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2章 章回34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知母祭司表情开裂,瞬间升起要退货的念头。但这当然不可能,货物已经现场交接,他还下了奴隶印记……对了,奴隶印记!

    “老实点,想要元晶币那就好好做事。快点跟上!”知母祭司随口敷衍,根本没把树男的要求当回事。

    树男听知母祭司已经答应,欣欣然跟上。

    音城人对神殿敬仰但不恐惧,看到身着祭司服饰的知母祭司从身边走过,大多也只是简单问好,知母没有回应,他们也无所谓。

    此时天色已黑,但广场上仍旧十分明亮。

    树男抬头,发现广场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长着一根高约两米的直木,直木顶端有叶有花,叶子大如巴掌,花朵宛如人拳,而不论叶子还是花朵都发出柔和明亮的黄白色光晕,照明效果比火把好得多。

    “呵,这树木真不错,天然路灯啊这是。等我们回去一定记得扛几株走。”脑中响起一声突兀的赞叹声。

    “默?”树男也在脑中回应,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你小心点,设法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我感觉到这里能量异常充沛,对你我恢复伤势很有好处。”

    “好!”树男没注意发出了声。

    知母转头,“你在跟谁说话?”

    树男常识缺乏,但智慧并没有消失,他一指直木,直愣愣地道:“好看。”

    “没见过?那是灯木,长生木族很久以前送给我音城的礼物。”知母突然咳嗽一声,脸色有点不自然。音城中到处种有长生木族送给他们的礼物,结果他却把人家的混血儿弄来做奴隶。

    树男并没有发现这点,他正在脑中呼唤默,可默又不理他了。

    “走快点,以后你做事做得好,我会让你出来转转。”知母加快脚步。

    树男也跟着走快,但这并不妨碍他打量周围景象。

    也许因为晚上也有光源的缘故,围着广场而设的各种集市到了此时仍旧十分热闹,不时能听到歌声、音乐声和笑闹声响起。

    但广场很大,走到中央时已经听不到多少嘈杂声,到了被十二根粗石柱撑起的神殿下面已经变得极为安静,神殿下有不少人在静坐。

    树男仰望高高在上的神殿,想要怎么上去,知母祭司回头再次催促他:“快点,跟紧我。”

    走到神殿下方中央,知母祭司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吟唱。

    中央地面打开,露出一个水池。

    “进来。”知母率先跨入水池。

    树男盯着水池看了一会儿,被知母拽了一下,也走入水池中。

    奇怪,他们脚面竟然浮在水面上,而没有踩入水中。

    知母又发出一声低沉的吟唱。

    吟唱刚落,树男恍惚听到了什么,脚下水池中的水中突然涌上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他们向上方神殿送去。

    树男没有感到惊吓,但是他很好奇,盯着脚下看个不停,想要看到底是什么把他们托起。

    知母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奇怪树男的镇定,通常第一次使用音波池的人都会吓一大跳,很少有人能像树男这样站得稳稳当当。

    “你是几级战士?”知母忍不住问。

    树男抬头,看头顶上方的神殿地面,那有一个发出奇异光纹的大洞,如果人一直盯着那个螺旋光纹看会很快头晕目眩。但树男一直盯着看,在穿过那个大洞时,他感觉到一丝明显的阻力。

    “这是什么?”树男好奇地问。

    知母以为他没有听到自己刚才的问题,而出入口的事情也确实需要说明,便半解释半警告道:“这是音波洞,你别看这个洞好像什么都没有,但如果是未经神殿允许的人或物一旦试图通过这个音波洞进入神殿,身体和灵魂就会被立刻绞成粉碎。记住,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随便离开神殿,就算你额头上有我留下的灵魂印记也一样,那只会保护你不被杀死,但不会让你通过。”

    音波洞。树男记住了一个新名词。

    穿过音波洞,就是神殿第一层。而整个神殿都围绕中间的音波洞而建,神殿没有阶梯,想要在神殿上下必须通过中间的音波洞。

    围着音波洞有雕刻精美的石柱栏杆,栏杆后是一圈街道,街道后就是神殿各位祭祀和神侍居住及办事的地方。

    树男猛地抬起头,他又感觉到了那股呼唤他的什么,而且这次变得异常强烈和清晰。

    那个什么就在这里!

    与此同时,神殿某处,一双黑窟窿倏地睁开,但随即就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知母祭司没有注意到树男的异常,他对奴隶普及常识道:“第一层到第三层住的都是神侍,第一层低级,第二层中级,第三层高级。四层以上是祭司的地盘,我在第四层。第五层以上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上去,否则被人杀死我也无法救你。”

    树男回神,推测:知母祭司大概是低级祭司?而第五层居住的是中级祭司,第六层是高级,第七层以上则是更厉害的祭司?那个呼唤他的什么在第几层?

    “这里一共有多少层?”

    知母随口答:“九层。”

    默在他脑中发出赞叹,“不愧是九大上城,幸亏来了,正好多学学,以后把我们九原弄得更好。”

    “九原?”

    “那是你的部落,我的首领大人。”

    我是一个部落的首领?树男脑中闪过一些模糊的景象,其中有一张憨厚的少年脸蛋反复出现。

    那就是默吧?可那个银发老头又是谁?

    知母完全没有察觉身边还有另一个精神体存在,带着树男直接上了第四层,跨过栏杆处一个特意留出的缺口,穿过街道,走到一扇木门前,“这就是我的居所,你会使用灵魂之力吗?如果会,把你的灵魂印记留在这里。”

    知母指了指门上一个位置。

    树男不晓得要怎么运用自己的灵魂之力,但他还是把手掌贴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知母推开门,“成了,你的灵魂之力有点弱,还不到三级,看来你本身神血级别也不会超过四级。”

    知母觉得树男的神血能力有点低,但也放心了不少,四级控木战士,他还能对付得了。

    门后是一个树男没有想到的小天地。

    就连他脑中的默都发出一声惊咦。

    一进门就是一间像是餐厅的房间,里面的家具大多都是木造,少部分是石制。左边接着厨房,右边有通道,还有几个房间。

    房间里并不黑暗,木制的餐桌上摆放着一个大花瓶,花瓶里插着灯木的花和叶,就像一个台灯,把周围照得还算明亮。

    而让树男和默惊讶的是,餐厅前面竟有一个很大的种植园,种植园里也有灯木。

    知母领着树男走向右边通道,推开一扇最里面的木门,“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理所当然的,这是一个很狭小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个简陋的木柜,其他什么都没有。不过它也有一道门和外面的种植园连接,如果打开门的话,光线还可以。

    知母似等不及一般,让树男把他的包裹放进奴仆房,就要带他去种植园。

    可树男并没有放下包裹,知母讽刺一笑,什么宝贝竟然舍不得放下,不过他才不管奴隶带了什么,只要对他没有危害就行。

    “以后你的主要工作就在这里。”知母推开奴仆房通向种植园的门,走进种植园。“小心点,别踩着任何一株草药!”

    树男低头,种植园也有小路,小心点基本不会踩到药草。

    转头往右边看,这大概就是神殿朝外的一面,从他所站的位置可以看到城西一片。

    “你看什么?还没快点过来!”知母微怒,觉得这个奴隶不太听话。

    树男想要留在这个神殿,也不在乎知母呼喝他,加快脚步走到他身边。

    知母狠狠瞪他一眼,“你最好勤快点,如果你不想饿肚子的话!”

    饿肚子是个大问题。树男严肃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很勤快。

    知母怒气稍稍平息,指了指脚下一株植物,“让我看看你的能力,把这株草药催熟,我要得到它的种子。”

    树男低头看看,伸出一根手指。

    “什么意思?”知母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修长手指,没看懂。

    “一枚元晶币。”

    知母,“……”

    树男很坚定地看着他,脸上表情明明白白地告诉对方:没有元晶币,不干活。

    知母大怒,“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的奴隶?!你想我惩罚你吗?”

    树男依旧很坚定地看着他。

    知母吸气,立刻发动灵魂印记想要惩罚树男。

    一罚,没反应。再罚,还是没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灵魂印记明明还在,他能感觉得到!

    “他在惩罚你。”默的声音似乎有些虚弱,“我快坚持不住了,揍他!”

    树男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莫名的欢喜和悲愤,他以为他在保护默,但其实他的默则一直在保护他。

    树男蹲下/身,手摸到草药上。

    知母以为惩罚见效,冷笑道:“真是贱骨头,让你好好干活不肯干,非要我惩罚你。”

    可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知母突然发出尖叫,“啊啊啊!你干了什么!你干了什么!”

    树男站起身,手里持着那株草要,他竟然把那株草药从土里拔了出来。

    知母瞬间暴跳如雷,“我要惩罚你!你这个卑鄙无耻偷懒耍滑的下贱奴隶!我要让你知道干了蠢事的代价!”

    “砰!”

    知母痛呼一声,身体后仰,一连倒退好几步,手也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你、你怎么敢?!”知母满脸不可置信,鼻血顺着他的指缝滴下。

    最倒霉的是他在倒退中还踩坏了几株药草。

    树男慢慢收回硕大的拳头。默说了,要揍他。

    “奴隶印记对你没有效?”可怜的知母祭司总算反应过来。

    “干活,要给元晶币。”想想,树男又加了句:“还要让我吃饱。”

    你妈!我要退货!

    知母祭司恨极,该死的奴隶贩子,竟然骗他!怪不得有这么好的货不公开拍卖,而是单独找他,这货根本有问题!那奴隶贩子肯定知道!

    那非,他记住这个人了。他知道这人背后有其他祭司和贵族支持,他现在动不了他,等着吧,等他升到高级祭司那天,他一定会把今天受到的耻辱和憋屈全部收回。

    “我给你元晶币,你是不是就肯干活?”知母捂着鼻子憋屈无比的想,不管如何,先熬过这次比试再说。既然这个树人混血只要有元晶币就肯干活,那他就给他元晶币,等过了这次比试……哼哼!

    树男点头。

    知母掏出一个皮囊,从中倒出数枚一级元晶币,“给你,把你手上那株,还有我踩坏的几株全部复原,你手上的叫地肤子,我要它的果实。”

    “地肤子,果期八到十月,晒干的果实具有抗过敏和抑菌作用。”默在树男脑中科普,“给他弄,这个种植园里的草药都不错,你暗中收集一点种子之类。”

    树男接过元晶币看看,摇头,不肯动手。

    “你什么意思?”知母真的要崩溃了,“都给你元晶币了,你还想怎样?”

    “不是这种。”

    “什么不是这种?”知母气糊涂了。

    树男举起元晶币,认真道:“你给那非的不是这种,我要那种元晶币。”

    知母表情已经开裂到不能再开裂的程度,“你妈!你知道那是几级元晶币吗?你帮我种一株草药就想要一枚六级元晶币?!”

    六级元晶币很多吗?树男不懂。

    默在他脑中发出大笑,“阿战哪,别这么狠,一株地肤子而已,不是什么稀罕药草,催熟它不会费你多少能量,收他一枚二级元晶币就行了。其他的,我会帮你看。”

    树男主动降价,表示一枚二级元晶币就可以。

    知母磨牙,最后还是掏出一枚二级元晶币让树男催熟了地肤子。

    其他被踩坏的药草都是很普通的,这次树男很慷慨地就只一株收了一枚元晶币。

    知母看这树人混血虽然不受奴隶印记控制,但控制那些植物生长的能力真的没话说,要开花就开花,要结果就结果,要嫩芽给嫩芽,看在这手绝活份上,他也要逼着自己先忍下去。

    于是,树男阿战在音城神殿种植药草赚元晶币的美好生活就这么拉开了帷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