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9章回32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场选拔转瞬即到。

    黑水酋长在接受了两天的针灸治疗后,发现自己虽然还是七级的实力,但能使用出来的威力却比以前大上不少,而那种还没到达极限却已经无法施展神血能力的情况也减轻许多。

    打个比方,他的身体就是像是一个能装七桶水的水瓶,可是因为瓶口太窄又有堵塞,每次倒出来的水都不多。瓶肚内也不光滑,每次以为水已经倒干净,其实还有不少水留在肚中,但就是倒不出来。甚至瓶肚内还有一些不明显的裂缝,会把瓶中水漏出去。

    黑水赢石摸了摸自己的喉咙,他一直都知道同级别仍旧会因为对能力的熟练应用和对能力的控制力等,而产生相当大的差别,现在的他绝对比第一场选拔时的他更加强大!

    “喉咙怎么了?我看你摸了好几次。”阿古达不解地问。

    赢石神秘一笑。

    阿古达人粗心细,侧过身,低声问:“你去找默巫了?他真的能帮你治疗暗伤?”

    “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赢石转动脖子,微感得意。

    阿古达拍了拍身边的伴生兄弟,大熊发出微带紧张的“呜呜”声。

    “永长!永长!”

    “革撒安!革撒安!”

    “吴尚高!吴尚高!”

    被众看客看好的战士大名被众人叫出,声音大得一里外都能听见。

    原战挑眉,竟然还有吴尚血脉来参加选拔?是为了吴尚一脉的威望吗?而且这人还是单名,说不定就是吴尚国王的另一个兄弟?

    原战的猜测没有错。随着吴尚高的名字被喊出,全场已经只能听到这三个字。

    第一场选拔人太多,黑土城大约也是出于保护的目的,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吴尚血脉参加选拔的事,就算有人认出,也只是在小范围流传。

    直到第二场选拔,加上事后重伤和主动退出的,现场一共才只有四十一个人。吴尚高已经掩藏不住,而且吴尚也需要适时刷一下在子民中的威望值和拥护值,于是吴尚高的名字便在有意者的推动下被喊了出来。

    第二场选拔来的看客更多,赌注也在节节攀升。

    听着外面看客的轰鸣声,在号角吹响的同一时刻,原战对其他部落战士点头,第一个走进选拔场。

    原战、多纳战士、黑水赢石、两名大奥战士一走出来,看台上便发出了一阵骚动。

    这些人身上竟然全穿着紫黑色的藤甲,看起来整个人都大了一圈。

    想到这紫黑色藤甲的防御力,看台上的看客们发出了普遍一致的心声:“我操!”

    可是对比各城战士身上穿的皮甲、身上携带的炼骨武器还有补充能力的元晶,你能说不准人家直接穿着藤甲上阵吗?

    看客们和大多数战士此时还不知道,某大巫为了确保不暴露某人的实力,不惜冒着被指南惩罚的危险,给某三人还塞了一堆腐蚀性毒/药——必要时就冒充这是黑水赢石的神血能力。

    原战走在最前面,他没有进入场地就找个地方停下,而是围着场地走了一圈,他身边的部落战士们也有样学样。

    “首领!啊啊啊!”丁飞激动的叫喊竟硬是穿破了满场的“吴尚高”声,传入了原战耳中。

    原战抬头,找到第二层看台九原的位置,对着严默挥了挥手。

    “嗷——!”答答莫名激动地长嚎起来。

    “阿战!干死他们!”咒巫这老头也兴奋地双手乱舞。

    严默也有点被现场气氛渲染,差点就做出不太适合一个老人的行为,比如两手放到嘴巴边,大喊加油什么的。

    “控木战士!控木战士!”而原战这个很随意的挥手动作竟取悦了看台上的看客们,不少人也为他呐喊助威起来。

    原战……感觉好奇怪。

    四十一名战士全部进入场地,双方隐隐分成两个阵营。

    “杀!”第一个忍耐不住的阵营率先发动了攻势。

    原战冷哼一声,不出他所料,十一附属下城和黑土城战士一改第一场选拔的针锋相对,现已联合起来准备把部落势力先全部解决。

    不过这些人当真以为他们这些部落战士就好欺负?

    “竖盾!紧缩!远攻手准备!”

    随着原战一声令下,跟在他身后的多纳战士立刻和他们的大熊合体,抓起硕大的藤甲盾牌就弄出了一个严实的防护阵营。

    能留到第二场选拔的部落战士要么武力强大、要么神血能力厉害,至少头脑都不太差,如今这种情况下,部落战士再各自为政,他们只会死得更快。

    眼见多纳战士、黑水赢石和另外两个部落一起听令集结时,其他部落战士再无犹豫,全都冲进了多纳战士竖起的藤甲阵中。

    “投矛,杀!”木矛、火箭、石头,各种物品投向冲过来的城战士。

    第一波攻击结束。

    “听我号令!第二波投掷,杀!”原战举起木矛高吼。

    各部落战士在第一场选拔时已经知道这人在指挥上的厉害,竟没有人对一个二级神血战士掌握了统帅权力表示不满——当然这也许也因为他守护的默巫这两天一直在帮部落战士进行疗伤,还不要任何东西有很大关系。

    对面,各城战士表面上也集结为一个阵营,可就因为他们强大,反而无法服气一个人的统领,他们现在也只是暂时合作,等把部落战士解决完,就要轮到他们内部的战斗,而这点现在就已隐约能够看出。

    在黑土城一名七级冰雪战士也就是那位名叫永长的战士喊出攻杀令时,跟着他动的人只有一半,另外一半竟然在观望。

    前面冲出去的人在心中破口大骂,但这时他们已经不能停止,只能继续往前冲。

    原战突然单膝跪地,手按地面。

    “那个控木战士要弄出植物,杀死他!”看台上的各城人士拼命高喊。

    “杀死那控木战士!”冰雪战士永长再度发令,一道道攻击向原战袭去。

    “保护阿战!”阿古达发出怒吼,和他的族人一起举着藤甲盾牌站在了原战前面。

    后面黑水赢石接手远攻指挥,先消耗他们带进来的可投掷武器,火箭被利用得最多。

    可冲在最前面的冰雪战士相当厉害,他竟弄出了一面冰墙挡住了所有攻击,眼看他们就要冲到多纳战士近前。

    突然!选拔场地的冻土中冒出了一棵又一棵植物的幼芽——原战早就准备,进入选拔场地之前,他就把种子发给了值得相信的一些部落战士,让他们进入选拔场后,就立刻把种子悄悄撒到各个地方。

    现在效果出来了,全场几乎都冒出了这些幼芽。

    接着,那些高喊着前冲的战士纷纷倒了大霉,他们看那幼芽稚嫩得可怜,而且都没生长起来,就维持着一个幼芽的模样,几乎连警惕都没多少就这么用脚踩踏了上去。

    “不能让这些植物长起来!”有人大喊。

    有些战士甚至是怀着不屑和讽刺的冷笑,用力向那些幼苗碾下!

    然后……

    “扑通!扑通!”大量前冲的战士跌进了坑洞中,就算有反应快的,也会因为拔脚不及时而把脚给崴了、更惨一点就直接腿断骨折!

    原战一看时候已到,一挥木矛,“全体都有!杀——!”

    和大熊合体的多纳战士最先冲了出去。

    看台上的看客们还在指望冲出来的部落战士也会掉进陷阱中,却发现他们踩过的土地竟十分坚实,就是原本有的坑洞也会立刻填满,只不过表面上还有一株小小的幼芽,感觉就像是这些幼芽既可以弄塌地面,又能把土壤聚集起来一样。

    蛇胆眉头紧皱,这是什么植物?

    可怜那些被坑在洞里的各城战士还没爬出来就被冲过来的多纳战士用巨大的石锤一锤砸在脑袋上,有些人则是被藤甲拍昏。

    多纳战士冲过去,后面的部落战士又冲过来,举起各种武器把漏网之鱼全部坑伤在洞中。

    黑水赢石可坏可坏,他看人家的手按着坑边要爬出来,直接一口腐蚀毒水喷过去,然后听着对方惨叫着再跌回坑中,他再跑过去一木矛把人刺到重伤。

    多纳战士仗着体重大,故意在地面来回蹦,震得地面更加松软,塌陷的洞穴更多——但扩大甚至变深的洞穴真的是多纳战士的体重造成的吗?嘘,不可说。

    不是没有城战士逃出来,但比起被坑陷的人只是极少数,比如那位冰雪战士,他和几个逃出来的神血战士一边往己方阵营逃跑,一边回头发出攻击。

    可是挡在最前面的多纳战士皮粗肉厚又有特制藤甲和盾牌,逃跑战士射过来的冰箭风刀之类全部斩在了藤甲上。

    那没有前冲的一半城战士现在就幸运了吗?当然不!原战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这些人立着不动更方便,幼芽刚冒出来,这些人脚下站着的土地就开始塌陷,直接就把人坑了进去。

    城战士不强吗?当然不,只是他们完全没有提防到敌方竟然还有这一招!明明这些人中没有控土战士的说!谁能想到一个控木战士也能弄出这样陷坑的效果来?

    看台上一片大哗!

    各城人全部站了起来,黑土城的吴尚国王和神殿祭司也站了起来。

    蛇胆目光异彩连闪,连声道:“二级控木异能?竟然这么厉害?”

    吴尚国王也在问旁边的神殿祭司:“那幼芽到底是什么植物,竟然能让下面的土壤变成陷阱?”

    神殿祭司面色凝重,“我没有见过这种植物,但是世界上各种奇怪的植物很多,有些长生木族甚至天生能打洞,还能在土壤中穿行。”

    紧张的九原人和其他部落人一起发出欢呼。

    严默也忍不住绽开一个笑容,翅碱蓬的幼芽会钻洞松土吗?二级控木能力能让这么多植物同时生长吗?当然都不可能!

    可是当二级控木战士还具有近乎八级的控土能力后,这一切就全都有了可能!哈哈!

    原战作弊的法子还是和他一起研究出来的。

    首先,前一天他们就一直在准备这些种子,保证它们到了选拔场都能发芽,但同时控制这么多种子钻入土地也不是二级战士能办到的事。

    为此原战在这点上就开始作弊,使用控土能力让土壤主动吞入那些快要发出来的种子,甚至为了让种子能比较容易顶出地面,他还把冻土给弄得松软了一些。

    然后困难的便是让这么多种子同时发芽,如果真是二级控木战士,离开那么远,想让这么多种子同时发芽确实有可能做不到,但第一这些种子都被处理过,第二选拔场的土壤大概经过长年鲜血碎肉浸泡养分特别好,第三原战的精神力可不是二级,他可以做到把控木能力精确分散。

    于是,这么多种子便同时发芽了,可想再成长也不可能。但原战要的也只是一个遮掩而已,所有人都先入为主地以为他是控木战士,再看到这么多幼芽,哪怕后面的坑洞陷阱出现得有点不太合理,他们也只会以为这是这种植物的天生能力,就像他前面两场比试时使用的雷神的口水可以腐蚀他人肌肤一样。

    原战做妥这些便退到多纳战士身后,这场选拔他不打算太出风头,只做辅助攻击和指挥,顺便阴人。

    怎么阴?作为一个耗费了大量能力的二级控木战士,他现在当然暂时无力再用植物进行大面积战斗,所以他跟在了黑水赢石身边,专门负责偷偷弹射严默给他腐蚀性毒/药。

    这些毒/药的炼制方法采取了咒巫传授的新招,平时带在身上很安全,要用时就用精神力激发药丸毒性。

    可是部落战士的赢面也只是一开始很大,到后面各城战士反应过来,也立刻把颓势扼住。

    那冰雪战士果然十分厉害,他能把整个人都给冻上,后来他更学会只冰冻住人的腿脚,再用冰箭把人射杀。

    比起部落战士还有点手下留命,各城战士出手却相当狠,对他们来说,部落战士也是各附属下城的威胁,有些下城就是被部落消灭后取而代之。

    部落战士见此,也都杀出了凶性,他们不下杀手不是不忍,而是不想把各城得罪得太死,可各城战士这样对他们,他们怎么还肯对各城战士手软?

    到了后来,大家下手都是又狠又准,并为了不让对方再有反击的力量,都是能杀死就杀死。

    场地中因为各种原因倒下的人越来越多。

    看台上识数的看客都开始数数,“二十七个,二十六个……还有二十三个!”

    只要选拔场的战士只剩下二十人,这场选拔就将结束。

    子真表情复杂地注视着下方选拔场,他是主动退出的战士之一,黑土城一位冠姓吴尚的贵族向他表达了要招揽他的意思,他觉得代价不错,在和浩长老商议后,便接受了那位贵族的招揽。

    表面上看,他是为了部落着想,以后有这位贵族罩着他们,对头维瑟部落大概也不敢经常来攻击他们,部落子弟也可以有更多人进入黑土城训练营,他们的特产也可以直接交易给该贵族,而不用担心被中间人一层层剥削。

    但是子真自己心里很清楚,他只是怕了。第一场选拔就那么危险,如果不是那个九原战士一直在有意无意照顾他,他可能就死在了那场选拔中。而第二场选拔只会比第一场更危险,他不觉得自己能通过,到时硬参加了说不定就落到不死也重伤的地步,既然如此,他还不如主动退出。

    可是现在……看场中的情势,似乎也不是一面倒?甚至部落战士还略占上风?

    就在这时,两个阵营突然各自都出现了问题。

    几个附属下城的战士一起偷袭了其他附属城战士。

    部落战士中数名部落战士和那名冰雪战士永长竟一起偷袭了原战!

    “维瑟部落!”浩长老喊了出来。

    丁飞等人一起跟着急,那可是偷袭,速度还那么快,后有偷袭的部落战士,前有对他发出攻击的高阶冰雪战士,原战要怎么不暴露自己的实力保护好自己?

    原战不惧身后维瑟部落和另一部落神血战士的偷袭,因为那几人的神血能力都不高,可是正前方向他攻来的冰雪战士却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阿古达看有人穿破了他们的防守,气得大吼,但他们也被几名近战的大力战士缠住,暂时分不开身。

    永长就是故意创造了这样的局面,他把一开始的失败视为奇耻大辱,甚至不顾一开始他们和黑土城商量好的计策,放弃在最后偷袭其他附属下城战士,而是和维瑟部落的人一起袭击那控木战士。

    这里的人谁也不知道,就连黑土城人和他效忠的下城罗却城也不知道,他其实就出身维瑟部落,可因为幼时就觉醒了天赋,部落祭司害怕他出事也为了培养他,利用一份人情把他悄悄送到罗却成,后被罗却成神殿看中,把他训练至今。

    永长忽然眼皮抽动了一下,就在刚才他好像看到那控木战士消失了一下,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投出的攻击没有落到对方身上,而是落到了一名偷袭他的部落战士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永长顾不得怀疑,冰箭、冰冻术接连向原战攻去。后面还活着的两名维瑟战士也使出了同样的能力。他们都想冻住原战!

    看台上大部分人都觉得原战死定了!

    可就在那一瞬间,原战发出一声怒吼,竟然生生从地上跃起,一把抓住后方偷袭的维瑟战士,甩手就把他扔向永长。

    众人都没有想到这名控木战士竟然还有这样大的力气,一时全都瞪大了眼睛。

    可是更加超乎他们想象的一幕来了,原战在投扔了一名维瑟战士后,又抓住剩下的一人,他的脚已经被那战士冰冻住,但这完全阻挡不了他双手的动作,他竟硬生生把那战士的脑袋给拧了下来,温热的血液喷洒了他满脸!

    “好!”吴尚国王竟然大声挥拳称赞。

    吴尚鹊后悔没有对九原人加大力度邀请,不过现在还来得及。

    答答激动地发出了长长的嚎叫声,他也好想下去打架!

    “呜——!”停战的号角声响起,黑土城高阶战士从看台四周跳下,强行分开了所有战士。

    永长接住族人已经没有气息的身体,再看被扔给来的头颅,气得仰天长啸。可是他已经无法再对原战发动攻击。

    看台上响起震天的欢呼,第二场选拔结束。

    选拔后,很多人都在讨论剩下的二十名战士,当有人说到原战时,很多人都在疑惑:“那控木战士好大的力气。”

    “看他那不弱于多纳战士的高大身体,我想他神血能力不高,但也许他的武力等级很高?”

    而这个说法也迅速被黑土城人接受。

    且不说黑土城人的议论,这次选拔后,不止吴尚鹊再次正式向原战几人发出招揽意图,就连同在选拔场上的吴尚高也特地来找原战说话,表示了他的欣赏之意,并明明确确地堤出他愿意为原战去找控木相关的训练法。

    而就在原战假借战斗疲累躲在大棚屋里让他的祭司大人给他做全方位的按摩和针灸时,蛇胆带着心腹,避人耳目地进入了选拔场地。

    “找!哪怕把整片场地的土壤都给我翻过来,也要找到那植物幼苗。那么多,我就不信一株都没有留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