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4章回32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此战,原战、黑水酋长赢石和大奥子真全部胜出,另三名大奥战士虽然没有挺到最后,但在三人有意照顾下,无一人死亡。

    三族人赶去后场,那里已经搭建好帐篷,各城各部落受伤战士都在被紧急治疗中。

    黑土城神殿祭司和神侍们忙碌万分,不是所有来参加选拔的战士都带着己族巫者,还好事关选拔,这次请黑土城神殿出手不需要另外花费元晶,但是有元晶有实力的下城和附属部落可以分到祭司,其他就只能分到神侍。

    严默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减少人渣值的机会,当即就开口让大奥人把伤者交给他。

    大奥人知他本事,见他愿意伸手,忙不迭地把子真四人都送到了他面前。

    严默手脚快速,先从重伤者处理,丁宁给他帮忙。

    多纳族竟也腆着脸把伤者扛过来,受伤的大熊们直接围着严默团团坐。

    黑水酋长在族人簇拥下晃着胳膊过来也找严默疗伤,半途和多纳头领碰上,两人互瞪对方一眼,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

    严默挥手赶熊,“别挡着我做事。”

    大熊们不动,被严默治疗过的那只最雄壮的大熊起身屁股挪了一点点,其他熊看到也一起抬起屁股挪了一点点。

    严默,“……”

    多纳战士头领过来踢自家大熊的屁股,吼它:“你给我起来!我还没跟人说好呢,你们就跑过来了,也不怕人老大巫不愿意!走,跟我去找那些神侍,好歹给你们止止血。”

    黑水赢石发出嗤笑声。

    “吼!”大熊一巴掌把多纳战士头领按倒地上。

    多纳头领挣扎两下,爬起身,一脸无奈地对严默道:“老大巫,您看,他们一出来就奔你这儿来了,我们拦都拦不住。您看能不能顺手给我们都治治?如果您实在忙不过来,我们就……等等?”

    严默扯扯嘴角,没想到这看起来很正经的多纳头领也有无赖的品质。

    原战走过来,一拳砸在多纳头领的肩背上,“拿元晶来!”

    多纳头领忒结实,被砸了一拳毫无反应,还特正经地回答:“我们穷。”

    “屁!”不打不相识,原战对多纳战士的印象挺好,战斗中也没占他们便宜,一直都冲在最前面。

    多纳战士也同样,他们觉得原战不但实力强大,还很够兄弟,战斗中护住了很多人,否则多纳战士至少要折损两三人。

    “阿古达。”

    “原战。”

    两人胳膊勾对,互相用力撞了一下,这算是结识了。

    黑水赢石和阿古达目光相对,彼此都不太情愿,但赢石还是站起来,向多纳头领报出自己的名字。

    多纳头领也很不情愿地报出自己的名字,但两人彼此都不信任对方,根本没有肢体接触。

    大奥子真感觉到浩长老在推他,但他没动,经过这战,他确实有所提升,但打击也很大,看到原战三人结交,他觉得自己根本不够资格站到这三人中,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浩长老看他这样,只能在心中叹气。战士要的就是大无畏往前冲的勇气,子真虽然神血还算浓郁,但如果他没有顶着风雪往前冲的拼劲,没有和强者一争长短的傲气,他想要成为高阶战士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

    再看另外三个送入选拔的战士,还好,他们虽然受伤了,且连第一场选拔都没通过,但至少他们脸上还有着不服和干劲,他们大奥总算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严默扫了扫远处那些黑土城神殿人,他一点都不介意治疗这些大熊,也不介意顺手再治治多纳的战士,但是……

    “我们和那位蛇胆的关系不太好。”严默委婉地点了一句。

    “蛇胆?”多纳头领阿古达不怎么在乎地道:“他出元晶让我挑战你们,我做到了,就这样。后面我们多纳族要和谁结交,那是我们的事。”

    严默见对方既然一点都不在意,便抬抬下巴,“把伤者都放到那边,重伤者不要动他们,我马上就过去。”

    丁飞和答答听到严默应允,立刻过来帮忙抬人,多纳族参加选拔的战士多,受伤的人也多,还好没有死人。

    大熊看严默过来检查他们,伸出舌头想要舔他,被严默用骨杖挡住,“别!你这一舔,我的脸得烂半张。师父,伤者多,帮忙搭个手。”

    咒巫看到这些伤者完全无动于衷,听到弟子叫他,这才过来看这些大熊,他手贱地戳受伤的大熊,把大熊戳得对他直吼。

    “师父!”严默连忙安抚愤怒、疼痛和委屈的大熊们。

    大熊呜呜叫,想要严默帮它们治疗。

    咒巫蹲下身,考徒弟:“知道他们是什么吗?”

    严默一边检查伤口,一边答:“熊?”

    咒巫拿严默放在地上的骨杖敲他脑袋,“蠢!这是伴生兽。”

    “师父!”严默无语万分地捂着脑袋转头。拜托看看他现在的模样再敲他好吧,没看那些大奥人、黑水人和多纳人的眼睛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他都听到黑水河岸在偷偷问他们的酋长:那头发乱蓬蓬连脸都看不清的人是谁?他怎么敢敲那位老大巫的头?

    咒巫好玩地又敲他一下,看他无奈,乐得桀桀笑,“这世上有伴生兽的种族不少,那些生下来就有伴生兽的战士都是天生的神血战士,只要后天稍微训练一下,便能和他们的伴生兽发挥极大战力。”

    原战突然过来抓住骨杖,自己拿着。

    咒巫被夺了玩具也不生气,又去欺负那些大熊。

    严默任原战揉他脑袋,出神地想:这世上的异能真的是多种多样,就是不知道这与伴生兽同时出生的战士,属于同卵双胞胎,还是异卵双胞胎?

    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那这些伴生兽将来□□,是和人还是和兽?生下来的又是人还是兽?”

    众人一起看向说话人。

    冰脸色不变,握着弓箭站在严默身后。

    原战对冰呵呵一声,讽刺道:“想女人了?要不要我问问这些大熊中有没有母的?”

    严默抬手揪原战耳朵,不要老是欺负冰!

    多纳战士也听到冰这个提问,他们大概以前也被问过,并没有觉得这算是冒犯,正准备回答,咒巫已经随口答道:“伴生兽伴生兽,当然是跟着自家兄弟一起,共用一个女人。”看看严默,又补充一句:“或者男人。”

    严默:喂,老头,你补充后面一句特意看我干嘛?

    九原、黑水和大奥人听到这话都很吃惊,子明吭哧道:“真、真的吗?那要怎么睡?不会被弄死吗?”

    严默也好奇,大家一起看向多纳人。

    阿古达摇摇头,指着那些大熊道:“你们别瞎想,他们可以把身体变小,而且比我们还要爱护自己的伴。”

    严默低喃:“怪不得能生出一兽一人的双胞胎,这世界就没有生殖隔离是吧?”

    冰提了一个问题还不够,又提出第二个问题:“伴生兽战士只有男的和雄的吗?没有女战士和母兽?”

    “当然有。”咒巫。

    “多纳族的神血战士都是男人。”阿古达。

    多纳族对九原人也有好奇,加上黑水部落和大奥,大家互相提问题,你惊我诧下很快就混成一堆。黑水人诚厚,哪怕他们酋长一直在瞪他们,他们还是和多纳战士说说笑笑跟自家人似的。

    严默看伤者不少,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再看那些闲得无聊的人,当场夺过指挥权,不客气地把那些没参战的人全部指挥得团团转,点火、挖雪、烧水、寻找治疗骨折的合适木板木条,懂一点医术就让他们擦洗伤口、上药。

    因四部落人都看过严默出手,也都服他,见头领都没反对,便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一个偷懒耍滑的。

    丁宁已经学会缝合伤口,严默便把一些轻伤病患都交给他。

    有些伤势严重的,严默便请咒巫出手把人命拉回来。

    那些大熊认定了他,他便专门负责治疗这些憨呼呼的大熊。

    咒巫处理伤者速度很快,他中途还跑过来看严默动手,见他已经学会激发药力让那些伤药发挥出了最大作用,顿时老怀大慰。

    “你那个传承把你教得很好,你现在欠缺的就是对各种药石奇珍等的认识,以后你跟我出去多走走。这世间很大,只这片大陆,我就才只走了大半地方,海那边更是从未去过。”

    严默重重点头,“好。”他没问咒巫什么时候教他诅咒,想来要学诅咒,恐怕得先把草药方面的知识等基础打好。

    原战看咒巫和他的祭司那么亲近,突然就觉得咒巫有点碍眼。

    这老头难道以后都要跟着默?那岂不是以后默走到哪里,这老头就跟到哪里?那他怎么办?明明他才是默的守护战士!

    原战按住脑袋,感觉脑中似有什么在翻腾,激得他气血翻涌不已,恨不得再冲进人群大肆厮杀一番。

    一只苍老的手搭到他肩上。

    原战肩膀一垂,脚步一错,那只手落空。

    咒巫赞:“不错。”

    原战见是他,硬是忍住了回手的**。

    “你小子过来,我有话跟你说。”咒老巫对他招手。

    原战扫一眼严默,见他处理好大熊们的伤势,正与主动过来的黑水酋长说话,便跟着咒巫走到一边。

    黑水赢石伤势并不严重,但他有别的事要请教严默。

    “你说感觉自己的能力有点堵塞?”

    赢石不知该怎么形容,皱着眉头道:“就是我明明感觉自己还有能量,可是我却无法再使用,每次想要调动全部能量就觉得从这里到这里都很疼。”

    赢石在自己的身体中线上比划了下,又指向自己眉心,“这里最痛!”

    “我看看。”严默握住赢石手腕,使用了精神力进行探查。

    精神力和气功不同,气功无法代替眼睛,但精神力可以。

    他一直觉得他从小跟启蒙师父学的气功和指南教给他的初中级训练法类似,只不过初中级训练法更加简单明了,没有那些太玄乎的话语,而且连精神力也能一起锻炼。

    初中级训练法不需要他去理解其中含义,指南可以直接刻印在他脑中,就像有了个师父一般,哪怕不能理解也能按照图解运功。

    但他原来学的气功,连他启蒙师父学的都只是皮毛,想要做到运气出体更是没有二三十年的功力基本不可能,光是在寻找气感这点上,就不知多少人栽在上面,他也是直到三十岁出头后才找到气感。

    原战虽然和咒巫走到一边,但他一直在暗中留意严默。

    见严默握着黑水赢石的手腕不放,原战心中顿时再度烦躁起来,有种想要把那支手腕剁掉的冲动。

    咒巫那特殊的暗哑声音响起:“妒忌,是所有情绪中最可怕的情绪。妒忌可以让人做出很多难以想象的事情。”

    原战勉强转头。

    “你知道高岗祭司为什么诅咒你会被你最爱的人杀死吗?”

    原战摇头。

    咒巫搔搔头皮,很正经地道:“因为过度的妒忌向来会造成悲惨结局。高岗祭司和那些奴隶的灵魂之力会留在你的精神世界中,围着你的灵魂,不停地提醒你。我虽然困住了它们,但还是会多多少少对你产生一些影响,虽然这个影响的速度和程度都会变小很多,但是日积月累下,也不能轻忽其威力。”

    原战皱起眉头。

    “你想,如果是平日,你一定不会在意有人接触你的祭司,可是现在,你会忍不住去看他是不是和别人在一起,忍不住去猜想他是不是会另外寻找守护战士,而你会妒忌每一个接近他的人,直到你无法忍受。”

    原战变得认真了一点,“那我该怎么办?”让他不看他的默,他根本做不到。

    “你和默睡觉了吧?”咒巫很直接地问道。

    原战也很直接地点头。

    “那就不要压抑自己。你越忍耐,后面爆发得会越厉害。你可以把自己的妒忌之心告诉他,让他给你排解。但是你的状况越到后面会越严重,这个甚至不需要高岗祭司的灵魂之力影响,你自己产生的妒忌之心就会让你发狂。最终,默很可能会受不了你的疯狂妒忌。所以必要的时候,你必须离开他,一直到我和他找到为你彻底解除诅咒的方法。”

    原战一开始听得还很高兴,他甚至打算就拿这个借口天天和他的祭司这样那样。可听到后来,他的脸色阴沉了,看咒巫的眼神就像看仇人一般。

    咒巫似毫无所觉,再次警告他:“记住,当我说你必须要离去时,你就一定要走,否则你知道后果。”

    另一边,赢石对救了自己一命的严默的探查没有任何提防,哪怕察觉到对方用精神力探查他,他也没有进行丝毫抵抗。

    这样一来,他的身体情况在严默眼中自然毫无秘密。

    “有意思,你身体中还有一套副腺,主要依附在消化系统,最后在喉下形成一个长条状的毒腺囊,而你口中有喷出毒腺的腺管。”这算是一种基因显性突变了吧?

    赢石不懂什么是消化系统,但他知道自己喉中确实有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这东西一开始很小,他能喷出的腐蚀性毒液也少,但随着他能力提高,他可以喷出的毒液就开始变多,而且腐蚀力也更厉害。

    “你平时吸收的是哪种属性的元晶?火属性?”

    赢石目光一闪,点头。

    严默握住他另一只手腕,闭眼仔细感受一会儿,“你身体中的能量流经路线被开拓得很少。”

    赢石身体一颤,“默巫,您指的是?”

    “可惜我接触的三城战士不多,但是我觉得你们的训练法之所以每升一级就需要学新的,很可能就是因为你们学的训练法只着重在主要的能量流经线路上,而且还有针对性,比如你和多纳族战士的训练功法就不能互通。我说的对吗?阿古达。”严默转头问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的多纳头领。

    阿古达点头,“我们的战士训练法肯定和黑水的不一样。给我们训练法的黑土城神殿祭司也说过,每个部落不同的神血能力就要使用不同的训练法,如果弄错了训练法,战士不但无法使出自己的神血能力,还会惨死。”

    赢石也知道这事,高岗城的战士营给他训练法时就跟他说过。

    “默巫,你刚才说你们的训练法……”赢石深吸一口气,看看左右,压低声音道:“难道你们九原用的不是三城的训练法?”

    阿古达面色不变,却眨都不眨地盯紧了严默。

    严默笑笑,“训练法有针对性这点没错,但是只训练该能力的主能量流经线路却不是最好的方法。而且我觉得你体内暗伤较多,像是训练法相当霸道,你每次使用能力后,尤其是大量使用或力竭后,恢复起来是不是很慢?而且很痛苦?”

    赢石和阿古达同声道:“对!”

    “那就对了,我猜测你手上的训练法大概有两种作用,一种是加强你的能力,还有一种是弥补之前提升受到的伤害,但是弥补的作用不如伤害的大,所以你体内才会暗伤累累,到如今连你想要调动全部能量都无法做到。”

    “默巫,您知道这些,那您是不是有办法解决?”赢石压住激动的心情问。

    严默再次笑了下,这次他什么都没说。

    但赢石和阿古达像是明白了什么,两人互看一眼,彼此心中都有了各自的思量。

    “我先帮你稍微治疗一下你的暗伤,你感受一下前后有什么不同,然后告诉我。”严默掏出金针。

    可就在这时,一帮一看就是黑土城贵族的人带着一大堆从人走了过来,蛇胆也在其中,还是领路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