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5章回32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收起金针,对黑水赢石道:“等回大棚你来找我。”

    赢石点头,阿古达决定也跟着去。

    原战也阴沉着脸和咒巫分开,与赢石、阿古达和浩长老一起迎向走来的贵族。

    咒巫跑过来伸手,“我看到了!”

    严默,“您老看到什么了?”

    “针。那是什么材质做的?有什么用?是不是也跟你缝合那些战士的伤口一样,快给我看看。”

    咒巫好奇死了,他之前就很好奇严默和丁宁把人当兽皮布匹一样缝合的治疗手法,用的竟然还是炼制过的有弧度的骨针,如今看到严默又拿出一根不一样的针,哪还能忍得住?

    严默无奈,只得掏出一根金针给他,“先说好,这个是我从祖神之殿得到的,是一套,这根只能给您看不能给您,如果您感兴趣,我另外用骨头给您炼制一套。”

    咒巫抢过金针,刚要仔细看又顿住,“你刚才说什么?你要用骨头给我炼制一套?你……会炼制骨器?!”后面几个字声音有点高。

    周围有人看过来,咒巫立刻压低声音,跟做贼一样凑到严默面前,“默啊,你真的会炼制骨器吗?”

    “咳,师父,这事我们回去说。”

    咒巫突然原地一跳,跟个兔子似地蹦出老远,又蹦了回来,笑嘻嘻地摸摸他的脑袋,“默啊,我以后再也不叫你蠢货了,嘿嘿,我的弟子不但懂药草、会诅咒,还会炼制骨器,等以后我带你回去巫城,死肥象他们一定会妒忌死我,桀桀桀!不过那时候你可不能还是这个样子,他们会以为我找了一个老怪物来骗他们。”

    老怪物严默,“……”

    咒巫兴奋地撞撞他,“你既然会炼制骨器,那把你之前用来缝人肉的骨针也给我来一套,我也想找几个人缝缝看。嘿嘿,我想到了一个新的诅咒,你觉得让人一夜起来发现自己身上全都被缝得一道一道怎么样?还可以把嘴巴缝上、眼睛缝上,两个胳膊缝到一起,两条腿也缝成一条,桀桀!这个诅咒太好了,我要好好琢磨琢磨!”

    严默,“……”他能不能不听?听了后,这老头搞出来的罪孽,指南会算到他头上吧?是吧!

    但作为同样的研究狂,他非常理解咒巫的想法,所以他没怎么犹豫就把以前炼制出的手术用骨针给了老头一套。

    咒巫有了新玩具,高兴得立刻找人实验去了——严默望天,他还是去看看那些贵族过来是干什么的吧。

    黑土城贵族分两种,吴尚血脉和高阶战士。神殿则凌驾于两者之上。

    这种权力构架也是目前大多数城建部落的主体构成。

    比起九原人和黑水人的戒备,多纳族和大奥部落的人看到这些贵族过来反倒露出了一些喜色,尤其是大奥人。

    走过来的贵族很多,看地位却是被围在最中间的人地位最高,那人年约二十出头,身穿华美的皮裘,身上佩戴着高阶元晶饰品,腰间还挂着一把一尺不到的骨匕。

    这些人竟然不是全部冲着他们来的,有的人在他们面前停下,有的直接向其他帐篷走去。

    比如他们前方就有一个帐篷,那里被两个下城的战士占住,他们也带了能疗伤的人,不过从他们的尊敬度来看,那两人应该分别是两城的神殿神侍,而不是地位更高的祭司。

    走过去的几个贵族与那两个下城的战士搭上话,彼此看上去还算气氛愉快?

    但更多的贵族则在他们的帐篷前停下,包括那个身份最高的年轻人和蛇胆。

    严默搞不清楚这阵仗是在搞什么,大奥的子明则兴奋地低声对丁飞(其实他更想对丁宁)说道:“这是黑土城的贵族来挑人了,希望子真能被挑中,我觉得他肯定过不了第二场选拔。”

    孩子,你是不是太实诚了?顺便听到一耳朵的严默好笑。

    “这种事常有?”严默走近子明低声问他。

    子明见是严默询问,赶紧先对他行礼,答道:“是的,默巫大人。只不过我没有见过,但我听在黑土训练营的族人说过,每次这种大型比试或选拔后,神殿、贵族都会挑选一些厉害的战士收做护卫,如果能被国王看中那就更好。这次这么多附属下城和部落参加,肯定能出来更厉害的战士,这些贵族早就等着了。”

    子明又喜滋滋地道:“本来我还觉得我们这个位置不太好,离那些神殿祭司太远,现在……嘿嘿,从看台过来必然要先经过我们这里。”

    严默明白了,敢情这么多人来到他们帐篷面前,只不过是他们的位置恰好位于打头第一站而已?

    而那边也果然如子明所说,贵族开始招揽人了。

    那些贵族看原战几人的目光就像是在挑拣猪肉,如果不是忌讳这些战士都十分强大,他们能上手捏捏摸摸,说不定还要掰开嘴巴看看牙齿。

    “我知道你是能控制植物的神血战士,我问你,你现在神血几级?”一名三十多岁脸颊瘦长的男子询问原战。

    原战正在猜测这些人的目的,看阿古达和赢石都在应付那些贵族的问题,便也随口回答道:“二级。”

    该男子皱眉,显然觉得原战的神血等级太低,“武力几级?”

    原战报了一个不高不低的数字,“六级。”

    “太低了,虽然你的神血能力不错,但你的级别太低,能抗得过第一场选拔应该大多靠的还是其他战士。”该男子根据自己所见,自以为是地说道。

    之后,他看看正在和另一名贵族说话的阿古达——他其实最想要的是这人,但这批过来的贵族中他的地位最低,根本无法先挑拣最好的,只能退而求其次。

    该男子一副他没得挑选只好选原战的模样,施恩似地提道:“我是吴尚安羊,以后你跟着我,每月给你提供二级元晶币十枚,以后你的神血能力每提高一级,我都会给你换相应级别的元晶币。另外,你的部落以后有好的物产也可以直接与我的人交易,我再赏给你十个奴隶,你可以随意处置。好了,如果你同意,便以你的战魂发誓,把你的血滴到这枚骨牌上。”

    吴尚安羊说着从怀里摸出一枚骨牌就要递给原战,他认为原战绝对不可能拒绝他,对于一名二级神血战士,他的条件绝对算优厚了,而且他还能冠吴尚为姓,只要有点见识的人都会知道他的血脉一定和吴尚国王一家很近,也就是说他的后代很可能会出现继承了大地之神血脉的神血战士!虽然他不是……

    吴尚安羊好像怕原战不知道自己提的条件有多好一般,又道:“如果不是看你能控制植物生长,这个能力对我还有点用处,我根本不会花这么大代价招揽一名二级神血战士。除了我,其他人绝对不可能提出比我更好的条件。”

    原战听到这里总算搞清楚这些人跑来是干什么的了。

    他不知道高阶战士都有什么价,所以他也不觉得这人提的价码低,但他很不爽对方那施恩似的表情和态度,搞得好像他卖不出去似的。

    他是非交易品好吗!要卖,他也只卖给自己的默巫。

    吴尚安羊还以为原战要对他说些什么,却见那战士看都不看他递出的骨牌,竟然转身就走。

    原战要回去找他的默,他懒得浪费时间跟这些人废话。

    吴尚安羊大怒,他手都伸酸了,这人就给他这个反应?就算要拒绝他,好歹也说两句感谢抬举的话,这人是哪个野人部落出来的?是不是连通用语都不会说?

    旁边有人发出嗤笑声。

    吴尚安羊怒转头,看嘲笑他的是刚才与多纳头领说话的人,他不得不忍下这口气,这个人,他惹不起。对方也同样是吴尚血脉,可对方觉醒了神血能力,就算不高,也被国王陛下看重。

    不过他看到同样走开的多纳头领,猜对方也跟他一样被拒绝了,顿时他心里就好受不少。

    偏偏那人非要招惹他,故意说给他听一样跟别人说道:“那战士的神血能力虽然只有二级,但是他却扛住了很多六七级神血战士的攻击,他弄出的那个藤甲盾牌,还有那些不能碰的植物,只要有一样就可以在战斗中对己方形成很好的保护。”

    几名贵族听得不住点头,他们都是武力等级不错的人,自然也看出原战的战斗力并不受他的神血能力等级限值。

    那人又道:“而且那战士还能弄出木箭远攻,这样一个可近战可远攻的神血战士,就是我们黑土城也不多见,而他现在还只是二级,如果他变成三级四级,或者七级,那得有多厉害?这战士需要的是高阶训练法,不是元晶币,竟然有人用十枚二级元晶币招揽他?嗤!”

    吴尚安羊气得要死。

    可听那人说话的人还附和道:“是啊,我就是想到这点,就没去找他。你觉得这战士能挺过下一场选拔吗?”

    “如果他能挺过,恐怕神殿会直接招揽他,国王陛下也有可能。”

    吴尚安羊不想再听了,招不到那个九原的战士和更好的多纳头领,他可以再看其他人,比如多纳族那些参战的战士都很不错。

    黑水赢石也拒绝了一名招揽他的贵族。

    大奥的浩长老则是态度最恭谨的一个,他在看出众贵族的意思后,立刻就把子真和还能走动的参战战士一起叫了过去。

    严默正问回来的原战,那贵族都跟他说了什么,见阿古达和赢石也回来了,便开玩笑道:“怎么?条件不好?”

    阿古达直接摇头,“我想去土城,如果去不成,我也希望能是黑土城的神殿看中我,我在六级很久了,需要更高一级的训练法。那些贵族大多数只是有一定权势和元晶币,并不知道更高阶的训练法,跟着他们,我还不如直接加入黑土城的战士团。”

    赢石同样,“今天身份高的贵族和神殿都不会开口,他们至少也会等到下一场选拔后。我们黑水确实需要一个靠山,但太弱的可不行。”何况他们还有一个大仇家高岗城。

    几人以为这场招揽在他们的拒绝后就会到此结束,没想到不一会儿蛇胆就带着被围在最中间、看起来身份最高的那名年轻人走了过来。

    年轻人一来就先说明了自己的身份:“我是本城城主的亲兄弟,鹊。”

    哟!竟然来了一位亲王。不过现在好像还没有亲王和公爵这些爵位?

    严默现在也明白了,在这里,城主和国王相当于同一称呼,最有意思的是三城中不管是哪一座城的城主都会自称国王,下城也同样。

    就好像下城神殿的祭司和上城神殿的祭司都叫祭司一样,只不过在必要时会在前面加个上中下城的前缀,比如下城某某城谁谁。

    严默看其他三人一起看向他——嘛意思?这是都想让他代言?

    好吧,表面上看他的年龄最大,又是地位崇高的大巫,由他代表与鹊大人说话也算合理,但问题是你多纳族和黑水没人了吗?

    不好让这位鹊阁下等太长时间,严默只得抬头对鹊招呼道:“原来是鹊大人,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吴尚鹊的目光本来落在原战等三战士身上,见一名头发银白的老者跟他说话,这才看向严默,“你是?”

    “我是九原的大巫,鹊大人可以叫我默巫。”

    “原来是默巫大人。”这位鹊大人目前看来态度还不错,一点不显亲王的跋扈和高不可攀,“我来是想向诸位战士表示感谢,感谢你们在这场战斗选拔中与黑土城战士一起对抗了敌人。”

    “不谢不谢,都是为了保命。”严默一副乡巴佬大巫样。

    原战三人竟然毫无反应,三人甚至还在交头接耳说些什么。

    吴尚鹊眼皮一跳,这些人的态度似乎和他想象得不太一样?

    难道这几个人看到他不是应该更诚惶诚恐一点吗?虽然高阶战士的膝盖很硬,但是这些战士身后还有更多冬天都不一定吃得饱的族人,他们就不怕得罪他?

    不过也许这几个部落都是在比较偏远的地方,部落制度还比较落后,对贵族还没有什么认识。

    毕竟除了多纳族是他们的附属部落以外,那个黑水部落之前只附属于下城高岗城,而那个九原,他之前更是连名字都没有听过。就是多纳族,也因为居住地盘较偏,族人和他们的伴生兽又太能吃,每到冬天都有一部分族人不得不被迫冬眠,而听说那些冬眠的多纳族很多睡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样一想,吴尚鹊也就原谅了这些人对他近乎无礼的不合适言行。

    “你们都是非常强大的战士,就是本城像你们一样强大的战士也不多,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吴尚鹊直接略过严默,只看原战三人。

    在他看来,严默虽然是大巫,但也只不过是一个不知从哪儿跑来的低等部落的低级大巫,他根本没必要在乎这么一个快死的老头。

    鹊大人自以为和蔼亲切,他这种态度作为上位者也没错,但问题是原战三人不是他的子民,如果三人是不懂事的小孩也就罢了,偏三人都是一个部落的首领或战士头领,听他这样问自己的名字,都觉得别扭无比。

    原战直接冷笑了下。

    黑水赢石呵呵。

    阿古达一指吴尚鹊身后的蛇胆,“我的名字,他知道。鹊大人问他就行。”

    严默忍不住也笑了一下,“鹊大人,我们都是野蛮部落的粗人,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出来。如果你是想招揽我们的话,那就开出条件来,如果条件足够好,我们会认真考虑。”

    吴尚鹊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就凭你们也配我开条件?心中虽然这么想,但他脸上却还维持着得体的笑容。如果不是蛇胆提醒他这个九原的战士有点特殊,他还注意不到有这么一号人。

    不过观完这一战,他也承认蛇胆的眼光不错,这九原战士的神血能力相当有用,而且对方还只是二级,培养好了,不说能不能在将来争夺城主之位时助他一臂之力,至少他冬天将不愁没有新鲜的果物献给他二哥。

    但对方再好,也只不过二级而已!

    见吴尚鹊脸上表情有点崩裂,似乎快维持不住那份王族的沉稳高雅,蛇胆目光一寒,垂下眼睑,悄悄走上前,对这位鹊大人低声说了三名战士的名字。

    “原战,阿古达,赢石,我记住你们了。”吴尚鹊掩下心中不快,脸上再次浮起笑容。

    “三位,今天虽然是忍饥日,但今天同样是我二哥的生辰,今晚王宫将会有一场庆典,不但庆贺我二哥的生辰,同时也是为了给过了第一场选拔的我城战士鼓舞士气。你们曾和我城战士一起战斗,理当也来参加这次庆贺。”

    说到这里,吴尚鹊不给三人任何拒绝的机会,直接道:“傍晚,我会让人去百部营接你们前往王宫。”

    吴尚鹊一行就这么霸气十足地走了。

    阿古达突然冒出一句:“据说吴尚国王有四个兄弟,两个妹妹,不过长兄和长姐已经不在,妹妹嫁去了另一座中城,目前就只有两个弟弟还在黑土城。而吴尚国王至今只有一个长子,女儿还未出生。”

    大家一起看向他,严默好歹从那个信息发达的世界穿来,当下就听出味道,“你是说现在的吴尚国王很可能没有子女继承王位,只能传给兄弟?”

    阿古达点头,“这是黑土城子民都知道的事,连我们多纳都听到过风言风语。”

    原战皱眉,“我不想去,第二场选拔就在两天后,我想好好休息。”其实他是想趁着咒巫还没有逼他离开,多抱抱摸摸他的祭司大人。

    赢石则道:“这个人我不喜欢,看以后还有没有其他人来找我,如果黑土城未来的王族都这样,那我就带族人去其他中城。”

    “你可以带你的族人来九原。”严默看似认真又似玩笑地道。

    赢石揉揉鼻子,吊儿郎当地问:“你们九原能解决我的身体隐患吗?能有七级以上的战士训练法吗?最重要的是,一年四季够吃吗?”

    阿古达竖起耳朵。

    严默坏,就笑,啥都不肯说。

    原战看赢石表面无所谓,其实心里等答案等得急得要死,出于那么一丁点被祭司大人共同折磨的同情,拍拍他的肩膀,提议道:“等我们回九原时,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去看看,看过后你再做决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