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9章 章回34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知母在听说原战可以帮他修改药方时并没有当回事。他可从没有听说过长生木族精于炼药,人家基本不需要好不好?

    何况修改药方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半生钻研于此,到现在也才不过弄出三张有效药剂配方,就这三张配方,让他从低级神侍一步步走到祭司的位置,虽然还只是低级祭司,但不可否认这已经是一个飞跃。

    所以虽然原战答应五天后给他配方,但他几乎就把这事给忘了。

    直到原战敲响他的门,把药方送了过来。

    “生地黄、麦冬、百合、黄柏、灯心草……,这些草药你都有吧?”原战进门直接进入主题。

    知母愣了一下,“麦冬和灯心草是什么?”

    严默告诉原战,“这些草药他都有,只不过叫法不一样,你让他把药柜打开,我直接指给你看,麦冬在他种植园里。”

    原战转述。知母看他模样不像在耍他,出于对中级药方的渴求心理,咬牙把他最在乎也最宝贵的药柜打开。

    原战通过严默找出所需药草,“麦冬,你种植园里就有,还需要处理一下才能做药。另外你们的分量单位是什么?”

    “分量单位?”知母完全无法理解这个词。

    “就是你平时怎么计算草药所需分量?”

    “呃,少少,少许,一指甲盖,一两根,一两片,一小把……之类。”知母看原战神情,突然就心虚了,明明大家都这么计算分量。

    “也就是全凭感觉和经验?”原战皱眉,面目凶狠不自知。

    “是。”知母抖了抖,不知道自己态度变得小心翼翼,就像看到传授知识的高级祭司一样。

    严默决定把秤的概念传授给知母,就算将来传开也没关系,正好能给他减些人渣值。不过出于天生的自私心理,他也不打算白教给九原以外的人。

    “阿战,我教你做药秤,你以前学过,很简单,就算你忘了,我跟你说两遍你应该就能想起来。做好后,你不要把秤给知母,帮他把草药全部按照我说的分量秤出来。”

    “你是想让我控制他药方的分量?”原战赞叹,“好,这样他就算有了配方也不敢不给我元晶币,等他给了,我们再告诉他正确分量。”

    严默笑,他不是这个意思,不过目的也差不多,“药方你收他一枚七级元晶币,药秤另外算。他如果想学,只要你觉得价格适合就教给他,另外……”

    严默心中一动,带着点尝试的心情道:“你在药秤上刻上我的名字,再告诉他发音。转告他,以后每天用药秤前都得对着药秤先感谢制造者默巫,也就是口念我的名字,感谢我。如果他把药秤的制作方法传给别人也一样,且一定要在秤上刻上我的名字。”

    原战点头,“就应该这样。药秤这样做,那药方也要这样做,以后让他每次炼制这种药物前都要感谢你。”

    “哈哈,好!”严默想看看这样有没有可能让信仰点数上升,在能量有限的情况下,他能不能提前恢复说不定就看信仰点数了。

    知母终于知道了完整的配方,他怕自己遗忘,当场用滑石把草药名和所需分量全部记录在石板上。

    仔细揣摩了一下这个修改后的配方,知母下意识觉得可行性很大,至少各种药物的药性看起来并不相冲。而这张药方中用到的草药和药石,他都认识,也都处理过,不怕因为陌生而中途操作失败。

    之后,原战做出药秤这个东西,在知母面前使用了几次后,知母自然而然就觉出这东西的好处和绝妙意义,望着药秤满脸渴望。这东西太好用了!尤其对他们炼药祭司来说。

    也许药秤给予知母的冲击太大,以至于他按照修改药方炼药的过程都有点精神不集中。原战挑了一点黑灰丢进他正在磨制混合的药粉中,他都没有留意到。

    严默看分量太少,提议:“要不要再加一点?”

    原战断然否决:“不要。”

    严默:“……那明明是我的皮肉。”

    原战:“掉下来就是我的了。不服你自己收集。”

    严默:你牛,且等我恢复,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子!

    知母好歹也是专业人员,中期处理虽然有点小小精神不集中,但等到后期熬制的过程,他就变得全神贯注起来。

    制作药物中,熬制是最难的过程,不但需要注意火候、温度高低,还得按照主次、相生相克的规律,和各种药石的熬制时间顺序等,把各种配药一一投入。

    这个过程不容一点错失,否则轻会让药性大减,达不到预想效果,重则会直接导致炼药失败。

    严默对这个世界的炼药相关非常感兴趣,看知母没有赶他们离开,也就顺势留了下来。

    他一直在通过原战的眼睛观察知母的一举一动,加上前段时间的了解,他发现这里的人基本不喝汤药,对药丸、药粉和药膏比较青睐,尤其容易吞服的药丸最受欢迎,外伤则是药粉主打。

    而在炼制药物的过程中,炼药师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激发药草中他所需要的药性。

    这点还是之前咒巫教导给他的,只是看可无法看出炼药师要如何激发药性,更不会知道其激发了哪种药性。

    通常一株草药会有多种药性,比如麦冬,它有强心、降血糖、增强免疫力等作用,同时还具有抗菌、镇咳、抗炎、抗肿瘤的作用。但在这个药方中,炼药师只需要它强心及增强免疫力的作用,那么激发时便只需要激发这方面的药性。

    这种事说来简单,但做起来其实十分不容易,这涉及到炼药师对药草中含有药性的精确掌握,而如何掌握一种草药中包含的药性则全靠炼药师的直觉,也就是魂力沟通。所以炼药师通常都比较注重魂力锻炼和提升。

    “阿战,我忽然觉得炼药祭司这一职业几乎就是给我量身打造的。”严默感叹。

    “哦?”原战对炼药不感兴趣,很无聊地盘泥球玩,只见一颗泥球在他手中一会儿化成数枚泥丸,一会儿又变成坚硬的石头,过会儿又换只手盘弄。

    “我可以和很多物种沟通,你说如果我和它们商量,让它们把我需要的某种药性集中到某一部分,然后我再采集下来,那么岂不是既不用伤害整个植株,又能得到需要的东西?”

    “需要炮制和晒干的整株草药,还有矿石这类怎么办?”原战依旧很现实。

    “那我也比一般炼药师感觉到的多,就算是死物也会有精神力,其实任何物品都有自己的特殊磁场,而只要它们有所谓的魂力残留,我就能沟通和感受。”严默兴奋,他现在非常想自己亲手去试验他的想法,他以前做药从来没有说激发药性之类,前面咒巫跟他说这些时他就想尝试,只是一直没时间。

    “你肯定是最好的,但是也要等你能自己动……”原战思绪忽然停顿,望向自己左手。

    左手中盘弄的泥丸变了,变的不是石头,而是变成了某种颜色棕黄、质地坚硬的硬球。

    严默正在构想关于他对药性激发而让原有药方产生变化的各种可能,一时就没注意到原战掌中泥丸的变化,等他回过神,原战已经把那枚泥丸收了起来——知母在,他不打算现在就把这枚变了质地的泥丸弄清楚。

    近三个小时后,知母使用魂力把新炼制好的药膏状药物之药性封上,这才呼出一口气,擦擦额头的汗,放松下来。

    “好了?”原战问。

    知母点头又摇头,“还差一点,这些还只是药膏,等下要搓成药丸。要搓多大?呃,要多少克能成一丸?”

    原战等严默答复。

    严默也有点呆,他给的配方并没有经过实验室推理验证,他只能判断可能对魂力提升有效并且尽量把可能有的毒性消除,但到底有多少效果和几级魂力一次需要服用多少,他也没有详细数据可做依靠。

    “这次炼制出来的药膏看起来也不多,先一克一丸,找动物……找人试服后,根据反应再进行调整。”

    知母也是这个打算。一个修改过的新药方,谁知道是魂力提升的良药,还是让魂力崩溃的毒/药?不经过试用,谁也不敢服用。

    不过虽然还没有进行试药,但在封上药力之前,他已经通过炼药时感受到的,直觉判断出这次的药物绝对比他之前炼制的魂力药物要好上许多,但到底好上多少,有多大效果,以及有没有其他负面作用,还得看试药结果。

    知母先请原战帮忙,把药锅里的药膏全部分成一克一枚的药丸子。

    原战秤出一克的重量后,看着那锅药想了想,这些虽然不再是植物和土石,但原本是,而且成了药膏状,倒到地上不也是土壤?

    那么他能不能用他的控土能力来分药呢?

    原战想到就试。

    知母看原战分出一枚小药丸子就不动了,还奇怪,以为他不愿意做这么繁琐的活计,正要把药锅拿过来自己分,就见药锅里的药膏忽然四散,接着就在锅里转起圈,然后不一会儿就变成雨滴状,滚啊滚的全变成了最先一克丸大的小药丸子。

    知母看着锅里一粒粒滚圆均匀的小药丸,顿时就呕心沥血的难受起来。这是多好的一个奴隶啊,不但能催生药草,还能把药分得这么细致匀称,可惜!

    原战身体微微晃了晃,就分了这么一锅小药丸子,他竟然觉得比搬移一座大山还累,真奇怪。

    严默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他只觉得原战的能力已经快要逆天!照他刚才那样的想法,这世间万物又有多少最后不会变成泥土尘埃?

    如果他全都能控制,比如让一个人或一群人转眼间化作尘土……这应该就是近乎于神的力量了吧?怪不得土城神殿的人对原战如此馋涎,换了他也会忍不住对这样的人下手。

    试药当然不可能让祭司自己来,于是,知母带着原战走出神殿,骑着一种像驴子的骑兽去往音城城外。

    城外有大量的奴隶在干活,音城打算扩建外城,现正从东边开始一点点施工。

    知母没有进入工地,而是进入奴隶营,找到一名头目,对他道:“我来试药,要魂力一级以上的人,你帮我问谁愿意,选中的人可以得到一枚二级元晶币。”

    “大人稍等。”头目对知母非常尊重,行礼后便去叫人。

    知母想要和原战打好关系,主动跟他解释道:“这里的奴隶分三种,一种是野人奴隶,这种奴隶最低贱,也没什么用处,只能做苦力,偶尔有血脉不错或潜力好的也会被挑走。第二种奴隶是战奴,他们都有一定战斗力,平时不打仗就做一些苦力活,好的也会被挑走。第三种原是音城人,不过犯了错,被贬成奴隶,这些人有平民,也有战士,偶尔还会有贵族。我们试药一般都来这里找人,只要给元晶币,他们很多都愿意。”

    严默有点惊讶,不过又有种意料之中的恍然。自来到音城第一天开始,这座城给他的感觉就比较光明、快乐、向上,阴暗面很少。在神殿中,他也看到不少奴隶,但那些奴隶说实在的,穿得比他家牲口战都文明,身上不脏也极少有带伤或神情阴郁的。从种植园往外看去,也没看到过被当街鞭打虐待的奴隶。

    原战也有些在意,“你们这里不能随便找奴隶试药?必须要他们愿意?”

    知母摇头,“也不是,只不过我城规定,无论是奴隶还是平民或贵族等,如果因为非自愿原因被害死,凶手都会受到惩罚,害死奴隶虽然不会被判死罪,但是罚的元晶币还不如一开始就直接用元晶币当奖励让奴隶自愿试药。”

    原战听后若有所思。

    严默这个穿来者也不得不承认音城的“法律”在他接触到的各部落和中下城中,绝对属于比较先进的,哪怕他们弄死奴隶只需要罚款,可好歹也没把奴隶当做草芥。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对奴隶太好了?”知母笑问。

    “不。”原战摇头,“这样很好。我看到那些正在做活的奴隶也很努力,极少有人偷懒。”

    知母挺起胸膛,脸上带着骄傲道:“很多被卖到我们城的奴隶都不愿意离开,在这里,他们只要好好干活,就不怕饿肚子,也不用担心随便被人打死,如果表现好或者有重大贡献,还能脱离奴隶身份变成战士或平民。”

    “很好的措施。”原战真心赞叹。

    “不过我们原来对奴隶可不是这样,这都得感谢我们的大公主殿下。”知母提到大公主,满脸尊敬热爱,还夹杂着一种奇怪的心疼和怜惜之情,和当初见到小公主拉莫尔的神情完全不同。

    “大公主?”

    “对,我们大公主是天下最心软善良的人,她还很睿智,如果不是……”知母话没说完,原本去找志愿奴隶的头目回来了。

    “大人,愿意的人都已经集中东营空地,就等着您过去挑选。”

    果然就如知母所说,有元晶币做奖励,来应征试药的奴隶很多。

    知母想到药方是原战提供,心想对方对试药人应该比他更有心得,便礼让道:“您看找什么样的奴隶试药比较适合?”

    带路的头目看知母对原战语言尊敬,不由多看了这个背着大筐的高大男人几眼,然后不小心就看到了对方腰间挂的黑色骨牌。

    带路头目倒吸一口冷气,不敢再多看。

    原战随意道:“你自己挑。”

    知母也没多客气,作为炼制出这次药物的本人,他当然更希望由自己来挑选适合的试药人。

    原战目光在来应征的奴隶脸上身上一一看过去。

    这些奴隶大部分都是人类,也有极小一部分属于非人类的智慧种族,比如他之前在那非那里看到的被关在笼子里的猫人。

    来试药的奴隶中也有两个猫人,不过一个还能站着,但另一个情况却很糟糕。

    那是个老猫人,浑身是伤,好些伤口都流出脓水,整个人混混沉沉,似已经离死亡不远。

    还能站着的猫人半跪在地上搂着那老猫人,用恳求的目光看向知母,他不知道来的人类要试什么药,但是他偷听其他奴隶说这些新药有的也许会毒死人,有的说不定就是治伤治病的良药。为此,他也不管是什么药就硬是把自家爷爷也给一起拖来了。

    知母试药是要找身体健康、魂力不错的人,自然不会把伤病得快死的老猫人当作试药对象,就是那名还能站着的猫人身上也有伤,也不在他考虑之列。

    猫人看知母目光在他们爷孙身上都没有多停留一下,当即就要绝望了,就在这时他看到了站在最前方的原战。

    咦?这人看着似乎有点面熟?

    原战目光也与这个猫人对上。

    严默一看那老猫人的样子,立刻道:“用他吧。我现在无法救他,只能让知母出手。”他主动提的救人,那药丸里还有一些他的皮肉,如果那老猫人有一丁点恢复,指南那混蛋也该给他减少点人渣值吧?

    原战走到知母身边,戳了戳这个挑花眼的人,“要那个。”

    “哪个?”知母顺着原战的手指望去,“啊?那个老猫人?他都快死了!”

    “就他。”

    知母在心中骂娘,你刚才明明说让我自己挑,现在又来乱指。

    可是原战已经提出来,看在对方提供药方又是贵客的份上,他也不好否决,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对带路头目示意,表示要把那老猫人留下。

    “大人,您看还要其他试药奴隶吗?”头目恭敬地问。

    试药奴隶当然不能只要一个,这次知母下决定很快,他怕原战再胡乱指人,随便选了两个魂力分别二级和三级的两个奴隶。

    那名年轻猫人以照顾老猫人的名义也留下了。

    原战示意先把药给老猫人服下。

    知母察觉老猫人虽然要死了,但魂力还在,只不过相当低微,想想,如果那药有问题,给这年老体衰快要死的老猫人吃,说不定很快就能看出反应,随也同意先给老猫人试药。

    被分成一克丸的药丸看似多,其实就一小把,大概百粒左右。

    知母挑出一粒,激发药性后立刻塞入老猫人嘴里。

    等了一会儿,老猫人仍旧昏昏沉沉,毫无反应。

    知母心想大概一粒太少了,这次他挑出三粒,同样激发药性后给老猫人服下。

    老猫人眼皮抖了抖,但并没有马上睁开。

    原战觉得这样一点点试药好麻烦,但是知母狂有耐心,他甚至弄了个石板,每次让老猫人服下多少粒,他都全部记下,包括反应,最主要是看对方的魂力浮动。

    药丸喂下了超过五十粒,知母心疼了,他用魂力查探老猫人身体,发现药丸对他是有一定作用,这点从他原本躁动不安的魂力变得安稳后就能看出,可是除此以外,老猫人好像就没有其他反应了。

    这个和知母之前的预期反差太大,让他不禁大失所望。

    “你平时弄的药丸有多大?”原战插言。

    知母一拍脑袋,“看我!这一粒粒小药丸看着多,加起来其实也没多少,这么一小把,平时也就够我捏三颗药丸。”

    “要么一起给他服下看看?”原战不是医生,他的提议其实很乱来,至少严默听了就差点翻白眼。

    但是知母却觉得这个提议很好,“我也觉得量少了,那猫人,你扒开你同伴的嘴巴,我把剩下的药丸全部激发药性,你用水给他冲下去。”

    年轻猫人也抱着死猫当活猫医的念头,竟真的扒开他爷爷的嘴巴,等知母把剩余的药丸激发药性后,就用水灌入他爷爷嘴里,把那些小药丸全部冲了下去。

    “咕嘟。”老猫人喉咙大大动了一下。

    年轻猫人不放心,又给他爷爷多灌了几口水。

    知母瞪着老猫人等反应,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老猫人眼皮抖索着睁开了猫眼,不过他睁开没一会儿就又闭上了。

    原战觉得老猫人的目光在脸上溜了一圈。

    “喂,老猫人,你感觉如何?”知母蹲下问。

    老猫人哼哼,没有给出任何只字片语。

    知母皱眉,这么多药服下去,这老猫人还没有任何反应,如果给一个健康的人服用那不是更没效果?难道这次的药方还是不行?

    知母起身看向原战。

    原战无所谓道:“你觉得不行可以不用付元晶币。”

    知母一想也是,不用付元晶,这药方相当于白得的,就算没有效果对他也没有任何损失,相反他还可以从这张药方上借鉴一些。

    知母想到这里,心情又重新变得愉快,和颜悦色地对旁边的奴隶头目道:“帮我看着点这个老猫人,我明天再来,如果期间有任何变化,你派人到神殿来找我。”

    那头目赶紧道:“是,大人放心,我们一定看好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