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1章 章回34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在山林密道穿行了两天后,那非的奴隶队终于在音城巡逻队的指点下走出山林。

    一出山林,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大片平原,有山,但山都不高。

    而且只不过一座山林的距离,山那边还是冬天,这边却已经是春花烂漫,小溪潺潺,遍地绿草和鲜花。

    音城外面有很多田地,还有很多小型部落居住地。

    路上很热闹,田间能看到忙碌的人群,整齐的石子路上也会看到穿梭于音城和各附属部落之间的人与兽,也有像那非这样的游商。

    如果让严默看到这些场景,他肯定会说:这就是典型的城村结合的聚居模式。他和原战对九原的初步规划也是如此。

    比起黑土城附近的部落居民,这里的住民似乎更加快乐一些,不时还有清越动听的歌声传入耳中。

    树男忽然心有所动,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巍峨城池,呼唤他的什么就在那里!

    那非放飞一只信鸟,深吸一口气道:“这里和两年前一样,每次来到这里,我都感觉灵魂得到了洗涤。”

    树男注意力被信鸟吸引,看着那只飞向音城的鸟儿,总觉得那信鸟有点眼熟,他好像之前吃过两只相似的?

    同行的长发男子看到音城外围景象也很高兴,田间和路上传来的欢快歌声让人听了心情不由自主就好起来,“这真是好地方,子民看起来也很富足。”

    “说不定在这里,你们带的货物能比在土城卖的价格更好,音城人出手都很大方。如果你们会唱歌跳舞或者懂他们口中的音律,你们会更受欢迎。”那非挥手,“加快速度,争取在正午前进城!”

    “是!”奴隶队的人气氛都很高昂,目的地到了,眼前货物就能卖出去,而他们也将得到报酬并能在音城好好享受一番。

    “音城的好东西很多,看紧你们的元晶币吧。”那非哈哈一笑,指挥战兽跑向队伍最前头。

    音城对外人似乎毫不排斥,就连城门战士都带着一点笑颜,检查也并不严谨,按智慧生物的人头收了元晶币后就挥手放那非一行进了城。

    那非在城中也有接应,一进城就有人迎出来。

    树男还牢记着那个声音跟他说的话,要多弄元晶币,但要怎么弄?

    还有那个呼唤他的什么,他能感觉到离对方越来越近。

    音城也是城池状,北城墙与一座宏伟的城堡相连接,据说那里就是音城国王王宫。城市最中心有一座被十二根巨石柱高高抬起的空中神殿,无论谁到音城,第一眼看到的都是神殿。

    十二根巨柱高达二十多米,直径有两米多宽。这个被十二根巨柱包围的中空区域并没有浪费,很多音城人都在这里进行朝拜和静思感悟,算是城中圣地之一。

    神殿周围是偌大的广场,以神殿为中心,周围呈米字形分出岔道,这些岔道有的通往王宫,有的通往贵族区、平民区、战士营、贫民区等。

    有趣的是,这些街道接近广场中心的头部位置都是各个区域的集结点,也就是神殿广场四周全都是市集和比武场之类的热闹地点。

    八条街道全用方向命名,比如王宫北路、南城大道、神殿中路、战营东北路等。

    那非一行现在就住在音城东路靠近广场的一栋大房子里。

    进入大房子后,那非和同行者们就忙着卸货、清点奴隶,树男因为已被那非控制,周围人对他看管得并不严。

    当天并没有多少人出门,大家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又累又激动,忙完了就各自找安排好的房间睡了,一直休息到晚上才有人爬起来说要去广场逛一逛。

    树男看有人往外走,他也背着包裹跟着往外走。元晶币赚不到,他就先去找找那个呼唤他的什么好了。

    恰好被那非看到,立刻喝问他:“你去哪里?”

    树男指了指前面走出大门的人。

    “你想出去?”那非再次测试了下自己留在对方灵魂中的印记,发现还在,这才放心。以前被他控制的战奴很少有自己的意志,基本是他一个命令他们一个行动。

    可这树人混血似乎还保留着他自己一部分意识,之前不想把焦尸交给他,如今竟然还想去逛街?

    难道树人的灵魂和一般人类不同?那非盯着树男的眼睛,命令:“跪下!”

    树男没有动。

    “跪下!”那非加重了语气,同时操控留在对方灵魂中的印记,想要让树男痛苦。

    树男有点苦恼,他不想跪,可那个声音却要他假装听话,如果他继续听话会有元晶币拿吗?

    想了想,树男转身朝之前他走出的屋子走去。

    那非莫名其妙,他本来还担心控制失效,正在提防对方攻击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转身回去了?

    所以他的控制到底是有效还是没效?

    如果有效,对方为什么不听他的命令,他让对方痛苦,对方为何也毫无反应?

    可如果无效,对方又为什么不攻击他、不逃走,反而走回屋内?

    那非彻底糊涂了。

    他身后护卫的女战士上前,担心地道:“大人,这树人要不要?”女战士做了个割脖子的手势。

    那非思索片刻,“跟我去神殿,再多找几个人守住他。”

    树男回到屋内,抱着包裹随便找了个墙角坐下,他其实并不打算逃走。那非这里有吃有喝,还有那么多活兽,对他喂养焦尸非常方便。

    “那位树人兄弟,喂!”笼中的猫人闪开,一名壮年猫人贴到囚栏边,小声招呼树男。

    树男瞟了他们一眼,解开包裹,把耳朵贴到焦尸心脏上。

    “喵!树人兄弟,你能听懂我们说话吗?”壮年猫男急。他们好不容易才等到屋内只有这树男的时候,可是谁来告诉他们,为什么树男不肯理睬他们?

    “哥,别喊了,那树人说不定和那些奴隶贩子是一伙的。”一名女猫人拉了拉壮年猫男。

    “我觉得不像,喂,树人兄弟,喂!”

    “叫什么叫?”大门被打开,两名被临时叫来看守非人类奴隶的战士心情很不爽。

    猫人们立刻不再发出声音,全都缩了回去。

    两名看守看树人抱着那焦尸,都是一脸恶心。他们也不靠近他,就守在门边,上面说了只要这树人老实不乱跑乱搞就不管他。

    树男不准备逃走,可对树男已经起了警戒心的那非却打算尽快把他脱手,甚至连明天都等不及了。

    那非叫人把树男带到前面客厅。

    “知母祭司,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树人。”那非恭敬地对一名身穿单布衣、身佩元晶饰品的中年男子说道。

    知母祭司看到树男眼睛一亮,走上前围着树男仔细打量,“不错,看这样子确实不像是控木神血战士,不过不管他是树人混血还是控木战士,我只要他能操控植物、让植物听话就行。”

    “大人,他是树人混血,种植对他肯定不是难事,有了他,以后您的药草就再也不用愁生病和长不快了。”

    “嗯嗯,希望如你所说。不过我还是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能让植物生长的能力,你知道很多控木战士只是身体一部分能化作树木,真正能控制植物生长的控木战士并不多。”

    “大人,您放心,我们可以当场测试。”那非转头,把一颗种子往地上一丢,命令树男道:“让它成长,快!”

    树男觉得这个命令他并不排斥,但是他好像没这样控制过植物,他只会控制自己的身体。

    树男伸出枝蔓纠缠而成的右臂戳了戳地面那颗种子,他心里也好奇,很随意地在心里对那种子下了个命令:生长,快点!

    那种子一下钻进土壤,过了一会儿,一枚嫩芽顶出地面。

    嫩芽开始肉眼可见的生长,嫩芽变成幼苗,继而开花结果。

    树男挑挑眉,他竟然还会这招,能赚到元晶币吗?

    在种子顶出幼芽时,那非和那知母祭司就都满意地笑了。

    那非高兴这个随意碰上的树人混血竟然真的能操控植物生长,虽然可惜他不能完全控制对方,让其为自己所用,但就凭着树男这手能力,他等会儿可以把树男卖个特别好的价钱。

    知母祭司则在心中大叹自己幸运,之前这专贩奴隶的奴隶贩头来找他,说有他想要的奴隶,那奴隶会对他种植草药帮助极大,他还有点怀疑,不过他正好没事,就跟着过来看了。

    还好他跟过来了,如果让其他祭司知道有这么一个能控制植物生长又听话的树人混血奴隶,他真不一定能抢到。

    “多少元晶?”知母祭司已经对树男生出势在必得之心。

    “知母大人,您知道,长生木族从来不好捕捉,而树人混血更是少见,这个树人我可是花了很大代价才弄到手。”

    知母祭司知道对方想抬价,但他偏舍不得这么个大宝贝,只能道:“你开个价。”

    那非看出对方的反感,也不再多钓对方胃口,一口报出:“一百枚七级元晶币,或者一枚八级元晶币。”

    知母祭司转身就走。

    那非提高声音,“知母大人,树人混血难得,您真的打算放弃吗?”

    知母停住脚步,回头,“一百枚五级元晶币,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

    “一百枚六级元晶币,不能再少了。”

    双方讨价还价,最后以三十枚六级元晶币成交。

    树男本来懒得理这两人,可他听到两人提到了元晶币,本要离开的脚顿时迈不动了,后又看那知母祭司数出三十枚元晶币,他改了想法。

    他要跟这个知母祭司走,这个人应该可以帮他弄到很多元晶币。

    知母祭司得到这个树人混血奴隶非常高兴,当场就给树男下了灵魂奴仆契约。

    树男看知母祭司刺破食指指尖,沾着血液在他眉心画了一个符号,为了元晶币,他硬是忍住没躲开。

    又有什么往他脑子里钻,灰雾涌出,非常主动且贪婪地把钻进他脑海里的虫子给拖进了那看不见的灰雾囚牢中。

    那非感到自己对树男的控制消失,以为是知母祭司的灵魂奴仆契约覆盖了他留下的灵魂印记,也没多想。

    而知母祭司对树男下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奴仆契约后,就很放心地把人带走了。神殿除三大祭司以外的普通祭司每年都会有一次比试,这不但关系到他们今后在神殿的地位高低,赢得前三名的人还能获得合适的功法和新的巫术作为奖励。

    他为了这次比试已经准备了很久,但偏偏有几株稀有药草因为培植不佳,至今都长得要死不活,而想要重新找,时间上也来不及,幸好父神保佑,他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得到了一名能控制植物生长的树人混血。

    “元、晶、币。”

    “什么?”急着赶回神殿的知母祭司以为自己听错,不是说这树人混血不会说话的吗?

    树男很认真地对知母祭司又说了一遍:“干活,要给元晶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