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5章回33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仗没有打起来,无他,吴尚国王顾忌太多,还有一个巨拖后腿的兄弟。

    吴尚鹊在看到原战拔/出墨杀后,第一个反应不是帮自家兄弟,而是带着自己的人就退到了一边,口中还说:“人我已经送出,断没有要回的道理。谁叫我们的国王陛下也不跟我这亲兄弟交代清楚,如果那孩子自己想回来也就罢了,他自己不想回来,做叔叔的我也不想逼迫他。”

    吴尚国王气得发抖。

    吴尚高瞪老四,“你想吴尚灭城吗?”

    吴尚鹊哈哈笑,“灭城?怎么会?只要在三十年祭祀之前换一个国王,赶紧再生一对孩子不就得了。别人不知道,三哥你会不知道吗?说是国王的长子长女,不如说是接受神殿祭祀仪式成为国王后的第一对男女孩子。”

    吴尚国王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握拳的手迸出青筋,“九原人,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真的要为一个奴隶和我们黑土城为敌吗?”

    “干!难不成你前面都是废话?”原战杀气满溢,如果不是某人硬拉着他不准他主动冲上去,他早就冲过去大杀四方,用土埋人哪有用刀砍人来得爽。

    严默真心不想原战见血,见吴尚国王想战的意思不大,便给了他一个台阶,“吴尚陛下,你不是说祭祀还有十年吗?也许你回去问问你们神殿的祭司,说不定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弥补,但如果你今天在这里跟我们直接抢人,那后果……我想谁都不会乐见,除了个别人以外。”

    吴尚国王当然不想被自家兄弟渔翁得利,看看原战,再看看严默胸前探出的小鸟脑袋,最后看向咒巫,“九原人,你们给予我黑土城的屈辱,我们记住了,希望你们不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走!”

    “威胁我?全都给我留下!”原战被点燃,冲过去就要让吴尚国王见血,被严默数针扎在身上。

    咒巫看严默竟然轻易地用几根针就制服原战,不由惊讶地从雪橇车上下来,他越来越好奇那针术。

    “默!”原战一脸不可置信地凝固住,手中墨杀脱落,插入厚实的雪面。

    吴尚国王转头太快,没有看到这一幕。他的战士们也训练有素,听到号令,没有一丝迟疑,喝令战兽转身就走。

    吴尚鹊看吴尚国王都走了,冷哼两声,也追了上去。

    吴尚高摇摇头,对严默等人遥施一礼,跟着走了。

    严默抓住原战手腕,试图跟他陈明利害,“你冷静点好吗?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已经有退意?黑土城国王实力并不差,他敢追出来就肯定有保命的本事,就算没有,黑土城又不是只有一个国王,她下面还有十一附属下城和更多的强大部落,来参加选拔赛的绝不会是他们实力最强大的战士,如果黑土城真的和九原宣战,你就算再强大,你能在数万名战士攻击下护住所有人?如果他们找到九原,我们不在九原怎么办?难道以后我们要一直留在九原应付各处敌人围攻?”

    原战面色狰狞,眼中全是满满地被背叛、被伤害,“你用针扎我。你竟然为了那些敌人用针扎我!”

    “我只是想让你冷静一下,杀死吴尚国王和他的战士并不是解决方法,那吴尚鹊也在旁边,他巴不得你杀死他两个亲哥,他就可以直接坐上城主之位,而为了安抚他哥原来的人手和神殿祭司,他一定会把我们九原供出去,甚至以向我们报仇的名义来收服人心。”

    咒巫晃过来,“那就连吴尚鹊一起杀死好了。”

    “师父!”严默突然发现他在这个世界上也许真能称得上好人,至少他没有见到谁碍事、看谁不顺眼就要杀死谁的地步。

    “杀死吴尚鹊也没用,吴尚国王追出来,他的王后和神殿祭司会不知道他出来干什么吗?如果他们没能回去,剩下的黑土城人立刻会推出新的国王,然后必定会到处找九原人下落报仇。”

    咒巫怪笑,“他们现在也会找九原人报仇。”

    “有十年缓冲,他们至少不会那么迫切,而且吴尚鹊回去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吴尚鹊那人的实力应该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强大,否则他哥不会那么忍受他,他也绝不敢只带那么些人就追出来看他哥的笑话。”严默想到蛇胆,吴尚鹊明显和蛇胆有勾结,就算吴尚鹊头脑不够,那蛇胆却不可轻视,有蛇胆帮忙,吴尚鹊和他哥最后谁胜谁败真的很难说。

    严默再次看向原战,“我们既然有看别人笑话的机会,又何必把仇恨全部揽到自己身上?现在重点是解决你身上的问题,只有你安全并强大了,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明白?”

    原战闭紧嘴巴,不再说一个字,但他的双眼却如被血雾渲染般变得赤红,看严默就像看势在必得的猎物。

    严默看他这样,摸了摸他的脸,心想幸亏没让他动手,继而转头问咒巫:“师父,您不是已经隔开高岗祭司精神力对阿战的影响,为什么他还是被影响了?”

    咒巫围着原战看那几根针的位置,“如果他能忍住不杀人不见血,那影响就能被压制一段时间,偏偏他已经见了不止一次血。脾气这么狂爆,一点都不像土系战士。”

    严默按住额头,“您能想办法再压制他一段时间吗?”

    “你应该一开始就告诉我,他曾吞下一枚火神血石,对啦,你还说他被诅咒前还吃过一堆蛇蝎鱼肉?呵呵!”咒巫笑着笑着猛然变脸,“哼,他现在这样没死都算不错,能忍到现在还没发狂已经是你师父我的压制很厉害了好吗?还想我再来一次?怎么来?神血石那东西邪性得很,除了一些老不死的智慧种族知道那东西怎么用,谁沾谁倒霉!”

    咒巫还怕徒弟不够痛苦和懊悔似的,故意把某些人沾了神血石的下场告诉他:“你以为土城神殿拥有一枚水神血石,水城为什么不动手抢?相传当年三城和各智慧种族展开混战就是和神血石有关,都说吞了神血石就能获得神的力量,可其实呢?”

    丁宁丁飞和答答也围了过来,他们这是第二次听咒巫提到神血石。

    冰虽然在一边戒备,但耳朵也竖得高高的,他自从知道原战会这么厉害跟吞了神血石有关后就动了点心思。

    咒巫冷笑,点了点众人的鼻子,“告诉你们,别做梦了!直接吞下神血石的人全都爆体而亡,死后所有精血全部被神血石吸收,神血石一点事没有,吞服的人却全都死了,不管是属性相对,还是相生相克,没有一个人例外。”

    丁飞忍不住问:“如果不吞服呢?有没有试过其他方法吸收神血石的力量?首领吞了神血石不还好好活着?”

    “你们首领是特例!谁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八成跟你们祭司大人有关。”咒巫瞪徒弟,这小子肯定还有不少秘密没跟他说。

    严默装傻,他不想返魂丹的事被太多人知道。

    咒巫也不打算把自己徒弟的秘密全部撬出来,像他们这些巫者谁没有一点特殊的小秘密?

    “之前也有人想过要把神血石敲碎,一点点服用,但神血石根本就无法破坏。还有人想尽各种办法想要吸收神血石内部的神力,但没有一个人能成功。后来甚至有人发现,如果长期接触神血石,自身的精血和能量也会被神血石吞噬,甚至连神智都会受到影响。最后神血石这东西就从人人争抢的宝贝,成了只能藏到神殿深处供着的传说。在没有得到正确有效的使用方法前,没人会想要接近神血石。”

    冰瞬间冷静,彻底打消抢夺神血石的小心思。

    严默回想当初从青渊湖弄到神血石的过程和地点,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么重要的神血石没有被虞巫贴身收藏,而是放到湖中一个小岛中,周围还放了一堆元晶。

    “师父,您说阿战现在的情况和他吞服了神血石也有关?”

    “九成以上可能,偏偏我还隔开了诅咒之力对阿战灵魂的影响,这样导致神血石吸收它们更容易。”咒巫懊恼地跺脚,“据巫诚神殿记载,神血石会自动吞噬附近的能量,诅咒之力也是一种能量,而且高岗祭司临死前弄的这个诅咒力量还不小。我对神血石的了解还是太少,现在已经搞不清楚阿战这样是受到诅咒的影响,还是被神血石影响了。”

    严默头大,“您还能感觉到阿战身上的诅咒之力吗?”

    “能,但我已经找不到高岗祭司和那些奴隶的灵魂之力,我怀疑它们已经和神血石融合为一体。”

    这可真他妈糟糕。严默戳戳原战脸蛋,都不知道该说你这家伙是特幸运还是特倒霉。

    原战面无表情,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咒巫抓抓脑袋,烦躁地道:“阿战吞服神血石却没有死的事一定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各大神殿,否则想抓他的人就不会再只有一个土城。”

    “如果我们现在带阿战去巫城找高岗祭司的活血,是不是也没有办法解决他现在的情况?”

    “你觉得一个小小祭司的死后能量能比得上神血石的能量?现在神血石就像是那个诅咒的护甲,在没有解决神血石的问题前,诅咒的问题也无解决。我甚至怀疑,那高岗祭司的诅咒已经不足为虑,阿战会变成现在这样九成和神血石有关。神血石本身就能影响人的神智,再加上那个诅咒……”

    严默冷静道:“也就是说诅咒之力加成了,或者说神血石影响他人神智的力量被彻底唤醒了?”

    “对!”

    “师父,你知道土神血石在哪里吗?”

    “不知道。就连水神血石在土城都是你告诉我的。”

    “我要怎么才能知道各神血石的下落?师父你刚才说据巫城神殿记载,那么巫城神殿是不是有关于神血石的详细记录?”

    咒巫仰天又低头,“是有,不过那些记录只有巫城神殿十二大祭司才能看到,关于神血石的记录我看的也不多。”

    “师父,你是十二大祭司之一?”

    咒巫沉默了一会儿,才扭捏道:“曾经是。那些家伙都太蠢了,我懒得跟他们混在一起就出来了。”

    严默弯了下嘴角,“师父,您真的不是诅咒其他人诅咒得太狠,被其他人联手赶出来的吗?”

    咒巫怒跳,“赶我?谁敢赶我!明明是那些家伙太蠢,连点小诅咒都解决不了,不就死了两个吗,就说我……”咒巫闭嘴,怒转头,不肯说了。

    师父太凶残、人缘太坏的问题暂时放一边,严默决定还是执行原计划,先去土城弄到水神血石,然后再去巫城设法弄到其他神血石的下落。

    “阿战,我现在给你把针拔/出来,你要答应我,不要发怒,更不要发疯,嗯?”

    原战缓慢地眨了下眼睛,这位竟然连话都不肯说了。

    严默莫名觉得这牲口有点可怜,低头拔针,刚拔完最后一根,就觉得腰间一紧,身体腾空而起。

    “都在这里等着!”原战竟然还能丢下几个字,不过最后一个字音落地,他人也抱着祭司大人跑远了。

    留下九原几人,相视无言。

    “桀——!”一只愤怒的小鸟被人从怀里掏出来扔下,气得飞上天空就追了过去。

    咒巫晃晃脑袋,他对原战的未来并不乐观,他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严默,各城神殿为了不让抓去诱惑去的各血脉战士在强大后也不逃跑,都有各自控制人的方法,有的直接就把人变成了傀儡一样,有的则是让战士彻底遗忘过去……

    他是诅咒系巫师,对灵魂诅咒很有研究,但对如何唤醒灵魂中的记忆和唤醒神智就不太在行,他怕徒弟笑话他不如他说的那般伟大,所以他决定要瞒到最后,也许原战那小子能好运的不被控制呢?那他就更没必要说啦!

    欲求旺盛的男人疯起来很可怕,尤其是他还身强体壮得跟只牛似的,能量也充盈得都要爆炸,且年龄又正值冲动得每天都恨不得来上十几二十发的时间段。

    “真他妈……牲口!说好了,就一次啊,我们还要……赶路。”严默抱紧男人厚实坚硬的背部,整个人被冲撞得支零破碎,呻/吟声都跟不上对方冲撞的速度。

    “要不是你……小子……还有用,老子……一定……宰了你!啊!”

    原战一句话不说,一个字不吐,就是埋头冲冲冲!

    “我操!你他妈……轻一点!把我操/死了……你奸/尸啊?”

    原战见死老头还有说话的力气,把人强行翻过来,再次狠狠攻击过去。

    这下,严默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眼一翻,昏倒了事。

    原战很守信誉,说一次就一次,做完就翻身把人抱在怀里,望着头顶的土地,待气息平复后,偏头亲了亲怀中人的额头。

    严默睡得很沉。

    原战摩挲着他的皮肤,手上的茧子碰到布料时发出轻轻的刮擦声。

    严默被他摸得呻/吟一声,身体动了动。

    原战又把人抱紧了点。这是他的,他的默,他的祭司。

    他不想再困在这种情况,不是被神血石影响,就是被诅咒影响,说到底还是他不够强大。

    他现在的状态留在默身边确实不太妙,但他不想离开这个人,一点都不想。

    他甚至已经无法忍受默和丁宁丁飞他们说话,看到九风钻到默的怀里,他恨不得撕掉那肥鸟的翅膀。

    “你是我的,我会变得强大,我不会让你再有选择第二个守护战士的机会,绝不。”抱着人坐起,男人只想独占。

    “以后你再敢拿针戳我,我就把你囚禁到地底,让你永远再也见不到任何一个人。”凶恶贪婪的眼神一如初见。

    再次亲吻了怀中人的额头、脸颊、鼻尖、嘴唇,“我们走吧,去土城,就我们两个。你不说话,那就这么说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