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0章回33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还真的连根枯根都没留下。

    蛇胆不信,比斗中,他几乎一直在盯着原战,那人把幼苗种的到处都是,虽然后来大多都被战士践踏和踩烂了,但边角总有一些完整的植株剩下,最后他被维瑟部落人的偷袭吸引,一时竟没注意那人有没有把幼苗收回去。

    但就算他收回去,也应该收种子吧?幼苗的根总会留在土壤里吧?

    可是他的手下加三十名奴隶,共五十人,都已挖地三尺,竟连那幼苗的根系都没见到一根。

    这怎么可能?

    但如果那原战真是维撒所说的控土战士,神血能力又达到高阶,那么他利用他的能力把幼苗残留的根系全部拖进地底,那也不是不可能。

    甚至按照这个思路想,原战表现出来的超过二级控木战士的战斗力也就都有了解释,说不定那幼苗是假,真正抗杀人的仍旧是他的控土能力。

    但这一切都只是他的推测,维撒虽然能够作证,但原战不承认不显露,他也没办法。

    可这偏偏也是蛇胆最想不通的一点,如果原战操控土壤的神血能力比控木高,那他为什么不在战斗中使用控土能力?甚至还要隐瞒?

    他来参加选拔不就是想给上城之土城神殿看中吗?如果他有中高阶控土能力,使用出来,哪怕他没有在选拔中胜出,按照土城神殿对控土战士的渴求,在他的举荐下,也完全有可能进入土城神殿。

    蛇胆有点焦躁。

    他根本不应该待在中城神殿,哪怕他在年初刚升为大祭司,可是黑土城的大祭司一共有三人,另两个人在神殿的实力和势力都比他大,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在黑土城又弄个身份,好给自己增加可用人手。

    他来自九大上城之土城神殿,也应该回到那里去。继续在中城神殿待下去,他就算神血再浓郁,没有功法,他一样无法突破八级,永远都只能被上城神殿的人压在脚下。

    那个相当于把他赶出神殿的人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如果他有足够的功绩,比如带回一名真正具有大地之神血脉的高阶控土战士,就是那个人也不能阻挡他回去土城神殿!

    那么原战到底是不是?

    他来到黑土城后已经送了不下十个与控土能力靠边的神血战士交给土城神殿,其中甚至包括吴尚的血脉。可惜这十个人没有一个是上面期待的,但他还是受到了一点奖励,比如与他能力对应的七级训练法。

    如果原战真的是,最好。如果不是……这也是蛇胆最犹豫的地方,真正能够觉醒的主神血脉的神血战士本就异常稀少,原战都已经表现出不凡的控木能力,那他还有可能继承了大地之神的血脉吗?

    如果原战真的不是控土战士,甚至连一点边都没沾上,那他把人送上去就相当于自取其辱,那个人恐怕也早就等着机会想要给他难堪。

    怎么办?要不要再刺激刺激原战?还是……

    “卫八!”

    “在。”

    “那突然出现在九原人中的老头的底细查出来了吗?”

    卫八低头,不敢看蛇胆的眼睛,“正要禀告大人,据查,有人说那老者和九原的大巫一起从牢里出来,因为那大巫看起来特别老,头发都白了,很多人都还记得。”

    “然后?”蛇胆微怒,抓起卫八的下巴用力,“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给我说一句留一句了?”

    卫八忍痛道:“不敢,大人。后面属下正要说,我们入牢房调查,却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那老者的事,连九原大巫有没有来过牢房都不知道。”

    蛇胆眯眼,“可是你刚才说有很多人看见他们从牢里出去?”

    “是。”卫八语音有点颤抖,大人的指甲刺破了他的皮肤,“但无论我们怎么拷问那天在牢房做事的人,就连囚犯都说不知道。”

    “这么说这老头的来历竟没有一个人知道?”

    “……是。”

    蛇胆目光阴森地直视卫八。

    卫八下巴被抓,无法低头,过了一会儿,他主动抱住蛇胆的双腿。

    蛇胆松手。

    卫八低头,埋进他的胯间。

    选拔场中还在挖掘寻找的战士和奴隶无一人敢往这边多看一眼。

    第三场选拔被推迟了两天,原本三日后举行,改成了五日后。据说是大祭司向天占卜,觉得那天不好,会影响黑土城来年的收成。

    虽然不知道黑土城神殿在搞什么鬼,但能多休息两天也是好的。

    严默这五天比前面加起来都忙,不时有部落人上门来请他去帮助治疗之前选拔赛的伤者。

    严默来者不拒,谁请都去。

    原战每次都要跟着,不让跟就不让去。

    严默脸色漠然:“我昨天给人治疗伤口,你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

    “你把人的肉给削了,还用手指蘸血,送进嘴里咂了咂。”严默面无表情地提醒他。

    “是你说那人伤口有毒,必须有新鲜的血流出才算好。”

    “我没让你削人家的肉!”那种程度的毒伤完全不用削肉挖骨,只要内外两副药,持续用个三天就能好。

    “他感激我了,说他早就想这么干,但他自己下不了手。”某人理直气壮。

    “你忘了老头说了什么?他说你不能见血,而你现在……”

    原战打断他,“他没说不能,只说不要随便见血。”

    严默怒:“那他还说了不能杀生!”

    “那我就等着别人杀死我吗?你就这么希望我死?”

    严默深吸一口气,“你现在不可理喻,我懒得跟你说。”

    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肩膀,男人的脸色冷了下来,“怎么?晚上不跟我睡,现在连话都不想跟我说了?你这几天天天往外跑是不是看中了其他战士,想让别人做九原首领?你看上了谁?黑水赢石?阿古达?还是吴尚高?”

    严默一针扎在那只扣得他肩膀生疼的大手上,气得都怒不出来,“关吴尚高什么事?他就来过我们大棚一趟,跟他说话最多的是你,不是我!”

    男人瞧瞧酸麻无力的手,肯定了,“那就是阿古达和黑水赢石了。”说着放开手就走。

    “站住!你干什么去?”严默刚想不管他,又感不对,连忙喊住他。

    原战停住脚步,转头,“我去找那两人打架,我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最强大的战士。只有最强大的那个才能留在你身边!”

    我谢谢你!“你给我站住!打屁打,再过两天就第三场选拔了,你想三人都不能参赛吗?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要让他们当九原首领了?黑水赢石和阿古达明明都是你开口邀请的人。”

    “我后悔了,现在就让他们滚蛋,以后都不要来九原。”

    “原战!”严默见街上有人看他们,觉得这对话不能再进行下去,他今天的出诊也到此为止,一把抓住男人手臂,“你给我进来!”

    原战想震开他,又怕伤到他,不是很情愿地被拉回大棚屋。

    跟在严默身后一起出诊的丁宁丁飞互视一眼,两人什么都不敢说,也跟了回去。

    屋内,只有受伤的少年躺在兽皮铺上无聊地发呆。

    冰和答答都跟咒巫一起去集市交易食物和草药去了。

    “丁宁丁飞,等会儿不管你们听到什么,都不要进来。”严默嘱咐。

    “是。”

    严默抓着人的胳膊,把某个自认为很正常其实已经开始不正常的大块头给拖进了里屋。

    屋门一关,拿出火把点燃。

    “你说,我这段时间是不是对你太好了?”默老头狰狞地笑,十指间锋利的木针乌光沉沉。

    原战感到了一点点危机感,“你想做什么随你,但不准用针扎我。”

    第二场选拔刚结束,他就被他的祭司大人拖回来扎了满头包,说是要让他冷静冷静。

    他是冷静了,冷静到接连三天他晚上抱着默蹭,那里都不起来了!

    这个问题太严重,导致他现在一看到祭司大人亮针,他就有点发悚。

    “给我脱光!躺下!”默老头发令。

    发悚的某人只犹豫了一秒,立刻就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扒光,躺在了严默拿出来的铺盖上。

    严默脱掉外罩的毛皮,又扯下自己的裤子,上身的内衬长衣还穿得好好的。

    原战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像是要吃人,从祭司大人赤/裸的脚背一点点往上看,看到被长衣遮住的下半身,忍不住伸手就抓住了近在眼前的脚踝,还想用手去掀长衣。

    严默一脚踢开他的手,又踩住他的胸膛,“给我老实点,别乱动!”

    原战改抓住了踩住自己胸膛的脚丫,粗糙的手掌来回抚摸赤/裸的脚背、脚踝和小腿。眼眸深深,鼻息咻咻,可他的下半身仍旧没有反应。

    “放手!”

    原战乖乖放开了,他还故意挺了挺腰,“用不起来。”

    严默跨开腿,坐下。

    原战又去伸手摸他,还嘴贱地道:“我发现你特别喜欢骑在我身上。”

    严默握拳揍了他下巴一下,随后他掏出金针,脸色非常不好看地道:“你等会儿最好给我控制点,否则你知道后果。”

    原战眼睛都要冒出火光,“我一定控制!”

    我信你才有鬼!“你要记住,这不光是一场交/配和发泄,我有个猜测和想法,想要试试,你要好好配合我。”

    “好!”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严默还在犹豫,他有种自己挖坑埋自己的危险感,“我现在可是老人的身体,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如果你敢有一点不听话,以后……我管你去死!记住了,你只有这一次机会,把它当作考验吧。”

    原战深深、深深吸了口气,他早就发现,其实他还是很喜欢这种最强烈的欲/望都被自家祭司大人操控的感觉,有时他的祭司大人可霸道可不讲理了,但他就是喜欢!

    “来吧!”

    九原的默巫大人在第三场选拔开始的前两天停止了出诊,一直窝在他们大棚屋没出来,还好伤患找上门他从不会拒绝,但小伤基本都交给了另外两个年轻人。

    没有一个人为此不高兴,因为找上门的人都发现,默老巫的脸色很差很差,据他手下一个叫丁飞的青年说,那是因为默巫年纪大了,可这几天却一直忙着帮人治伤看病,身体吃不消了。

    不说参加选拔的各部落人有多么感激这位默老巫,且说两天后。

    看台上依旧那么热火朝天,甚至看客们更加疯狂激动,这次他们呼叫的名字有好几个,又意外又不意外的是,原战和吴尚高的名字被喊得最多最响。

    严默看战士们还没有出来,目光自然落在第一层最佳vip位置的吴尚国王一家和神殿祭司等人,那里又出现了一个生面孔,而且观吴尚国王和神殿祭司的态度,那人的地位竟然像是比他们还高?

    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是谁?严默本能地感到了一丝危险的预兆。

    想要问黑土城中事,浩长老是最好人选,尤其第三次选拔他的族人全部主动退出,他现在就是单纯来看选拔,一点压力都没有。

    而浩长老也不负他重望,告诉了他那名陌生人的来历,“默大巫竟然不知道那位是谁吗?昨天他乘坐一只马身人面、虎纹鸟翼的异兽从天而来,城中好多人都看到了。”

    他这两天都待在屋里,几乎每出去,而来看病的各部落人看他神色疲累,怕打扰他,也没跟他聊什么八卦,导致他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

    马身人面?虎纹鸟翼?这不是传说中的英招吗?就是不知这个英招是智慧生物还是只是训练出来的飞行骑兽或战兽。

    浩长老看严默面色惊异,以为他没有听过那种异兽,解释道:“听说那是九大上城土城神殿驯养的飞行骑兽,只有神殿的祭司和土城王族才能骑用,一般人连碰都不让碰一下。”

    “哦?那么这次来的人是土城的人?”

    浩长老神色充满恭敬,“是土城神殿的祭司大人。没想到土城神殿这么重视这次选拔,竟然会亲自派人来看,可惜我们大奥……唉!”

    与浩长老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少,而不知道自己部落有可能并入九原的黑水人都很激动,大声叫着他们酋长的名字,希望能引来土城神殿祭司的注意——那可是九大上城之一的土城啊!

    咒巫忽然发出讥讽的笑,“原来是这老王八。”

    严默跟浩长老道谢,回到咒巫身边,低声问:“师父,你认识那位祭司大人?”

    “什么狗屁的大人!一个蠢货而已。不过这个蠢货的神血能力对原战有点不利。”咒巫说着故意戳了戳严默的腰眼,眼中满是促狭的笑。

    “师父!”严默抓住他的手,眉头蹙起:“那人的神血能力会对阿战怎么不利?”

    “阿战那小子精力充沛得可怕,他又是大地之神的血脉,只要他的身体一部分能接触到大地,他的精力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源源无尽,啧啧,你小子看起来比我还老,竟然还这么经得起折腾,现在我真相信你内在其实才十七岁了。”咒巫摇头晃脑嘿嘿笑。

    “师父!”严默板脸,“说正事。”

    有咒巫在,他们也不怕说话会被人偷听。

    “你知道有些神殿的祭司可以看出一些幼童身体内隐藏的神血能力吗?”

    “听说过,难道那个人?”

    “对,那蠢货的眼睛就有这样的能力,他也许无法看出阿战是否是真正的大地之神的血脉,但是他一定能看出阿战的其他神血能力,还有真正的实力。”

    “他还能看出阿战的真正实力?”严默真吃惊了。

    “这是那蠢货的神血能力,九级和九级以下任何神血战士的能力和实际实力都无法瞒过他的眼睛。”

    “这个人怎么会突然跑来?”

    咒巫哼唧,“能让这个人亲自飞过来一趟,不是阿战在第二场选拔露出什么破绽,便是这城中有人知道了原战是控土战士,而且这个人还是土城神殿的眼睛,能直接传声给土城神殿。”

    “蛇胆!”严默第一个就想到了这个和前世的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

    “蛇胆是谁?不管他,你现在打算怎么做,还想让阿战继续参加选拔吗?”

    “就算阿战不参加,他要去找阿战,还不是会看出来?”

    “我们可以现在就离开,有我在,那蠢货绝不敢追上来。”

    严默纠结,他们要找的水属性神血石还在土城神殿,如果他们离开,那么至今为止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而且下次他们再想摸进土城神殿就更难。

    “师父,你知道哪里有土属性神血石吗?”

    咒巫沉默一秒,被乱发遮掩的老眼闪过一道厉光,“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不能问?”

    “这种东西听起来很好听,但不是好东西,你最好不要乱打它的主意。”

    严默苦笑,“师父,你以为阿战体内的火能量是哪里来的?”

    咒巫凝固,随后竟当场跳起来,连连打了严默脑袋好几下,“你这个蠢货!蠢货!这么重要的事竟然到现在才告诉我!你想气死我吗?快!给我把原战喊回来!我们现在就走!这里绝对不能待了!真是一对大蠢货!”

    “呜——”让战士进场的号角声吹响,严默除非现在会瞬移,否则一切都来不及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