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2章回33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巫眼表情收得很快,可蛇胆多会察言观色,他第一时间发现巫眼神色不对,目光顿时顺着他所看方向看去。

    是那名来历不明的老者。

    这老者是谁?为什么能让巫眼大人露出如此……惊恐与不信的表情?

    “几位可有事情?”严默推开原战一出来就紧抓住自己的手,微笑问道。

    原战的手又缠上来,严默扭头瞅瞅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不管他了。

    蛇胆目光转移,盯了眼原战的手,再看原战那全场人皆死、只有我家大巫是活人的神情,越发觉得那银发大巫控制住了这位大地之神血脉。

    巫眼也一点都不想再看到那可怕的糟老头,转而再次看向原战。哦!这是多么威武雄壮的战士,这样伟大的战士怎么会落在那魔巫手上?

    原战再次感到那讨厌的偷窥他的目光,当即一脸戾气地横扫前方。第三场选拔他硬逼着自己没见血已经很痛苦了好吗?就是那个想杀他的冰雪战士,他也只是把他灌了一嘴巴土再把他埋到他能埋进的最深的地底深处,真的一点血没见!

    他出来后为此向他家祭司大人表功,顺便争取一下今天福利,可默还没开口,这帮人就来挡路。

    严默感到身后人气息不对,立刻把自己的手覆盖到肩头那只手上。

    就这么一耽搁,吴尚国王与神殿祭司在前,其他黑土城贵族在后,大家一起来后场笼络高手了。

    吴尚国王年约三十左右,看起来十分精壮,他脸上带着笑容,但眼中却充满阴霾。

    黑土城的吴尚血脉一直被称作大地之神的血脉,可是今天近三千黑土子民却看到了完全压制吴尚血脉的真正控土战士的实力。

    吴尚战士觉醒神血能力后,先四肢化石,二级时躯干化石,三级头部。四级以上就能全身化为石头人,只是级别不同坚固度不同。

    以前吴尚国王一直都觉得他们的血脉相当强大,因为他们的神血战士强可攻,弱可守,大家连在一起就成为石人墙,同级战士相连甚至能加强坚固度,所以选拔赛中他们可以跳下场地强行分开众战士。

    但现在出了一个神秘能力者,一切都将不同。对方操控土壤的能力让他心惊!他不是没见过其他土系战士,但是那些战士要么就只能冒冒土刺、堆堆土墙,厉害的能弄出陷阱和盾牌之类,但像那战士那样似乎可以使用所有土系能量,只要是土壤他就能利用的神血战士,他确实是第一次见到。

    黑土城诸位祭司的表情也不太好看,不仅因为来了一个疑似更接近真正大地之神血脉的神血战士,更因为蛇胆的抢跑行为。

    “确定那控土战士是谁了吗?”吴尚国王低声问提前跑过来跟他汇合的吴尚高。

    吴尚高点头,面色复杂万分,“是那九原的控木战士,我就奇怪二级控木战士怎么这么厉害,原来他……”

    “九原到底是哪里的部落?为什么我从未听过?”

    “听说他们来自黑水下游。”

    “黑水下游?派一支战队过去,你亲自领队,找到他们的族人,把他们控制起来。”

    吴尚高不太赞成地摇摇头,“哥,虽然我们败得这么快也跟我们没有提防有关系,但是他的实力确实比我强很多。我不觉得控制他的族人是个好主意。”

    吴尚国王沉下脸,“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的族人再出几个控土战士,再加上此人的强大,那土城神殿祭司大人又对他如此看重,他们也许会直接跳过下城,成为跟我们一样的土城附属中城?甚至也许因为他们的大地之神血脉比我们浓厚,从此成为土城之下的第一中城。”

    “黑水下游那么大,而且还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实话,我们要找也不一定能找到,不如先跟那人接触一……咦?”吴尚高目光望向左前方,眼中充满疑惑。

    吴尚鹊看二哥和四弟靠在一起说话,看都没看他一眼,心下愤怒,不想再看他们,转头四处寻找九原人的踪迹,奇怪,那些人跑哪儿去了?

    “大人,您看那边。”护卫提醒他。

    九原人换装后非常显目,又被看似祭司的人拦住去路,凡是后场这片地上的人都在看着他们。

    吴尚鹊因为先入为主,看到这些人也暂时放过,被护卫提醒后才再次把目光投向那边。

    “啊!”那不就是那名叫原战的战士。

    不止吴尚鹊看到他们,吴尚国王和祭司一行也都看到了,吴尚高那声“咦”就是在疑惑为什么那九原战士会被数名衣着华贵的人围住。

    黑土城的两位大祭司快步走向巫眼,“大人,这几位是?”

    他们还以为严默等人都是巫眼带来的土城贵族。两人有意忽略了蛇胆。

    蛇胆也故意回复:“他们是九原人,那大地战士的族人。”

    一句话,引得黑土城祭司们一起看向严默等人。

    吴尚国王与贵族们也走了过来。

    严默挑眉,他们这是被包围了?

    出来的黑水赢石被兴奋的族人一拥而上,等他好不容易把族人安抚好挤出来时,就看到前面一大圈人呈半包围的形式围住了……呃?那些人是谁?为什么换了层皮他就差点认不出来了?

    河岸看酋长瞪着前面一脸惊讶,立刻叹口气道:“唉,酋长,我以前就奇怪你怎么老是跑人家九原的大棚屋里混吃混喝,还怕人家把你打回来。现在想想,你是不是早就看出他们比我们富有了?酋长,大家都让我问你,如果你和他们关系好,能不能和他们说说,把我们的女儿和妹子嫁过去,这样至少她们都不会再饿肚子。”

    黑水赢石也不生气,揽住河岸脖子,一指前方:“羡慕不?”

    河岸老实点头。

    “想跟他们穿的一样不?”

    “是挺好看,不过我更想吃饱。”

    “放心,够你吃的。”黑水赢石想到九原人待客的大方和热情,心想这部落肯定不差吃的。

    河岸抓抓头,苦恼又纠结地道:“酋长,难不成你想把我嫁过去?”

    黑水赢石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我把你们全部嫁过去,要不要?”

    河岸还没回答,后面一群黑水人已经一起嗷嗷叫着:“要!要嫁!酋长求把我嫁过去吧,能带全家不?”

    黑水赢石满脸黑线,正想把这群不争气的挨个揍过去,阿古达带着多纳战士走过来,先用下巴指了指那边,问:“我看到默巫了,他们之前那样子都是装的?原战也不是控木战士,而是高阶控土战士?”

    黑水赢石,“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还用问我?”

    “要不要过去?原战和默巫再强,黑土城人多。”

    “走,过去凑热闹。”黑水赢石一挥手,带着族人呼啦啦向九原人跑去。

    多纳战士和他们的大熊紧跟其后。

    严默见挡住他们的祭司们一直不说话,只好再次问道:“几位有什么事情?天冷,看样子要下雪了,我老了,怕冷。”

    原战以为他真冷,伸手盖住他露出一点点的脖子。

    严默反被他的手冰得一抖,这时才留意到原战还只穿着一身活动方便但绝不保暖的皮甲。

    “冷吗?”

    “不冷。”原战又摸了摸严默冰凉的耳垂,“怎么不把皮帽子戴上?”

    “太丑。家里可以戴,在这些人面前不行。”既然要装逼那就装个彻底,戴个傻乎乎的双耳帽算什么?

    原战低笑,把他围住脖子的毛皮又往上提了提。

    严默嫌弃说话不方便,又往下压了压。

    蛇胆看着两人互动,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深深的妒忌。这名大地战士应该是他的守护战士,他的血脉能力那么特殊,一般的战士连侍候他都不配,也只有真正的主神战士才能站在他身边守护他。

    可就是这么一名老得就快要死掉的老巫竟然能有真正大地之神血脉的神战士守护,还迷惑他、控制他,让神战士成为他的生命之补。

    对!蛇胆脑中唰的一亮,这老巫肯定知道原战的特殊之处,他到现在没死说不定就是在吸取神战士的生命精华,就跟某些神殿老祭司喜欢睡小孩子一样,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延长自己的寿命和巫力。

    也许他应该把这件事告诉那神战士,说不定能让他清醒过来。

    被询问的巫眼不想说话,他看到对面那糟老头就有捂脸立奔的冲动!听听,那老家伙还在对他嘿嘿怪笑。

    蛇胆已经通过巫眼的表情察觉对面那些换了装的九原人很可能比他想象的还不好惹,作为一名不到三十岁就爬到黑土城大祭司之位的聪明人来说,他可不会傻到当出头鸟。

    所以哪怕巫眼有让他与对方沟通的意思,他也装傻没看到。

    可是他装傻,别人却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那几名突然出现的贵客身份。

    黑土城大祭司跨前一步,沉声问道:“你们是九原人?来自哪里?附属于哪座城?”

    吴尚国王等人也走到了跟前,不过他们听大祭司已经开口询问,就没有再多话。

    吴尚鹊满脸兴奋地扫视着原战和九原人,猜测这些人的来历,并想着如果他和这个部落的人结交可以带来什么好处。

    是,吴尚鹊也不是呆子,看到九原人的打扮也能猜出之前他们那样子是装的了,对于这样一个一看就很富裕的部落,他只有两个想法:要么抢下来占有,要么就和其结交。选择哪一个具体看对方的武力高低。

    至于前面他邀请不力还有点不尊敬人的行为,他觉得这不是事,那时候谁知道这是一个这么富裕还有强大战士的部落呢?而且他毕竟先表示了“善”意,怎么也比他二哥和四弟更有优势。

    黑土城大祭司看他亲自询问,对方竟然毫无反应,不由心中生怒。

    严默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他在考虑要怎么回答。

    放弃水神血石就这么回去?这让他怎么甘心?

    可是在巫眼貌似已经认出咒巫之后,他也不可能让原战继续原计划去参加土城的战士选拔,这不是在给咒巫他老人家丢脸吗?

    正在严默还在想理由时,就听身边的男人已经先一步开口,口气还特傲:“我们九原不附属于任何势力,这次只是路过你们黑土城,听说有架可打,我就带人进来了。”

    “那你们来自什么地方?我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们的部落。”大祭司进一步问道。

    原战冷冷一笑,“这世界大得很,你们没听过的部落多着了。”

    “外族人,你怎么敢这么跟我们的大祭司说话!”一名贵族跳出来,怒斥道。

    原战眼中杀气一闪,“那你又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冰,杀了他!”

    冰毫不犹豫的弯弓搭箭,在别人还以为他要瞄准的时间内已经把箭射出。

    “咻!”那贵族没想到冰的射箭速度会这么快、又这么准,眉心正中一箭倒下,而他的身体才石化一半。

    全场猛地一静,谁也没想到九原人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嚣张得不忍直视。

    严默抓住毛皮围脖往上提了提,感谢祖神,还好之前已经开启了部落领导者模式,现在原战杀人已经不用算在他头上。更感谢冰的准头,这下他也不用逼着自己去给人疗伤了。

    至于那个倒霉鬼,作为本土土著,想必他应该比他这个外来者更加清楚挑衅强者的后果。

    再说,这些人真的没有发现原战身上的杀气连遮都遮不住了吗?这样挑衅他真的好?没见他都要小心安抚旁边这个自以为自己很正常的暴走中牲口吗?

    还是这些人故意推了个替死鬼出来想要试试原战的忍耐度?

    不说严默猜测,且说对面大祭司见原战转瞬杀一人,当场怒挥袖,露出握住权杖的骨瘦如柴的右手,高声喝道:“外族人,你残忍杀害大地之神的血脉,必将受到大地之神的惩罚!神啊,请听我的乞求,降神罚于此人吧!”

    黑土城人一听大祭司竟然要降下神罚,吓得迅速向四边退去。

    九原人表情古怪。

    咒巫嘿嘿直乐,嘴里直念叨:“降吧,降吧,你有多少神罚我就……”

    “住手!”巫眼耳朵一直竖着,一听对面传来那糟老头的念叨声,吓得立刻大吼,随即怒斥黑土城大祭司,“胡闹!那是真正的大地之神血脉,你身为大地之神一脉的祭司,竟然让父亲惩罚自己的孩子?你就不怕神罚反噬?”

    什么?被训斥的大祭司表情如遭雷击。

    其他听到的人表情也好不了多少,虽然有些人已经有所猜测,但真的知道那九原战士就是使出控土能力打败所有人的隐藏能力者,且现又被上城神殿祭司确认为了真正神战士,他们还是感到无比震惊。

    那位可是上城神殿的祭司啊!他说的话能有假吗?

    就在众人震惊之时。

    “桀--!”嘹亮清越的唳叫声从远方传来。

    凡是九原人全部抬起了头。

    “这肥鸟终于知道回来了?”原战嘀咕。

    严默脸上露出迎接自家孩子玩耍归来的欢笑,九风在天上还只是个影子呢,他就开始挥手。

    “桀--!默默,救鸟啊!我刚收的小弟都要死啦!”

    庞大的黑影在天上收缩,炮弹一样直坠而下,却又在快要严默头顶上前神奇地顿住,“默默!快跟我去救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