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3章 章回34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阿战掰着手指算他要做的几件事。

    第一,赚元晶币。默说了,虽然这座音城的能量很充沛,但还是不如直接吸收元晶来得快,所以元晶币要多多赚。有了元晶币,在喂养默的身体时也可以不再用新鲜兽血。

    第二,收集音城所有默想要的东西,重点是各种草药种子。

    第三,找到那个呼唤他的什么。

    先不说第二和第三,第一点在实际施行上就不是很完美。知母不算是个苛刻的主人,手上元晶币也不少,但是每次看他给元晶币时那心疼和不甘的模样,显然很难长久发展。

    默说了被压迫的人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知母因为主攻方向是药剂研究,武力值并不高,面对不受奴隶印记控制的高武力战士,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但是忍耐只会是暂时的,他们必须要另外想办法开源。

    就在阿战苦恼要如何开源时,默教给了他一个方法。

    知母正要出门,回头看到背着一个大包裹走出来的自家不听话奴隶,翻了个白眼:“你要去哪里?我跟你说了,你不要妄想逃走,我虽然没有办法控制你,但你额头上还留有我的灵魂印记,一旦你逃走,我会把你当逃奴报上去,到时候你一旦被抓,自然有更厉害的人对付你,对我来说也就是损失三十枚六级元晶币而已。”

    知母说得不在意,其实心疼得一塌糊涂,也更恨对他隐瞒的奴隶贩头那非。

    阿战点头,保证道:“我不会逃。”默没有恢复之前,他都不打算离开音城。

    知母听了阿战保证,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一些,虽然每次使唤这树人混血他还得另付元晶币,但这人真心好用,最重要的是这混血催生出来的药草之药性都没有什么损失,真逃了,他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今天有高级祭司来教新的药剂,我到中午都不会回来。你没事就待在种植园里,最好不要到处乱走,尤其第五层以上。算了,跟你说这么多你也不会听,死了可别怨我!”

    “一起去。”

    “我要你跟我去干什么?”

    阿战抓住门,摆明要随行的决心。

    知母从鼻孔喷气,“随你,你要跟就跟,但不准给我惹麻烦,到时老实点给我乖乖待在外面等我出来,知道了吗?”

    “嗯。”阿战打开木门,一脚已经迈出大门。

    知母停住脚步,转头,呵斥他:“把你身上那个不离身的包裹放回去!”

    阿战的回答就一个字:“不。”

    知母吸气又吸气,“一段焦尸你天天背着不难过吗?”

    对,知母已经亲眼看到他的树人奴隶给焦尸喂血喂了好几次,第一次看到时他差点吐出来。好在被他抗议后,树男就不在他面前这么做了——他不知道人家有了足够的元晶币就不再喂血,而是直接把元晶币塞进包裹里让焦尸吸收。

    阿战的回答仍旧只有一个字:“不。”

    知母“啊”地狂叫一声,转身就往前走,不管他了。

    阿战关好门,施施然地跟上,他也不怕跟丢走错路。

    他来到这座神殿已经是第四天,前面三天时间足够他把第四层走了一遍又一遍,第四层哪里他能去,哪里他不能去,他都已基本摸得一清二楚。

    知母现在去的地方叫启授厅。

    这个启授厅在神殿每一层都有一个,属于半敞开的公共空间。启授启授,顾名思义,那里既是神殿对该层祭司或神侍的教学地点,也是该层祭司或神侍的交流中心。

    既然是交流中心,自然而然的,启授厅临街一块就形成了一个小型内部交易市场,无论是祭司还是他们的守护战士或奴隶都能前往。

    阿战此行目标就在那里。

    启授厅里面还有很多房间,有的类似于实验室,有的是测试室,有的是上面来传授知识的房间。

    而启授厅向来是每层人最多的地方,一到上面有人来授课时,集中到启授厅的人更多,如果教授的祭司比较有名,甚至有时其他层的祭司或神侍也会想方设法来听课。

    今天来的就是一位在神殿比较有名的药剂大师,已经是高级祭司,巫名药果。

    “知母,听说你用三十枚六级元晶币买了一个奴隶?那是什么奴隶,你竟肯付出这么大代价?不会就是你身后那个吧?那是哪个种族的奴隶?控木战士?树人族?”

    知母刚走到启授厅门口,迎面就走来了三名都比他年轻的祭司,这些祭司有的也带了奴隶,但那些奴隶都非常有奴隶样,帮拎东西帮扛包,一个个都老实得不得了。

    跟知母说话的祭司是最年轻的一个,看模样也就是二十中半,他没有带奴隶,但身侧却站了一名守护战士。

    年轻祭司的话声吸引了好多人看向他们,更有些人发出议论声。三十枚六级元晶币,对于任何一名低级祭司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款项了。自然,阿战也引起了大多人侧目。

    平时阿战在第四层乱逛时并没有多少人对他多看,因为这里的很多人类也多少有些特异,四肢或身体一部分异化的人算是平常,而刚和他们擦身而过的祭司就带着一名蜥蜴人战奴。

    “采飞,你的消息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灵通。但如果你肯把打听别人私事的时间全用在修炼上,你的灵魂之力也不会到现在才五级。”知母口中讽刺,心下暗气。

    他虽然没有特别要求封口,但晾那奴隶贩子也不敢把他们的交易详情说出去。面前这人会知道,八成是那奴隶贩子为了给其他奴隶抬价,特意提到了这笔交易。

    他都能想象得到对方向其他祭司说了些什么,比如“你开的价太低了,我上次才卖掉一个奴隶,还不会说话,就卖了三十个六级元晶币,您再看我这个奴隶,他可是怎样怎样好……”

    而最近买了奴隶,奴隶在外面还不愿说话,模样又与普通人类不一样的,除了他还有谁?

    采飞面色一寒,但随即又笑起来,“我的灵魂之力虽然弱了点,但我的音域已经达到七级顶阶,很快就会突破八级,到时只要我对音力的运用达到要求就能顺利升为中级祭司。而你呢?天生血脉薄弱,音域死活都无法达到七级,连中城的神殿祭司都不如,如果不是你在药剂上还有些天分,别说低级祭司,你就是低级神侍都不一定能当得上。”

    知母冷笑,“那至少我在药剂上还有天分,说不定我将来还有机会靠药剂提升灵魂之力成为高级祭司,但你能保证你能成为高级祭司吗?要知道成为高级祭司的先决条件,除了在某方面的成就以外,只凭血脉能力升级的必须要达到九级才行,可要达到九级,灵魂之力也必须同样强大,你觉得你能达到魂力八级吗?”

    采飞想说他能,但嘴巴张了张,他还是闭上了,不过,他今天拦住知母的重点本来就不是为了争论谁能先成为高级祭司,他的目的另在他处:“你说你能靠药剂提升灵魂之力?哈!用药剂提升灵魂之力虽然可行,但后果也很严重,你这几年连年比试都是那个魂力提升药剂,今年不会也是吧?”

    “是不是关你什么事?”

    “我得到了一张从巫城流出来的中级配方,也是关于提升灵魂之力的药剂,可是我对做药剂并不是很感兴趣。”

    知母沉默一会儿,问:“你想交换什么?”

    采飞跨前一步,靠近知母,低声道:“我要你刚买的这个奴隶。”

    知母迅速推翻了之前的猜想,那个奴隶贩子真的跟别人说了他们那笔交易的详细,而且极有可能把这个奴隶为什么值三十个六级元晶币的原因也说了。

    其实知母真的很想把树男卖掉,但不是现在,至少要等比试过后,他原本只想培植一些比试中缺少的药草,可发现树男的能力这么好用后,他的想法改变了,变成想多培植些药草进行各种尝试,他到现在没有得到一个中级配方,跟他研究用药草跟不上也有很大关系。

    “那张中级配方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知母抬腿绕过采飞,走进启授厅。

    采飞面色阴暗,再次拦住他,“你真不换?”

    “不换!”

    “希望你不要后悔。”采飞和知母错身而过,也带着守护战士进入启授厅。

    从头到尾,采飞都没有多看树男阿战。

    对于一名身上有奴隶印记的奴隶来说,奴隶本人的意见并不重要,只要他们的主人同意,他们随时都能被买卖交换。

    可阿战并不同于一般被控制的奴隶,他不但像其他奴隶一样有自己的思想,同时还具有其他奴隶没有的行动自由。

    所以进入启授厅的采飞并没有看到阿战没有跟随自己的主人,而是主动在厅外留下,更没有看到他之后的一番行动。

    因为那三十个六级元晶币,阿战好一会儿都沐浴在别人各种猜疑和打量的目光中。

    阿战也在打量周围,他在看哪个人像是元晶币比较富足的。

    “前方九点,那个长发快打结的低级祭司,去找他。”默已经先找到合适下手的目标。

    阿战没有问九点到底在哪个方向,他似本能地知道默在说什么。

    长发打结祭司正抓着一根枯黄/色、宛如鸡爪的根茎询问另一名祭司:“你还有这样的草药吗?”

    另一名矮墩墩的低级祭司摇头,“没了,我上次从南方游商得到的三株干货都给了你,我自己都没留。这东西有用?”

    长发打结祭司很诚实地点头,“有用,大用。我发现这种鸡爪根茎具有泻火解毒的作用,还能止牙痛,就是太苦,一点点都苦得不得了。”

    “那是黄连,能不苦吗?”默嗤笑,又催促树男,“快,一定要把那黄连弄到手,这可是清热解毒的善品,能治好多病。”

    阿战走到了两名祭司身边。

    两名祭司一起抬头,高大的树男对他们来说很有压迫感。

    指了指长发打结祭司手上的黄连,阿战开口:“黄连。”

    打结祭司一听,立刻喜道:“你知道这种药草?它叫黄脸?”

    矮墩墩的祭司道:“上次卖给我的南方游商说这在他们那里叫鸡爪根草。”

    阿战没有纠正长发打结祭司的语音,只问:“要?”

    “要!当然要!你有多少我都要!”打结祭司大喜。

    默看着这些祭司,冒出一个模糊的想法。九原想要和其他城市及部落建立外交,光靠红盐和纸张肯定不行,骨器更不能,但药草呢?如果将来他在所有城市和大型部落里开个药铺和杂货铺……

    阿战很高兴,找到了一个财大气粗的,很好!“黄连,一根,十枚三级元晶币。”

    “……太贵了,上次我跟矮胖换,一根才两枚一级元晶币。”

    矮墩墩的祭司跳起来,“别叫我矮胖,你这个不洗头的脏鬼!”

    不洗头祭司很诚恳地跟树男商量,“一根两枚一级元晶币,你有多少我要多少。但品质和药性一定要跟我手上的这根差不多。”

    默暗中指挥:“答应他。跟他说,你要把他手中的药材带回去给人看看,如果有,明天带成品给他。如果他不答应,你就给他留一枚二级元晶币。”

    阿战本来想当场展示自己的能力,但默既然说要带回去再弄,那就带回去吧。

    “有人有,但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给我带回去,明天带给你。”

    不洗头祭司犹豫,这种药草他现在只有手上这一根了,如果这人是骗子……

    阿战掏出一枚二级元晶币塞给不洗头祭司,又指了指额头上的奴隶印记,“跑不掉,会回来。”

    不洗头祭司明白了他的意思,心想自己怎么都不吃亏,而且他认得知母祭司,刚刚他也听到采飞挑衅知母,知道这人是知母的奴隶。

    “你还需要其他药草吗?”阿战看首战顺利,接过黄连就继续招揽生意。

    不洗头祭司呵呵一笑,“我当然还需要其他药草,不过你先把黄连弄给我。”

    阿战又看向矮墩墩祭司,“你呢?”

    “你有什么药草?”矮胖祭司问。

    “你要什么?”

    “我要二十颗地肤子的果实。”矮胖祭司早就眼馋知母那个种植园中的药草,便随口报出一个他正需要的。

    这个有,他已经收集了不少。阿战点头,“明天带给你。一颗果实,一枚一级元晶币。”

    “好贵!十颗一枚。”矮胖祭司试图讨价还价。

    阿战转身就走,咱是不二价!

    “喂喂,那大个子,五颗一枚行不行?哎呀,你明天带过来再说!”

    树男离开,不洗头祭司和矮胖祭司互看一眼,都在暗中猜测是不是知母这次买奴隶花的元晶币太多,想要把自己存着的草药卖出一批,但他自己又不好意思出面,只好让奴隶来。

    话说这奴隶到底为什么值三十个六级元晶币?

    “你看他的右臂和右上半身,你说他会不会是长生木族?”不洗头祭司突然道。

    矮胖祭司一惊,“长生木族奴隶只要三十个六级元晶币?怎么可能?”

    “也许是混血?或者具有控木能力的神血战士?”不洗头祭司不确定道。

    “如果是这样,那三十个六级元晶币花得倒也值得。但是非长生木族催生出来的药草的药性都很差,知母有必要买这么一个奴隶吗?”

    两名祭司想不通,不过第二天他们收到了药性没有任何差别、还是新鲜的黄连根茎和地肤子果实后,他们差不多就已经肯定:要么知母有货,要么这像是树人混血的奴隶真是长生木族后代。

    前者不稀奇,但后者就十分令人羡慕妒忌恨了。

    树男阿战对他现在的身份仍旧没有多少意识,更不知道他的能力与普通控木战士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区别,就连默也因为不了解某些常识而无法事先提醒,于是知母在知道树男干了什么后,当场变了脸色。

    第二天看着树男当着他的面就把药草掏出来与人交换元晶币,知母硬是忍到交易结束,连课也不上了,直接命令树男跟自己回去。

    木门一关,知母走到餐桌边用力一拍桌子,骂:“你知道你干了什么蠢事吗?”

    阿战抱臂,“说。”

    “催生植物不算什么,只要是真控木战士都能做到。但是有一点并不是所有控木战士都能做到,早在很久以前,木城的第一代大祭司就发现控木战士催生出来的植物和长生木族催生出来的植物有一个最大也最特殊的区别,那就是有无魂力。”

    “魂力?”默和阿战异口同声问。

    “对,魂力。就像人类和智慧生物有灵魂一般,植物也有。但是绝大多数控木战士催生出来的植物都没有灵魂,也许一般人感觉不出来两者的差别,但巫者和高阶战士基本都能感觉到。这种植物魂力,你也可以理解为一种特殊能量,并不代表它们有了智慧。比如药物,如果没有魂力,它的药性就很难被完全激发,甚至催生出来的药草本身药性就很差。如果是水果,你吃了会觉得口味上哪里总差一点。”

    默在阿战脑中问:“如果控木战士在土壤非常肥沃的地方催熟植物呢?”

    阿战代替他把问题问出。

    “一样,这跟土壤肥沃与否没有多大关系,而且控木战士催熟植物耗费的能量会比长生木族多得多。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花三十枚六级元晶币买下你?因为当你催熟了那株植物,我一眼就看出那植物带有魂力,我当时就知道自己撞了大运,竟然碰到了一个长生木族血脉浓厚的混血。可是那奴隶贩子竟然把你的事跟其他祭司说了!更可恨的是你竟然背着我使用能力帮别人催熟药草。

    你知不知道如果让那些高级祭司知道你的存在的话,我根本保不了你?你别以为我无法控制你,别人也无法控制你,我的灵魂之力才不过六级,可高级大祭司最低都是八级,更不用说他们的血脉力量都是九级!你就折腾吧,等惊动那些高级祭司甚至大祭司,我失去了一个有用的帮手,但你以后也别想再逃出音城!”

    知母怒吼一通,吼完才反应过来,凭什么那奴隶让他说他就说了,到底谁才是谁的主人?

    阿战走到知母身边,随手拍拍他的肩膀,“所以我有个想法,要听吗?”

    默本身也不想他们在没痊愈前太出风头,否则也不会让知母亲眼看到他和别人做交易。

    知母让开两步,用力掸掸被树男拍到的地方,特别没好气地道:“什么想法?”

    阿战说出了默告诉他的打算:“你出面,我做事,分你一成利。”

    知母先怒,后心动。

    对于祭司和神侍们来说,药草永远都是缺少不够用的,不说其他远方而来的珍惜药草,就是长在音城附近的,也还要人去采去找,可采的多了,那种药草也会越长越少,就算自己培育又能培育得了多少?

    如果由他出面,也不要所有人都供应,只要找几个元晶币富足的,说不定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把那三十枚六级给赚回来。如果再设法以此结交几位地位更高的中高级祭司,甚至是大祭司,那这个好处可不止是区区几枚元晶币可比。

    知母被阿战提出的美好前景给迷惑了,越想越觉得可行。而且由他出面,他还能控制树男不和别人多接触,这样在树男能力没有暴露之前,他也可以多留树男一段时间。

    “我要一半。”

    阿战一双狭长的眼睛立刻冷了,让出一半那么多,那默恢复不也要拖慢一半?

    默冷笑,“答应他。他现在多吃进去的,以后我自有法子让他全吐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