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7章回32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屋中人一起看向木门。

    丁飞跳起来去开门,门一开,就听到黑水酋长的抱怨声:“怎么才来开门?我都闻见香味了,快让我进去。”

    丁飞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位挤开,进了屋内。

    “你们这屋真暖和,我那边冻死了,幸亏一回来就赶你们这儿来了,来来,兄弟,给我让开个位子。”黑水赢石用他的大屁股硬是挤开答答,占了一块地坐下。

    坐下后这位还主动招呼大家,“你们怎么不吃啊,你们不吃,我怎么好意思动手,快快,大家一起动手吧。”

    答答不高兴,他旁边是他家小丁丁的位置,凭什么要给这家伙坐?答答怒,也用劲挤他,想把他挤走。

    丁飞关门回来,盯着赢石瞅了好一会儿,这人太无耻了。

    严默乐,拍拍自己右边的位置,让丁飞过来坐。

    丁飞一看能坐在祭司大人身边,立刻抛弃答答去了那边坐下。

    答答好伤心,努力瞪对面的冰,想让他让位,冰视如不见,抓起一枚山楂果丢进嘴里。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去王宫?”原战递了块烤肉给黑水酋长。

    黑水赢石接过,先狠狠咬了一大口,边嚼边含糊说道:“狗屁的王宫,娘的,我去了才发现,我们黑水的位置被排在外面,连王宫里面都没能进去。”

    “就算在外面,也应该有吃的喝的吧?你没大吃一顿?”丁飞不带任何讽刺地纯好奇地问。

    赢石一抹嘴,“是有吃的,还有火堆,可人多,根本不够吃的,外面又冷,烤肉一离开火,过不了一会儿就变得冰凉。我想待在外面就待在外面吧,里面也就暖和一些,可是后面还有人过来,那些侍者带人进去的时候,我往王宫里面瞅了一眼,喝!里面侍从不断扛着端着各种吃食送到桌子上,各种肉、各种水果都有,里面热闹得不得了,那热气腾腾地直往外冒,还有女奴在那里侍候。正好河岸被人打了,我把打人的小子废了,抢了两只牛腿,就带人回来了。”

    原战,“王宫守卫没对你动手?”

    “没,他们根本不管外面怎么闹腾。”

    严默安慰他,“对你们都这样,如果我们九原过去也只能待在外面跟你们一起受冻。”

    丁飞庆幸地吐舌头,“大人,幸亏我们没去,否则吃不到好的还要挨冻。赢石大人,您多吃点。”

    “以后你们到我们黑水,请你们吃甜杆,哦,你们已经吃上了,那就请你们吃甜杆上结的硬果饭,那东西没味道,又不好吃,但能填饱肚子。”赢石接过丁飞递给他的土元粉肉饼,掰了一半分给旁边瞪他的答答,“给,眼珠掉出来了。”

    答答接过半块肉饼,狠咬两口就没了。

    严默感觉得出来,这次黑水赢石过去受到的打击挺大,又默默端了盘果子给他。

    咒巫打量赢石两眼,没发表任何意见。他老人家其实是很难讨好的啦,如果不是亲近的人,他连搭理对方都懒。

    赢石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其实我知道,部落只有我一个人强大没有用。河岸虽然没有觉醒神血能力,但也是很厉害的武战士,可是我的族人大多跟河岸一样都老实,除非被人欺负狠了,都不会打回去。我们原来只是一个五百多人的小部族,因为我,才变成部落,可至今我们部落人口都不多,附近那些野人部族也不怕河岸他们。”

    赢石说不下去了,他表情有点茫然,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屋内很静,答答竟也不再和赢石抢肉,还拍拍他的背,给他倒了碗水。

    赢石眼圈有点红,但火光映照下不太能看得出来。

    严默猜想也许在王宫外发生的事不像这位说的那么简单,这位的脸皮多厚啊,过来没一会儿眼圈都红了。

    有些人平时看不到一丝软弱和缝隙,但当他大受打击的时候,却会不小心露出一点软肉来。

    同为首领,原战最为理解黑水酋长,做首领虽然风光,压力更大,那么多族人的生死全部担在一个人的肩膀上,尤其是族人还都不怎么强大的时候,有点什么事都需要首领自己去扛,那已经不止是压力,更是负重。

    如果部族领地食物还不够充足,又有强敌环伺下,那首领更是连享福都难。

    赢石可以不回黑水部落,他已经是七级战士,如果他想,他可以在高岗城舒舒服服地待到死,偶尔照顾一下自己的族人就可以,但是他回去了,还是在宁可得罪高岗城的情况下。

    “来九原吧,我们缺人不缺食物。”这是原战第一次正式对一个部落的酋长提出邀请。

    黑水赢石回神,他还在挣扎。

    原战明白他在挣扎什么,强大的战士当然只服更强大的战士。他伸出自己的手臂,瞬间石化。

    赢石一下瞪大眼睛,“你、你不是控木战士吗?”

    原战一晃手臂,恢复原状。再对赢石眨了下眼睛,他的头部和整具身体竟然在眨眼间全部沙化。

    沙子泄了一地。

    答答发出无声地嘲笑:这次是谁眼珠子要掉下来了?

    赢石不止眼珠子要瞪掉出来,他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丁宁难得开口,骄傲地道:“我们首领才是真正大地之神的血脉,黑土城的吴尚血脉也就占了一点边。”

    赢石吭哧道:“可是吴尚血脉能变成岩石人。”

    “那又怎样?他们能操控大地和山峦吗?他们能让大湖里的水底长出土墙吗?”冰非常不屑地开口道。

    严默瞅他,冰微抬了抬下巴,他虽然看原战不顺眼,但也绝不允许他族人质疑他们祭司都看重的首领。

    严默在心里闷笑。冰这个个性,让他都不知说什么好。

    赢石两只眼睛里写了“不信”两个字。

    一地的沙子似有生命般,突然扭动起来,快速向坐在一边的严默滑行,爬上他的身体,还有些钻进了他的衣服中。

    赢石只为这份控制土石的能力惊叹。

    严默气得脸都红了,这小变态!

    原战也在这时发现了他沙化后竟然还有这么一招,钻进默衣服里就舍不得出来了,还故意到处磨蹭。

    坚硬、粗糙的沙砾在胸口和一些比较敏感的部位掠过,有一股沙子竟然还变成手状,捏了捏他。

    严默一巴掌拍在沙子上,骂:“你够了没有,给我变回原样!跟你说了几次,不要随便动用你的能力,你都没听到是不是?”

    沙流从衣服里退出,一点点退回原战那堆衣服里,然后衣服鼓起,腿、手臂、头一一出现。

    完整的原战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他还对他的祭司大人舔了下嘴唇。

    咒巫发出低低的怪笑声。

    严默“啪”地打在他大腿上。

    原战握住他的手,看向赢石。

    黑水酋长大人只觉得他刚才看到的一切就像在做梦,这人不是二级的控木战士吗?他怎么就沙化了?

    这可是全身沙化!就跟全身木化、火焰化、变成水的能力一样,这可是传说中只有高阶战士才可能拥有的本领,且神血一定要很浓厚。

    突然!黑水酋长感到自己在升高,不一会儿就高出了地面至少一米多。

    黑水赢石低头看屁股下面,看到了一个石台。

    石台又化作石椅,没等黑水酋长好奇够,椅子消失,他又坐回地面。

    我滴亲娘哎!他敢打赌,就算黑土城血脉最浓厚的吴尚神血战士也绝对无法做到刚才原战做到的一切,吴尚国王只能变成岩石人,但绝不会操控大地。

    “你是谁?你们真的是九原人?”赢石开始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哪个上城出来游走的贵族。他在默老巫给他解除了兽神的诅咒后就有怀疑,一个普通部落的大巫怎么可能破除得了兽神的诅咒?如果他们都是从上城来的,那么这一切就都有了解释。

    “我们真的是如假包换的九原人。”严默开了句玩笑。

    丁飞和答答也狂点头,对哒,我们真的都是九原人,最伟大最厉害的九原人!

    黑水赢石还有点回不过神。

    “河岸伤得重吗?等会儿我过去看看。”严默怕对方尴尬,特意换了个话题。

    赢石回神,脸上又露出大咧咧的笑容,“没事,那小子皮厚,现在正和大家烤牛腿吃呢。他要真伤得重,我就把人直接带过来了。”

    “那就好。”严默喝口水,起身,“我已经吃好,赢石,我叫你赢石可以吗?如果你也吃好了,就到这边来,我给你看看你的暗伤。”

    赢石没有立刻回应,他面向原战和严默,很认真地问出一句话:“我们部落人不多,但现在也有一千一百多人,其中老人、女人、不满八岁的孩子,占到一半,这么多人,要怎么过去九原?”

    “有办法。”严默道。

    一千一百多人,让骨鸟飞个两趟就行。不过骨鸟目前只有他能操纵,只能等土城事了之后。

    “这一千多人都是你们的族人?奴隶含在里面?还是另外算?有多少?”

    “我们部落没有多少奴隶,全算在一起了。”黑水赢石像是怕严默等人看不起他们部落一样,又忙道:“我们原来就是一个人不多的部族,也不怎么喜欢和人打架争斗,打赢了也不会抢其他部族的人当奴隶,现在的奴隶大多是交换来的。”

    丁飞笑起来,“那太好了,我们部落一个奴隶都没有,如果你们奴隶多,还有点麻烦,你们奴隶少那就更好啦。”

    “哎?”黑水酋长再次呆住。

    可怜的黑水酋长被震了一次又一次,他对九原有满肚子疑问,可想要问的问题太多,他反而不知道要问什么好。

    直到严默再次亮出亮闪闪的金针。

    赢石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你要干什么?”

    严默一针插到他脑门上,“放松,对你有好处,可以让你尽快恢复。”

    咒巫看徒弟开始用针扎人,连忙放弃和小的们回忆往昔,也坐了过来。

    黑水酋长以为会疼,结果一点感觉没有,他还想抬手去摸针,被严默打下。

    严默也没给他下多少针,只按照异能的能量路线,给他扎下十二针。在研究九原那些神血战士时,他就发现每种神血能力根据能力不同,它的能量流经路线也略有不同。

    等严默用手指开始转动针尾,黑水酋长立刻“嗷”了一声,这销/魂的酸麻感!

    在严默前世,最好的电子针灸仪可以同时连接七十二根针,并且能根据软件操控做到同时进行七十二种不同频率的振颤和旋转运动,而这是人手无法做到的,毕竟人只有两只手。

    传说中华夏有一种针灸术,可以把十根金线系在金针尾端,根据医者的十指来对十根金针同时进行操控,这就需要气的控制,电子针灸仪就是在这种传说基础上被研发出来,只不过仪器用的是微弱电流来操控针。

    所以真正的针灸术并不是把针插到身上就行,还必须对穴位产生相应刺激。

    好的针灸师可以不用仪器,只用自己的双手操作,但因为需要不停地用手指去捻针、戳针、颤针等,会让针灸师非常疲累,手指也会因为摩擦过度而受伤。

    咒巫看严默施针,不一会儿就看出一些门道:“你扎针的地方很有意思,都是能量聚会的点。”

    “师父,你能看出这个?”严默惊喜。

    “用精神力能感觉出来,我们平时用来锻炼自己能力的训练法就是让能量流过固定的路,而这些点是能量汇聚最多的地方。”

    严默在前世就有个猜想,他后期也一直在验证他的那个猜想,“师父,人体中其实有一种细胞叫线粒体,你先别问这种线粒体是什么,但我发现,凡是有穴位的地方,线粒体都会比较多,所以我一直怀疑线粒体是可以提供能量的特殊细胞,如果体内有某种能量激发,而这些能量如何遍布全身并使用出来,就靠的这些线粒体。你说,神血战士的异能是不是就是……”

    咒巫,表情从问好变成感叹号,又从感叹号变成省略号。

    黑水赢石两眼亮晶晶,他一点都听不懂,但他就觉得默老巫好厉害。

    严默越说越兴奋,也不管屋内众人听得昏昏欲睡,啊,为什么他们要能听懂祭司大人的话,理解起来头好疼,好多奇怪的东西在脑子里飘来飘去。

    就在原战都要受不了的时候,“咚咚咚。”外面的木门再次被敲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