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7章回33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下雪了。

    雪花从阴暗发红的天空飘落。

    原战伏下/身体紧紧盯着前方,土屋倒塌了,前方趴着一团黑漆漆的东西。

    那是什么?原战目光几次从那团焦黑的尸体上掠过,是,他视力好,隔着那么远他还是看出了那是一具烧焦了的尸体。就像草原大火时,来不及逃掉被烧死的动物。

    默呢?默在哪里?被抓了吗?还是躲进了祖神之殿?

    原战目光再次落到那团焦黑上,不,那不会是默,说不定是什么动物,都看不出人形怎么会是默呢?

    可是原战的目光却怎么都无法离开那团焦尸。

    空气中的味道不太对,好像有什么在前方等着他。原战看着那团焦尸,脑中思绪很慢,他的手无意识地抓了一把雪捏成了硬块。

    把雪块塞入嘴里,冰凉的雪水让他莫名升温的大脑稍微清醒了点。

    原战身体从原处消失,可走了没多远,他又从土壤中/出来,这次他没有再伏下/身体,而就是那么直挺挺地站着。

    地面下有另一个控土战士,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但他就是知道。

    也许还有其他埋伏,想要对付一名控土战士,只派一名同样控土的战士哪里够呢?但原战不在乎了,他盯着前方那团焦尸开始急速奔行。

    随着原战的身影越奔越近,空气中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原战却像是对此毫无所觉般,在离焦尸还有十步远的地方放慢了速度。

    “默!”他喊了声,希望他的祭司大人能听见他的喊声给予他一点回应或暗示。

    声音远远传开,散在天地间。

    “默?”这次原战对着那团焦尸轻轻喊了声。

    焦尸毫无反应,原战终于走到焦尸面前,跪下,伸手抱起焦尸。

    其实在看到这东西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是谁了,他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团起的尸体翻过来还能看到清楚的头颅和四肢。

    原战低头,在焦黑且发出怪味的尸体脑袋上亲了一下。

    一块焦炭皮肉从他手掌碰触到的地方掉落。

    原战抓起那块焦炭塞进嘴里。

    原来你烤焦了是这个味道,原战对焦尸笑了下,脸上隐藏的部落刺青一点点浮现。

    “死了吗?你不会死的对不对?”原战小声贴着焦尸道。

    “儿子,你们在吗?”

    巫果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他的根基在严默身体里,严默重伤,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隐藏他和嘟嘟的精神体就已经耗费了他剩下的所有力量,除非严默恢复或者他彻底脱离严默身体寻找能量温养自己,否则他暂时也只能处在假死状态。

    原战不知道这些,他见巫果也没有丝毫反应,皱了下眉头,忽然又笑了下,只是笑容狰狞又扭曲,“我不相信你们会死,我都没死,你们怎么能死呢?”

    伤心吗?不,他现在只感到无尽的愤怒!

    他不再苦苦控制自己,任怒火瞬间燃遍全身。

    “啊啊啊——!”男人仰天长吼。

    脸上刺青全部浮现,代表战士等级的三角形刺青在出现第七个后没有停止,又冒出了一个淡淡的印迹。

    原战的吼声就像是某个信号。

    看不见的雪面下灰绿色的枝条在迅速蔓延并编织成一张大网。

    一条骨链突然从空气中冒出,无声无息地缠向原战身体。

    原战像是身后长了眼睛,抱着严默的尸体往地下一沉。

    “不要让他逃了!”苍老的声音焦急地大喊。

    骨链没有缠上原战,可也并没有收回,像蛇一样在地上蜿蜒爬动。

    地面抖动,有人在地下展开大战。

    骨链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竟然一头钻入地面。

    原战头脑炙热得发狂,他现在做事已全凭本能。

    有人攻击他,他怕伤到怀中尸体,抱着严默下意识就想要从地底下脱离,可是刚沉下去,他就碰到了灰绿色的网状植物。

    他的身体迅速沙化。

    不对,他的默还在网中!还有默给他的墨杀。

    原战又钻回来,用刚才扔下的外套把缩成一团的焦尸包起来,再绑到背上,墨杀没地方背了,干脆拔/出墨杀开始劈砍那些植物,他还运用起自己二级的控木能力想要让那些植物自动避开。

    但是没有用!这些植物被控制了,而且对方的控木能力比它强大得多,他根本没有办法让这些植物听话。

    对了,默不喜欢他光着身体,原战停止劈砍,捡起内裤和裤子套上。

    赤/裸着上身的青年反手拍拍背后的大包裹,“看,穿好了。”

    网状植物向内收缩,原战大怒,挥舞墨杀继续劈砍。

    墨杀很厉害,那些植物被墨杀一砍全部断裂。

    但植物的复原能力也很厉害,刚劈断几根,它们又能迅速再长成一团。

    原战见墨杀有用,立刻对准一个点快速劈砍,等那些植物断裂还没有复原的刹那工夫,他背着严默就钻入了那个大洞中。

    土壤却变得不如以前听话,他的前行之路就像是踩入了胶泥中,每动一下都十分困难,能做到这点的只有比他更强大的控土战士。

    控木,控土,还有把严默弄成焦炭的火系神战士,这土城还真是大手笔,竟然派出这么多不同类型的高阶神战士来抓捕他,原战冷笑。

    钻入土壤的骨链猛地向他小腹扎去。

    原战硬是扭过身体,避过了这次偷袭,可原来能让行动自如还能保护他的土壤如今却变成了困住他的牢笼之一,在地底他行动变得缓慢,眼看骨链和网状植物再次向他袭来,无奈下,他被逼只能重新回到地面。

    如果他想一个人离开,变成沙子和土壤,谁也拦不住他,可是他的默怎么办?

    他怎么可能把严默的身体留给土城人!

    他也不是不明白他可以先逃走,等以后强大了有准备了再找土城人报仇并寻回严默身体。

    但明白是一回事,让他放下严默又是另一回事。在他抱住那团焦尸的一刻,他就不想再让严默脱离他的怀抱,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他再离开他。

    一看原战再次冒出地面,隐身的某人大喜。

    刚才土十一传出消息,说原战能全身沙化,他还担心对方就这么逃走,没想到那老巫对他竟那么重要,对方都变成尸体了他还舍不得把人丢下。

    七级就能全身沙化!隐身人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激动得差点控制不住骨链。在土城,血脉最浓厚的控土战士也要到九级才能全身沙化。全身沙化和全身石化可不一样,石化的身体被打碎了,人一样会死,但沙化的身体却能重新聚集起来。

    他一定要得到这个人,一定!

    等一下,那战士的脸上……八级?他竟然在此时突破了?

    原战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中的能量,他能感觉到体内能量澎拜,他的身体开始剧烈疼痛,他需要发泄,他需要把这股能量爆发出去,可是他找不到敌人!

    “出来!”原战狂吼咆哮,挥舞着墨杀就像一个疯子。

    大地颤动,无数的土块变成利箭飞向空中。

    “杀!杀光你们!”发疯的男人毫不吝啬自己的能量,土箭如雨般在空中穿梭。

    “聿——!”奇怪的叫声在空中响起,血液从天空滴落。

    “唔!”隐身的人同样受伤。

    原战一看血迹,立刻集中土箭对那里大肆进攻。

    “雷鸣!”骑在英招身上的土城大祭司无法再隐身,收回骨链一边格挡土箭,一边呼喊自己的守护战士动手。

    “轰!”一道雷电直劈原战。

    原战面前出现一面厚实的土盾。

    “是你!”发狂的男人找到了把他的默变成那样的凶手,竟掀起大片土地向雷电出现的空中砸去。

    第一次袭击没有成功,他没有听到雷电战士的惨叫。这让原战忍无可忍!

    怎么能!他怎么能放过伤害默的凶手!

    “去死吧!”有什么在眉心处爆裂。

    飞到空中的土块土箭等不再落地,一次不成功就再来一次,一个方向攻击不到就分成几个方向攻击!

    “这人到底是几级几系战士?!”那叫雷鸣的战士简直无法相信对方只是一名八级控土战士,他可是九级的雷电战士!

    可就是这名站在地上的八级控土战士竟然打得飞在天上且隐身的九级的他躲无可躲!

    雷鸣躲了几次,不得不用雷电去轰碎土箭,但这也同样暴露出他的位置,哪怕他依然隐身也无法逃脱原战的追杀。

    “这怎么可能?!”土城大祭司亦不可置信地大喊,“他怎么能隔空操作土壤?”

    谁都知道,厉害的高阶控土战士只要身体接触大地,他们就能利用土壤,也能让土壤化作武器攻击敌人,但那都是一次性的,一旦土壤化作的武器脱离地面,控土战士再厉害也没办法操纵那些飞在空中的土壤岩石。

    可是原战的所作所为却打破了这个认识!

    “神战士!这才是真正的神战士!他的灵魂之力一定和他的血脉能力一样强大无比!”土城大祭司也要疯了,“抓住他!一定要抓住他!”

    土城大祭司不知道,原战能这样也只有今天,以前他同样不能隔空操作飞出去的土壤。今天他的战士等级在突破,精神力也不由他控制的出现质的飞跃。

    “土十一,吸引他的攻击!雷鸣,你配合土十一!”

    土十一听令用土壤去包裹原战想要困住他。

    原战竟然不管脚下变化,一个劲瞄准天空攻击。

    “木森大人,网住他!”土城大祭司再次挥出骨链。他的骨链可不是普通的骨链,而是神殿古早流传下来专门对付控土战士的锁身骨链。

    只要这骨链钻入控土战士的身体,就能锁住他们的控土能力,十二级以下无人能敌。只是根据锁住战士的级别高低,锁住的时间也有长短之分,像原战这样的八级战士,大约只能锁住他半天。

    土十一眼看他无法影响原战,竟然身体露出地面,伸手去抓原战背在身后的包裹。

    敢动他的默?原战怒不可遏,飞起一脚踹向土十一的头颅。

    土十一头部沙化。

    雷鸣在天空上感觉到攻击稍止,连忙趁此机会连对原战劈下五道雷电。

    “不要杀了他!”土城大祭司焦急喊道。

    “我知道!”雷鸣喝令胯/下英招,不停改变方向用雷电吸引原战注意力。

    木森也再次动手了,灰绿色的植物一下网住原战的大半身体,最狡猾的是,木森也察觉出那焦尸对原战的重要性,拼着困不住原战也要网住他背后包裹的想法袭击了他。

    而原战感觉到身后包裹被网住,果然没逃,任由灰绿色植物网住他大半身体。他现在就想把空中那个雷电战士弄下来,杀死他!

    原战上当,那植物有毒,绑住他的同时也把毒液通过毒刺流入他体内。但原战不在乎,他现在思考能力已经降到最低。

    雷鸣吸引了全部仇恨,也给了其他人动手的机会。

    原战同时遭到三处攻击,他又要保护背后的默不被土十一抢走,又要应付天空中的雷鸣,如今他还要想办法去掉缠住他和默的灰绿色植物。

    “大祭司大人,请赶快动手,如果他沙化,我可困不了他多久。”隐身的木森大声提醒道。

    土城大祭司早就在等待机会,“雷鸣!”

    雷鸣咬牙,不管朝他飞来的土箭,手握补充能量的元晶,再次向原战发出数道雷击。

    “噗!”雷鸣受伤,但他的雷击同样让原战顾不到其他袭击。

    骨链趁此机会出击,极为刁钻地钻向原战背后,扎入严默身体,穿透他,刺入原战体内。

    原战身体猛然顿住,身前凝固出的土盾瞬间化作碎土落地。

    “成功了!”土城大祭司狂喜喊叫,“木森大人,快!”

    网状植物迅速加密加厚并快速蔓延,转眼间就把原战连带他身后的包裹全部裹住。

    土城大祭司招呼雷鸣,两人不再隐身,骑着两只英招从天空降落。

    网状植物变成袋状,最后延伸出两根粗大的枝条伸向土城大祭司和雷鸣。

    两人分别抓住枝条一头,拴在英招身上就命令英招再次飞起。

    可是不对!

    那植物袋竟沉重无比,英招“聿聿”叫着努力拍动翅膀,可怎么挣扎都没有飞起来。

    “木森大人?”土城大祭司不知何故。

    木森露面,从一丛雪地里的灌木中快步走出。他走到植物袋前,先查看下方,“大祭司大人,您确定这名战士的能力被锁住了?”

    “当然。”大祭司对骨链充满信心,“土十一,看看是怎么回事。”

    土十一从地里出来,也跟着木森查看。

    木森惊咦一声,“这人也是木系战士?”

    土十一则一五一十地回禀:“大人,这人的脚底长出了植物一样的根,根系进入地底很深。”

    “割断它!”大祭司毫不犹豫地道。

    袋中,原战反手摸摸背后的包裹,眼中血色在一点点退去。

    他比刚才清醒了,可他也知道他这是到了最后一刻。

    “我果然要比你先死了。”原战低低笑了声,脸上的战士标记再度冒出一枚,他已经是九级控土战士。

    不仅如此,他的战士标记似要溃散般,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伤害你的人都在这里,我不会放过他们。”原战最后摸了摸背后的包裹,“你要好好的,嗯?”

    没有人回答他,原战从身上接下包裹,伸手抓住骨链一点点往外抽拉。

    抽筋拔骨般的剧痛让他浑身发颤,可是他的手却丝毫没有迟疑。

    外面的土城大祭司再也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还有力气和那份勇气拔/出骨链,不过这也不怪他想不到,他以前锁住的都是控土战士,从没有锁过两系以上的战士,而原战又何止两系!

    如果换了任何一个人,现在要么被毒笼的毒液毒得全身不能动弹,要么就是被骨链锁住身体瘫软,但原战他除了控土之力,他还有枫族分享给他的木之生命力和一枚火神血石。

    骨链拔/出。

    外面的土城大祭司刚有所感,可是他还有点怀疑,当即操纵骨链让它更加紧缠原战。

    “不对劲!”木森突然变脸。

    毒笼被一双冒着火焰的手生生撕开,火焰顺着毒笼腾腾燃起,瞬间就把毒笼烧光。

    木森一看到那火焰,竟尖叫一声,拔腿就跑。

    原战低头,很珍惜地用脚轻轻摩擦了下包裹,随即赤脚一划地面,把放在双腿间的包裹送到了他能送出的安全距离外。

    雷鸣第二个感觉不对,“这火焰……!大人,上英招,快离开!”

    原战浑身都冒起了火焰,他抬头对四人狞然一笑,“想走?迟了。”

    火线沿着雪面窜行,竟追上了跑远的木森。

    “啊——!”木森发出临死前的惨叫,整个人都被烧成了火人。

    土城大祭司不住摇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到底是什么血脉?”

    “大人!快走!”雷鸣抓起大祭司就往英招身上爬,他感觉到了让他振颤和恐惧的力量,这种能量已经不是人能够拥有。

    两人刚爬上英招,土十一没有得到命令,还站在原地。

    “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烈焰冲天而起,飘落的鹅毛大雪迅速蒸发,满天满地的银白映出一片血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