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50章 章回35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回去后,知母没再继续炼药,而是缠着原战要他把那杆药秤卖给他——药方不行,那药秤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原战把这一杆药秤卖出了十枚六级元晶币的高价。

    知母虽然心疼,但仍然咬牙支付了这笔钱。

    严默已经知道元晶币的兑换率,除了骨币是一百枚换一枚一级元晶币,之后元晶币一级到九级之间,都是十枚升一级,也就是十枚六级相当于一枚七级。

    严默想着不能他一个人恢复,原战也需要高阶元晶币吸收,便让原战跟知母把十枚六级换成一枚七级,可知母竟然不肯。

    原战问了才知道,原来在三城,实际使用中极少有人用高阶元晶币来支付,因为高阶战士和祭司吸收低阶元晶币效果很差,也会造成浪费,比如一名七级战士,吸收十枚六级还不如一枚七级,而且高阶元晶币难得,为此大家宁愿用更多的低阶元晶币支付,都不愿用高阶币。

    另外,元晶币分属性,级别越高,除了包含的能量也随之提高,属性也越发纯粹。而目前已发现的元晶中,除了木水火土四种属性,还有无属性元晶。为此,如果交易用的元晶币属性和交易者相同,那么就比其他属性和无属性元晶币更受其欢迎。

    比如知音觉得水元晶对他比其他属性的元晶都更好,他就会宁愿降低一些价格收集这种属性的高阶元晶,其次选择无属性元晶,实在不行才会选择其他三种属性。

    无属性元晶在交易中用的最多,因为其本身数量就远高于其他四种属性元晶,另外它还有一个极大优点,就是任何一名战士和祭司都能使用。知母交易给原战的就是十枚无属性六级元晶币。

    “记得每天使用药秤前要感谢我们默巫。”原战特别交代。

    知母不当回事地点点头。

    “我给你的药方也是默巫所出。”原战加了一句。

    这不是修改的我的药方吗?你们默巫怎么会看到我的药方?知母刚要问出口,目光从原战身后的背筐上掠过,蓦然感到背心一阵发寒,难道是那焦尸?母神在上,那焦尸不会还活着吧?

    可惜他没机会继续询问,请原战帮助催生草药的人又找到他门上来了。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知母接到消息,说是有一个奴隶头目来找他。

    那奴隶头目一见知母就恐慌万分地单膝跪下道:“大人,你昨天让试药的那个老猫人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意思?”知母皱眉。

    奴隶头目表情凄凄,“就是不见了,找不到了,我们早上清点奴隶人数时才发现。”

    “其他奴隶怎么说?”知母这样问是因为音城在管辖奴隶时有连坐规矩,逃一个,一个屋子的全倒霉。

    “他们都不知道,同屋的没有一个察觉。”奴隶头目一脸痛恨和无奈,“那两个猫人不是人类,他们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生死。”

    “两个?你是说那个年轻的猫人也跑了?”

    “是。”

    “怎么早不跑晚不跑,偏在我试药后……”知母“哎呀”一声,跺脚后悔。

    药肯定起作用了,否则以那老猫人快死的样子,再加上那年轻猫人也不是多健康,两个加一起绝对跑不掉。

    最主要的是所有有战斗力的奴隶都带有奴隶印记,他们想逃,除非魂力强大到能冲破奴隶印记的禁制,换言之,只要他们的魂力超过给他们下奴隶印记的人,奴隶印记就不会再有效果。

    那老猫人在试药时,他再三检查过,对方确实有魂力,但是十分薄弱,顶多也就一级,也不知是天生魂力弱,还是受伤导致。按理说,那么弱的魂力就算有所恢复也不可能冲破五级魂力神侍下的奴隶印记,可是现在事实告诉他,那老猫人不但已脱离控制且成功逃跑,他甚至还把那年轻猫人的奴隶印记也抹掉了。

    不过知母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问了句:“通过奴隶印记也找不到他们?”

    奴隶头目摇头,他是实在找不到才来找知母,而且大家用脚丫子想也能猜到那两猫人逃跑很可能和知母祭司的试药有关,奴隶逃跑对祭司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但对他们这些管理奴隶的人来说却是要受到惩罚的大事,他希望知母能为他跟上面说两句好话,少惩罚他一点。

    “继续找。另外,如果你上面的人找你麻烦,你跟他把事情说清楚,再不行就来找我。”

    奴隶头目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大喜磕头,“谢大人!”

    “去吧,这事暂时别让不相干的人知道。”

    “是,大人,您放心。”奴隶头目千恩万谢离去,毕竟奴隶逃跑还是跟他们看管不力有关,知母祭司其实完全可以不管他们。

    知母原地转了三圈,拔腿就向楼上跑,他要回去继续按照那个药方炼药!

    默巫是吧?等会儿炼制药物前他一定会诚心把他名字念三遍。

    这时原战和严默还什么都不知道。

    知母也没去找他们,反正药方他已经知道,如果他兴冲冲地跑过去肯定会被那个贪财的树人混血宰割,既然如此,他还不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他再炼制一批药出来,那药的药性果真很好,他自然会付那一枚七级元晶币。

    知母怕人打扰,索性连家都不待了,拿了草药等物品,躲到启授厅的专门炼药室炼药去了。

    当天,知母炼制出第二批魂力提升药剂,这次他不再找人试药,而是直接捏起一粒约黄豆大小的药丸放到眉心,迅速激发其药力进行感受。

    这个过程也是炼药必须的,一般都是在试药确保了药物安全后,炼药祭司会对自己所炼制的药物进行一个沟通的过程,也就是感悟药性。

    通过这种沟通,炼药祭司会对于自己炼制的药有个大致了解,至少能知道是成功还是失败。

    药丸被激发药力,瞬间化作无数颗粒,一股微小但不容错过的能量流入知母眉心。

    知母仰头,面色陶醉,“竟然真的有效,就是太微弱了,不知道加大剂量会怎样?”

    知母看着药锅里的药丸,只犹豫了几秒钟,就又拿起一枚激发。

    锅里的药丸一共有十枚,知母把十枚全部用完,能感觉到自己的魂力比之前更加稳固,提升并不明显,但确实有好处。

    如果是魂力受损的人使用是不是会效果更明显?

    知母想着,开始第三次炼制,这次他打算再去找几个魂力受伤的奴隶试试药。

    而什么都不知道的原战和严默为了多赚元晶币,回去后就催生了一些药草出来。

    然后严默便开始指点原战炼制药物。

    一些简单的止血药粉做法并不难,严默怕效果不佳,直接在药中作弊,让原战把自己脱落的焦皮磨成粉掺进去。

    “你多放点,放那么一点怎么够?”

    “闭嘴!”不说还好,一说,原战放得更吝啬。一小包止血药粉中就用指甲略略挑了一点放进去,再混合磨成细粉后拌匀。

    “我们需要快速赚取元晶币,也就是我们最好能弄出见效非常快、效果非常好的药物,这样才能吸引到人,本身这种止血药就很平常,你再只放这一点点引子,能有多好的效果?”

    “放多效果就好了?”

    “我测试过,我的血肉确实有止血生肌等疗效,大约一克左右可以产生……”严默闭嘴,他感觉到他要被某人的怒火包围了,“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反正我让你放的量是我经过推测的,比如一克仍然保持活度的生血肉效果为十的话,我想同样一克烧焦脱落的皮肉产生的效果大概在一到三之间。”

    原战很生气,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总之他一听他的默用自己的血肉做测试,他就气得不得了!在生气的同时,他还感觉到浑身上下都难受,皮肤甚至产生了割裂似的隐痛,就好像他曾亲眼看过严默在自己面前割肉放血一样。

    “咳,你想想,如果我们弄来很多元晶币,我复原也能快一点,你就能看到有血有肉活着的我,而不是面前这具焦尸,而代价不过是一些我脱落不要的焦皮而已,就像人每天都会掉头发和皮屑。”

    原战怒,“你不会掉头发,除非九风……”

    严默兴奋,“你想起来了?”

    原战仰脸,表情有点奇怪。

    “你还记起什么?”严默职业惯性地问道。

    原战表情越发古怪,他低头看向旁边的焦尸,表情似乎有点震惊,但过一会儿他就一脸平静地接受了自己刚刚闪现的记忆,还伸手摸了摸,“怪不得我会说你是我男人,原来……”

    严默心下感到有点不妙,“喂,你看哪里呢?不准翻过来!”

    原战摸着摸着也不知道想到什么,整个神情都变得扭曲,“你将来这身皮肉都会掉下来,对不对?”

    “对,烧得最严重的表层根本无法恢复,只有重长。”

    “那不是说你的脸、你的胸、你的屁股大腿和蛋蛋都会掉下来?而你打算把这些全部磨成药粉给别人吃?!”原战说到最后几个字已经怒不可遏。

    严默,“……”

    原战进入不讲理模式,死活不肯再用严默掉落的焦皮做药。

    严默苦口婆心跟他讲道理,讲到后面烦了,直接问他是要焦尸还是要活生生的他。

    原战脸色阴沉,异常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三分,“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包括这里,都归我。”

    严默牙疼,他从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跟另一个人商讨自己“尸身部分”的归属权。

    “你要这些干什么?留着吃吗?我可跟你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敢偷吃,以后咱俩就分开!”

    “不吃。”原战很平静很自然地说道:“等将来我死了,就把你这部分/身体跟我埋一起。你会比我活得更长,对吧?”

    严默,“……操!”

    于是焦尸脱落皮肉的分配方式就这么定了下来,严默只能支配自己的四肢掉落皮肉,其他部分全部归原战。

    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原战和严默总算赶在夜晚前做出一批加了料的止血消炎药,就等着第二天到广场上找个地方兜售。而知母和那奴隶头目在第二天天亮之前,都没有把两个猫人逃跑的事想得太严重。

    可是事情发展偏偏不如他们的意,猫人逃跑的事不但变得更严重,甚至还闹大了,最后连王室和大祭司都被惊动。

    “你们听说了吗?大公主的脸被猫抓伤了!”

    “啊,你也听说了?我看城卫和王宫侍卫都开始行动,城门都关上了。”

    “哎?到底什么事?我听得不是很详细,就听说一群猫人大闹王宫什么的?”

    原战站住脚步,猫人大闹王宫?

    被围在几名祭司中心的矮胖祭司看见原战像是感兴趣,故意放大声音道:“不止王宫,很多贵族还有一些买了猫人奴隶的人家都出了事。那些猫人据说全跑了!”

    “怎么可能?”不洗头祭司惊叫,“那些猫人被买来肯定都下了奴隶印记,他们怎么可能全逃掉?更何况王室的奴隶,那可是至少七级魂力祭司下的奴隶印记。”

    “就是这事奇怪,据说那些猫人的魂力最高者不过五级,那些被卖给王室和贵族的猫崽子们更是连魂力一级都没有,可也不知怎么回事,那晚所有猫人的奴隶印记全部失效,更奇怪的是他们逃跑时竟然没有人发现,就连王宫侍卫也没察觉。只有几个当时逗猫崽子的发现情况不对,但是也几乎毫无抵抗,只有大公主当时挣脱控制,想要抓她的那个猫崽,结果被抓伤,还让那猫崽逃了。”矮胖祭司消息灵通,说得口沫横飞。

    不洗头祭司发现疑点,“你说只有大公主挣脱控制?有人用魂力迷惑了大公主?”

    “对,那些猫人逃跑不被发现,就是因为其主人和主人家中的护卫都被迷了神智。如今这事已经惊动大祭司他们,今早第二大祭司蓝雾大人就带着几名魂力高级祭司去了王宫。”

    原战听到这里,对矮胖祭司点点头,表示感谢,随即从这几名谈天的祭司身旁走过。

    “你怎么想?”原战问附身在他身上的默。

    “猫人啊……猫其实也就体型小一点,如果它的体型变大,其捕猎能力也不会亚于虎豹,可他们都能变成/人了,体型还能小吗?啧,那些养猫人的人胆子真大,大概是看小猫和小猫人可爱吧,就以为他们是无害的。可如果这批猫人的原型是恐猫或者猞猁一类,他们的战斗力绝对不会弱到哪里。不过我看那些小猫崽,不像猞猁,猞猁耳尖上生有耸立的簇毛,这是猞猁最明显的特征。”

    “默,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严默笑,“你想说猫人大逃亡和那两个试药的猫人有关?”

    “时间太巧。”

    “可惜我们当时没有接近老猫人,也不知道他的伤势到底如何,尤其是他的精神力。”

    “知母肯定检查过。”

    严默细想,“精神力高低可以掩藏,尤其在受伤时最不容易判断。而传言中老猫都能成精,更何况是老猫人,他表现出来的伤势一定和他实际不符。要说那魂力提升药剂对他伤势恢复有好处,我相信。可那药剂里面就只加了我一点烧焦的皮肉,分量本身就少,又是被烧焦的,就算真的有效果加成也不会过于逆天。所以与其说是那个药有问题,不如说那老猫人一直就在等待复原的机会。”

    原战想的方向和严默明显不一样,“刚才那些祭司说,这件事已经惊动第二大祭司带人去追查,那么他们迟早会知道那老猫人的事,等他们找到奴隶营,自然会找到去试药的知母,而知母最后肯定会说出药方来自于我们。”

    “不过一张药方而已。难道他们还能把猫人逃跑的事赖到我们头上?”

    “他们不会把猫人逃跑的事算到我们头上,但是他们一定会馋涎我们手上的其他药方。就算我们还没有拿出来,他们也不会信。”

    “那正好,我们就卖……”

    “不能卖药方。”原战略一沉思,狭长的双眼露出狡猾的神色,“如果你那些掉落的焦皮真的能给药剂效果进行一定加成,我有个想法,也许可以让你更快恢复。”

    所以你这是觉得音城现在还不够热闹?严默原本还有点担心原战安危,可见他成竹在胸、老神在在的模样,索性也放开,随他去发挥。
  • 背景:                 
  • 字号:   默认