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8章回32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大人,听说你们救了一个奴隶,我、我是他叔叔,来接他回去。”门外一名脸上有奴隶刺青的男子拢着硬硬的羊皮衣,感受着大棚屋里扑面而来的温暖,有点瑟缩地说道。

    丁飞没让人进来,那奴隶也很自觉,站在门口连看都不敢朝屋里多看。

    严默示意黑水赢石不要乱动,走到门口,先打量了该奴隶一番。

    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奴看起来还算健壮,脸上也不脏,严默可以把他的五官看得很清楚。出乎他预料,这名奴隶竟和那少年奴隶有不少相像的地方,难道他猜错了?

    “你说你是那孩子的叔叔?是他父亲的兄弟,还是他母亲的兄弟?”这里没有舅舅一说,父母双方的兄弟都称叔叔。

    大约严默看起来很和蔼,语气也很温和,那奴隶看着也没那么诚惶诚恐了,“回大人,我是那孩子母亲的哥哥。”

    严默点头,验证了自己的猜想,但是这个孩子他现在还不想交出去,“他伤得很重,肋骨断了、手臂和小腿都骨折了、内脏也有破裂,人还不能挪动,且至今昏迷不醒。”

    “什么?竟伤得这么重?”男子嘴唇抖动,不知是冷的,还是气的,“大人,我能不能看看他?”

    严默想了想,招手,“进来吧。”

    男子忙跟着进去,一进入室内就被温暖包围,但他不敢多看,只低着头跟着严默往前走。他能感觉屋内的人都在看他,这让他的双手都有点发抖。

    丁飞合上大门,也跟了过去。

    “那孩子在那里,我给他稍微治疗了下,为了避免让他伤势更重,你不要动他,也不要喊醒他。”严默顿住,笑了笑,他发现那本该昏睡中的少年眼皮抖动了下。

    “谢谢大人!谢谢!”

    该男子在兽皮铺边跪下,他看少年身上盖着一块很厚重的毛皮,碰都不敢碰。少年的脸色比他想象得要好一点,也许是火光的原因?

    男子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少年的脸,又迅速缩回,眼睛里浮出泪水。

    严默貌似不经意地问道:“这孩子是不是得罪那侍者了,什么都没做竟就被打得这么惨?”

    男子脸上瞬间冒出怒火,“冈三就是妒忌彘仔,因为彘仔长得好,鹊大人有次赞了句,说要让彘仔去侍候他,还说要给他免了奴隶身份,那冈三就恨上了彘仔,他觉得那天如果不是彘仔在他身边,那么就是他被鹊大人看中去做近身侍者。可后来鹊大人不知怎么就忘了这件事,冈三就开始不断欺负彘仔,这次、这次竟然把他打得这么狠,这个……”

    男子想要怒骂,可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份,怕被告状,又连忙住嘴,就连刚才说的事他都后悔说出来。

    “原来如此,那你把他带回去,就不怕冈三继续拿他出气?”严默留意着男子的表情,看他模样倒不像是说谎。

    男子咬住嘴唇,“我听说冈三被……”他后面说得很小声,“被大人的战士打得快死了,他只是侍者,神殿……”

    “不用说了。”严默强行截断男子的话,他怕让男子说完的话,他就得去救那个叫冈三的人。

    男子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脸都吓白了,再不敢说什么。

    “这孩子的父母为什么不来?”严默硬生生转了个话题。

    男子表情茫然了下,随即变得又像是悲伤又像是隐忍的愤怒,“他父母早就死了,我妹妹把这孩子生下没多久,两人就都死了。”

    “哦?怎么死的?”

    男子奇怪,偷偷抬头看严默,又赶紧低下头,捏拳道:“他们犯了错,被打死了。”

    “你妹妹也是奴隶?之前侍候的人是谁?”

    男子更加觉得奇怪,他不明白这位老人为什么要问他这些问题,“我们一家都是奴隶,我妹妹从小就长得好看,她一直都在王宫里当女奴。”说到后面,他还有点骄傲,那时因为妹妹在王宫,他们一家过得都比其他奴隶好。

    “在这孩子出生前后,你妹妹和孩子的父亲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大人?”男子不肯说了,“你为什么问这些?”

    严默笑了下,直接道:“你不觉得你妹妹这个孩子的五官跟你们吴尚鹊大人很像?”

    轰!男子表情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慌乱了,“大人,这种话不能乱说,您在说什么,我、我走了,我明天再来看彘仔。”

    男子站起来,要走,又转回身,哀求一般道:“大人,这种话求您不要在城里乱说,我妹妹只有这一个孩子,我也没有孩子,如果这话传出去,这孩子就真的活不成了。”

    “我知道,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对外面说。丁飞,包块烤肉。”

    “大人,不用了,您已经救了……”男子没想到严默不但没有生气,竟然还要送他烤肉,吓得连连摆手。

    丁飞抓起一块还热的烤肉用草叶包了,硬塞到男子手里,“拿着吧,你孩子在我们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默巫可厉害了,哦,外面天已经黑了,你路上小心。”

    男子几乎是被丁飞半推着走到门外,等大门关上,他低头看看手里还热乎的烤肉,立刻揣入了怀里,两手捂住胸口,借着这点热气顶着寒风往回走。

    那位老大巫说的话在他脑中一遍遍滚动,他曾经也怀疑过,尤其是妹妹和她的男人死得那么突然,孩子长大后,他的长相也引来一些风言风语,可是吴尚贵族没有一个对这孩子有任何照顾,唯一一个鹊大人也只提了那么一次,后来就忘了个干净。

    如果彘仔真的是吴尚血脉,吴尚贵族会对他这么不闻不问吗?

    男子摇摇头,把所有不该有的期望全部摇出了脑袋。

    大棚屋内。

    严默在兽皮铺边坐下,摸了摸少年的额头,“你的身体素质不错,比我预料得醒来的早。”

    少年眼皮颤动,没睁开,但他的手却悄悄在毛皮下握成拳。他是听到敲门声才醒过来,刚才他叔叔来,他就想跟他说话,但他硬是忍住了,那时他还搞不清楚状况,后来听叔叔和那老人的声音才知道,这个部落的人救了他,不过他还是很害怕。

    严默发出笑声,“如果不是帮你详细检查了遍,我都不知道你已经觉醒了血脉能力。”他当时就是感到这少年身体里有股能量波动,才会起心思带少年进实验室详细检查。

    少年啪地睁开眼睛,转头死死盯住老人,“你……咳咳!”

    “慢点慢点,别怕,这里没人会吃了你。”

    “我……觉醒了神血能力?真的?”少年的嗓音带着变声期特有的沙哑,他挣扎着想坐起来,被严默按住。

    “别乱动,你骨头还伤着呢。你不知道自己觉醒了?”

    少年僵硬地摇头,慢慢地道:“我这段时间一直都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头很疼,身上发热,我还以为我生病了。”

    其他人听到祭司大人说那少年奴隶竟然觉醒了神血能力,都十分好奇地围过来。

    原战问严默:“他什么能力?”

    “这我哪能看出来?”严默摊手。

    “我能,等等。”咒巫凑过来,伸手进怀摸啊摸,摸出一个骨器,“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空城神殿里抢来的,只要一滴血就能知道他的神血能力是什么。”

    “哦?还有这样的骨器?”严默十分惊奇,伸手拿过来,颠来倒过去地看。

    骨器呈钵盂状,颜色也有点发黑红,只有巴掌大。

    “师父,这能不能借我几天?我想看看它的制作原理是什么。”

    “行,只要你记得还给我,等我死了再给你。”

    严默乐,示意少年伸出手指。

    少年还在震惊中,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能成为那些让他特别羡慕的神血战士。

    严默看少年没反应,直接从皮毛下抓了他的手出来,拿了根金针轻轻戳了下,挤出一滴血,滴在钵盂里。

    一、二……大约五秒后,钵盂里血滴落的地方长出一个很小很小的虚影,虚影看起来像是石人,这个虚影大约只维持了两秒钟就散了。

    再看钵盂里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咒巫给出评价:“能力太弱,他可能还一次都没有成功激发过,否则他脸上已经冒出神血战士的标记,但既然有虚影出现,激发也就在这两天了。”

    严默本来就从少年的五官上对少年的身世有所猜想,如今再见到少年的神血能力,他已经百分百肯定这少年必定是吴尚血脉。

    只不过父亲到底是谁,现在还是个问号。

    少年看到那虚影石人,眼中不自觉地溢出泪珠。只要是黑土城人,谁不知道变成石头人就是吴尚血脉的神血能力。

    他的父亲到底是谁?为什么一直对他不闻不问?如果他知道自己这么小就觉醒了血脉能力,比那些一辈子都无法觉醒的贵族厉害得多,那对方是不是会……

    少年嘴巴瘪了瘪,哭得满脸泪。

    严默不善于处理人的感情和心理问题,看少年哭,就让他哭,没管他。

    丁飞看这骨器如此神奇,也想试试,伸手求严默也扎他一下。

    严默好笑,满足了他的要求。

    丁飞立刻把自己的手指对准钵盂,挤了一滴血下去。

    同样等了大约五秒,这次钵盂里突然冒出一簇火苗,维持了近五秒才消失。

    咒巫同样给出评价,“二级火能,太低。”

    丁飞讪笑抓头。

    答答也想来试,严默索性把钵盂和金针给丁宁,让他们全都试个够,连原战都去凑了热闹。

    答答测试出现了一只半鱼半兽的小怪物,丁宁也是火苗,冰出现了一只眼睛,原战的出现了……异相!

    严默那时正在给少年把脉,顺便问他些问题,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片惊疑声,咒巫和黑水酋长的声音最大。

    “默!”原战捧着钵盂,大步流星奔到他的祭司大人身边,“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有咒巫,干嘛问我?不过严默还是出于好奇看了眼,这一看不得了了!

    他竟然看到了火山爆发的虚影,而火山上还长了一株与枫族幼苗很像的树苗。而且这个虚影到现在都没有消失。

    咒巫围着原战团团转,嘴中不住道:“你竟然觉醒了三位主神的血脉?这怎么可能?”

    咒巫扯着头发,看原战的目光充满不可思议。

    原战叹气,他也不想这样好吗?他明明只觉醒了大地之神的血脉,可跟着默,他就莫名其妙又多出了两种能力。咦?等等,三种能力?这么说他也能觉醒火能?

    严默摸下巴,“嗯,再来个小湖或者溪流,就圆满了。”

    咒巫突然站定脚步,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原战的目光这次不再是惊奇,而是慎重和一种不太明显的戒备?

    “师父,你怎么了?”严默注意到老人的表情不对。

    咒巫看看原战,又看看严默,眉头皱成了疙瘩。

    “师父?”

    “你是大地之神的血脉。”这句话,咒巫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原战点头。

    “怪不得,这就不奇怪了。”随后,咒巫陷入沉默,久久没说话。

    原战有点不明所以,刚才他把自己沙化时,丁宁不就说过他是大地之神的血脉?

    严默突然心慌,他放下少年的手腕,认真问咒巫:“师父,原战的血脉有什么问题吗?黑土城的吴尚一脉不也说自己是大地之神的血脉?”

    咒巫发出嗤笑,抬头,“你以为大地之神的血脉随处可见?吴尚算什么大地之神的血脉,不过能变成石头人而已,刚才原战使用他的能力,我就有所怀疑,再看骨器反应,我想你的这个守护战士也许是真正的大地之神血脉。”

    “怎么说?”严默甚至顾不得还有个陌生少年在他旁边。他想弄昏少年很容易,但之前已经让他听到那么多,现在再弄昏他也没多大意义。

    不管这少年是什么身份,如果他打算出卖他们,他会亲手解决他。

    少年突地打了个冷颤,尽量减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咒巫抓抓乱发,“这个就要说到这个世界的主神,你应该知道祖神后,就是父神和母神,而父神和母神结合生育了火神、水神和大地之神,再之后的神则都是五位主神互相结合后所生。”

    众人一起/点头,这算是常识,大家基本都知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说法,说是只有真正继承了主神血脉的神血战士才能修炼成神。而一开始九大上城并不是九座城,而是只有火、水、土三座城。那时候炼骨族、人鱼族、长生木族、有翅族中的人面鲲鹏族和人类势力的三城并立,彼此之间偶尔会打打架。”

    说到这里,咒巫深深看了眼原战,“那时候三城非常强大,是我们现在难以想象的强大,因为它们拥有真正的觉醒了主神血脉的神血战士。”

    严默,“他们都达到了十级?”

    “不,他们都超越了十二级,进入了神的领域。只是后来各族发生大战,炼骨族彻底消失,人鱼族退入海底,长生木族不再接触人类,人面鲲鹏族损失最小但也进入海域不再怎么出来,而三城则失去了他们的城主,十二级以上进入神的领域的战士从此成为传说,再之后,三城变成九大上城,那也是三城一开始被叫做三城的原因,并不是现在的上中下三个级别的三城。”

    “原来如此。”众人全部恍然大悟,都说怪不得叫三城呢,原来真的一开始只有三座城。

    严默想的更多,原来炼骨族就是在那时候消失的吗?

    原战想到一个问题:“控木能力也算是继承了主神血脉?”

    “控制植物生长,被当作是父神的能力,父神是太阳,阳光下万物生长。”咒巫解释完,又讽刺似地叹息,“到现在,九大上城甚至连十级战士都很久没有出现了,更别说是多能力神血战士。”

    “那么这跟原战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您会……”那样看原战?严默没有说出最后几个字,但他想咒巫肯定明白。

    咒巫当然明白他徒弟在问什么,这次他是真的叹气了,“你们知道各大上城的神殿一直在寻找真正的三位主神的血脉吗?”

    众人一起看向原战,原战面无表情。

    严默,“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原战,也许不是坏事,但也说不定,那些想要找到主神血脉的神殿祭司都是疯子,他们为了再弄出超过十级以上的神血战士,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丁宁听到这里有点不解,难得地插话道:“我们族很多人都觉醒了控火的能力,那么我们算是真正的火神血脉吗?”

    咒巫怪笑,“如果你们能让任何物体自己燃烧起来,让所有东西都能在你们的操控下融化或变成灰烬,让大火从天而降,甚至让土地都能燃烧,让火焰从大地下冲出,那么你们就是真正的火神之血脉。”

    丁飞吐舌,完全不觉得他们能做到。

    严默想到重点,“如果让上城尤其是土城的神殿知道原战是真正继承了大地之神血脉的神血战士,是不是会来把原战抓走?”

    “不,他们会请他去土城,不过以后你们再想见到他就难了。”

    冰突然道:“能成为神不好吗?为什么大家都愁眉苦脸的?我还想成为神呢。”

    丁飞和丁宁没说话,但那表情明显也觉得冰说的对。

    答答直接点头,嗷!能成为神多好?

    就连黑水赢石和少年彘仔也用羡慕的目光看向原战。

    原战总觉得咒巫的表情像是还有什么没说出来,“先不说我会不会被那些神殿的祭司弄死,超过十级会出现什么事?”

    咒巫哼唧,先不肯说。

    严默有点急了,“师父!求您!”他好不容易培养的打手,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咒巫瞅瞅徒弟,原地转了两圈,一手握拳和另一手掌相击,“说了!九大上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十级战士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十级以上的训练功法,自从几次各族各城战争,十级战士死光后,流传下来的训练功法就越来越少。

    现在各神殿祭司弄出的十级训练功法都有问题,很多九级战士在突破时都死了,没死也废了。所以现在各大神殿都在抓……寻找真正觉醒了主神血脉的神血战士,想要通过他们找到升上十级以上的功法。”

    原战冷笑,“跟我想的差不多,世上就没有那么好的事。”

    “还有一个问题,传说那些突破了十级的战士很多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他们会变得冰冷、残暴、多欲,还特别嗜杀。这也是他们死得快的原因。”

    严默听到多欲两个字,嘴角抽了下。原战现在都让他受不了,如果再变得多欲,他是不是要给他弄个真后宫才行?

    咒巫嘀咕,“其实我觉得还是功法的问题,三城最初的神战士死去,就再也没有正确的进入十级以上的训练功法,一开始还能靠口口相传摸索着来,等到后面发现有问题,那些十级战士就不肯再把功法传下来。可现在九大神殿的人是宁愿弄出一堆杀人狂魔,也想要弄出突破九级的训练功法。那些疯子都想成神想成疯了!”

    原战也想变得强大,但他一想到自己会变成杀人狂魔,他就一点都不想和土城那些神殿祭司主动接触了。

    咒巫最后警告原战,也警告这屋中其他人:“为了寻找真正觉醒了主神血脉的神血战士,九大上城在各城、各大部落都安排了眼睛。阿战,还有两场比试,你一定要小心不能使用你的控土能力。其他人也绝对不能说出,我现在就下诅咒,谁要是不经默和阿战允许,把今晚在这屋里发生的事、说的事说出去,我诅咒他立刻变成聋子、瞎子、哑巴,一辈子!”

    黑水赢石和少年奴隶彘仔以及丁飞他们都吓了一跳,忙异口同声道:“知道了,我们一定不会对外人乱说。”

    原战也点头,表示他会小心。

    “谢师父。”严默忍不住在心中庆幸,幸亏当时他机警,没让原战暴露他的控土能力,可选拔还有两场,他们真的不会露陷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