权贵手中,相当于国营?

    第二层也有专门的签童跑来询问要不要押哪个战士,最多可押三人。

    如果你想要压谁,就向签童用元晶币或者骨币购买相对应的木签,木签上会有该战士的部落名字和战士名,木签尾段颜色则和骨牌一样。

    文字,这是严默在黑土城的第二大发现。三城果然已经有系统的文字,属于象形类,说是文字,更像简笔图画。他师父咒巫也发现他不会三城通用文字,正逼他学。

    严默就当多学一门外语,他不打算放弃已经投入九原使用的方块字,谁说文化一定要统一?完全可以多家发展嘛。

    他师父对他从祖神之殿学来的方块字也很感兴趣,一边教他三城通用文字,一边跟他学起九原方块字。

    严默叫住签童,问他赌注怎么押。

    签童受过训练,解释得很清楚:“这位大人,根据骨牌颜色不同,购买相对应木签的价格也不同,级别最低的白色木签战士只要十个骨匕就能下注,而级别最高的紫色木签战士则需要一枚一级元晶币以上才能下注。您要押自己部落的战士吗?”

    “嗯。”

    签童目光落到严默挂在腰间的绿牌,麻溜地道:“绿色木签战士最低一百骨匕一注,大人您押几注?”

    “我押三个人,三枚二级元晶币分别押绿签九原战士原战、黑水战士赢石和大奥战士子真。”

    能来第二层服侍的签童都是见过世面的,听眼前老人一下就压出三枚二级元晶币也没有很惊讶,前面有押得更多的部落,如果是附属下城,掏出五级元晶币都不奇怪。

    “大人,这是您押的三名战士的木签,您请收好。”签筒从背着的木桶里找出三人对应木签,用手指沾了一种特殊的颜料涂到木签尾端。

    严默认出,那是三城文字中代表数字的符号。

    丁宁丁飞看得有趣,也想下注,但他们都没动,全都先看向严默。

    严默也想让他们赚点零花钱,就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包括冰和答答在内,都和严默押了同样的战士,只不过他们元晶币不多,没舍得多押,只丁飞大胆,在原战身上也压了一枚二级元晶币。

    咒老巫同情弟子,“你们真穷,竟然就这么点元晶币,这可不行,元晶币作用很大,以后你们得多多准备才行。师父我也下注吧,其他人算了,我就押阿战,那小子肯定能赢。”

    老人说着就往怀里掏,严默眼尖,看他摸出一个鼓囊囊的皮囊就要扔给签童,连忙抱住他的手臂制止道:“师父,行了,这就够了。”

    随即又打发那签童离开。

    签童乖觉,背着装了大量木签的木桶就去了下一家。

    老人不高兴,“你怕什么?有我在,阿战肯定赢!”

    “师父,不是这个原因,我也有高阶元晶,只是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赢取更多元晶币,所以玩玩就行了。还有您什么都别做,阿战自己能打赢。”严默对老人的实力还不是很了解,怕他出手被黑土城神殿祭司察觉。

    老人也不知脑补了什么,竟然伸手很“慈祥”地摸了摸严默的脑袋,随即从怀里掏出好几袋鼓鼓囊囊的皮囊就往严默手中塞,“别怕,师父还有很多,给你,都给你,等师父死了就都是你的。”

    比老人看起来还老的严默又是感动又是哭笑不得,他这个师父好像有点“单纯”?

    “师父,不用,真的,我有很多元晶。”严默只好在他耳边小声道。

    老人很得意地道:“肯定没我多,你拿着吧,我身上的骨牌空间不大,这次出门没带多少,等以后你跟我回巫城,还有更多。”

    骨牌空间?严默心中一动,他屡次看到老人从怀里掏东西就已经怀疑对方有类似他的腰包一样的存储装置,如今听老人说出来不过是确定了。

    因为老人态度坚决,严默也不想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只好把老人塞过来的五个皮囊全部收进腰包。

    老人看丁飞等人羡慕地看着严默?咧嘴桀桀一笑,再次从怀里掏出一个皮囊扔给丁飞,“别眼馋了,拿去分吧。”

    丁飞惊住,他们根本不是眼馋,只是好奇老人和祭司大人的关系,虽然默大称老人为师父,但并没有正经介绍给他们,丁飞接住皮囊,顿时不知所措地看向严默。

    严默无奈,可也不禁为老人的爱屋及乌动容,想到之前一直没有明确老人的身份,这次索性便直接开口确定了老人今后在九原的地位:“拿着吧,以后他老人家会跟我们一起回部落,你们敬他也要像敬我一样。”

    “是,谢谢……老祭司?”丁飞代表大家脸红红地感激,可在老人的称呼上又卡壳了。

    老人挥手,“别叫我祭司,你们部落的祭司是我弟子,我嘛,你们就叫我老巫好了。”

    严默摇头,“叫祖巫吧。”

    虽然矮人的巫者也叫祖巫,但意思不同。矮人的巫者是供奉祖先灵魂和与之沟通的巫者,而严默所说的祖巫则是参照了华夏的古老神话传说,相传华夏古时就有十二祖巫,其下有大巫和众多巫师,再往下则称巫男巫女。

    这个世界对于巫者的划分也是按照战士级别,从一级到十级,并没有明确称呼,而祭司和巫者也被当作同一称呼。

    老人口中念叨了几遍,“祖巫,嗯,这个比老巫好听,以后我就叫诅咒祖巫!哈哈哈!”

    老人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一个人在那儿笑得贼开心。

    丁飞打开皮囊,看清里面装的元晶币,随便掏出一枚递给严默:“大人,这是几级元晶币?”

    严默分出精神力查探,竟然是满满一袋一百枚四级元晶币,只不过属性杂乱,各个属性都有。

    丁飞得知答案,吓得吐舌。

    严默示意四人均分,并给他们分了下属性。

    四人全都对老人表示感谢,答答不会说谢谢,就嗷嗷叫地拍老人的背。

    老人也不生气,还回拍了答答脑袋几下。

    严默神色复杂,老人给丁飞他们都是四级元晶币,给他的只会更高。

    他不否认他一开始确实有点怀疑老人,而且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巫者留给他的印象并不好,这让他对老人一直都有三分提防。

    可是老人这两天表现出来的坦诚、直爽和神经粗大,真的不像一个有心眼的人,严默也逐渐不愿去怀疑这样一位老人。

    但是他的天性让他立马完全放下心防接受这位老人也不可能。

    抱着不想欠老人的心理,严默狠心从腰包里摸出一枚拳头大的九级元晶,快速塞到老人手里,“师父,这是弟子偶尔得到的,您先拿着用。”

    老人先不知道他的宝贝弟子塞了什么给他,等他放出灵魂之力微微一探查,就是他也不禁当场瞪大眼睛,再一摸那元晶的大小,嘴巴都张大了。

    他是有很多元晶币没错,九级的也有。

    但是!但是这是一块拳头大的九级元晶石好嘛!这一块元晶可以分出多少元晶币?

    而且被分开的元晶币怎么能比得上一块完整的这么大的元晶?

    原来他这个弟子一点都不穷,不但不穷,还对他好。老人高兴得桀桀怪笑,哎呀,他这个弟子果然没收错,对他这个师父真好,想来这老小子说的要给他养老送终也不是骗他的了,哇哈哈!

    老人笑得嘴巴合不拢,手却一点不慢地迅速把那块元晶塞进怀里,没让一点能量流露出来给附近的人察觉。

    严默看老人收下元晶,脸上也带出三分真心的笑,送礼被人喜欢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也许是前世带来的毛病,不管和某人多亲近,为了防止将来撕破脸时扯皮,他向来喜欢等价交往,更不喜欢一味接受而不付出。

    九原这边几人的动静貌似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但一直在留意他们的某人却皱起眉头,跟手下吩咐:“去查查九原突然出现的老者是谁,什么时候来的黑土城。”

    号角声连响三声,吴尚国王和王后以及他们的儿女走进第一层看台。

    噪杂的选拔看台在吴尚国王一行来到时猛地一静。

    严默还以为会听到民众的欢呼声之类,但并没有。相反民众都很安静,场边的奴隶全部跪下。

    吴尚一家对此似乎也习以为常,在十几名战士的守护下走到正面最中间的位置坐下。

    一直到吴尚一家全部落座,看台上才慢慢又响起嗡嗡的说话声。

    号角声再次吹响。

    这次选拔场六个栅栏门全开,一队队战士连续不断地进入比赛场地。

    选拔赛采取混战式,一上场,众战士就比较泾渭分明地分成了几团。一百多名战士感觉像是要把比赛场地全给占满了。

    类似主持人的男子站在第一层放大声音喊道:“第一场选拔,一共一百二十六名战士,留五十名,号角声一响,战斗即开始,生死不论!”

    “呜——”代表战斗开始的号角声吹响了。

    一开始并没有人轻举妄动。

    丁宁奇怪,随口问旁边的大奥战士子明,“如果大家都不动,这五十人要怎么选?”

    子明手指颤抖,脸上迅速充血。

    浩长老在旁边暗中叹口气,接过话茬道:“不会不动,里面有不少黑土城的战士,他们会率先攻击,而且今天参加选拔的不少是战士训练营的各部战士,为了表现,他们也会动手。而只要一个人动了,其他人想要不动也不可能。”

    丁宁了悟,对浩长老尊敬地道谢。

    子明后悔,这些事浩长老也跟他们说过,他刚才怎么就没说出来?他看了丁宁又看,想要离他远一点,可心中又怎么都不愿意,甚至想离他再近点才好。

    比起丁宁丁飞等人的紧张,严默并不是很担心原战。

    这两天他们并没有浪费时间,他给原战想了很多怎么利用植物做障眼法,实际则用控土异能欺负人的绝招。

    原战本身就聪明,多次训练后自己也举一反三地摸索出不少方法。

    下方的比赛场地中,原战身边站了五个人。

    一个是黑水酋长赢石,一个是大奥战士子真,其他三人也都是大奥送到战士训练营里的战士。不过大奥四人,包括子真在内,级别都不高。

    不知谁先动了,场地中突然就开始了混战。

    原战虽然不想先动手,甚至他还带着赢石等人尽量往墙角的方向挪去,但是黑土城和其附属的十一城战士就像事先商量好一般,齐齐先对身边的弱者下手。

    只有六个人的小团体自然也被视作了弱者之一。

    场中一动手,看台上立刻响起了各种鼓舞士气的嚎叫声。

    严默差点捂住耳朵,他左右两边的大奥和黑水部落的人太能喊叫了,丁飞和答答也被气氛刺激得跟着大喊起来。

    “首领!打败他们!”

    各式各样的喊话声混成一团,根本分辨不出谁在谁喊什么。

    原本只是坐着看比试的第一排看台上的贵族也有不少人站了起来。

    三到五排这时已经陷入喧嚣的海洋,这些人各自喊着自己投注的战士的名字,一个个喊得面红耳赤。

    “快闪啊!你这个笨蛋!”

    “啊!倒下了!竟然就这么倒下来了!”

    “杀死他!冲上去!你这个胆小的兔子不要往后躲!”

    老人掏掏耳朵,对刚收的弟子乐,“受不了了?”

    “啊?”严默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老人哈哈笑,凑到他耳边对他喊:“你这个蠢货!六级了还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严默给这一声喊震得脑袋发疼,老人看他那惨样,高兴得不住怪笑。

    就这么一闪神,等严默运功恢复过来再往下面看时,竟然发现那一百二十多名战士已经倒下了将近一半。

    有的人死了,尸体还被不停地踩来踩去。

    有的人受伤了,只要倒下就很难再站起来,只有一些机智地滚到墙边,或者干脆逃进栅栏门才能留下一条活命。

    血腥味在空中弥漫开来,这味道刺激得看客们更加疯狂。

    原战周围长出一圈雷神的口水,没人再敢近前攻击他,凡是攻击原战的全都展开了远攻。

    原战大喝一声,手中藤条飞舞迅速组成一个半人高、看起来就十分坚固牢靠的盾牌。

    不止如此,他还在那圈雷神的口水后竖起一圈同样的藤甲墙,当然没人知道不管是盾牌还是藤甲墙里面都是厚实的土壤。

    这盾牌还不怕火烧,不管什么火焰攻击到盾牌上面,都会很快就灭掉。

    有了盾牌还不算,他右手中也不断变出一根根小臂长短的木矛,像射箭一般不断投掷向敢攻击他的敌人。

    之前和他比试过一场的多纳族战士向他靠拢,不等他攻击就大吼道:“一起对敌!”

    原战当机立断,对赢石等人吼叫一声,让他们拿起从藤甲墙变成的盾牌跟着多纳战士一起往前冲。

    近战有了,远战也有了。

    更多的人向原战等人靠拢。

    原战等人几乎杀红了眼,全场阵型眼看就分成了四个大团。

    四个大团的人互相绞杀,黑土城战士选择了原战那派的众部落集结战士团,与十一附属下城组成的战士团打成一堆。

    严默不自知地双手紧握成拳,他看到原战在杀了第一个人后就宛如开了杀戒般再不控制自己。

    也许对方已经是控制的了,但是倒在原战手下的人一点都不比他旁边吐口水作战的黑水酋长少。

    严默也明白,像这种混斗,并不是你不想杀人就能不杀,一旦战到红了眼,所有人都只会想到自保和杀人,其他什么都不会记住。

    咒巫还在为原战助威,他叫得比丁飞答答还响。

    “呜——!”号角声再起。

    吴尚国王身边的高阶战士跳下看台,在场中迅速升起一道道石墙,隔开一些听到号角声仍旧斗得不死不休的人。

    不过半个小时,场中已经剩下不到五十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