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6章 章回34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蓝音大祭司在半个小时后来到知母住处。

    知母诚惶诚恐,幸福得几次要昏倒,他们这样的低级祭司虽然在一些大型祭祀活动中会见到大祭司,但是像这么近距离,还这么和蔼地单独对他一人说话的机会却少之又少。

    这已经不只是荣耀,这简直就是撞了大运!

    丢开一个人在餐厅晕乎乎的知母,蓝音敲门进入了狭窄的奴隶房。

    作为守护战士的蓝鸢看到房间那么狭窄,两个人就站得满满,当即提议:“不如去外面的种植园吧,今晚的月色也不错。”

    战抱着焦尸坐在床上很舒服,不想动。

    严默在他脑中踢他,“去种植园,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里的大祭司到底是个什么心性,捧着他点比较安全。”

    战耳力好,外面两人说话的声音基本全部进入耳朵,来者是音城大祭司的身份他们自然也已知道。

    战不懂什么是君子和小人,不过他明白默的意思,很自然地抱着焦尸站起来,从原本就敞开的与种植园相通的门走了出去。

    蓝音和蓝鸢跟在他身后也走进种植园。

    今晚的月色确实很好,配着园中种植的灯木很有梦幻特效,就是风吹在身上很冷。

    “弄个凳子。”严默再次提醒。

    战走到一根藤蔓前,手握住藤蔓,那藤蔓快速延伸、纠缠,很快在地面上交织出一张看上去很结实很清新的长凳。

    蓝鸢已经听知母跟他说过这名混血奴隶的能力,面色很平静。

    蓝音大祭司却微微挑眉,“竟然是双系战士。”

    蓝鸢偏头,低声跟蓝音说战的来历。

    战本来也要给自己弄张藤凳,可在听到蓝音说的双系战士后,他想到了自己似乎还有个很强大的能力,控土。

    几乎他脑中刚想着要弄出一张土凳,地面拱起,一张结实的土凳迅速成型。

    战却不太满意这张凳子,他记得他能弄出更舒服、更霸气的……石椅。

    对,他会弄石椅!

    于是,种植园内出现了一张带有扶手和靠背,霸气十足、能坐两个人的大石椅。

    严默无语凝噎,你让人家大祭司坐小板凳,你却坐在那么王八气侧漏的石椅上,还正好坐在人家对面……这还不如你坐在床上,他站着呢!

    蓝鸢果然怒了,认为战在挑衅。

    蓝音却发出低笑,摇摇手表示不在意,不过他也没坐到那张小板凳上,“你的控土能力看来要比控木能力强大得多。”

    战在坐下前,也在对面弄出一张类似的椅子。

    蓝音道了声谢,对石椅的外形夸赞一番这才坐下,不过看他模样并不是很稀奇,严默根据这几日所见也知道音城早就有了类似的桌椅板凳。

    人要装逼,道具很重要。战原本只穿了一条兽皮裙,怀中还老抱着一个恶心人的焦尸,这形象怎么都不能说好。

    可是如今他往那霸气的石椅上一坐,气势顿时就出来了。

    这么大的椅子,不是坐惯了的人,很难坐出气势来。

    蓝音和蓝鸢同时判断出,这人之前一定是某个大部落的首领,甚而也许是某个中城或下城的城主。

    蓝音目光在他身上溜了一圈,身体也很自如放松地斜靠在右边扶手上,微笑道:“八级控土战士,不低于四级的控木能力,可以无视六级精神力控制,知母真的好运气才能把你带回。”

    战没有说话。

    蓝音手指虚虚从他额前一抹,“你是我音城贵客,自然不能再留下如此印记。知母那里,我会惩罚他。”

    “咕咚!”可怜的知母,刺激过甚,又昏倒了。刚才,他发现他最崇拜最尊敬的大祭司大人和他的奴隶进了种植园说话,为了能和大祭司大人近点再近点,忍不住就暗搓搓地溜到门边,结果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大祭司大人要惩罚他……哦!母神在上!

    三个人都没有朝声音传来的地方多看,敢偷听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战摸摸额头,他能感觉出来,那里的奴隶印记已经完全消失。虽然这东西对他没什么束缚作用,但是能去掉自然最好,谁也不想顶个奴隶的身份过活。

    “谢了。”

    蓝音点头接受,“据说你受伤未愈,魂体也受到一定损伤,对过去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是吗?”

    “对。”

    “如果你想早点恢复,我可以帮你。”

    “不用,只要你允许我在你们音城赚元晶币就可以。”

    蓝音笑起来,“据知母说,你催生药草的能力几乎和长生木族同样,如果真是这样,你在我音城想赚元晶币倒真的不难。不过我觉得你的控土能力更有用,我音城这段时间正好打算扩建,想再建一座外城,如果你愿意出手,元晶币好说。”

    “多少?”

    “具体多少要看你修建的城墙的长度还有坚固度等,包括城中房屋街道等设施,到时来帮忙的控土战士不止一个,大家会分段合作,每三天验收一次并支付一次元晶币,如果有急事要提前离开也可以提前验收。”

    “可以。”

    “这么说你同意接受这个交换了?”

    “嗯。”

    “好。接着说你的住处,我现在有两点提议,第一,我会在城中专门供贵客所住的区域找一栋房子给你暂住;第二,你留在神殿,住到今晚你所见那人的隔壁。你选择哪一个?”

    严默觉得蓝音在问这句话时,神情看似轻松不在意,但他的脸部肌肉却略略绷紧了。他是医生,还是以望闻问切为主的中医,这点肌肉变化自然瞒不过他。

    战在脑中问严默意见。

    严默沉吟,他当然更喜欢单独一栋房屋,这样做什么也方便。但是阿战想打那半兽人体内某物的主意,如果远离半兽人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变化,况且他也很好奇那土城神殿大祭司到底对阿战有什么打算。

    “你根据你的直觉来选择看看?”严默不是很靠谱地提议道。

    战竟然就这么接受了,“我留在神殿。”接着他大义凛然地道:“知母祭司用了三十个六级元晶币把我买回来,如今我不再做他奴隶,自然要帮他赚回这笔元晶币。”

    真会说话,这小子开窍了?严默顿时有种那个狡猾腹黑、贪婪残忍又重欲的原牲口就要回来之感。可能今晚那土城大祭司的精神力对某人刺激不小?当然,他觉得主要还是因为他长时间呵护的关系。

    听对面的双系神战士准备留在神殿,蓝音神情微妙,“如果你这样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等会儿你把那位送你的骨牌交给蓝鸢,他处理后,你就可以拿着那个骨牌使用音波池自如地出入神殿,另外蓝鸢也会告诉你,神殿哪些地方你能去,哪些地方不能。”

    战点头,随手把骨牌抛给蓝鸢。

    “最后,关于你怀中抱着的那位,我想它对你一定很重要,不过神殿和音城中还有不少胆小的孩童,为避免他们冒犯你和你怀中那位,我建议……”

    “放心,我不会让我的默吓到别人,同样,我也不希望任何人把主意打到他头上。我想你们也不想看到一名双系战士发狂的样子。”

    蓝音并不觉得战的说话态度有所冒犯,这名双系战士隐藏未露的真实实力足够让他把对方当同等地位的人结交。

    “音城是个平和的城市和国家,以后你待时间长了就知道,城中和神殿都不准私下斗殴,如有需要,可以上比斗场,在那里生死勿论。”

    战记下了这件事,之后两人根据音城风俗和一些规则又聊了几句,蓝音听到某低级祭司爬起来的声音,不再多说,定下蓝鸢第二日来找他的时间,很快就带着蓝鸢离去。

    知母跪坐在地上一脸凄惨。他现在别说凑到大祭司面前,就是送行都不敢,就怕大祭司想起要惩罚他的事。

    战抱着焦尸走到知母身边踢了踢他,“以后记得叫我战大人,否则揍你。还有,别再只找那么几个人了,多找点,赚的元晶币分你一成,前面多分的记得退回来。”

    知母,“……”

    随后,“啊啊啊——!”他要杀了那个奴隶贩子那非!他一定要杀了那大骗子!

    还好,音城神殿隔音效果一流,知母在自己的种植园里叫得再凄惨,也无法影响别人的睡眠。

    次日,战拿到了蓝鸢重新送来的骨牌,并跟着他在神殿上下大致转了一圈,知道了自己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

    而出乎严默意料的是,音城神殿竟然也有其他城市和部落来的祭司,这些人统一居住在第五层的客居,来音城除了想要得到升级方法,还有就是学习音控、炼药和修习魂力这三大方面。

    而这些外来者一样可以在神殿中交易,严默对他们手上的各种药草和特产充满兴趣。

    没了身份限制,战当即决定扩大生意规模,除了知母介绍,他打算自己也出去主动接活。

    为了方便携带他的宝贝焦尸,他特地做了一个柔软适中还带着香味的背篓,把焦尸放进背篓里,盖上知母友情提供的粗布,就这么带着默在神殿中到处晃荡开了。

    第一天,他在第五层和那些外来者进行草药和元晶币的交易,受到莫大欢迎。

    第二天,他来到了他最熟悉的第四层的启授厅外,知母给他介绍了一个大客户,对方的种植园出了问题,很多药草都生病了。

    知母一看到背着背篓的战出现,立刻主动迎上前去。

    如今两人身份几乎就跟对调差不多,知母一点都不敢得罪这位据说是八级的双系神战士,蓝鸢大人已经好好敲打过他了,还让他给战大人赔罪——知母已经决定请诅咒巫师诅咒那个奴隶贩子那非,诅咒他一辈子做别人奴隶,且日日被主人狠狠虐待欺压。

    哪想到知母还没走到战大人身边,就被一名祭司挡住去路,那人张口就道:“知母祭司,你这个奴隶卖不卖?我愿意出五十枚六级元晶币!”

    知母刚要解释,那人看他表情不对,以为他不愿意卖,当即加价道:“一百枚!”

    知母的心在滴血,早知今日,他第一天回来就把那位卖了!可惜世上没有早知道,除非你是预言系祭司。

    “最多一枚七级元晶币再加十枚六级。”那提价的祭司咬牙,不甘又贪婪地扫视树男好几遍。咦?树男的右上半身和右胳膊原来不是枝蔓状吗?怎么变成*了?

    再仔细看,啊!树男额头上的奴隶印记呢?怎么也没有了?

    该祭司下意识把目光扫向树男腰间,没有奴隶印记,那么必须有身份骨牌才能在神殿中行走,这树男……噢噢噢!人家真有骨牌!

    等等!那骨牌颜色怎么是黑色?

    黑色骨牌代表什么来着?该祭司觉得自己有点晕,如果他记得没错,似乎在刚进神殿时就有人教他们记骨牌颜色,外来者基本用的都是红色骨牌,因为颜色鲜艳好记不怕认错,而黑色骨牌……

    噢噢噢!母神在上!那不是相当于上城城主和上城大祭司身份的至尊骨牌吗?!

    “咕咚!”该祭司眼一翻,昏倒了。

    严默扑哧笑,“这音城的祭司是不是都有说昏倒就昏倒的特技?”

    战面无表情地跨过该祭司,走到知母面前。

    可是好事往往多磨,知母还没来得及请罪,就听又一道不太客气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

    “你这个树人混血奴隶的能力已经传开,你以为你还能保有他多长时间?一张中级魂力药剂配方,加上两枚七级无属性元晶币,换不换?”那个惯常找知母麻烦的采飞祭司出现了。

    知母冷笑,只给了一个字:“滚!”

    “十枚七级。”采飞从这几天的打探中得知树男催生的药草之药性都没有任何损失,更是对树男志在必得。

    知母冷笑变冷哼,“你最好睁大你的瞎眼看清……”

    “一名能催生各种药草,不问产地和时间,还能保持原有药性的树人混血,又怎么只值区区十枚七级元晶币和一张中级魂力药剂配方?”

    如果这世上有动听得可以让人耳朵酥掉的声音大概就是这个声音了。严默从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真心觉得耳朵都醉了。

    战也不禁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名长发编成松松大辫子的女孩在几名战士的簇拥下款款而来。

    女孩长得不是倾城倾国的漂亮,瓜子脸,五官比较突出,给人印象很深刻,是一张有着自己特色的美人脸。其额心描绘着精致的红色三菱图案,嘴唇嫣红,一双眼睛特别明亮。

    总体来说,这是个充满贵气又带了一点小小野性的女孩,通常男人对这种女孩都会充满征服欲,尤其是权力*较重的男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