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8章 章回34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室内沉默压抑的气氛让人心慌,半兽人靠坐在床上,两个连眼皮都没有的黑窟窿就这么正对着战的方向。

    “不要立刻拒绝他。”严默眼看气氛不对,立刻提醒到,“问他那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好处,怎么去土城,有没有其他帮手。”

    可战竟然什么都没问,他甚至没有掩饰自己的厌恶和反感,直接对半兽人冷冷道:“我最恨别人威胁我。”尤其是拿默威胁我!

    “我说过这不是威胁,你可以把它当作一次对彼此都有利的交易,甚至如果你能帮我取回那样东西,我不但帮你恢复焦尸的身体,我还可以告诉你八级升九级的训练方法。”

    “交易?好,你帮我先恢复他,只要他恢复到能呼吸、能站起来走路,我就帮你去土城取那样东西。”

    “呵,我跑不掉,但是你却能跑掉。”半兽人也表示他不相信他。

    战讽刺地勾起唇角,“我虽然忘了一些事情,可也没有成为傻子。你不给我任何好处,就想让我把最重要的人放到你身边,还要我去帮你做那么危险的事?”

    严默沉默,不再多做提醒。原战虽然精神体受损,可他本质仍然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别人想在他这里占便宜,那真的就看他想不想给那人占。

    半兽人被戳破打算也没什么不自在,他笑笑,“我话还没说完,如果你愿意去,我会帮你把控土之力提升到九级,你不用担心身体承受不住,我可以感觉得到你这具身体十分强大,而且本身就蕴含了超过八级的能量,我做的只是帮你把这股能量提前激发出来,对你本身并没有害处。”

    战嗤笑,“我就算不用你激发,也能成为九级战士。”

    “你确定?没有正确有效的功法,就算你体内能量超过八级顶阶也不会突破到九级,多余的能量只会回归神的怀抱。否则你以为这世上九级以上的战士为什么会那么少?还是你有升级功法?”半兽人最后一句问话比他前面的语气都要略微轻飘一点,但如果不是特别注意并不会注意到这点。

    “我不记得了。”

    战一句话差点把半兽人憋死,可看对方神情也不像是说假话。

    战转身,“我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升级,我的条件就是那样,你先恢复我的人,我看情况再帮你做事。在你考虑清楚前,别再来找我。你也别妄图用你的魂力来控制我,你应该发现你控制不了我,否则你现在就不是在跟我谈条件。”

    立场调转,被动者变为主动者。半兽人无声怪笑,这个魂体受伤的双系战士比他料想得还要难以对付。什么时候那些部落野人都变得这么聪明了?

    而且这个部落野人不但聪明还不贪婪,竟死活不肯靠近他。一般人就算对他有所怀疑,在有莫大好处的引诱下也会动摇,更不用说那些听他说要收弟子就激动得什么都顾不得的蠢直战士。

    严默心情略复杂,他亲眼看着牲口战从沉默的野人慢慢恢复到蹦单词的树男阿战,又从树男进化到条理清晰会坑人的双系神战士战,接着无声无息地变成了现在这个让他最为熟悉的九原首领原战。

    按理说原战恢复他应该很高兴,可他发现他竟然有点怀念之前那个蠢萌到能气死人的树男阿战,以后他还能再见到原战那么蠢萌的样子吗?

    离开半兽人卧室的原战真实心情并不像他刚才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他想留在音城,想要留在神殿,因为在这里他和默恢复得都比其他地方要快,而且他还能从那些大小祭司和神侍身上赚到大量元晶币。

    音城氛围总体来说还不错,神殿里的祭司们虽然也有勾心斗角,但大部分都是一心想要提高自己能力的淳朴人士。音城的食物也比较好吃,品种也较为丰富,这座城市似乎很受各地游商欢迎,经常能看到那些祭司神侍们拿来一些更南方或更北方的药草物品等。

    可是如果他继续留在音城,那个土城大祭司就将是他的最大障碍。他说那半兽人无法控制他,但真实……

    “默,那人的精神控制是不是很厉害?”

    “嗯。”

    “前面是不是都是你在帮我?”

    “废话,不是我还有谁?那半兽人对精神力的应用并不像他对控土那么细致,他在‘召唤’你时根本没考虑你受伤的精神体是否能承受他那么庞大的精神力,更不用说他还故意诱惑你,不管有没有诱惑成功,那对你的精神体都是一种伤害,如果让他成功或者多来几次,你今后恐怕连自己的意识都难以保持。”

    “也就是说那家伙没安好心。”

    “咒巫只有一个,而且就算他收徒,还弄了个诅咒传给我,又给我设了一堆考验。如果我不能破解,我现在别说做他徒弟,说不定那天还不知道怎么倒霉。”严默说到这里,脑中忽然闪过什么,那天咒巫那老头说什么来着,他传给那个狱卒的诅咒只能影响一些精神力不到一级的普通人?那么为什么他会被影响?

    如果说他感受到的所谓影响其实只是巧合,毕竟黑土城那时正好雪天路滑,且黑土城人随地大小便是常态,他会差点滑倒和踩到地雷都算正常事,那么为什么他让信仰点数帮他解除诅咒,信仰点数也确实扣除了两百点呢?

    严默有个猜测,这个猜测让他很愤怒,因为他很可能平白浪费了两百点非常宝贵的信仰点数。

    他猜他确实中了那个倒霉一天的诅咒,就像有人带了感冒病毒到公司,有的人体质差抵抗力弱会被传染上,但有的人身体健康抵抗力强,病毒就算进入身体也不会产生作用。

    而他让信仰点数解除诅咒,就相当于请信仰点数帮他把那些对他不起作用但确实存在的病毒驱逐了一样。说白了,他其实就是花了两百点信仰点数买了碗姜汤。

    “默?”原战隐隐感觉到严默的情绪,似乎很不爽?

    严默回神,“那老头还仇敌满天下,又喜欢闯祸,我做他徒弟就相当于要给他不断擦屁股。所以凭什么你找个师父就那么容易?还正好是我们仇家的仇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一直坚信这句话。”

    “我也不相信他,但如果他真的继续用精神力诱惑我、甚至直接摧毁我的灵魂,你能抵挡得住吗?”

    “我不知道能不能。”严默诚实道,“但我觉得对付那人的精神力对我似乎也有一点好处,我的精神力在一点点上涨,这相当于磨练?”

    就算如此,原战仍不想把默置于危险中,他必须另找突破方法,“你觉得音城大祭司蓝音对那位土城大祭司是什么看法?”

    “你想找他做突破口?那蓝音情绪藏得很深。”严默思索片刻,道:“我觉得他和那位土城大祭司之间不能单纯地用有没有交情来看,你还记得那位土城大祭司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吗?他说音城欠他一份情,不是音城某人,而是整座音城。”

    原战脚步微顿,“如果我是音城的城主和大祭司,我绝对不希望有个长期要债的恩人,尤其对方很可能把整座音城都拖入他的个人恩怨中。”

    随之他又抬头看向前方静谧的、被所有祭司最向往的第九层空间,嘴角的讽刺意味加重,“那位土城大祭司还住在音城神殿的第九层,甚至在这么神圣和神秘的神殿中给自己弄了条密道,如今他还能让我们也住在九层。如果你是音城大祭司,你能忍受吗?”

    严默想,如果将来九原也起一座神殿,他绝对不会让外人住进来,学习上课例外。那么音城神殿让一个外人住进最神圣的第九层,就算有大恩,是否又真的心甘情愿?

    原战打算找音城大祭司也不能随便找上门,他并不想让半兽人察觉他的计划。

    只可惜那位大祭司自从找过他一次以后,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过。

    就在原战和严默想着要怎么能自然见到那位大祭司又不会让人生疑时,一个机会主动送上了门。

    而这个机会的开端源于严默一个突发奇想……

    话说之后的几天,原战和严默两人的生活可以用平静来形容,除了原战催发植物交易元晶币忙了点。

    就如原战之前所料,没几天,他催生草药的名声就彻底打了出去,一般的祭司在得知他贵客的身份后都不敢直接找他帮忙,不过还好他留下了可以通过知母找他的示意,那些人不敢找他就都找到了知母那里。

    现在整座神殿,除了极个别闭关没出来的,几乎没人不知道神殿来了一名能让催生药物不损失药性的长生木族混血,原战也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奇货可居。如今已经不是别人来跟他讨价还价,而是他说多少,别人就得掏多少,否则他就不接,反正他已经快要忙不过来。

    拉莫尔把她说的那种可以保护嗓子的果实送了过来。

    该果实经严默严格考察,确定是胖大海无疑,而且胖大海不能算是果实,应该说是种子。但可惜这些种子不但经过晒干,放的时间也比较久,已经毫无生命力可言。

    拉莫尔表示惋惜。

    严默不想浪费这条上层路线,通过原战的嘴巴,把胖大海的使用常识告诉了这位公主,同时又给这位公主提了一个保护嗓子的草药茶配方。

    拉莫尔公主对此很惊讶,“我知道长生木族很神奇,可我没想到您不但是一名强大的战士,还具有祭司的手段。”

    原战反手拍了怕身后背筐,“我族祭司在此。”

    拉莫尔公主睁大眼睛,她当然听过这藤筐里装了什么,“……他还活着?”

    原战回答简单又模糊:“他是祭司。”

    严默乐,哟,已经想起我是你的祭司啦?

    拉莫尔在听了这四个字后竟然也接受了这个理由,这个世界的祭司总是最神秘的一群人。她甚至站起来补行了一个礼,“尊贵的祭司大人,请原谅我之前的无礼,那时我还不知道您的存在,愿您在诸神的宠爱下早日康复。”

    原战很满意小姑娘的态度,“刚才的方子送给你,不要你元晶币。”

    “谢谢。”拉莫尔绽开笑容,她决定回去就让人把方子上的草药茶配出来,当然她会先找人试用。

    说是不要元晶币,但拉莫尔走时还是留下了一袋百枚二级币。后来严默在音城时间长了才知道一百枚二级币买一个小药剂配方算是比较适中的价位,不多也不少。

    原战把新收的元晶币用清水泡过,又用干净的布一枚枚擦干净,再一枚枚放入藤筐中。

    严默突发奇想:“其实我们不应该催生植物,我们应该直接卖药剂,什么时候都是卖成品要比卖原材料更划算。像草珊瑚含片、西瓜霜含片在音城一定会大受欢迎。”

    原战听到陌生词汇,“草珊瑚和西瓜是什么?含片是什么?”

    “草珊瑚是药草,西瓜……啊啊啊,我想吃西瓜!这世上有西瓜吗?应该有的吧?”严默口水要流出来了,越想就越想。

    没吃过西瓜的原战没念想,“你答应给知母弄的药剂配方弄好了吗?今天好像就是你说好的第五天。”

    “差不多了,应该能用吧,没有经过实际验证我也不知道效果。”严默叹息,“如果实验室能用就好了,为什么身体死亡,精神体就不能使用实验室?难道指南绑定的是那具身体而不是我的灵魂?”

    “默,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原战戳了戳焦尸的牙齿,还掰开嘴巴看了看,里面的颜色比之前好看多了。

    “我说祖神给的都是坑爹货,也不知道我这种情况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复原。”天天灵魂状的默魂也很烦自己的状态。

    原战摸摸焦尸的脑袋,默有些焦黑的表皮开始脱落了,他都没舍得扔,全部收集了起来,“如果有个人有大量元晶币,他会放在哪里?”

    “你问这个干什么?”严默不在状况地随口答:“一般人有贵重的东西都会藏到秘密的山洞里或者埋在地下吧。”

    “音城城主也这样?”

    严默一惊,回神:“呃,你不会有我想的那种想法吧?”

    “你是说我打算去偷音城城主的元晶币?”原战唇角弯起。

    严默立刻严肃道:“我觉得音城城主在藏元晶币时,不可能不考虑到你们这些能在土石中穿行的控土战士。”

    “你需要大量能量。而我不想给音城建城墙。”

    “那么我们卖成药吧,我们现在手头上已经收到不少药草,你催生一下,原料首先不用愁。其实卖骨器最赚钱,可惜你不会,想要教你也需要大量时间,不如成药简单。”

    原战提醒他,“我也不会炼药。”

    “成药比炼制骨器容易多了,我教你,你肯定很快就能掌握。再不行就找知母,那人半辈子都在研究炼药,做一些成药丸子、药膏和药草茶肯定不成问题。”严默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

    原战看严默有兴致也不想拂他的意,“你打算弄些什么成药出来?”

    严默兴致勃勃,“保护嗓子的肯定算一份。另外我看这里地势如盆地,虽然偏东北方仍旧比较潮湿,这里的人肯定有湿疹和痱子之类的皮肤病困扰,他们这里又有滑石矿,我加点草药就能做出药用的滑石粉,这个最简单也最划算。还有常用的消炎止血、续骨长筋的外伤药等。”

    严默突然想到一件事,“我那些脱落的焦皮你都收起来了?”

    “嗯。”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特殊作用……”

    “什么什么特殊作用?”

    严默按捺不住了,“虽然都烧焦了,但是怎么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皮肉,多少应该也还残留一些药性,我想。”

    原战皱眉,“你想干什么?我不同意。”

    “你还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你就不同意?”严默啼笑皆非,“一些焦皮而已,你留着又不能吃……喂,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它们吃掉,以后别想我和你同桌吃饭,恶心死我!”

    “那给别人吃就不恶心?”原战觉得他家祭司大人从头到脚连一根汗毛都应该是他的。

    “你别这么变态好吗?我的意思是把它们磨成粉,掺到药里,说不定会提升药效。这就跟童子尿可以入药,但你不能把它当饮料喝一样。”

    这次轮到原战嘴角抽搐,“童子尿还能当药?”

    “能当药的脏东西多着了,像紫河车是胎盘,夜明砂是蝙蝠粪便,牛黄是牛胆结石,狗宝是狗胃里不能消化的毛块集结物,麝香是雄性麝鹿的生殖腺分泌物,马宝又叫马粪石,烧起来一股马尿味,还有其他很多。但是这些都是药材,不能直接吃,我身体上脱落的焦皮也一样!”

    为了保证某牲口不乱吃东西,严默又严肃道:“用我脱落的焦皮当药对我也有好处,祖神会以此来减去你我曾经犯下的罪孽。”

    原战哼哼,但没再反驳。他隐约记起他的默似乎跟他说过类似的事情。

    于是,在原战也默许的情况下,为了减人渣值连自己身上脱落的焦皮都不愿放过的严默就这么大胆地乱/搞起来,然后不小心就搞出事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