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9章 章回33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焦尸的脸很恐怖,但男人一点不觉得害怕,也不觉得难看。

    他心中有种奇怪的直觉,似乎有谁在脑中告诉他,他的焦尸不会一直这样,他会变,变成……

    男人努力捕捉脑中的闪影,那是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少年,有着一张善良憨厚的面孔,但当他皮笑肉不笑的时候,那张脸看起来可坏可坏。

    还有一个银发的老头,笑起来很温和,但好像特别喜欢咬他?还喜欢用一根尖尖细细的东西戳他?

    男人想得入神,被那些脑中闪影迷得七荤八素,甚至忽略了身体的最原始本能反应。

    就这么抱着焦尸坐在雪地上,男人像是丝毫感觉不到寒冷,他也想不起来做其他事,似乎只要焦尸在手他就拥有所有了。

    天色渐渐发暗。

    “嗷呜——!”长长的狼叫声从远处传来。

    白天与黑夜交错的黄昏时刻来临,也是雪地每天最危险的时刻。

    一只毛皮灰白的肥兔子从雪地里钻出,蹲在雪面上停了一会儿,便迅速向男人的方向跑去。

    “砰!”肥兔子撞在男人身上。嘶嘶!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挡在我回家的路上?

    男人扭头,低下看。

    肥兔子四肢朝天抖了抖,翻过身,晕了一会儿,改变一个方向蹿了。

    伏在雪地中准备干掉这只兔子的野兽改变了目标,那只兔子肉太少,这个傻傻不动的两脚怪却有这么多肉,再傻的兽也知道要选择哪一个扑杀。

    有着两根尾巴、头部尖锐如鼠,体型不算尾巴有一米长、半米多高的野兽悄悄地接近男人后背。

    “嗷呜——!”

    男人扭头,侧耳,似乎在判断狼群离他还有多远。

    就是现在!鼠头双尾兽对准男人脖颈扑了过去。

    “咔嚓!”

    男人身体未转,只枝蔓纠缠成的右手绕到身后一把抓住了鼠头双尾兽的脖子,手上一用力就把双尾兽的脖子给掐断了。

    丢下双尾兽,把怀中焦尸小心放回皮衣上,男人重新抓起双尾兽,被延缓忽略的饥饿感就这么突兀地冒出。

    男人想都不想,两手一扭,拧掉双尾兽的脑袋。热乎乎的血液喷出,男人张开嘴巴就堵住了出血口。

    “咕嘟咕嘟。”大量的鲜血被饮下肚,来不及吞下和堵住的血液从男人的嘴巴周围流出,把他赤/裸的身躯染得黑红。

    雪面上出现点点片片的血色。

    又吸了一大口血,这次男人没有咽下,他丢开双尾兽尸体走到皮衣边单膝跪下,小心托起焦尸,寻找他与身体缩成一团的头部。

    焦尸的头部微垂,腿部和两只手臂全部蜷缩到胸前,这是一个自然保护姿势。

    男人轻轻掰动焦尸的头,那头部竟然没有多大阻碍地给他抬了起来——如果是一般被雷火劈烧成这样的焦尸,别说让焦尸抬头,哪怕轻轻动他一下都可能让其身体四分五裂。

    但这具焦尸没有,他的颈部甚至还很柔软。

    托着焦尸的头部,男人垂下头,把嘴巴对准焦尸被烧成一个黑洞的嘴部,用舌尖抵开他没有完全合拢的牙齿,把口中含着的鲜血给他灌了进去。

    他需要鲜血,那么他的焦尸肯定也需要。男人理所当然地想着。

    又去吸了口还有些温度的血给焦尸灌下,男人才开始用手撕扯双尾兽身上的皮毛。

    用枝蔓缠成的右手直接变成尖锐的木尖,一下划开双尾兽的腹部,掏出内脏闻闻,扔掉,心脏掏出来塞进嘴里用力咀嚼。

    血水溢出。男人却吃得津津有味。

    一个心脏肯定不够,还好他本能地就知道哪里能吃和好吃。强行用蛮力扒掉双尾兽身上的兽皮,露出血肉身躯,男人埋头就是一阵撕咬啃噬。

    不吃不知道,这一吃他才发现自己饿坏了,一只一米长、半米多高的野兽差点给他啃噬光,就连丢掉的脑袋也给他扒掉皮啃了几口,最后剩下一块最嫩的腰肉,男人拿着再次回到焦尸边。

    把肉块放到焦尸的嘴洞边,焦尸毫无反应。

    男人塞了几次,发现焦尸都没有吞咽,他急了。

    为什么不吃?不好吃吗?

    他没有去想焦尸是不是能吃东西,他只记得喂饱他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他不能让他饿到。

    “嗷呜——!”狼叫声越来越近。

    这里不能再留下去。脑中有个声音在提醒他。

    男人迅速把焦尸包好,又把扔掉的双尾兽的两根长尾巴捡回来,再撕了一块毛皮用雪简单两面擦洗一下,包起那块嫩肉塞进包裹里。

    还有件事没做,他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会引来兽群尾随。

    男人用手挖起冰雪直接往身上擦,冰雪被染红,他的身体却逐渐变得干净,只不过皮肤被冰雪擦得通红。

    一股兽群的浓重腥臊味迎风传来,男人迅速背起包裹,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原地。

    之后要去哪里?

    男人背着大包裹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在寻找安全的地方,他还有一件事没有做到,那块嫩肉还没有喂到焦尸肚中。

    天黑了,不过因为冰雪与夜空昏红的光芒映射,周围并没有显得太暗。

    风中传来的味道再也没有野兽的腥臊味,这一片空地也很安静,雪面平整没有野兽行走留下的印记。

    男人停了下来,放下包裹解开,随地坐下,把焦尸抱进怀中。

    他想到方法了。

    男人抓起那块包好的嫩肉,扔掉外面包裹的毛皮,放进嘴里撕扯咀嚼,嚼得烂烂的,再低头喂进那个黑洞洞的嘴巴里。

    他还特意等了一会儿才掰开焦尸的嘴巴查看,可是里面他喂的肉渣还在。

    为什么不吃?难道你只喝血吗?

    男人后悔,早知就多给他喂一点兽血了。

    从焦尸嘴巴里抠出那团肉渣重新塞进自己嘴里吃了,剩下的嫩肉他也没留下,他本来就没吃饱。

    安全了,肚子里也有食物了,男人也不知道下面该做什么,便抱着焦尸到处摸到处看。

    焦尸身体被雷火灼烧得到处都是裂缝,男人偶尔会扒开一条看看,最深处的肉貌似不黑也不焦,还有点发红,就像刚才被他剥皮的新鲜兽肉。

    莫名的,男人高兴起来,把焦尸牢牢抱在怀里,就这么干坐在雪地里。

    寒风吹过,男人垂着头抱着焦尸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他再次背起焦尸随便找了个方向前行。

    后面接连两天他都没有再碰到一只野兽,连只傻兔子也没有。如果不是地上还有雪能补充水分,他就要换个方向走了。

    找到焦尸后的第五天,他看到了一座很大的山林。

    但是看山跑死马,他接着又走了两天还没有接近那座山林多少,不过路上他打到了一只从他头顶上飞过还随便拉屎的野鸟。

    野鸟的血液少,拔了毛更是没有多少肉。血液喂给了焦尸,肉和骨头全进了自己肚子里,可就算这样,男人还是饿坏了。

    而之后的日子也没好到哪里去,有时候他能好运地碰到落单的野兽,有时接连一两天他连一只野兽影子也看不到,最倒霉也最幸运的是碰到兽群。

    不过还好他力量很大,右手臂又是树枝做的,一般小兽群他都能对付,但如果碰到比较厉害的兽群,他顾忌着身后的焦尸大多会选择逃跑。

    一天天就这么过去,大雪已经好一阵子没再下了,可天气却变得更加寒冷。

    春天要来了,男人抬头望向远方终于近了不少的山林想到。

    雪化日,也就是春天和冬天交错的日子总是最冷的,似乎有谁这么跟他说过。

    脚下土地的雪层似乎在变薄,流水声从不远处传来,更远处的山林也已经可以看到藏青色的树端。

    他都记不得已经走了多少天。

    又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一天,男人累了,放下包裹,习惯性地把焦尸抱出来,可是这次他却忍不住从上到下把焦尸闻了一遍。

    焦尸现在这会儿其实基本什么味都没有,但男人偏偏闻得口水分泌。

    胃部收缩,强烈的饥饿感传入脑中,前面最后一次捕抓到的野鸟也已经在两天前吃完。

    这两天他似乎错进了某只强大野兽的地盘,两天下来连只路过的鸟雀都没看到。

    他现在非常期待见到那只强大的野兽,他保证这次不会给对方留一丝肉。

    又闻了闻焦尸,感觉有点香,他似乎闻到了新鲜血肉的味道。今早他还扒开来看了,焦皮下深处的肉色越发鲜红,他甚至怀疑自己听到了一声心跳声,但他把耳朵趴在焦尸胸膛听了好久都没有听到第二声。

    好想吃但不能吃!虽然他内心中觉得这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他吃过他。男人想。他还记得他的味道,好像有点苦,还有股奇异的香味?但真的很好吃!

    这一想,让他饥饿感更甚。

    不能再闻了,他刚才都忍不住伸舌把他宝贝焦尸的焦黑脑袋和脸舔了一遍。

    把焦尸重新裹回皮衣中背起,男人站起身。

    血和肉,他下意识地就知道他需要这些东西,而他不能就这么等下去。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知道,但他就是知道如果他再这么等下去,他可能连路都走不动了。

    凭着本能,男人背着焦尸向水流声传来的方向走去,他猜那水很可能就是从那座山林里流出。

    不久他果然看到了一条两边都是冰块,只中间有一条细细水流的小河。

    顺着小河继续往前走,这次一走就走了很长时间,男人身后留下了长长一串深深的脚印。

    这样走太慢了,他想。

    无声无息的,男人脚下出现了一块泥土,泥土快速拉长,变成像雪橇板一样的形状。

    男人低头,泥土做的雪橇板迅速散掉。

    这是怎么回事?

    他想着再让那雪橇板出现,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想,脚下四散的泥土却毫无反应。

    而这么一搞,他饿得更厉害。

    看看自己的右臂,再看看自己的脚,想着刚才雪橇板的形状,脚底心忽然痒痒的,很快,根茎一样的茎蔓便从脚底伸出,快速延长交错,当场织出了两块雪橇板。

    男人跺跺脚,发现不再像之前一样下陷,当即迈开大步快速走,一开始他还觉得脚下有点笨重,可渐渐的,他越走越快,到后面也不知脑中哪里被点亮,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用脚蹬踏雪面滑行。

    风从脸上快速掠过,男人越滑越快,遇到障碍,他要么避过,要么一个跟头绊倒,绊倒后先摸摸后面的包裹,见没事,就爬起来继续滑。

    反正摔着也不疼,到后来男人越来越放松,在雪面奔跑滑行的姿势也越来越自在。

    山林越来越近……

    火光!

    男人猛地转个圈停下滑行的脚步。

    不只有火光,他还听到了人类的说话声。

    人类?奇怪,他怎么知道那些说话的是人类?

    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就像他本能知道焦尸对他很重要很重要一样。

    过去看看?他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男人脚底雪橇板变小,变到只比两只大脚丫大出一圈,周围微微翘起。

    山林边缘,一群人正在烤火烤肉,后面还有四个兽皮帐篷。

    数十只战兽挤在一起取暖,战兽后面竟是不下百名的野人。

    说是野人,因为他们身上都只穿着最简单的中间挖洞的套头皮毛,腰间系着草绳或皮绳,脚上大多只用兽皮随便包扎起来,赤/裸的小腿都还露在外面,头发和胡须也都乱蓬蓬的,女人好一点,但是头发也都是随意披散着。

    这些野人如战兽一样挤在一起,看着帐篷前面的火光和烤肉充满渴望,而看向火堆边的人群时却充满仇恨和怨怒。

    “那非大人,您不是说土城在东北方向吗?为什么我们现在朝正东方走?而且按路程计算,我们现在不应该已经到达土城了吗?”一名长发披肩的男子再三思量后,还是把存于心中多天的问题问出了口。

    一名正当壮年、身佩元晶饰品的男子吐出口中碎骨笑了笑,“我还想你们什么时候会问。”

    长发男子呆住。

    那非指指不远处的山林,“等翻过这座山林,前面就是九大上城之一的音城。我两年前来过一次,音城的人在山林中硬是开出了一条路,路上还有音城的防守战士巡逻,大家不用太担心山林里的野兽。运气好,说不定他们的巡逻战士还会带我们走一程。”

    “音城?”长发男子等人惊讶地抬起了头。

    长发男子忙问道:“那非大人,我们这次不是说去土城吗?怎么到音城来了?”

    “我们大人还会害你们不成?”一身穿战甲的高挑女子冷笑。

    “不是,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出发时,那非大人说是去土城,现在突然听到变成音城,感到奇怪罢了。”长发男子小心解释道。

    那非笑笑,“我从你们城里带你们出发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半年,有的地方会没有丝毫变化,有的地方却会出现天翻地覆的改变。”

    说话的男子看看同伴,大胆询问:“大人,是不是土城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错,土城是出了些事,我在土城中的人手给我传了消息,让我近期都不要前往土城。”

    长发男子疑惑,路上他可没有看到任何人接近那非等人,除了他们不久前在路上顺手抓的一批野人奴隶。

    男子同伴做了个动作提醒他,长发男子一拍大腿想起来了,“那只鸟!怪不得那鸟对大人那么亲密,大人摸它、喂它,它也不跑。”

    那非没有否认,“这些信鸟培养起来不容易,路上还经常会给其他凶禽捕捉,我得到的消息已经滞后很多,但不管如何,土城现在不是适合去的地方。”

    “那非大人,土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长发男子和他的同伴好奇,那非那边的人其实也好奇,全都看向那非。

    土城?!背着焦尸偷听的男人只觉得这两个字眼对他无比熟悉,让他只是听到就怒火直冲脑门。

    土城!土城!

    他为什么这么恨土城?男人不明白,但他的手却自然而然摸向身后的大包裹。

    那非接过属下递过来的热汤喝了口,咂咂嘴道:“据说土城神殿得罪了一个最不能得罪的人,现在那人带着一只大鸟把土城闹得一塌糊涂,土城神殿被他烧了,土城国王也被他抓了,硬逼着土城神殿祭司交出他的弟子和他弟子的守护战士。”

    “啊?!”听的人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一个人一只鸟就敢跑到九大上城之一的土城闹?还把他们国王抓了?”

    “怎么不可能?只不过要看闹事的是谁而已。”那非笑。

    “那人是谁?”几个人异口同声问道。

    “你们听过咒巫没有?”

    众人齐摇头。

    “那你们以后就记住这个名字,记住他是全天下最不能得罪的人之一就行。”那非一脸神秘。

    这下就连那名女战士也好奇起来,“大人,那咒巫到底有多厉害?为什么不能得罪他?”

    “我对他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所有跟我提到咒巫这两个字的人都告诉我,宁可把九大上城都得罪个遍,也千万别得罪一个咒巫。那人传说是世间最厉害的诅咒大巫,他的诅咒灵验无比,就是各大神殿祭司也很难解开他的诅咒。”

    “咒巫……”那非手下一人低喃,“啊!我听过这人,大人,有个关于诅咒大巫的传说,说是三十多年前,已经升为中城的蔓菲拉城因为得罪了一名巫城的祭司,结果全城人都被诅咒得传染上了瘟疫,当时这座城的人全因为疫病死绝了。这事里说的大巫是不是就是您说的咒巫?”

    那非沉重点头,“就是他,也因为这件事,大家才彻底怕了他,不过咒巫本人听说也因为这件事被巫城神殿驱逐,不再担任神殿祭司。另外蔓菲拉城的人没有死绝,只是他们的国王血脉和高阶战士都死得差不多,后来就被另一座城给吞并了。”

    “天!那人真可怕,土城现在不会已经满城瘟疫了吧?”长发男子直呼母神在上。

    “谁知道呢。”那非叹气,“我只收到一次消息,后面就一直没有收到了,也不知是他们后来没再传出消息,还是信鸟死在路上了。不过我想土城现在的情况肯定很糟糕,因为他们不但得罪了最不能得罪的诅咒大巫,竟然还招惹了人面鲲鹏族。”

    “人面鲲鹏?!”这次知道的人多了。

    那非,“嗯,我上次收到的消息说那人面鲲鹏发疯似的袭击土城神殿祭司,刮了好多天大风,土城风沙漫天,人都不能出门。”

    女战士脱口道:“土城怎么这么倒霉?”

    “你应该问问他们怎么有那么大胆子敢抓咒巫的弟子。”

    “是哦,他们为什么要抓咒巫的弟子?”

    那非摇头,“谁知道,消息没传出来。只说土城神殿和王室已经向其他上城,尤其是巫城求助。”

    身背焦尸的男人听得入神,在那非说到咒巫和人面鲲鹏时,他觉得无比熟悉,可偏偏脑中就像被什么隔开了一般,让他无法把熟悉感和记忆直接联系起来。

    男人有点焦躁,但并不担心自己的情况,他似乎又是本能地知道他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等他伤势痊愈,他就能自然想起一切。

    原来我受伤了吗?男人恍惚。

    而就在他晃神的一刹那,一袭黑影贴近他后背,等他反应过来,一柄骨刃已经架到他脖子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