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4章回33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在经过一番密谈后,黑水部落和多纳族人并没有同行,他们会和选拔/出来的战士一起前往土城。三方约好在土城见面。

    大奥人对严默等人有诸多感激,一路跟着把人送到城门口。

    子明几次想要开口问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可还有黑土城大祭司在,他怕问的问题会对九原人不利,只能忍在心中。

    他又不知多少次偷看丁宁,按理说这样一个让他心神不定的人走了对他只有好处,可是临到头来,他却发现自己一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和这人见面,就难过得心都要碎了。

    子明捂住自己的胸口,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想看那个人、想要接近他,可是他又害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怕什么。

    “子明,别看了,他们已经走远了。这次真多亏了默巫大人和原战大人,我们的三名战士都被吴尚贵族看中,以后我们冬天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浩长老满脸欣慰,“子明?”

    “啊,来了。”子明一步三回头地走回浩长老身边,低低地问:“长老,九原真的在黑水下游吗?”

    “呵呵,你说呢?”

    “那你知道九原在哪里吗?”

    “怎么?你对那个部落很好奇?”

    “我、我想去看看。”

    “九原啊,我也不知道在哪里,默巫他们走的时候没说……子明?!”

    子明泪流满面却不自知。

    等走出黑土城,丁飞一边给长嘴兽套上雪橇车,一边有点不太相信地道:“大人,我们就这么出来了?”

    严默指挥答答把昏睡过去的少年用兽皮裹好放到雪橇车上,“那你还想怎样?打出来?”

    丁飞傻傻点头。

    咒巫一拍丁飞脑袋瓜,骂:“蠢货!有我在,他们就算想要留人也不敢在城里动手。”

    “哦!”丁飞表面理解,其实和他们祭司大人一样,并不真正明白咒巫这两个字代表的分量。

    “出来是出来了,但大家都不可松懈,恐怕走不了多久就要有人拦住我们。”严默转头问停在他肩膀上的九风:“土城往哪个方向?”

    “桀!我带你去!”九风说着就要变大抓起严默。

    “等等。”严默连忙叫住他,“我们不能这么直接去土城,否则我放出骨鸟就成。”

    九风出城就又想起他刚收的小弟们,已经催促了严默好几次,这次听严默又说要等等,鸟爷生气了,飞起来就啄了严默头发一下,带下两三根银白色发丝。

    “嘶。”力道其实不重,但也让严默小小痛了一下。

    “死肥鸟!”正在一起帮着套雪橇车的原战唰地整出一根长矛对着九风就刺了过去。

    “桀!”九风委屈死了,他根本就没怎么用劲,而且以前他也经常这样和默默玩,也没见大两脚怪这么生气。

    “阿战!”严默先喝止原战,又喊九风:“你也别闹了,到我怀里来。”

    九风委屈地大叫,一头撞到严默怀里,小爪子扒拉扒拉自己钻到他衣服里。

    原战看死肥鸟这么贴近严默,更加想要教训他。

    严默只能死死抓住他的手,又跟探出头来的九风解释:“你也知道阿战需要去一趟土城,原先那土城祭司没来之前,我们还能借由选拔正大光明地进入土城。可是土城祭司来了,还看出了阿战真正的实力,其实这样也不坏,因为可以借由对方的邀请直接进入土城神殿,连后期选拔都免了,但是……现在出了一个问题。”

    咒巫一指自己的鼻子,很得意地道:“我。”

    严默无奈,“对,土城祭司已经认出您老人家,在这种情况下,无论阿战继续参加后期选拔,还是接受土城祭司的邀请,都不太符合情理。”

    咒巫点头,“没错,原战是你的守护战士,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他去土城。”

    丁宁丁飞,答答和冰放慢手中活计,他们知道严默不但在解释给九风听,也是在解释给他们听。

    “所以我们想去土城,但是又不能主动去,那么就只有一个方法了。”严默顿了下,接着道:“那巫眼不是说土城大祭司已经在路上了吗?为了不和他们错过,我们绝对不能乘坐骨鸟,这样我们才能和他在途中遇到,还得假装不是前往土城的方向。”

    “桀?然后呢?”单纯的九风小朋友觉得人类好复杂。

    “然后我们会找个恰当的时机让阿战单独行动,如果土城祭司真的那么眼馋阿战,他们一定会在发现我们后,跟着我们看有没有机会下手,而我们就是要给他们这个机会,让他们主动带走阿战。”

    原战皱了下眉头,严默早已把这些都跟他说过,但一想到他很可能就此要和他的默分开一段时间,他就极度不爽。

    “再然后我们发现阿战失踪,就能有理由带人杀入土城,那时不但能趁乱救出你的小弟,阿战也能在乱中做一些事情。这样的话,最后就算土城发现我们弄走了他们的宝物,我们也有理由说这是他们虏人的赔偿,这样我们就不是小偷和强盗,而是弄到赔偿的强大苦主,其他上城知道了也没理由找我们麻烦。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桀!”九风总算听明白了。

    丁宁丁飞满眼崇拜。

    冰点点头,不愧是他们的祭司大人,想得就是周到。

    答答抓了抓脸,明白了,原来做强盗也要做一个占住理的强盗。

    咒巫却大为摇头,认为根本没这个必要,想要什么直接去抢就是。就算不占理又怎么了,他到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实力强大才是最大的理。

    被指南逼得不得不想方设法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严默:“好了,九风,师父,现在你们谁能告诉我土城在哪个方向?我们就选与她稍偏的方向走,不能太偏,免得他们大祭司和我们错过。”

    土城大祭司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波客人,在他们乘坐雪橇车离开黑土城大约半日后,他们被一群骑着战兽的战士给追上了。

    第一个发现的是负责瞭望的冰,他的视力非常特殊,哪怕满天满地的冰雪,到处都是一片白色,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视力,只是太阳出来时,他不能迎着太阳正面看。

    “默大,有人追来了,看他们的皮甲和战兽应该是黑土城的战士,速度很快。”

    “准备迎战!”原战一抬手,三辆雪橇车全部慢慢停下,“冰负责戒备,丁宁丁飞保护祭司和祖巫,答答负责偷袭。”

    答答“嗷”一声,身体瞬间化作兽形,令人惊异的是他原本黑色的皮毛竟然全部转变成了白色,等窜入雪地根本分不清他躲在什么地方。

    严默骄傲地笑了下,这就是他帮助答答的兽形体开发出的新能力,可以让皮毛随着环境改变颜色,当然这个能力并不是凭空出现,答答原本就有点这个能力,只是不太明显,经他有意引导才有现在的效果。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个变色能力是来自他双亲的哪一方,严默推测,鱼类的可能性较大。

    “大家小心了,这是来抢人的,不过不是抢我们首领,而是来抢我们新收的成员,我想这帮战士大概会对我们先礼后兵,大家也别先动手。”

    严默再一次猜对,将近五十名战士在吴尚国王亲自率领下,奔至九原人近前。

    冰却在此时再一次提醒:“后面还有一批人跟了过来,离得也不远。”

    “诸位,不要动手,我是黑土城城主,追过来是想和诸位做一笔交易。”吴尚国王的声音远远传来。

    严默有点惊讶,他料到有人追上来,但没想到会是那位国王亲至,看来那少年的身世比他想象得还要复杂一点。想了想,他走到丁宁丁飞的雪橇上,唤醒了服药昏睡的少年。

    少年睁开眼正要说话,严默竖起手指,“嘘,等会儿你先听着,不要说话。”

    少年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原战示意冰放下弓箭。

    那边却不敢放下盾牌。

    双方渐渐靠近,原战走下雪橇车,赤着的大脚丫刻意没入深雪中,在雪面下的冻土上轻轻一划——这是来自咒巫的提醒,大地战士最好始终都有一部分/身体可以和大地直接接触。

    “轰隆!”一阵低沉的闷响声。

    地面开裂,突然出现了一条约一米宽的裂缝,裂缝在不断变长。

    黑土城战士们吓了一跳,纷纷喝住战兽。

    原战这样做不止是威慑,最重要的是不想让他们近身,这些能变成石头人的战士一旦让他们近身,弓箭、火、刀对他们都没有什么大用,就算用土壤埋了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可他的能力还没有精确到在没有准备前想让哪块土地塌陷就让哪块土地塌陷的程度,所以为了不让严默等人也受活埋之苦,他干脆就把近战可能先掐灭掉。

    这条裂缝果然震慑住了黑土城战士们。

    吴尚国王大笑三声,从战士的包围中走出,“不愧是控土战士,厉害。我们同为大地之神血脉,但是你的能力要比我们吴尚一脉强多了。”

    原战面无表情,“确实。”

    吴尚国王脸色僵了下,他大概已经很久没有和野蛮的野人部落直接交谈过,很不适应原战的直接。

    “说吧,有什么事你不能在城里说,非要追出来?”原战不是不能委婉,只是他现在没这个心情。

    吴尚国王身后的战士很愤怒,可吴尚国王暗中对他摆了摆手,这次他亲自出来就是想尽量不用武力的解决此事。

    “阿战,等等,后面又有人过来了,好像也是黑土城人。”严默也从雪橇车上下来,慢慢走到原战身边。

    原战习惯地伸手把他往怀里扒拉。

    严默忍了,这人这几天简直一刻都离不得他,都病态了!偏咒巫还说他这种情况很正常,且算是比较克制的了,据说以前中了同类诅咒的人能把自己最爱的人直接关起来谁都不让见。

    裂缝对面的吴尚国王也听到了严默所言,听说又有一批黑土城人追了过来,气得一下握紧拳头,他的行踪竟然被泄露了!

    “二哥,弟弟来帮你了!”远远的,吴尚鹊的声音传来。

    吴尚国王闭了下眼睛,这个混蛋!

    不想等那个没头脑的混蛋过来,吴尚国王加快语速道:“咒巫大人,九原诸位,听说你们从城里带走了一名奴隶,可能侍者们没跟你们说清楚,这名奴隶的母亲曾经很得我喜爱,我也曾答应她会好好照顾她的儿子,将来找到适当机会也会帮他脱离奴隶的身份,这期间我一直在跟神殿商议,让这孩子进入神殿做一名侍者,但这孩子一直没有觉醒任何能力,大祭司不是很愿意,而等我好不容易才说通大祭司,却发现那孩子竟然被鹊送给你们做奴隶……”

    吴尚国王满脸歉意地接着道:“虽然他跟着你们也是一件好事,可我答应过他母亲要好好照顾他,神殿也已同意让他去做一名神侍,如果诸位愿意把这孩子交给我,我愿意另外赠送诸位十名美貌女奴或者十枚二级元晶币。”

    一名少年奴隶交换十枚二级元晶币,这价码已经不是适合不适合,而是高得离谱。

    严默转头问躺在雪橇车上的少年,“话你都听到了,你想要跟你原来的国王回去吗?”

    少年伸手,在丁宁丁飞帮助下坐起身,他对严默用力摇了摇头,“不,我不回去。”他又不是傻子,他一个奴隶又哪来的价值让国王陛下亲自带人来做交易,还是交易十枚二级元晶币。

    严默转回头,对吴尚国王歉意一笑,“陛下,你都听到了,这孩子不想跟你回去,我想这个交易就算了吧,我们九原还不缺这点元晶币。”

    吴尚国王在心中暗骂一声,后悔无比。

    当初王后吃醋得厉害,死活见不得那奴生子被放在眼前,他只好把一点大的小孩子移出王殿,放到王后看不见的外宫,哪想到时日久了,也不知怎么阴差阳错就成了老四鹊的奴隶。但只要那孩子还活着,他也不想管太多,放在老四那里,正好谁也不会怀疑。

    他后悔不是后悔他没管那孩子,而是后悔当初还不够狠心,他就应该像他的父亲一样把生来就作为祭品的男女孩直接关入王宫的秘密囚牢,等到时间了,再恢复他们的身份,把他们送去祭祀就好。

    民众们也许会怀疑这些长男长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只要有吴尚血脉被推出去做祭品,只要神殿没有疑问,只要每三十年一次的祭祀大典都能正常举行,只要黑土城的城墙依旧坚固,民众们根本不会想太多,他们甚至乐于看到那些流淌着吴尚血脉的男女被火焰焚烧成灰。

    而用奴生子做为祭品已经是吴尚血脉和神殿暗中的共识,神殿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也默许了他们这个行为。毕竟谁舍得让自己亲生的长男和长女最多只能活到三十岁?如果感情深厚,那就更舍不得。

    于是几乎每一个登上城主之位的吴尚血脉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几个漂亮的女奴,和她们生下长男长女,再把孩子囚禁起来,不让任何人接触,作为父亲的城主更不会去看他们一眼,这样,当这些孩子到了时间该被祭祀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心疼难过。

    他们也不怕孩子会半途死掉,因为吴尚血脉作为祭品的长子长女似乎真的有神保佑一般,至今没有一个夭折的,不管受到怎么样的折磨都能活到被祭祀的那一天。

    他还是太心软了。吴尚国王想,他竟然给了他的长男长女自由生活的机会,虽然他们仍旧是奴隶,可比起前面那些连说话都不会、被养在永远暗无天日的地牢里的祭品们来说,他们已经够幸福。

    吴尚国王脑中想得很多,但回复的速度一点不慢:“你是默巫吧?我听过你的名字,听说这个孩子就是被你救了?感谢你的仁慈,这孩子对我真的很重要,如果你担心他将来回到黑土城的生活,那么我可以在此保证,等他回去后他将立刻脱离奴隶的身份,进入神殿做一名神侍,到时我也会让人好好照顾他。”

    严默再次转头,问少年:“感动吗?动心吗?最后问你一次,想回去吗?如果你想,我不要任何元晶币,你可以现在就跟那位陛下走。”

    少年咬住嘴唇,再次摇头,表情甚至比刚才更坚决,“不,鹊大人已经把我送给您,我现在是九原人,我不要回去黑土城。”

    “哪怕你回去后能成为一名王子?”

    “哈?”丁飞张大了嘴巴,丁宁则是看看少年又看看那位吴尚国王,感觉自己看出了什么。

    “吴尚国王的孩子是奴隶?还被人虐待得浑身是伤,更差点被一个侍者打死?”丁飞太吃惊了。

    咒巫拍他脑袋,“孩子,你见识得太少了,这世上残忍的事情多着了,父母把刚生下来的孩子直接吃掉的都有。”

    吴尚国王脸色变了。是谁泄露了这个秘密?

    不,这个秘密除了他和王后没有人知道。那那个老巫是怎么知道的?

    对了,他是巫,能看出那少年的血脉也不奇怪。

    “王子?二哥,我没听错吧?这小奴隶是你的孩子?”吴尚鹊终于赶到,正好听到最后几句。

    吴尚国王怒视特意追过来的吴尚鹊,在看到吴尚鹊身后的吴尚高后,他真怒了,“老三,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吴尚高尴尬又不知所措地道:“我听老四说你遇到了危险,就带人和他一起追了出来。”

    “呵呵,三哥,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我不带你一起来,你还听不到这个大秘密呢,原来我们的国王陛下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不对,继承城主之位的吴尚血脉第一个孩子肯定是男孩,第二个孩子肯定是女孩,还有一个女孩在哪里?”

    吴尚鹊先是得意,后又皱眉,最后恍然大悟一般道:“第一个儿子在我这儿,三哥,说不定你的女奴中就有一个是我们国王陛下的长女呢。”

    “吴尚鹊!”吴尚国王怒吼,“这件事你不要乱插手,不懂的可以去问神殿,他们会给你答复。”

    吴尚鹊吼回去,“别拿神殿来压我,你私藏长子长女什么意思?”

    吴尚高偷偷拉扯吴尚鹊,脸上尴尬和痛苦交织,连他都听出来了,怎么老四还没有听出来?这种事是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吗?

    虽然那些长子长女很可怜,但是他们历来都是这样,他就算同情也没有任何办法。

    吴尚国王见事已如此,干脆破罐子破摔,“再次感谢诸位的仁慈,对,这孩子就是我的长子,是黑土城的第一王子。因为他的母亲是奴隶,而我的王后妒忌她,所以才会把他藏到现在。现在,你们能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了吗?”

    吴尚国王带来的战士很沉默,他们都是国王的心腹,哪怕听到这么重大的秘密,也只是在心中惊讶。

    而吴尚鹊带来的人就不同了,一片嗡嗡的议论声响起,这些人中不少是吴尚鹊刚招揽来的选拔战士。

    吴尚国王就当没听到,这些外人和只会享福的吴尚贵族又怎么能知道作为城主的吴尚血脉的痛苦和牺牲。

    少年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作为土生土长的黑土城人,他怎么会不知道黑土城的传说,每三十年一次的祭祀,吴尚国王的长子长女将会成为祭品被投入火焰……

    吴尚国王避过严默的眼睛,直接向少年伸出手,“孩子,没有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私心,我只是想让你活得更快乐一些。如今你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么你也应该明白你的责任,离三十年的祭祀还有十年,我可以答应你,等你回去后,我会公开恢复你的身份,你将会是黑土城子民最敬重的第一王子。来吧,孩子,你身体里流淌的是我吴尚的血脉,你属于黑土城,我不可能让任何人带走你。”

    少年开始颤抖,他不要回去,他不要做一个必定惨死的祭品,他、他是九原人,他已经被鹊大人卖给了九原。

    严默收到了这个孩子求救的目光,最后一次问他:“你想回去黑土城吗?”

    “不!”一个受尽虐待的奴隶怎么可能会对虐待自己的黑土城人产生忠心感和责任感?又没有人从小灌输他这些。

    “很好。”严默回头,面向吴尚国王等人,“你们听到了,这孩子不愿跟你们回去,而这个孩子之前已经被鹊大人送给我们,那么除非他还完债务后自己要离开,否则他从此以后都是九原人。”

    吴尚国王脸色沉下,“九原人,你们真的要为一个奴隶和我们黑土城开战吗?他可是我的长子,怎么可能跟你们走,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必须跟我回去。”

    “开战?好啊,看看你们能有几个人能活着逃回去吧。”原战狰狞一笑,反手从背上拔/出了墨杀。啊,他太想杀人了,终于有人把自己送来让他杀了。这下他的默再也无法责怪他了吧?这可不是他主动挑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