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8章回33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风靠一己之力打败两只巨禽,带着满身伤骄傲地飞来找严默炫耀并治疗,可是他找不到他的两脚怪了。

    天地一片雪白,只有塌掉的土屋前方圆百米内都是焦黑色,到处都是火烧火燎的痕迹,大火让周围的冰雪全部融化,这一会儿工夫,这方圆百米的土地都有要变成沼泽的趋势。

    九风看到了零落的残尸,他变小飞低到处寻找他的默默。

    没有,这里的尸体中没有他的默默,他能嗅出默默的味道,哪怕他被大火也烧成一团焦黑。

    倒是有他新收的小弟族鸟的残尸,还有其他两脚怪的。

    “桀——!”九风飞远,往土城的方向飞去。他以为默默和战怪都被抓走了。

    又两个多小时后,雪地上出现了一群站在雪橇车上的人影。

    “火光就是这个方向……找到了!你们看那边!”冰骑在长嘴兽上第一个发现了这片土地的怪异。

    两个小时中虽然也有落雪不停落下,但并不能完全遮掩住痕迹,相反落雪落地即化,让这片土地变得更加泥泞。

    咒巫神态轻松,他们虽然被土城派人阻拦,但是那几个土城战士根本不敢接近他,只能在周围偷袭,当看他开始施展大范围诅咒时,竟然全吓跑了。

    咒巫很得意,可很快他就看到了远方冲天而起的火焰,这一片土地全是平地,又都被大雪覆盖,那火光便变得明显至极。

    猜想原战大概已经被土城人“成功”抓走,他就带人来找他徒弟了。

    不过奇怪的是,九风呢?

    雪橇车到了焦土近前停住,所有人都往这边费力地跑来。

    子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要跟着丁宁一起跑。

    丁宁转头,“前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你留在这里看守雪橇车和长嘴兽。”

    子明慌忙道:“好,好。”

    丁宁还要说什么,看他局促的模样,又吞了回去。这人在首领带祭司大人走了不久后,一个人骑着一只长嘴兽,背着一个大包裹追上他们。

    问他来干什么,他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等冰不客气地让他回去时,他才憋出一句话说要跟他们一起走。

    问他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走,他又说不清了,后来还是咒巫把他拉到一旁才问清楚,原来大奥想和九原交往,但又怕黑土城知道怪罪,大奥又不强大,也不敢厚着脸皮说要派战士跟随原战和默巫,而子明觉得自己留在大奥也不一定能觉醒血脉能力,他想为部落做点事情,又想出去看看,便大着胆子追了上来。

    丁宁几人听了都有点哭笑不得,问他追不上怎么办?

    子明吭吭吃吃地说他没想那么多。

    子明的去留,丁宁几人也不好决定,便准备等见到首领和祭司后看他们的意思再说。

    丁飞回头招呼他哥,“哥,快点!”

    丁宁追上丁飞。

    “火光就是在这方向,这里看样子也被大火烧过,首领和祭司大人呢?他们在哪里?”丁飞冲到塌掉的土屋前来回转圈,并扬声大喊:“默大!大人,你在哪里?”

    丁宁和冰比较心细,两人都在仔细观察地面。一到这里,他们就感觉到这方圆百米的地方比其他地方的温度都高出不少,但他们却没有看到大量的柴禾之类。

    他们看到的火光会不会是高阶的控火战士弄出来的?丁宁想。

    答答抬头嗅了嗅,又低下头,一边嗅一边走。

    咒巫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睁开,“这里有强大的残留灵魂之力,阿战和默很可能跟土城的人大战了一场。”

    丁宁抬起头,“那默大在哪里?首领假装被土城人抓走了,默大也被抓走了吗?”

    咒巫也觉得有哪里不对,他能感觉到这里的空气充满悲伤、愤怒、贪婪和绝望,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附近有活人。

    答答忽然发出一声嚎叫,用石斧拨了拨地上一团像是石头的黑漆漆东西。

    大家听到他的叫声一起跑了过去。

    “这是什么?”丁飞蹲下/身。

    冰一把抓住他,“别动,这是烧焦的尸体。”

    “啊?”丁飞愣是没看出来这是尸体。

    丁宁蹲下,用木矛拨了拨,“是尸体的一部分,像是某种野兽的大腿。”

    “祖巫大人,您能认出这是什么吗?”丁飞叫咒巫。

    咒巫正在低头观察什么,听到叫声走过去,他也无法只凭眼睛看出那段残尸是什么,只能推断:“应该是英招,土城神殿和最高阶一批战士的坐骑,连他们城主都没有几只。如果他们的祭司出来,一定会乘坐英招。”

    “嗷!”答答又发现了另一处残尸下落。

    这次看到的一段焦黑的尸体残躯,大家也都认不出这是谁、是什么。

    咒巫皱了皱眉,对答答道:“把所有你能找到的残尸全部找出来,弄到这里。”

    答答负责到处找混在泥泞中和焦土下的残尸,丁宁三人负责简单清理和搬运。

    约半个小时后,众人只零落地找到了四块残尸,但除了一开始找到的英招残留腿部还比较大块以外,其他三块都几乎分辨不出那是什么,有一个大约能看出是半个手掌,还有两个就真的一点看不出是什么了。

    咒巫嬉笑的神色全部收起,眉头越皱越紧,“尸体怎么可能只剩下这么一点?”

    “祖巫大人,有什么不对吗?”丁飞问。

    “你们摸摸地面,看是不是还是热的。”咒巫命令。

    众人立刻四处蹲下抚摸地面,丁飞惊讶:“真的,很热。”

    咒巫问:“从我们见到大火到赶过来过了多长时间?”

    “按我们九原的时间计算,大约有两三个小时。”出门在外没有问天,冰他们也无法精确判断时间。

    咒巫指点他们,“如果是火系战士,除非这里有能让他们的火焰大量燃烧的易燃物,否则这里的土地不可能在火光灭了这么长时间后地面还这么热,而且还不是一小块,而是这一大片都是这样。”

    “那是什么?”

    咒巫想到了一个可能,但他不想说出来,他不相信事情会发展到那种地步,他徒弟都算好了,怎么可能让原战出那种事。

    “我下面会对这些残尸使用咒术中的追魂之术,你们全部退到雪橇车那里,我不让你们过来,你们不要过来。”

    “是。”大家虽然不明白什么是追魂之术,但看咒巫变得严肃的面孔,没有一个反对,全都离开了这片泥泞的怪异焦土。

    咒巫蹲下,从怀里掏出一根药草放到嘴里咀嚼,吐出后,用手分别抹在那四块残尸身上,接着他围着那四块残尸开始……跳舞?

    原冰等人不知道咒巫在做什么,一开始还觉得他动作很奇怪,可渐渐的他们却觉得咒巫的动作充满古怪的韵律和一种说不出的神秘。

    咒巫的动作越跳越快,那已经不像舞蹈,倒像是野兽在反复扑杀某种强大的敌兽。

    “呜——!”随着咒巫的舞动,一股诡异的像是哭声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天色竟然变得比刚才还要阴暗不少。

    “呜啊——!”哭声变成厉叫,声音充满仇怨和不甘。

    一股旋风围着咒巫反方向转动,天空的雪花出现了奇异的螺旋旋转景象,地面也有烂泥跟着旋转而上。

    丁飞几个全都张大了嘴巴,他们祭司大人也很神奇啦,但是他从没有弄过这样的花招,他们看得都很新奇,也有点说不出的畏惧,那哭声和厉叫越听越可怕。

    冰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可等他仔细看过去时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了。

    咒巫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叫,舞动的身体更加快速,就连冰都快要看不清他的动作,其他人更是只能看到一圈舞动的影子。

    “土城!我跟你势不两立!”咒巫舞动的动作顿止,头发披散,神情如厉鬼凶神,浑身杀气外溢,一脚把地上四块残尸踩烂,转身就向丁宁等人走去。

    “去土城!”

    “祖巫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您看到了什么?”丁宁代表大家急问。

    “去、土、城!”咒巫此时什么都不想说,残尸太少,那些灵魂也已零散得七七八八,而且这片焦土里还有股诡异的能量存在,让他的追魂之术无法全力施展,以至于他捕捉来的灵魂碎片并没有让他看到多少,但足够让他知道他徒弟吃了大亏,而原战则生死不明。

    他在附近没有感觉到他徒弟和原战的灵魂之力,可他不相信他好不容易才遇到的宝贝弟子就这么死了,他要去土城看个究竟,如果……

    咒巫带着原冰和丁宁等人走了,九风也没有再回来。

    这片土地重新恢复了寂静。

    一天又一天,洁白的雪花往下飘落,可不管多大的雪,只要落到那片焦土上就会融化,让那里的土地变得更加泥泞。

    如果这样的情况长时间持续下去,也许这里真的会出现一个沼泽,或者一个在夏日寸草不生的绝地,但是十二天过后,这里再次出现了奇特的变化。

    泥泞的土地中央忽然开始下陷,一只指节粗大、手指修长的大手从土壤里伸出,一把抓住了外面的泥地。

    手指在用劲,就好像下面有人正在努力想要从地面下爬出。

    又一只手伸出……不,那不是人类的手,那是一根粗长的像是树木根茎一样的枝条。

    枝条扭曲纠缠,化作人手和手臂形状。

    地面被扒开,一具满是泥泞的赤/裸身躯终于从地底下爬出。

    只是这具身体看起来有点诡异,他身体大半还是人类的肉身,但是他眉心中间却有一个核桃大的洞,右上半身和他的右臂残缺了大部分,全都由扭曲的枝条补成。

    男人脸上有着部落刺青,但代表战士级别的标记却一个没有,不知是隐藏了还是彻底消失。

    这具身体在爬出地面后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没有动弹,就像力竭了般。

    方圆百米的土壤开始颤动,有什么东西从土壤中冒出,红艳艳的像火又像血。

    这些大的不过米粒大,小的如微尘一般的红点开始快速向那具身体聚集。

    可是这些红点全部在靠近这具身体的表层时停住,它们进不去这具身体,像是被拒绝了。

    红点如有意识般开始聚拢,慢慢地聚成一枚瓜子大小的艳红晶体。

    艳红晶体开始逼迫那层阻挡它回去的屏障,想要穿透它,回到它应该回去的地方。这具身体是它的!

    可是阻挡了艳红瓜子晶体的力量也不薄弱,瓜子晶体对着男人身体的额头眉心部位戳刺了半天也没有钻进去。

    男人就在这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很黑很暗,如大海中的深渊,又像是死人的目光,没有任何波动和感情。

    他像是无意识般开始向前爬行。

    瓜子晶体紧紧跟随着他。

    男人爬过泥泞的焦土,爬到雪面上。

    冰凉刺骨的深雪没有能阻挡他的前行,他锲而不舍地往着一个方向爬行。

    雪地上留下了男人爬过的深深痕迹。

    男人爬了很远,他似不知疲累,心中只有一个目标。

    向前又向前,快了就快了!

    跟着男人前行的瓜子晶体看自己始终钻不进它要进去的地方,急了,开始后退,它要凝聚力量再试一次。

    就在这时,男人心口如刺青般的幼芽标记竟然从男人心口把自己拔了出来。

    男人闷哼一声,翻过身,低头看自己胸口。

    幼芽叉开两只柔弱的根茎当脚丫,快速且准确地往男人头部爬去。

    外面的瓜子晶体急了,顾不上还没有准备好就再次冲撞那层屏障。

    男人看着幼芽和瓜子晶体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

    幼芽爬得更快,那屏障并没有阻止它,它顺利爬到了男人眉心处,扒着那窟窿往里面看了看,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幼芽试探地伸进去一根被当成脚丫的软根。

    里面的东西接受了它。

    幼芽似乎很高兴,摇晃着已经长出四片叶子的脑袋,整个钻进了那黑漆漆的窟窿里。

    “唔!”男人感到头脑一阵剧痛,捂住脑袋仰面倒下。

    瓜子晶体大怒,更加疯狂地戳刺外面的屏障。

    而在幼芽进入那个眉心窟窿后,男人的身体再次产生异状。他的眉心窟窿开始缩小,慢慢的窟窿消失了,额头重新恢复了光滑平整。

    瓜子晶体浑身冒出了火光,它似要再次炸裂自己,报复这具身体。

    “啪。”男人再次睁开眼睛,这次他坐了起来。

    看瓜子晶体那疯狂的模样,男人伸出完好的左手。

    瓜子晶体一头撞在男人左手上,咦?屏障没了。它很高兴,想要回到眉心处。

    可男人却抓住了它。

    瓜子晶体想要冲出男人的手掌,却发现自己被束缚了……不,它好像觉得这只左手似乎也不错,这里的气息让它感到很舒服。

    男人摊开手掌。

    瓜子晶体犹豫了一下下,一头钻入男人的左手掌心。

    男人看看自己的左手,来回握了几次就不再管它。

    他试图站起来,几次尝试后终于站稳,然后他纠正了下方向,继续向着原目标进发。

    又走了大约一刻钟,男人停住了。

    这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原,可男人就是知道这里、他的脚下就是他的目标所在。

    他单膝跪地,一人手一树手开始交错快速地挖掘雪面。

    深深的雪面下是僵硬的冻土。

    男人用力刨抓冻土,他似乎遗忘了他的能力,还好他的手臂相当有力,尤其是树枝做的那根手臂,钻入地面并不是太费力。

    把表层约两尺厚的冻土钻松后,下面的土壤就比较好挖了。

    男人大半个身体都探进了坑里,他还在刨挖。

    坑越来越深,男人直接跳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男人的动作突然停止,他摸到了!

    接着他又加快了动作,不过这次不是挖掘,而是特别小心地把那东西上的泥土全部清除,然后把那个东西抱了出来。

    那是一个用兽皮衣做成的大包裹。

    男人打开包裹,看到了里面焦黑的残尸,他抱着焦尸坐在坑里坐了好一会儿,看着焦尸的目光就像看到了所有。

    找到你了,这次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