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1章回33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蛇胆恢复了大祭司的身份,穿着斗篷坐在巫眼身边。

    巫眼的巫名不叫这个,可自从他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开始,这人便被神殿的人尊称为巫眼。

    巫眼不是大祭司,可是他的地位在土城神殿中却有点超然,就连三位大祭司对他也十分尊重和看重。

    “大人,他们就要出来了。”蛇胆听到号角声侧声低语道。

    “嗯。”巫眼表情有点漫不经心。

    如果不是蛇胆这次用一枚九级元晶币恳请他,他也不会在大冷天特地跑出来一趟。

    “蛇胆,你把我从神殿唤出,如果那人不是土系神血战士,你应该知道后果。”巫眼淡淡道。他跑一趟只是为了一枚无属性的九级元晶币,但这并不是说蛇胆犯错,他也会帮对方兜着。

    “我知道。”蛇胆看不出表情地道。

    欢呼声震耳欲聋,看台上的看客,连国王一家都全部站起,以迎接进入最后选拔的战士们。

    巫眼坐在那儿纹丝不动,蛇胆则跟着神殿另两位大祭司起身。

    栅门打开,十六名战士分六个门走出,原本有二十个,但其中四名或重伤或自知实力不高的部落战士都已主动退出。

    黑土城的代表是吴尚高,其他十一座附属下城的主战斗力一个不少。部落战士只剩下九原、黑水、多纳和一个叫做萜拔的部落。恰好每一个势力一个人。

    巫眼微微打起一点精神,从左往右一个个扫过去,这时他还没有使用他的神血能力,“你说的人是哪一个?”

    他的能力使用极为消耗能量,如果蛇胆能指明,他也就用不着浪费能量一个个看过去。

    “左边第二道栅门,排在最前头的那个。”

    巫眼凝神往蛇胆所指的高大战士看去。

    原战走出栅门,习惯性地抬头向第二层看台望去,找到他的祭司大人,举起长矛对他用力一挥。

    “师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愤怒,但已经来不及了。”严默看到原战对他示意,也对他抬起了手,不过他变换了两个动作。

    原战眼力比不上冰,但也足够他看清自家祭司大人的动作。这让他疑惑了一秒,但是祭司大人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必要再压制真正的实力。

    原战气势顿变,跟在他身后出来的黑水赢石和另一名部落战士感受最为明显。

    看台上,咒巫神色数变,“你们参加选拔,要去土城,是不是为了那里的水属性神血石?”

    “是。”

    “当初你们怎么会蠢到让一名大地战士去使用火神血石?我最奇怪的是,原战竟然还能活下来?”

    严默苦笑,“一切都是巧合。”

    咒巫突然冷哼:“那老王八发现了,瞧他那激动样!”

    严默低头向第一层看台看去。

    巫眼使用能力看向那名战士时,心里真的没把那战士当回事,而且蛇胆还告诉他,这人明面上表现出来的神血能力只是二级的控木能力。

    可是这一切都在近一分钟后发生了巨大变化!

    巫眼第一眼看过去时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火光,这让他十分诧异,这不是木系战士吗?怎么又变成火系了?而且这火势还这么旺盛?

    巫眼来了兴趣,也变得更加认真一些,他想,就算这战士不是土系战士,如果是火神神血比较浓郁的战士,他也可以把人送到火城,以此交换一些对他和土城神殿有利的东西。

    接着他就看到了在火光之下的小小树苗。

    巫眼感到疑惑,木助火势,木又如此稀少,为什么这个人表现出来的神血能力会是木系?怎么看这人都应该是名火系神血战士。

    也许因为冲天而起的火光太耀眼,以至于让他差点忽略了火面下的东西。

    如果不是他好奇,多看了那株树苗几眼,竟就差点把最明显、最重要也最不起眼的东西错过了!

    他看到了什么?!

    以前他看到的火系能力也好,木系能力也好,它们都浮在一片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空中。

    可是这个人的火也好、木也好,竟全是从地面而来!

    那火、那树苗都落根在土地上!

    是土地!不是一个小土堆,不是一小片沙地,更不是一块石头和颜色古怪的土壤!

    就是最最原始、最最朴实、也最最滋养万物的黑色土壤!

    而且他竟然看不到这片浑厚广阔土地的尽头在哪里!

    大地之神在上!他看到了什么?!

    巫眼想要站起,竟发现自己腿软了,他抓住身边的蛇胆,硬是把自己撑了起来。

    他要确定!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父神啊,请不要遮蔽我的双眼,让我看清那浓雾下的真实吧!

    蛇胆惊诧地转头看巫眼,这位大人怎么了?怎么竟然流泪了?

    “传、传声给神殿大祭司,不,还是我自己来。”巫眼有点语无伦次,那人哪里是什么木系战士,他看到了他脸上被隐藏起的战士印记,这明明是一名无论武力值还是神血能力都达到了顶峰七级的高阶土系神血战士!

    “大人?”

    “蛇胆,你这次贡献巨大,我一定不会做丝毫隐瞒,你放心,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这次我担保你可以回去神殿。”巫眼边说边急切地解下系在腰间的一个布袋,打开,从里面掏出一只拳头大的小鸟,在它耳边说了一句话,喂了两滴血,迅速放飞。

    “大人!”蛇胆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又转而狂热地看向下方的原战,“他是不是真的是……”

    “一切都等大祭司来再说!”巫眼激动得要命,他甚至不惜能量,一遍又一遍去看那战士,就怕自己看错。

    原战感觉到有一双眼睛似乎在空中凝视着自己,这让他很不舒服!

    表示战斗的号角声吹响,可没有一个人妄动。

    看台上竟然也没有人催促,这一刻奇异的全场一片宁静。

    寒风呼啸,吹得选拔场上悬挂的兽皮旗帜猎猎作响。

    仅余的部落战士全都走到原战身边。他们知道在这最后一场选拔中,那些城战士恐怕最先要淘汰的就是他们四个。

    阿古达走到原战身侧,低声道:“这是最后的选拔,往日没有拿出真正实力的人今天都不会再隐藏自己的实力,你的控木能力虽然不错,但毕竟只有二级。一旦吴尚高石化自己,黑水酋长的腐蚀毒液对他都不一定有太大作用。”

    黑水赢石咧咧嘴,“只是作用小,不是一点作用没有,那位也只不过是七级战士而已。”

    原战沉默不语。

    阿古达很慎重,“还有那冰雪战士永长,我觉得他已经盯住你了,瞧他那仇恨的目光,他大概想在这次选拔中杀死你,你千万要小心。另外,那个革撒安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我每次攻击他都会落空。”

    黑水赢石很想提醒他,原战这家伙的实力才不止如此,但他硬是忍住了,人不说自有人的道理。

    “跟在我身后。”

    阿古达一呆,“你说什么?”他以为冲锋陷阵排在最前面力抗所有攻击是他的活。

    “只要留下十个就可以了,对吗?”他看到他的默都冻得流鼻涕了,想必他让自己不需要再保留实力就是想快点回去?

    “阿战?”阿古达有点怔愣,他前面虽然被这人打败,但他一直都觉得是对方的植物比较厉害,可是现在为什么只是听到这人的语气就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原战当然知道严默不是为了赶紧回屋暖和才让他不用掩藏真正实力,也许原因就跟那双在偷窥他的眼睛有关。不过看着默冻成那样,他难受!

    黑水赢石是真知道原战实力的,但毕竟上次看的只是一个非常小范围的表演,看对方似乎不打算再掩藏实力,他亦是非常期待地站在其身后侧方,睁大了眼睛。

    原战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先行发动了攻击!

    只见一瞬间,选拔场地的土壤突然凝空浮起,全部化作利矛齐齐飞向众城战士!

    看台上一片惊叫,谁也不知道这是谁的能力,之前他们从没有看过选拔战士中有控土战士存在。

    “有人掩藏实力,大家小心,分散!”吴尚高高声下令,其实不用他喊,其他城战士已经全部散开。

    因为不知道是谁动的手,但看攻击目标,他们猜测那人就在四名部落战士中,冰雪战士永长竖起冰盾第一个冲向对面的原战,他一定要杀死这个人!

    可是这只是开始,原战仗着自己能量充沛,一旦发动攻击就不再停止。

    先是土矛夺人眼球,在所有城战士忙着避让和防护时,他又甩手弄出沙尘暴遮住了所有人的眼睛。

    随后他消失了,可没有人注意到这点,就连他身后的三名彻底呆住的部落战士也一样。

    沙尘中传出惨叫,台上的看客急得都要疯了,一个个大喊:“下面发生了什么事?谁死了?还有谁活着?”

    吴尚国王一家迅速被保护起来,神殿战士也冲来想要为神殿祭司们挡住有可能的波及攻击。

    可是巫眼竟一把推开他们,表现得比九原人还要激动,不住地低喃:“七级,竟然七级就能做到这一切!这才是真正的大地之神的血脉,这肯定是真的神战士!大地之神在上,父神在上,我土城有希望了!”

    蛇胆目光连连闪动。原战,原战,他一定要得到这个人!有了这个人,想必他就可以更快地接近土城神殿大祭司之位。

    一层看台之上的第二层,咒巫鼓起嘴巴,怒瞪严默。

    严默给瞪得莫名其妙。

    “你是我的弟子,就是巫城的人。”咒巫恨声道。

    严默依旧摸不着头脑,“哦。”他是九原人,巫城只要不惹他,他也不会反感对方,但他怕这话说出来伤了老头的心,就没说。

    “原战是你的守护战士,那就也是巫城的人。”咒巫加重语气。

    严默明白他师父的意思了,慢腾腾道:“师父,巫城能给我们什么好处?”

    咒巫又跳起来,不过这次没打他头,只骂他:“有你师父我在,你还要巫城给你什么好处?”

    “那不一样啊。你是我师父,又对我好,你有什么麻烦,做弟子的自然会给你擦屁股善后,将来您有什么事,弟子也会帮您。可是巫城凭什么让我和阿战效忠?那城的人都对您很好?”

    咒巫刚要怒,突然抓抓头,“也是哦,你是我弟子,对我一个人好就够了,干嘛要凭白给巫城干活?对,死肥象他们凭什么使唤你们?”

    咒巫越想越气,想象中,他的弟子和守护战士全都被巫城神殿的人抢走,而且还拼命奴役他们,他可怜的小徒弟,头发都白成那样了还要给他们干活!不听话说不定还得挨鞭子……

    咒巫狂怒,头发都竖起来了。

    严默担心,原来他师父这么忠心于巫城?这可就麻烦了,那他以后有很多秘密也不能随便透露给他了。

    可就在这时,咒巫愤怒地一挥手,“听着,以后你们不必效忠巫城,谁敢让你们做事就揍回去!你是我的弟子不是他们的奴隶!”

    严默呆住,师父,你想了什么?怎么我们就变奴隶了?

    咒巫还在低声咒骂着谁,又道:“不过也不能让阿战效忠土城,就算土城给他水神血石也不行!否则、否则我就揍你!”

    严默擦掉鼻涕,笑,“师父,阿战是九原的首领,我是九原的祭司,您是九原的诅咒祖巫,我们只信奉祖神,不会臣服于任何势力,不管他们是不是九大上城。”

    咒巫顿时喜笑颜开,“说的没错,我们是九原人,有我有你又有阿战,将来不怕九原强不过九大上城,最好把他们全部揍趴下,再把他们的好东西都抢来。”

    “师父,你冷吗?”

    “干吗?你冷?瞧你那样,连我这老头都不如。”

    严默再次擦擦鼻涕,看下面沙尘还没散,又觉得冷得难受,也懒得再掩饰身份,直接从腰包里扯出几人的皮毛棉衣等,让丁飞他们全换上,又给咒巫拿了一条厚实的狼皮大氅和一双毛皮靴子,最后才给自己穿上九原祭司全套装。

    咒巫瞪着手中皮毛和靴子,再看焕然一新的弟子一家,“这手艺、这皮毛,你们九原真的只是一个偏远的小部落?”

    严默乐,“师父,我们九原确实偏,也确实人口不多,但我没说咱们就真的跟野人部落一样贫穷啊。”

    丁飞也听得嘿嘿笑,和丁宁一起帮助严默穿戴好,看他缓过一口气,又快速把自己身上的破皮硬布给换了,连靴子都换了。哎哟,还是这样舒服,果然好日子过多了,再过贫困日子就不习惯啦。

    咒巫披上大氅、套上靴子,不管他怕不怕冷,徒弟的这份心,让他心里特爽。看他徒弟对他多好!还有这叫靴子的东西真不错,连巫城都没有呢。

    九原人这边刚换装完毕,下面的沙尘也散了。

    看客们终于可以看见下方都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大家一起哑巴了。

    这是这场选拔的第二次异常安静。

    场中还站着正好十个人。

    四个部落战士,六名城战士,其中就包括吴尚高。

    可看吴尚高的表情,他像是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他六名战士全部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连根头发丝都没留下。

    负责监督的战士一起转头看国王和神殿祭司们,这是怎么回事?下面怎么办?

    吴尚国王和神殿祭司还没有说话,巫眼就抢先道:“胜负已定,这十名战士将有资格进入土城参加各中城选拔。”

    土城神殿祭司都这么说了,那么选拔结果自然就这么定了。

    这大概是开头最刺激,过程和结尾都最让人郁闷的选拔赛了,瞧除了一人以外的其他九名战士,那表情就跟做梦似的。

    号角声吹响,吴尚国王亲自喊话,确定了下方十人的胜出。

    吴尚国王的声音刚落,场地中的土地拱动,就像是有什么要从地下钻出。

    大家吓了一跳,全都紧紧盯着下方地面。

    很快,五个土人被土地给吐了出来!过不了一会儿,这五人竟然呛咳着,一个个自己爬了起来,这些人竟然都还活着!

    “咦?冰雪战士永长呢?”吴尚高上去确定人员,数来数去都少了一个人。

    黑土城第三次选拔,奇迹的几乎连受伤的人都没有,十六名参加选拔者十五名全部生存,这在过去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过去不打到只剩下六七个人,其他人全部重伤或死亡,选拔赛想结束都结束不了。

    只有一个冰雪战士永长彻底消失,再也没有出现。大家感到奇怪,但除了维瑟部落和永长所属的下城,并没有多少人去关心这个人。

    五层看客们在一静之后发出了震天的欢呼,虽然这次选拔太快、后面又太莫名其妙,但是人家毕竟赢了不是吗?

    至于那些土矛、沙尘是谁搞出来的,暂时成了一个谜,大家只能猜测也许和那四名部落战士有关。有些人眼力好,曾看到原战的动作,推测是他,不过也不能肯定。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选拔结果出来了!

    大奥人和黑水人都激动得不得了,他们想要和九原人一起分享这份快乐,河岸和子明他们激动得就要扑上旁边的冰和丁宁,可身体刚动,他们就齐齐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叫喊。

    九原人呢?

    不对,九原人还在原地,但他们怎么大变样了?

    九原人这么一换装,原本见过他们衣着打扮的大奥人还好,黑水部落的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明明大家原本都是穷苦兄弟,你们怎么一转身就发达了?就是去抢劫,你们这动作也太快了吧?最主要的是,你们为什么不叫上我们啊!

    冰伸出手指把瞧着他滴口水的河岸往后推开一点。这傻愣愣的土狍子,嘴张那么大,他都看到他缺了一颗牙的牙洞了。

    下方,巫眼亟不可待地就要去见原战,并命令蛇胆把人看住,“不准对他动手,不准对他无礼,啊!我跟你们说这些干什么,反正你们也打不过他,让开!都给我让开!”

    “巫眼大人,我跟您一起去。那战士很不好说话,他来自九原,还带了他们的大巫……”蛇胆把他知道的情况一一禀告给巫眼。

    “他们是你们的下属部落?不是?给他们补偿,把他们提成你们的附属部落。”

    “是,大人。另有一件事,他们那个大巫似乎控制了那名战士,据原来侍候他们的奴隶说,那老巫和那战士原战……”

    巫眼越听眼色越冷,他们的大地之神战士啊,怎么能被一个腐朽的老巫给那样侮辱!

    一群人快步走到后方出口,参战的战士们已经全部出来。

    巫眼目光焦急地扫视所有人,在哪儿?在哪儿?啊,找到了!

    蛇胆的目光也顺着看过去,可是……那群围着原战,衣着华贵、样式奇特的人都是谁?

    巫眼也放慢了脚步,他不知道九原人曾伪装过,但是只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还有身上挂着的骨器,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些人绝不是像蛇胆所说,来自一个黑水下游的一个野人部落。

    不过不管怎样,他对那叫原战的控土战士势在必得!

    “咳!”巫眼重重咳嗽一声,示意蛇胆等人为他向九原人介绍自己的身份。

    正在边走边说话的九原人一起停住脚步,抬头。

    巫眼突然瞪大了眼睛,那对他笑得阴险无比的糟老头是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