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7章 章回34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知母祭司,我有意……”女孩突然闭嘴,目光与战投过来的目光相接,继而看向他的额头,再自然落到他腰间骨牌上。

    “啊!”女孩捂嘴,不过很快她就恢复正常,落落大方地走到战身边,对他行了一个音城贵族的礼仪,“您好,我是拉莫尔,今早闻听百鸟共鸣,恍惚音神歌声,原来是贵客降临音城。”

    看到拉莫尔的态度,采飞和周围看热闹的祭司们脸色立变,几乎一起不约而同地看向战的腰间。

    “啊!”很多人跟着一起发出惊呼。

    严默想这小女孩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如果只是普通的低级祭司,这些人看她的目光不会只是喜爱、憧憬和尊重。

    黑色骨牌!这人到底什么身份?

    大家最好奇的是这位怎么会成了知母的奴隶?据说知母好像是跟某个奴隶贩子把这人买来的?那么这位是部落被人吞并了,还是被手下共同谋害了,还是升级出了问题又不小心给奴隶贩子抓到?

    启授厅外的低级祭司们当场低声议论开来,他们忌惮黑色骨牌,但对所谓的贵客和贵族并没有多少敬畏心。音城人只崇尚武力强大的战士和厉害的祭司,目前这名背着藤筐的长生木族混血除了控木生长的能力勉强能看,其他能力他们还没看出来,想要有敬畏心也很难。

    身处议论中心的男人丝毫不为外相所动,就好像周围那些人饱含各种意义的目光都不存在一样,他只对拉莫尔回了三个字:“我是战。”

    “战大人。”女孩对王八气侧漏的高大青年重下评估,这种无视一切的态度确实不是没见识没地位的普通人能做到,就是她,身处议论中心也无法做到如此坦然。

    看战没有介绍自己的来头,女孩也没有多嘴询问,而是对战眨了下眼,调皮地道:“知母知道您的身份后肯定吓晕了,对吗?我们音城的祭司们总是容易情绪激动。”

    知母讪笑,赶忙向战介绍:“这是我们城主最小的女儿,拉莫尔殿下,殿下天生具有天籁之音,她一展开歌喉,所有鸟儿都会停下鸣叫,野兽也会变得安静,所有智慧生物都会陶醉在她的歌喉中。殿下今年才只有十四岁,但已经是低级祭司,自从殿下八岁开始,每逢城中重大祭祀等都会请殿下以音祭神、沟通天地。”

    知母本来想把战是八级控土、四级控木的双系神战士身份说出来,但他看了眼战,决定还是不要多这个嘴。

    战在心中问默:“城主女儿是不是元晶币很多?”

    严默:“看她身上的元晶饰品,几乎都没有低于七级以下的,我想她手头上的元晶币绝对比知母多得多。”

    战眼睛亮了,再看这个女孩浑身都似闪烁着元晶的光彩,对女孩的容颜和声音反倒忽略,“你有草药想让我帮你催熟?”

    拉莫尔正在想,为什么能佩戴黑色骨牌的贵客来到音城,却没有人告诉她父亲这件事,听到战的问话,当即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像部落战士的贵客会如此直接,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

    “是的,我需要一些草药,曾经有从遥远南方过来的游商带来一些植物的果实,这种晒干的褐色果实用水泡了喝以后对嗓子很有好处,我一直在长期喝它,可是南方来的游商太少,能带来那种果实的竟然只有那一位,那位游商和他的族人离开后就再也没有来过音城,之后我也再也没有找到相同的果实,如今我手上这种果实也只剩下几枚。”

    严默听着这位小公主的形容,还没看到那晒干的果实就已经大致猜到那是什么,那东西从生产地、使用方法和疗效上来看,很可能就是保护嗓子的良药胖大海之类。

    不过姑娘,胖大海虽好也不能长期喝哦,这玩意对于老人、胃肠功能较弱、体虚身寒、糖尿病患者等都不适合,而且也不适用于抽烟喝酒和生理性/病变造成的嗓音沙哑喉咙干疼等症状。

    其实任何中草药,哪怕是中性的也不能长期服用,因为人的身体会根据四季、环境、心情、饮食等产生不同变化,如果不能适当调节,好药也会变毒/药。

    “你手上只有晒干的果实?”战问。

    拉莫尔带着一点期冀反问:“是不是晒干的就无法再催生?”

    “种子也好、植株也好,想要生长都需要生命力,如果已经死了,我也没有办法让它生根发芽。”战顿了下,改口:“你把你手头上剩下的果实全部拿来,我看看有没有还有生命力的。”

    严默满意,他想看看那果实是不是真的胖大海,当然如果能催生出活株最好。

    拉莫尔喜悦,“好的,我之后会让人把它们送来。战大人,请问您现在是住在外面还是神殿?”

    “你让人把东西送到知母那里就行。”战微微提高声音,“以后如果你们找不到我,可以直接去找知母,我会去找他。”

    知母苦逼无比,他真心想要拒绝,但那边两位大人物已经兀自帮他做好决定,没有给他丝毫拒绝的余地。

    他都可以想象到后面会有多少人来找他打听战的底细和做交易,这样一来,他哪还有时间来准备今年的比试?

    呜呜,他今年想要升上中级祭司的愿望肯定是无法实现了。

    因为树男身份改变,原本得到消息想要请他帮忙催生植物的低级祭司们现在谁都不好开口了。

    战也没有急着招揽生意,有了这次和拉莫尔公主的“巧遇”,他在控木生长方面的名声必定会比之前更快打响,到时候用不着他出去找人,自然有需要的人主动上门来找他。

    之后,战只让知母带他去和那个之前谈好的大客户会面,然后就直接跟那名祭司去了他的植物园。

    另外,认识到黑色骨牌的地位后,他决定,明天开始他就提价。

    回家后,知母连连叹气,请神容易送神难,那双系神战士明明已经有了自己的住所,却还经常跑来他这里,且反客为主地霸占了他的种植园,虽然对方没有短缺他炼药的药草,还比他预期的多提供了不少,但是这种自家地盘被人霸占侵犯的感觉真的糟透了。

    “这是你准备拿去参加比试的中级药剂配方?”

    “吓!”正在思考的知母差点把手中石块给扔出去。

    高大的青年低头看他在石板上画的通用文字,“前面是草药名,后面是使用的分量?”

    “对。”知母忍耐道。

    “你从上往下把这些草药名报一遍。”战点了点石板。

    知母握着能写划出白色痕迹的石块,警惕地问:“你想干嘛?药剂配方对每一个炼药祭司来说都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战根本懒得管他,可默说了要用知母就要给人家一点甜头,不能只是压迫,而知母这个人也并不让人讨厌,“你是不是想要弄出一个提升魂力的药剂配方?”

    “对。但我不会告诉你,就算你给我元晶币……”

    “一枚七级元晶币,我帮你改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副作用的魂力提升药剂配方。”

    “吧嗒。”知母手中握着的石块掉到桌面上。他肯定听错了!

    “咦?阿战,把那块石头拿起来给我看看。”严默看看石板上留下的像粉笔一样的书写痕迹,再看看那块石头,觉得自己发现了好东西。果然做好事有好报?

    如果他没有一时“良心发现”,让战传话给知母,打算帮他把配方改进一下,大概就要错过这块石头了,也许日后也会发现,但谁能保证呢。

    至于他到底能不能改进配方,咳,虽然他之前没有针对精神力开发研究过相关药剂,但是激发血脉能力和激发精神力上也有相通的地方,再加上他深厚的中医底子,弄出一张微有效果而无害的魂力提升药剂配方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就算现在弄不出来,将来也一定能弄出来!

    战捡起了那块石头,来回看了个仔细,本能判断道:“石质很软,和一般石头不太一样。”

    “你拿着石头在石板和桌面上分别划划看?”

    战依言在石板和桌面上分别写了几个方块字。

    严默看他下意识就写出了九原和严默这几个字,嘴角忍不住勾起,同时他也确定那石头是什么了,“你等会儿问问知母这种石头是从哪里捡来的,多不多。”

    战在脑中问他:“这种石头很特殊?”

    “不,不算特殊,不过它既是矿物也是一种药物,我叫它滑石。你握着这石头有没有一种滑腻柔软的感觉?”

    “有。”

    “那就对了,十有八/九就是。滑石这种矿物很实用,磨成的粉末叫滑石粉,可以治疗湿疹、脚气、痱子等,像夏天大家围皮裙,腰间和腿间都会生出红色的发痒的小痘粒,那就是痱子,有时候会是湿疹,撒上滑石粉就会好很多。尤其是婴儿和小孩子,每天洗澡后用滑石粉扑身会不容易生皮肤病和表皮寄生虫。”

    知母被战的举动吸引,盯着那四个方块字看个不停,“这是你们部落的文字?”

    “对。”战很骄傲地道。他就算忘了一些东西,但一拿起石头他就知道要怎么写字!

    “很奇怪的字。”知母评价。

    战冷哼,“你们的字才奇怪,扭来扭去,难看,看不懂。”

    知母没有跟他辩,他坐直身体,神情变得严肃和凝重,“你真的能帮我修改出一张成功的魂力提升药剂配方?”

    “你可以先试,后给元晶币。”

    知母咬了咬嘴唇,“一枚七级元晶币?”

    “如果不是你帮了我一点小忙,别说一枚七级,就是一枚九级,我也不会换!”

    知母当然知道一张成功的且没有任何害处的魂力提升药剂配方有多宝贵,中级配方有很多,但是真正能提升魂力的却极度稀少,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方向来研究的原因。

    “我现在有一个配方,这个配方我已经改了很多次,可是无论怎么改,都很难达到明显提升魂力的作用,而且还会产生一些不好的效果,呃,就是你说的负面作用。我一共用了十六种药物,地龙三条、地骨皮十片、五味子六颗、草须花五枚、钩藤三指长……”

    严默听过一遍就全部记住,先不说这个药方如何,他首先就觉得有些药物的分量用的不对,但他也不可能立刻给出一张完美药方,便先让战答应知母五天后会给他一张能用的新配方。

    数天后,随着对音城了解加深,他们知道了音城是除了巫城以外,附属城市和部落最少的一个上城。而在所有上城中,音城和土城最近,不过说是近,也隔了五六百里路。

    既然两城靠得比较近,自然消息往来也要比其他上城频繁并及时。

    严默让战刻意打听了一些,得知巫城真的派了几名祭司和高阶战士去了土城,不过他们也不敢得罪咒巫,最后咒巫带着那只还在幼年期的人面鲲鹏走了,临走前,那人面鲲鹏还把人家的特色坐骑英招给全部拐带跑,一只崽子都没给土城留。

    土城这次吃了一个大亏,另外他们的神殿大祭司出去办事也没了消息,同时还有几名他城过来的高阶战士也没有回来。关于这事,土城派人查了,但是似乎什么都没查到,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九风让我救的他小弟大概就是那些英招了,很可能是土城神殿有什么办法能控制英招,但英招不愿世代给他们当坐骑,这才求到九风身上。”严默乐得直笑,“我虽然没去,但有咱诅咒大祖巫过去,解除那些英招的控制更不在话下。”

    “你很高兴?”战跟着心情愉快起来。

    严默嗯嗯,“我想九风了,想我咒师父了,想我那几个徒弟、草町、二猛、铁背龙一家……想我大九原的一切,以前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恋家。”

    “九原是我们的家?”

    “是啊,我们共同建立的家园。”严默兄难得感性道。

    可惜某人现在缺根筋,无法深切体会这句话的重大意义,等他以后想起来,后悔得连续好多晚上都冲动得不得了,直到某祭司大人受不了给他上针刑,他才老实。

    “那你上次跟我说的鼎钺是我们的敌人?”

    “目前还不算,只能说是需要小心提防的未来强大敌人,我们现在不适合先和他们对上,最好能让他们先和其他城狗咬狗去。”

    战记住了这句话。

    “你说师父是不是和九风他们先回九原了?那老头看似老顽童一个,其实跟九风一样,贼精!他应该知道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加上一个九风,也不足以和整个土城抗争,他这次过去大概也就是抱着出出气顺便揩点油的心思。”严默分析。

    战不太记得这段,只能听他说。

    严默继续道:“老头应该会想法子继续确认我们是否还活着,但是有九原在,他肯定也不会不管,因为他如果真心想给我们报仇,就需要一个庞大并强硬的势力在后方支撑他,如果他手底下没人,那么九原将是他最好的选择,冰他们肯定会憋着劲要给我们报仇。等老头回去九原,有冰、丁宁还有九风在,我倒不担心老头拿不到该有的地位,但是虞巫……我总觉得这两只会闹出点事情来。”

    战听着严默的话,脑中浮起一些又熟悉又陌生的画面,他还看到了一条银尾人身的大鱼!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传信回去,我们得让老头还有九原人知道我们还活着。我可不想等我们回去时,九原已经分裂或者干脆改姓。可惜我的腰包现在还取不出来,否则你可以先乘坐骨鸟回去一趟,再飞回来。”

    严默懊恼,他的身体现在仍旧属于死亡恢复中状态,指南死活没有半点反应。弄得他都想试试蛊惑原战主动杀几个人,然后看指南会不会惩罚他了。

    不过怕就怕指南那混蛋会给他记账,先什么都不说,等他复活后再跟他一起算总账。

    战突然敲敲脑袋。

    严默警醒,“怎么?”

    “那个东西在呼唤我。”

    严默奇怪,他一点没有感觉到,像之前半兽人的召唤他就感觉到了。难道那什么的召唤只有特殊或某种认定的精神体才能接受到?

    一人一魂体一起望向隔壁,这两天那半兽人很安静,既没有使用精神力来窥探他们,也没有让任何人传话之类。

    “你想和他主动接触吗?我觉得那位土城大祭司就在等你主动过去找他。”

    “不,再等等。”战已经意识到自己魂体不全精神力受损,在这种情况下他一点都不想接近那名精神力强大的半兽人。而他选择住在这半兽人的隔壁就已经冒了很大风险。

    但是那名半兽人的耐性显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也许他真的已经没有时间再慢慢耗下去,当晚他就利用精神力向战提出了一个让他几乎无法拒绝的诱惑。

    “你带着的那具焦尸没有彻底死亡,对吗?我能感觉到一股很微弱的魂力,那股魂力几乎和你纠缠在一起,一开始我竟然忽略了,不过不同的魂力就是不同,它在一点点变强,你的魂力已经无法遮掩它的存在。”

    战没有否认,但任谁都能看出他眼中的冰冷和戾气,焦尸是他的逆鳞,谁都碰触不得!

    严默也知道住在隔壁就逃不了这种被监视、被察觉的可能,心境倒比战平和得多。

    半兽人发出无声的大笑,“你以为我在拿它威胁你?不,我是在告诉你一个可以让它快速复原的方法,至少也可以让它的魂力完全恢复。”

    战硬邦邦地道:“方法,条件。”

    “方法是你把焦尸留在我这里,我保证你回来时它一定恢复得比现在好得多。”半兽人笑脸慢慢收起,“条件是……我要你去土城取一样东西。放心,我不会让你去送死,以你八级的控土能力,勉强也够用。再加上我提前告诉你的一些诀窍,你取那东西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