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3章回33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你先下来。”严默对九风招手。

    九风焦急,甚至没有落在严默头顶上,而是落到他肩膀上对着他耳朵焦急催促,“桀桀!默默,急啊!”

    “你等等,这里还有点事。”严默安抚他。

    毛躁的九风大爷一转身,怒视前方,“桀!什么事,是不是也有谁欺负你?我啄死它!”

    “别急,再等一会儿就好。”

    严默和一只拳头大小鸟嘀咕不停,其他人却是面色各异。

    咒巫在九风冲下来的一刻就眉头紧皱地准备好攻击,可他见他的宝贝徒弟一脸高兴地对那冲下来的黑影招手,这才忍住。

    等他看清那落下的黑影竟然是一只小鸟,还是一只人面小鸟后,他顿时从戒备变为兴奋,兴冲冲就往弟子身边挤,“给我看看,快给我看看,这是什么鸟,怎么长了一张人脸?”

    咒巫下手可快,不等严默喊停,他已经把手摸到了九风身上……可惜没摸到,九风大爷转头就对他喷出一口刀刃,顺便还撩起爪子就给了他一下。

    “嘶!”咒巫被抓反而更加兴奋,“厉害,这鸟儿竟然天生有神力。”

    严默知他说的神力不是指力气,而是异能。

    九风心里有事又被撩拨,大怒,“桀!这老两脚怪哪里来的,竟然敢摸本山神的脑袋,我要把他抓起来摔死他!”

    眼看九风真的去抓咒巫,严默连忙伸手阻止,“别,那是我新收的师父!”

    “新收的师父?”九风飞回去,停在严默手腕上歪头问。

    “我是你‘新收’的师父?”咒巫的老脸也一下逼近严默,语气阴森无比。

    严默头疼,他真的是口快语误,“师父,抱歉……”

    “抱歉个王八!难道你还有一个或几个旧收的师父?”咒巫跳了起来,愤怒异常,“谁?都有谁?我非要把他们都诅咒成灰不可!”

    他这是找了个占有欲极强的师父?严默哭笑不得,原来老头生气不是他说错话,“没,真的没。这辈子我就您一个师父。我发誓!”

    “真的?”咒巫斜眼睨他。

    严默用力点头,再真不过了。

    原战凑过来,“那你这辈子就我一个守护战士吗?”

    严默一巴掌盖在他脑门上,“你就别凑热闹了!”

    “桀!默默,师父是父亲吗?”九风用他能理解的意思问。

    “有点差别,不过本质类似。”

    “这小鸟到底是什么品种?我怎么觉得好象见过类似的?”咒巫抓着脑袋拼命想。

    九风又生气,飞起来噗噗直吐风刃,“你才小鸟!你的鸟最小!”

    咒巫哈哈大笑,“来来,我给你看看我的鸟。”

    “师父!”严默头大。老小孩的咒巫和真小孩的九风胜利会师,他几乎可以想见他日后的生活会有多热闹了。

    “要不要比比?我的肯定最大。”某人骄傲道,还能开花哦。

    “原战!”叫你别凑热闹你还凑?没看对面被忽略的那些人脸都黑了吗?

    九风怒跳,“比就比!”

    唰!瞬间,众人头顶上出现了一只浑身泛出黑金色光芒、翅膀展开足有百米长以上的巨大人面鸟。

    “啊啊啊!魔鸟啊!”后场空地一片大乱,到处都有蒙头逃跑的人。

    真正还能站在原地不动的只有九原几个,其他大胆的就算还能忍不住不逃跑,但也都纷纷拔出武器,做好了攻击准备。

    黑水酋长仗着黑水以后就是九原的自己人,张开双臂对族人大吼一声:“不要怕,都到我身后来!”

    呼啦,黑水人全部抛到黑水赢石身后。

    听到声音转头的严默嘴角抽了抽,这是在玩老鹰捉小鸡吗?看人家多纳族就镇定多了,大熊们顶多四肢着地把自家兄弟藏到了肚皮下面。

    “桀——!”九风看着下方慌乱得意大叫。比啊,来比啊,看谁鸟最大!

    咒巫一拍脑袋惊叫:“母神在上!我想起来了,这是人面鲲鹏!”

    人面鲲鹏四个字宛如有魔咒,尤其是对神殿祭司和身份较高的神血战士们。

    巫眼吃惊道:“人面鲲鹏怎么可能会来这里?”最主要的是他怎么会跟人类混在一起?这些九原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九风,下来,不要闹。”严默心想高调高调吧,等会儿老子直接把骨鸟放出来,直接让你们眼珠脱窗。

    九风炫耀够了,又唰地把自己缩小成拳头大,落到严默头顶上。他已经好多天没有感受默默头发的温暖了,变成白色的头发他也很喜欢撒。

    蛇胆看那传说中赫赫有名的绝世霸主竟然和那银发老巫那么亲密,比刚才还要旺盛的妒忌之火腾地一下就从脚底直窜头顶,烧得他眼睛里血丝都已浮现。

    巫眼在心中叹口气,果然好事多磨,一个咒巫就很难对付了——根本是无法对付好嘛!巫眼在心中狠狠跺脚。现在又冒出来一只传说中的人面鲲鹏,他都开始怀疑九原人不是这片大陆上的人了。

    “你看什么看,再看诅咒你眼睛瞎掉!”咒巫摸不着变小的九风,眼馋地围着徒弟团团转,恰好看到巫眼目光不明地瞅九风和他徒弟,他顿时找到了发泄口。

    巫眼灵魂一颤,对这不讲理的老魔巫简直无可奈何。

    “大人?”蛇胆在后面轻轻叫了声。

    其他两名黑土城大祭司也一起看向巫眼,瞧这场景乱的,我们是打还是不打?到底要怎么做,求给个明确指示!

    四散的战士和吴尚贵族看巨鸟消失再次变成小鸟,恐惧之心慢慢散去,也重新聚集过来。

    巫眼再次在心中叹气,眼看他已经避无可避,只能直面九原人,刻意不去看那糟老头,而是直视原战道:“这位大地战士,我是土城神殿祭司,我感觉到了你体内的能量,看到了你辉煌的未来,如果你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请你跟我一同前往土城,那里会有你想得到的一切。”

    说辞真动人。严默初时以为巫眼会以势压人,直接命令原战跟他走。现在看这人这么“礼贤下士”,还像是站在他们这边为他们说话,便忍不住猜想,这人是不是也认出了咒巫?呃,这么说他师父说诅咒了土城好多权贵不是吹牛?

    “我不去土城一样会变得强大。”原战一脸傲气道。

    严默抬头,与原战目光交错。很好,他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了。

    巫眼求才心切,苦口婆心一般诱惑道:“那不一样,土城神殿是这世上唯一最接近大地之神的所在,在那里你不但能得到土系战士的最高训练法,你还能直接感受到大地之神残留下来的神力,所有前往神殿的土系战士的实力都上升得飞快,如果是你,那只会更快。

    想想吧,你在外面就算有升级的功法,最多能升到九级就不错,但如果你跟我前往土城神殿,你不但可以得到对应你神血能力的最好训练功法,还有极大可能成为传说中的十级神战士。”

    原战神色越发桀骜,“哦?想让我过去也不难,你们有土属性的神血石吗?据说那东西可以让土系战士直接成神?如果有,给我,我就去。”

    严默觉得如果他是巫眼,他一定会跳起来直接给这小子一拳,你以为你谁啊,脸这么大,竟然张口就要神血石。

    不过他也承认原战这样的表现很符合一个实力强大、天赋血脉超强的年轻战士的心态,如果原战表现得平平淡淡或者喜出望外,都不太适合。前者会让人警惕,后者则会让人轻视。

    很多人都不知道神血石是什么,少数几个人听说神血石能让土系战士直接成神,眼睛都在发光,其中就有吴尚一家。

    吴尚高为此更加坚定他要前往土城神殿参加选拔的决心,他不稀罕王位,他只想变得更强。

    有人靠近吴尚国王,对他低低说了几句话。吴尚国王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阴沉。

    九风立起,小爪子轻轻抓了抓严默头皮,“桀!土城?”

    严默抬头,小声问他:“怎么,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就是从那里来的,默默,不要相信他们的话,这些两脚怪都是大坏蛋!桀——!”九风竟然喷出风刃去攻击巫眼。

    你这几天竟然飞到土城去了?

    严默还没问出口,就见巫眼的祭司衣袍突然发出一道亮光。

    巫眼反应过来,怒瞪严默:“为什么攻击我?”

    哈?我攻击你?啥时候的事?严默莫名其妙。

    “桀桀!”九风主动自首。

    严默无语一秒,对巫眼很抱歉地笑了下:“我看您的衣袍很特殊,就试了试,果然不愧是九大上城之一的神殿祭司的衣袍。”

    巫眼,“……”好想骂人!

    九风还想吐风刃,被严默抬手捏住了小小的弯钩嘴。

    九风瞪大眼睛,一股气憋在喉咙口,默默太坏了!还有他怎么能抓得这么准?

    已学会熟练运用精神力的严默眼见巫眼似也要试试他的衣袍,当即咳嗽一声,无耻地躲到原战身后。

    巫眼原本想看这银发老巫有什么能力,但还没开始就被原战挡住,眼看原战神色不善,他只好暂时放弃。

    “你们到底有没有土神血石?”原战不耐烦地催问。

    巫眼张口,他想说他们没有土神血石,但又怕这么说了,对方就直接说不去了,所以他只能含糊道:“你跟我回去土城神殿,向大祭司们展现你的实力,我想他们会设法实现你所有要求。”

    原战似有所动。

    “桀桀!没有土神血石还想骗我弟子的守护战士去土城?你当我是死的吗?”怪笑声突兀的响起,那满满的嘲讽背后是对自身实力强大的自信。

    巫眼脸皮抽搐,不得不低头行礼,“巫眼见过咒巫大人。”同时他又打量了一番九原人,这老魔巫刚说什么?他弟子?他有弟子了?

    这下还得了,一个老魔头就够全九城人都疯了,再来一个小魔头?

    看到严默,他直接忽略过去,这老头看起来比老魔头还老,肯定不是他弟子。

    看到巫眼的举动,周围人一片沉默的惊讶。天!上城的祭司大人竟然在给一个糟老头行礼!

    蛇胆在心中不住庆幸,幸好他只是暗中调查这老头的身份底细,没有派人直接动手。不过咒巫?这名字听起来好像有点熟悉?

    啊!蛇胆脸色巨变,他想起来咒巫是谁了。大地之神在上,黑土城竟然来了这么一个老魔头,这九原部落到底是什么来头?

    九风眼珠一斜,这老两脚怪竟然学他的叫声!

    “你们大祭司二祭司还活着吗?城主的女人变好看了吗?”咒巫那得意劲哦。

    巫眼痛苦,这老恶魔是人家哪里疼你就往哪里戳是吧?你有种去土城试试,看我们土城不全城围杀你!

    “咒巫大人,我们大祭司正在来黑土城的路上,我神殿对这位大地神战士非常重视。”巫眼的言下之意很清楚,我就是一个掌眼的,你要诅咒也别对着我来,后面还有做主的大人物。

    咒巫一翻眼皮,“他来又怎样,我咒巫的人我看谁敢打主意!”

    “桀——!”默和他的大两脚怪明明都是我的!九风看咒巫老头更不顺眼。

    原战似乎懒得再扯皮下去,“祖巫大人,天要下雪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我肚子饿了,先回去。”说着,揽着严默就要走。

    巫眼也知道有咒巫在,他想立刻说服原战也不太可能,只能等大祭司到了后再好好筹划。不管如何,这次他发现了真正的大地神战士就是一大功劳,就算大祭司来了也抢不走。

    祭司们全都乖乖让开道路。

    原战揽着严默带头大步向前走去,只不过他后面越走越慢,因为老头默跟不上他的步伐。

    原战要把他抱起来走,严默嫌丢脸不肯。

    其他人跟在他们身后,也都不紧不慢地向百部营大街走去。

    黑水赢石和阿古达互看一眼,加快脚步追上前面两人。

    “你们后面打算怎么做?是去土城,还是回你们的部落?”黑水赢石直接问道。

    原战侧头,“你们呢?”

    黑水赢石很干脆,“看你。”

    阿古达则稍稍犹豫了下,“你们有适合我们训练升级的功法吗?”

    原战没有直接回答,“如果你们决定加入九原,将来就必须把自己当九原人看,而且必须遵守九原的各种规则。我不想你们事后后悔,等下我让丁飞他们先把九原的规则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能接受,再来找我。丁飞!”

    丁飞答应一声,走上前。原战对他吩咐一番,丁飞点头,拉着黑水赢石和阿古达落在了后面。

    “几位,稍等。”一道微阴沉的男中音从后面传来。

    原战脚步停都没停,严默倒是回头看了眼。人群并没有完全散去,那吴尚国王竟带着十数名战士追了上来。

    “二哥,别过去,那些人很危险。”吴尚高拦住自己兄长。

    可吴尚国王却推开了保护他的战士和吴尚高,从人群中快步走到最前面。

    “几位,等等!”吴尚国王声音中已经饱含了怒气。

    十数名战士在他示意下,超前,拦住了众人去路。

    原战想动手,被严默按住,“别闹,杀一个立威就够了,这可是吴尚国王,他的级别应该不比你低,而且你想被黑土城人围攻吗?”

    原战忍住。

    严默又低声道:“再说这座城不是传说是一件骨器吗?在我没有弄懂它的使用方法和威力之前,我们最好不要在城中动手,免得吃亏都不知道怎么吃的。”

    咒巫听到这话,赞许地想摸徒弟脑袋,被九风又挠了一下,结果一人一鸟都高兴得很。

    “不错,这座城和其他城不同,不要在城内动手。”

    连咒巫都这么说了,原战对着自己说了好几遍“忍忍忍”。

    “有事?”原战的话很不客气。

    周围还没有散去仍旧跟着他们的贵族和硬被派来的小祭司和神侍们都以为吴尚国王听了这话会发怒,但吴尚国王并没有,他甚至甩开守护战士,更加接近原战两人。

    吴尚鹊和吴尚高等贵族也跟了上来,吴尚国王想让他们回去,但吴尚鹊显然不会听他的话。

    “几位,你们远道而来,我一直疏忽了诸位,正好这次选拔名额已出,我打算举办一个盛大的庆典,邀请诸位前来王宫分享庆典。”吴尚国王的态度很诚恳。

    “不用,我们还有事。”原战一口回绝。

    吴尚国王也要面子,他都已经亲自来请,还被对方回绝,也不好意思再拉下脸邀请第二次,只对原战点点头道:“庆典就在今晚,我会让侍者去为诸位带路。”

    同样的话,原战几人已经听过一遍,也没说去也没说不去,不等吴尚国王和他的战士们让开道路,他们就先绕了过去。

    吴尚国王握拳,对身边一名战士道:“盯住他们,如果他们有任何要离开的迹象,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来禀告我。”

    “是。”

    回到百部营大街,众人一眼就看到围在九原大棚屋外看热闹的人群。

    原战皱眉,怎么看热闹都跑到他们屋门口来了?

    严默握住他的手,坏笑,“应该是我师父留在屋里的诅咒起效果了。”

    “嗯?”原战不明,“屋里什么都没有,痕迹我也抹平了,留诅咒干什么?”

    “你应该问那些闯空门的人为什么要来闯一间什么都没有的大棚屋。”

    冰突然插嘴,“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还有那被你救回的少年奴隶。”

    严默赞赏地转头看他,“不错,那小奴隶的身份我有所怀疑,所以走之前就让师父留了点东西,免得有人把小奴隶抬走了,我们都不知道是谁抬的。”

    “桀?默默,你又捡了一个小两脚怪啦?”

    “对。”严默笑,心想九风就是小孩子,刚飞回来时那么焦急,现在注意力一打岔就对别的事感兴趣了。

    “回来了!他们回来了!”看热闹的人群哗啦啦让开,跟避让瘟神似的。

    于是九原人见到了自家大棚屋最新的情况。

    大约□□名战士身体互相交叠,跌趴在大棚屋门口,人人口吐白沫,眼睛翻白,瞧着十分可怜。

    咒巫嘿嘿笑,“我住的屋子他们也敢乱撞?真是从没见过这么想死得凄惨的。”

    这还是门口,从门口往里看,能看到外屋门已经被摧毁,里面也躺着好几名战士。

    严默施施然地从地上那些战士身上跨过,走进屋里,这些人都还没死,又是中了诅咒,他急着救也没用。

    屋内,那躺在兽皮铺上的少年完好的手里紧握着一把石刀,靠墙紧张地坐着,看到熟悉的人回来才松了一口气,眼眶也红了。

    屋内暗,少年都没有注意到大家的衣着已经换了。

    “他们有没有碰到你?”严默过去查看少年伤势。

    “没有。”

    “愈合得不错,等会儿走的时候,你就躺在雪橇上,用兽皮裹住自己,要不了十几天就能试着走路。”他催发药力的本事还不如咒巫,咒巫说他能让一个腿断的人当场站起来走路,这才是真正巫者的本事。

    “默大人,他们……这些人是不是来抓我的?你们带我走,会不会……”少年奴隶很担心。

    原战不爽自家祭司和少年接触太长时间,拉起人,冷声道:“你的主人吴尚鹊已经同意把你送给我们,从此你就是我们九原的人,只要你没有叛心,不是自愿,就没人能把你带走。”

    “谢谢大人,谢谢!”

    “丁宁,冰,准备好,等会儿黑水赢石和阿古达他们过来,我们就离开。”

    “是。”

    原战一转头,喝:“答答,别玩那些战士了!过来把人背上。”

    答答不太情愿,严默摸他的背安抚他,又偷偷给他塞了些他爱吃的。

    答答高兴了,走过去就把少年连带下面的兽皮一起抱起来。

    黑水赢石和阿古达的反馈来得很快。

    等他们找到原战时,连行李都打包好了。

    “你们还不知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严默很满意两个部落的干脆。

    “我们人也不多,你们去哪儿,我们就跟去哪儿呗。”黑水赢石扛了个特大包裹。

    大熊们凑过来和严默亲热,还拱他,似乎要背他。

    严默默默阿古达的大熊兄弟,委婉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阿古达叹息,其实他还是有点犹豫的,但是他们的大熊兄弟们一听说能跟那个默巫走,一个个竟然兴奋得不得了,还催他们,不肯就拿大巴掌拍他们,于是所有战士都屈服了。

    先去看看吧,如果真的不好,那再想法子逃走好了。

    “你们那儿真没奴隶?”阿古达忍不住问。

    “没。”原战回答得特干脆。

    “那我们的奴隶怎么办?”

    “随便你们。收拾好了?那就出发去土城。”

    “啊?你们不是回九原?”黑水赢石和阿古达惊异。

    严默,“你们不想去土城看看?也许你们去了土城,会觉得那里比你们想象中的九原更好。”

    “那就走吧,不是要留在那里,而是我们还没去过上城,就当去见识了。”

    “对,去上城见见也好。”大家很欢乐地达成共识。

    约一个小时后,监视的战士迅速奔向王宫。

    “陛下!九原人要走了!他们已经出了城门!”

    “什么?”吴尚国王大怒站起,“没有我的同意,谁给他们开的城门?”

    “是神殿的大祭司大人,他们亲自把九原人送出了城。”

    吴尚国王砰然落座,脸色灰白,“他们是不是把那小奴隶也带走了?”

    报信的人不知国王陛下为什么会专门问一个奴隶,但他还是回答了:“是。”

    “你先退下!等等,你去把神殿大祭司请来,就说我有要事与他商量。”

    “是。”

    吴尚国王在大殿里走来走去。

    王后进来,“听说祭品被人带走了?”

    吴尚国王恼怒不肯回答。

    “陛下!我们绝对不能少了这个祭品,得赶紧把人去追回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但你以为带走那祭品的人都是谁?”

    “不就一个大地战士?我们可以去找老城主,他是八级战士……”

    “八级战士在咒巫面前算什么!那是咒巫!九大上城神殿都惧怕头疼的第一咒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